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怪人(下)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五章 怪人(上)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七章 地火金梅(上)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那人背靠大树,双腿伸直,就这么无拘无束的坐在地上,黑袍拖地,却丝毫没有一点脏兮兮的感觉。长发及腰,凌乱中隐隐能够看到苍白而满是络腮胡的粗豪脸孔。

最让林新心头震动的是,对方和他一样,也不是双面人,只是普普通通的正常人。

咕噜。

那人又拿起酒壶喝了一口。似乎根本没发觉站在边上的林新。

深深看了对方一眼,林新注意到,他的黑袍背部似乎隐隐有着个字。不过因为背对着他,所以也看不清楚是什么字。

他不是多事之人,既然对方敢就这么坐在这里喝酒,就代表对方绝对不是一般人。这里是双面国,随时可能有高手来这里。敢在这里醉态可鞠的随意喝酒的,不是傻子,就是高人。

他不相信对方是前者。

拿出妖符种,他注入内气,马车骤然浮现在他身后。

轻轻往后一跃,林新消失在空气中。

黑袍男子却仿佛根本没发觉他消失一般,继续拿起葫芦狠狠灌了一口。

……

几日后。

林新浑身是血,衣袍破烂的狼狈逃入枫林,疾奔了片刻,身后紧追的双面人,这才缓缓离开,他们似乎不敢在这林子里追太深。

躲在一颗枫树后面,林新大口大口喘着气,服下救心丹,他的腰部没了小半截,左侧腰身仿佛被什么猛兽一下咬掉一半,有个明显的缺口,红艳艳的肌肉和白色肌腱都能清晰看到,差点就能露出内脏了。

伤口已经被高温灼烧,止住了出血,林新咬牙给自己敷上伤药。听着身后那些双面人喊着自己听不到的语言,骂骂咧咧的慢慢退去。

连续几日,他发现,这些双面人确实对这片枫林有着一丝细微的畏惧。

环顾四周,他顿时发现自己居然又看到了那个喝酒的黑袍长发男子。

那家伙居然还在原先的大树下靠着,一动不动的喝着酒。手里那个酒葫芦已经换了个红色的,足有人脑袋那么大。

这是林新第二次看到对方。他有些不解。他每次过来,都是随机的出现在其他地方,这家伙居然还是在枫林,而且连先前的姿势都一样,难道他是一直呆在这里就没动过吗?

他心头泛起疑惑。不过对方还是那副老样子,依旧醉眼朦胧,双眼无神,没有焦距,一脸的络腮胡似乎根本不打算搭理他,就这么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敷上伤药后,林新召唤出马车,再度离开。

……

第三次看到那个醉汉,是在半个月后,林新的第二层修为几乎毫无寸进,还是0%,他能够感觉到杀戮时涌入体内的一丝丝暖流,但也能感觉到,那一丝丝的暖流在随着红花剑而缓缓逸散出去。

血元决在运转灵气到红花剑时,也能够感觉到晦涩艰难。

他明白,和走剑道不同,他这样的走法器流的修士,法器能够帮助修士快速形成战力,但也会有时因为材质而限制修士提升。

心血祭炼的利与弊就是如此。

他知道自己必须去找材料了,红花剑不提升,他便没办法继续增强修为。

第三次发现了这个问题,他没有出来就杀人,而是趁人不注意瞬间躲起来,然后远远离开银甲高手所在的地方。

这次他只是随意在路上杀了个普通双面人,算是完成任务,更多的时间用来思索散心,他在想,或许在这里也能找到不错的材料,就像是上次的天意剑一样。

之后便不知道怎么的,想起了那片红艳艳的枫林。

反正现在杀戮也没办法继续提升了,他索性又开始四处转悠,很快便在不远的地区找到了那片熟悉的枫林。

进去林子,没有怎么寻找,他便看到了那个醉酒汉子。

他正好站起身。

这是林新第一次看到他有除了喝酒之外的其他动作。

于是他顿时来了兴趣,打算仔细观察这家伙还有什么其他动作。

那个汉子站在那颗枫树下,一手提着酒葫芦,另一只手取出一把妖符种。

林新看到这一幕时,以为自己是眼花了,他使劲眨了眨,才看清楚,那确实是一把妖符种。足足五六块之多!

那汉子随手将妖符种抓在一起,往地上一插。妖符种便就这么轻轻没入土里。

然后那汉子便提着酒葫芦,转身离开,眨眼便走进空气中消失不见。

“他这是在……定位!!”林新顿时想通,“只是他就不怕有人抢走他的妖符种,然后平白便宜了别人?”他再度泛起疑惑。

一把妖符种……五六块之多!

