第0280章 我实力很强的

上一章:第0279章 你的仇人是谁 下一章:第0281章 不属于世间的力量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磨好了?”肖不留声音中带着一丝丝的兴奋,道:“你倒是快速,先拿过来给我看看……”

“不行。”金灵儿毫不犹豫地拒绝,道:“你这个家伙不太老实,我不相信你……你先告诉我,该怎么打开远行哥哥的镣铐,如果你说得对,我先放了远行哥哥,然后再帮你,这样才最公道。”

“你……这个小屁孩。”肖不留一怔,旋即忍不住怒道:“你到底懂不懂啊,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应该互帮互助,而不是这样相互怀疑。”

“谁知道你这条蚂蚱,会不会解开绳子之后自己离开呢。”金灵儿不屑地哼哼着,丝毫不让步,明显地表示出了对于肖不留的不信任。

“你……气死我了……好吧,好吧,小屁孩算你狠,我服了。”肖不留骂骂咧咧几句,不愿意和一个小屁孩磨叽太多,道:“听仔细了,接下来我告诉你怎么打开镣铐,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锁住白远行的镣铐,和锁住我的镣铐是一样的,你要抓紧时间,再过一个时辰的时间,外面就会有看守进来,如果你在一个时辰之内打不开锁链,我们就有麻烦了……”

说着,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仔细地将如何开锁的窍门和方法,一字一句地告诉了金灵儿。

金灵儿边学边用,用磨好的小铁片开始尝试开锁。

在肖不留的指导之下,连续尝试了数十次,黑暗里咔嚓咔嚓的机括声音时断时续,大约用了不到一盏茶时间,竟然真的被金灵儿打开了扣在白远行左手上的镣铐。

“哈哈,我做到了,真的打开了。”金灵儿兴奋地叫了起来。

“嘘,小声点,你这个小屁孩,这么大的声音,想要把外面的看守招进来吗?”肖不留毫不留情地斥责,道:“一盏茶时间才开了一颗锁,还好意思在这里欢呼,你年纪轻轻,脸倒是挺大。”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这一次金灵儿没有太过反驳,抓紧时间,把铁片小心翼翼地塞进了另外一个锁孔中。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再加上肖不留在旁边的指导,这一次开锁的速度就快了很多。

接下来的三颗锁,总共加起来用了不到一盏茶时间,就全部都打开了。

白远行揉着手腕脚腕站了起来。

皮肉被粗糙的镣铐磨破,不过都是皮外伤,没有动筋骨,而且不久之前有过一次进食,所以体力恢复的也还不错,只是因为长时间被锁在刑架上,所以手脚因为血气不通而有点儿麻木,只要休息片刻就可以正常活动了。

“好了,现在过来,把铁片给我。”肖不留着急地道。

金灵儿犹豫了一瞬,最终还是把小铁片递了过去,道:“咱们之前约好的,你可不要耍什么花招,我告诉你,别看我小,我在外面很有身份地位的……”

肖不留哭笑不得。

黑暗之中响起叮叮当当细碎的响声,很快肖不留就从铁架上站了下来,他开锁的速度,简直快到了不可思议,那块按照他的要求磨好的小铁片,在他的手中,仿佛是有魔力一样。

“开锁这么快?我知道了,你一定是个小偷,偷了人家的东西,被抓起来了,真是活该。”金灵儿咧嘴道。

“你才小偷呢,小屁孩会不会说话?”肖不留大怒。

他活动者脚腕手腕,扭动着身躯,尽量让自己体内的血脉运行顺畅,然后等到四肢的麻木渐渐散去,这才有条不紊地整理自己的身上的衣服,又从袖子上撕下来一块布条,将自己乱糟糟爆炸般的头发束了起来。