林新知道妖符种现在想要获取的难度有多大,他要杀死一个银甲将,需要多日的谋划计算,引诱,才能勉强得逞一次,但就这样才只能得到一块,哪有最初开始来着简单容易。

看着汉子彻底消失,他知道他走了。

而那埋着五六块妖符种的地方,根本没有任何异样,没有阵法痕迹,没有符文,没有任何守护,就这么平平静静,仿佛小孩子刨开土埋进去的一般,甚至于还有一小截的妖符种还露在土外面。

站在边上,心头一股诱惑和冲动不断刺激着林新,那一把妖符种唾手可得,一旦得到,他完全可以一下提升五六点属性,这样一来,实力将有个质变般的飞跃。再猎杀银甲就会容易许多。

心念在剧烈挣扎。

林新面色变幻,手握住剑柄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但是……

他不习惯。也不愿意。

什么时候他堂堂灵心山庄庄主,会做这等偷鸡摸狗之事了?他有自己的尊严,也有自己的骄傲。

握紧红花剑剑柄,他深深看了眼那汉子消失的地方,转身离去。

“聪明的小家伙。”没走几步,忽然一个淡漠的女子声音钻进他耳中。

林新脚步一顿。左右环顾,顿时看到林子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名红衣女子,她面色惨白,嘴唇没有丝毫血色,看起来容颜憔悴,整个人瘦得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被风吹倒一般。

林新警惕的看着她,又是一个不知不觉出现在自己身边家伙,高手,绝对的高手!

他浑身寒毛直竖,两人相隔不过十数米,他就能闻到对方身上一股浓得发腻的血腥味。这不知道是杀了多少人,才能积攒出这等恐怖腥气。只是闻了一口,他就隐隐有种作呕的感觉。

那女子一身红裙,摇摇晃晃似乎随时会跌倒一般,朝着枫林内走去。越过林新,仿佛根本没有看到他一般。

林新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听到的那句话,竟然分不清对方是用的什么语言。

不,他甚至听不清对方是不是真的传过声音来过。

直到那名红裙女子消失在林中深处。他这才感觉自己全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了一身冷汗。

“不知道她是什么修为……真是强得恐怖……”林新内气运转,蒸干汗水,一刻也不想再呆在这里,迅速唤出马车,转身离开。

……

山庄内银装素裹,大雪已经停了。

庄子正举行林外试炼,山庄弟子纷纷在陆索道人和其余几个高手的带领下,集合演练,清晨时分,一大群山庄精锐弟子,持剑在竹林外整齐划一的习练剑法。阵阵呼喝声如同松涛,一阵接一阵。

林新坐在山庄正厅首位。也能听到外面一阵阵传进来的习练呼喝声。

两侧座位分别是山庄高层,左侧是五位先天高手,最高九层,最低四层,都是以前山庄培养出来的弟子高层。

右侧是林新媛公孙离,一众山庄高层。

“材料的事,既然是庄主吩咐下来,自然尽力。”林新媛沉声道,“我心月堂已经花重金收集到了其中一样白鹿蚕丝,按照描述,性质,测试之后,应该是品质在两百年份的蚕丝,是金玉宗那边流出来的。”

“份量如何?”林新微微一喜。

“按照羊老的计算,足够使用五次有余。”林新媛正色道。

“那就好。”林新想了想,“心月堂主那边的金矿问题,和新一派的矛盾,几位供奉哪位愿意出手?”他看向左侧。立下功劳,自然也要给予奖励回报。况且一直养着的先天供奉也是要多出去实战才能提升修为经验。不能闭门造车。

“我带徒弟一起去吧。上次和七王爷交谈甚欢,这次过去正好可以多休息休息。”一位七层修为的供奉笑着开口。

林新点头。

三样材料中,白鹿蚕丝有了。

“其余两样材料呢?”

“属下倒是弄到了一点九花铁,不过份量可能不够。”山庄高层之一欧映红开口道。“我麾下的姐妹们花了大力气,从深山一处隐居老叟手里,换来了一点积存的九花铁,这种精铁,表面有着很多鲜花一样的花纹,每年花纹浮现消失重复九次,隐蔽性很强。只是,羊老说是份量不够。属下惭愧,乐府境都找遍了,临近府境也一样暂时没有消息传回来。”

林新点头。

“已经不错了。”他其实原本没寄希望于在座几人,他主要在让艳阳门的高手去黑市收购,没想到这边倒是有意外之喜。

热门小说永恒剑主,本站提供永恒剑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永恒剑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五章 怪人(上)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七章 地火金梅(上)
热门: 罗布泊之咒 人骨拼图 大悬疑:葬玉琀蝉 爱因斯坦的预言 间谍课:最精妙的骗局 武装风暴 神秘火焰 七宗罪10:雨夜屠夫 六兽铜匣 德国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