这一幕,被可以在黑暗之中视物的金灵儿全部看在眼中。

“一个小偷,还这么臭美?什么时候了,赶紧开那个什么【三寸锁心】锁,逃出去才是正事。”小屁孩忍不住吐槽道。

“你知道个屁,不管什么时候,一定要注重自己的仪容,完美良好的仪容,是一个人有信心的表现,很多时候都能带给你好运。”肖不留怒道。

他觉得这个小屁孩的一张嘴巴上,简直就是抹了毒药了。

不过说归说,肖不留也知道时间紧迫,也不再废话,摸黑凑到了铁门跟前,手指在锁孔表层摸了摸,心中就有了把握。

“等一等。”白远行突然开口道。

“怎么?你不想出去?”肖不留把铁片轻轻地插进了锁孔里,没有进一步活动,扭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不是不想出去,而是要好好想一想,外面如果有守卫,我们该怎么办,一旦再次被抓住,那想要再逃出去,就更加困难了。”白远行出于谨慎建议道。

“也是,说的有点儿道理。”肖不留点了点头,道:“好吧,远行兄你有什么好建议呢?”

“这……”白远行没话可说。

事实上他也没有什么好建议,他和金灵儿的实力都远远不足,身上的东西也在抓来的时候被搜走了,无计可施。

“那你说个屁啊。”肖不留等了半天,看白远行不说话,气哼哼地骂了一句,道:“反正在黑暗里被关了这么长时间,我都快疯了,不管了,先开门再说,先看看外面的阳光,只要能看一眼光明,我就算是死了也心满意足了。”

咔嚓。

黑暗之中传来了锁孔机括转动的声音。

极为轻微。

不到三息的时间,肖不留就停止了动作。

“锁已经打开了,我现在要开门,门一开,大家就拼命往外跑吧,这个时候,逃命要紧,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事先说好了啊,接下来我可帮不上你们什么忙,咱们之前的同盟,就此失效。”

肖不留压低声音说了一句话。

黑暗里,三个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嘭!

门在瞬间被打开。

刺目的光明像是洪水一般瞬间就倾泻了进来。

外面是朱红色的高墙回道。

想象之中守卫森严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门口竟是一个人都没有。

“走。”

肖不留走在前面,猫着腰,脚步极为奇特,应该是某种步法,走起来像是一只敏捷的耗子一样,嗖嗖嗖地往外跑,脚步轻盈无声,仿佛是猫爪踏雪一样。

白远行拉着金灵儿跟在后面。

门外是一条条地回道。

这些回道像是迷宫一样,弯弯折折,连续拐了几个弯,还看不到门之类的出口,但隔着十米多高的朱红色的高墙,隐约可以听到外面的喧哗声,并非是什么守卫森严的地方。

走了一阵,肖不留停了下来。

他伸手在墙壁上摩挲了片刻,道:“没有符文阵法,凿墙出去吧,再往前说不定就自投罗网了……奶奶个熊啊,要是我内元恢复了,这十米高的墙早就跳出去了……”

正说着,前面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一个身形瘦弱的少年提着食盒出现。

他一步一步地走过来,过了拐角,直直的回道之中连躲都没有地方躲,瞬间就看到了逃出来的白远行、肖不留和金灵儿三个人。

正是送饭的看守少年李锐。

“妈的……遭了。”

肖不留怪叫了一声,像是疯了的野狗一样,面色狰狞,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揉身而上,手中那块小铁片发出寒光,朝着李锐的颈部插了过去。

先下手为强。

白远行也同样是面色狂变。

不过他并没有冲向李锐,而是双手抓住了金灵儿,双臂发力,身形一个旋转,把金灵儿像是一个沙包一样,直接甩了出去……

“快去找侯爷。”

白远行清喝了一声。

嗖!

金灵儿呀呀呀地怪叫着,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巨大的惯性之力,直接就被扔过了墙头,化作了一个黑点消失在了高墙的另外一边……

等白远行做完这一切的时候——

嘭。

旁边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

刚才冲出去的肖不留,狼狈万分地像是沙包一样被击飞了回来,一个屁股蹲摔在地面上,疼的呲牙咧嘴,一时间爬不起来,他体内的元气都被封印住了,单靠肉体之力,显然不是对面那看守少年李锐的对手……

白远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送走了金灵儿,他心中再无任何的牵挂,准备做最后的殊死一搏,反正金灵儿已经送出去了,消息肯定能够传到侯爷那里,至于自己能不能活下去,或者会有什么样的可怕悲惨命运,已经无所谓了。

但在小巷子里气氛有点儿诡异。

那一直拎着食盒静静地站在一边的看守少年李锐,皱着眉头,却并没有大声地发出警戒喊人,也没有展开疾风暴雨一般的攻击,而是像是愣住了一样,静静地站在原地,沉默了三四息的时间。

他脸上浮现出了犹豫和挣扎的表情。

六息时间之后。

“你是……白马塔的人?”李锐的目光,落在了白远行的身上。

白远行一怔,还是微微点头。

李锐又不说话了。

又沉默了三四息的时间。

“你们还有半炷香的时间……”

李锐突然抬头,莫名其妙地开口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拎着食盒,面色平静和肖不留、白远行擦肩而过,仿佛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朝着回道尽头的黑暗密室走去。

这下子轮到白远行和肖不留发愣了。

怎么回事?

李锐的口气,似乎是要故意放自己两人一马一样,这个转变可是大大出乎白远行和肖不留的意料之外。

“愣着干什么,快凿墙。”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肖不留。

这可真的是绝处逢生。

虽然不知道看守少年李锐为什么会这样做,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先赶紧想办法逃出去再说。

白远行和肖不留毕竟修炼果武道,肉体之力要比普通强悍许多,气力也更大些,转眼之间就在墙壁上凿出一个小洞来。

但他们今天的运气,似乎真的并不怎么好。

就在这个时候——

“你们……怎么出来的?李锐呢?”一个陌生的女声在回道另一边响起。

身穿着紫色襦裙的南华出现在了拐角处,这个紫薇宗的美少女,显然也没有想到会看着这样一幕,她长大了嘴巴,无比震惊地看着两个正在像是老鼠一样大洞的年轻人。

“糟糕,女魔头来了。”

肖不留大惊,一颗心沉了下去。

“愣着干什么,快逃啊……你先出去,快走。”白远行反应继续迅速,抬起一脚把愣神的肖不留揣进了小洞里,然后自己也手脚并用地从小洞里怕了出去。

另一边。

南华在巨大的震惊之后,终于反映了过来。

“越狱……有人逃了!快来人啊……”她一边大喊着,一边素手一扬,抬手朝着空中发出一颗烟花讯号,然后第一时间追了下去。

元气之力爆发。

轰!

坚硬的石墙在她纤白如玉的白皙手掌之下,宛如纸糊一般,轰然倒塌。

烟尘弥漫中,南华追了下去。

高墙的另一面,是一个空荡荡的小花园,草木枯萎,视野开口,十几米之外,白远行和肖不留像是受了惊的兔子一样,疯狂地朝远处窜去。

花园外面,就是街道了。

只要逃到街道上,混入人群中,就有希望了。

但令白远行感到绝望的是,南华毕竟实力不弱,她的速度快如闪电,瞬间就掠到了两个人的跟前,拦住了两个人的去路。

而远处的花园矮墙之下,最先被甩出来的金灵儿,也没有能够真的逃离,而是被三四个身穿着紫薇宗制式战袍的弟子给围在了最中间。

失败了!

白远行心中一片冰凉。

肖不留狼狈至极地躲开南华的一掌,也是一脸的绝望之色,知道这一次要是被抓回去,不死也要脱层皮,心中一横,把手中的铁片往自己的脖子上一按,大吼道:“该死的小娘皮,老子就算是死了,也不要再被你们抓回去折磨……”

就在这时——

谁也没有想到的意外变化出现了。

“汪了个汪啊,终于找到了……喂,我说白远行,你这是在带着金灵儿在玩捉迷藏的游戏吗,害的汪一路好找,竟然隐藏在这么一个破地方……”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突然在小花园里响起。

接着有一只胖乎乎又白又软的爪子,轻轻地拍了拍白远行的肩膀。

当白远行带着一脸愕然震惊无法相信的表情回头看的时候,那一张亲切到令白远行想要哭的狗脸,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哈哧哈哧……”

这只狗还在吐着粉红色的舌头,摇着肥乎乎的胖尾巴,摇头晃脑地贱笑着卖萌。

呆狗小九。

是呆狗小九。

那只一直以来都跟随在侯爷身边的吃货肥狗,那个一直都懒洋洋似乎是永远都睡不醒的小白狗,那个不着边际老在外面惹祸的小白狗,从来没有哪一次的出现,能够像是这一次一样,让白远行感觉到绝境逢生一般的振奋。

“汪汪,怎么样?看到汪突然出现,是不是感觉到很惊喜呢?哇哈哈哈哈……”呆狗小九得意洋洋地摇着尾巴。

它跳到了白远行的头顶上。

“侯爷来了?”白远行惊喜过后,第一时间问道。

“小叶子自己的麻烦不小,跳到擂台上充大头,结果遇到了硬茬子,哪里有时间来帮你们擦屁股,啊哈哈哈哈,小白呀小白,关键时刻,当然还是得要靠温哥哥来救你们,不要太感动哦。”

另一个熟悉至极的声音响起。

白远行讶然抬头。

就看温晚双手抱在胸前,一袭黑衣,站在小花园中央位置的一座凉亭上,袍摆在微风中飘荡,魁梧的身躯笔直如标枪一样,脸上带着一脸的得意,不过那挤眉弄眼的表情,却是将他可以营造出来的高人的形象给破坏殆尽了。

“温大人……”

看到温晚的这一瞬间,白远行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是彻底落回到了肚子里。

“温大叔,快过来救我。”金灵儿一脸的狂喜,在一边又蹦又跳地大喊了起来。

这个时候,花园之中,无声无息地出现了数十个身穿着宗门长袍的高手,从四面围了过来,一个个实力都极是不弱。

还有四五个浑身涌动着极为强横的元力波动、年纪级长的长老模样的人,悬浮在虚空之中,其中一人,微微扬手往虚空之中投射了几枚银色光梭一样的东西,符文阵法光华如幕布一般在虚空之中铺展开来,顿时周围的一切喧嚣都被隔绝,四面的景色更是大变。

符文隔绝阵法。

瞬间就将这个小院落直接封印了起来。

这样一来,就算是整个小院子里打翻了天,外面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也不会察觉到丝毫。

“果然是紫薇宗的人,你们这些阴沟里的老鼠,还真的是不怕死,连我军方的人,也敢动。”温晚站在凉亭上,看着四周围过来的人,冷笑道:“我看李秋水也是脑子被驴踢了,自大惯了,竟敢在幽燕关火中取栗,和自取灭亡没有什么两样。”

十多米高的虚空中。

那五个须发皆白的紫薇宗长老,面色没有丝毫的变化,并没有因为温晚的这一番调侃之话而动容。

他们一个个都面色宁静,眼神冰冷如刀。

“杀!”

其中一个长老挥了挥手。

咻咻咻!

数道人影凌空飞起,长剑如虹。

剑光闪烁,凌厉的气息如天罗罩落,切割四周的空气,剑气过处,草木山石摧折崩裂,可怕的杀意如罗网一般,从四面向温晚毫不留情地绞杀过去。

“哈哈哈哈……”温晚大笑了起来。

他朝着一边的白远行喵了一眼,道:“看我如何收拾这些土鸡瓦狗,记得到时候和小叶子汇报一下,我的实力,其实是很强的。”

话音未落。

他脚尖一点。

脚下小凉亭顶部盖着的瓦片,突然咻咻咻激射了出去。

咻咻咻。

瓦片如神兵利器。

叮叮叮!

半空之中瓦片击中长剑的声音不断地传出,一截截的断剑在艳阳之下飞射,瓦砾崩碎,冲上来的几个紫薇宗弟子剑势如网,却锁不住这激射而来的瓦片,被射断了剑身,也被瓦砾洞穿了他们年轻的身躯……

“噗!”

“啊……”

鲜血飚空,惨叫声起伏。

整整八名紫薇宗弟子之中的佼佼者,一招之间,尽数重伤,再也没有了持剑之力,倒在地上。

“哈哈哈,早就说过了,我的实力很强的,你们偏偏不信。”温晚站在没有了瓦片的凉亭之上,洋洋得意,一派绝世高手的风采。

周围一时沉寂。

金灵儿跑到了白远行的身边。

肖不留舔着脸凑过来,诧异地道:“我了个乖乖啊,原来你们真的大有来头啊,这个络腮胡兄好生猛,他是你们口中说的那个什么侯爷吗?对方是紫薇宗的人?我去,三宗三派顶级宗门?你们……你们怎么会惹上这种势力的……络腮胡兄能不能撑住啊,对面还有几个老家伙没有出手呢……”

白远行没有说话。

“你凑过来干什么?”金灵儿瞥了肖不留一眼,不屑地撇嘴道:“你之前不是说过,我们之间的盟约结束了吗?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你还是赶紧自谋出路吧,我们可不敢拖累你!”

肖不留一张脸都快绿了。

不过这个时候,他只能舔着脸道:“小兄弟你这说的是哪里的话,这么说可就是你的不对了,现在我们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走不了我也跑不了你,当然要精诚合作了……”

金灵儿做出一副恶心呕吐的架势,道:“你的脸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牢靠的锁,你自己都打不开!”

肖不留只是嘿嘿地笑着,却不反驳。

这个时候,只要不是傻子,就一定要牢牢地抱金灵儿和白远行的大腿,明显那会说话的白狗妖和那自恋络腮胡都是冲着后两者来的,想要活命冲出去,还得靠他们了。

凉亭顶上。

“老家伙们,你们自己来吧,别让徒子徒孙们来送死了。”温晚双手抱胸,依旧摆出一副绝世高人的样子,仰天大笑:“死几个宗门中的废物,你们倒是不心疼,可老子还要发愁一会儿怎么处理尸体呢。”

“杀!”

一位紫薇宗长老终于出手。

手腕一抖,剑光如电。

空气之中元气波动宛如狂涛怒澜,剑光之强,宛如天河倒灌下来,淡紫色的光焰令人一看就禁不住产生一种无法抵挡的渺小之感。

温晚身形一闪,离开了小亭。

轰!

整个小亭子在这一剑之下,化作了齑粉,烟尘朝着四面逸散。

下一瞬间。

其他四位长老级的强者,也都一起出手。

无柄长剑撕裂虚空,紫色剑芒强横无匹。

“哎哎哎哎?你们要不要脸,竟然一起出手合攻我,说好的一对一单打独斗呢?你们耍赖,不讲江湖规矩。”温晚夸张地叫着。

他被五大强者合围,被那无尽的紫色剑光携裹在中间,辗转腾挪,小心地避开那如狂风暴雨一般的剑势,有点儿手忙脚乱的样子。

看起来温晚局势岌岌可危。

他就像是疾风骤雨之中风暴笼罩下的洋面小舢板一样,随时都有可能倾覆,似乎下一个浪头打过来,下一道剑光站过来,就是他被直接轰爆的时候。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眼看着避无可避,却偏偏死不了,而且那些索命攻势剑光,最终都被温晚在最后时刻间不容发不可思议地避开。

千万剑光席卷天地,璀璨不可逼视,宛如天降乱世霹雳,又宛如紫蛇狂舞一般。

热门小说御天神帝,本站提供御天神帝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御天神帝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0279章 你的仇人是谁 下一章:第0281章 不属于世间的力量
热门: 武神风暴 镇墓兽 十三局灵异档案(造物者) 血色迷雾 灭顶之灾 理发师陶德 你的尸首我的魂 鬼妻 恶魔少爷杠上拽丫头 洞察者·螳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