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杀意(下)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九章 杀意(上)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一章 遇(上)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收起阳极卷,他拿起盘子里的另外一根卷轴,解开捆绑带子,缓缓展开。

绝艳手记,上面全部记录了艳阳门曾经的前辈修行心得,其中还有着一门攻杀剑术,名为杀生剑道,专指在杀戮中借力夺取对手一丝一缕生机阳火,然后燃烧借力,更加强化剑法速度强度。

“杀生剑道……你们主修的就是这一门吧?”林新看向柳杨。

后者略有些羞愧的低头。

“是。杀生剑道容易上手,成型快,虽然会伤身,但我们……没有更好的选择。”

“生机阳火……”林新若有所思。

接下来他统计了下艳阳宗现在的整体情况。

先天九层实力有一人,柳杨。

先天八层实力两人,柳宗柳元。

其余则最低是内家二层,最高是先天五层,差距都很大。

柳杨是已经快六十的人了,修为是积攒起来的,柳宗柳元都是曾经穷苦人家的孩子,受了宗门大恩,被柳杨抚养长大,天资卓越,现在才三十几,几乎是集全宗之力在供养扶持两人,希望他们能够更进一步。

但因为功法没有延寿效果,只有大宗功法才有这等奇效,所以,两人就算天资再强,也顶多进入练气,便只能到极限了。

收下艳阳宗,林新手下多了一股绝对忠心的实力,他强行将艳阳门拖上船,双方都是不成功便成仁的意思。

离开艳阳宗地宫后,他回到山庄,前去看望黄衫。

那对父女也被接了回来,和黄衫一起生活。只是不能外出,什么东西都由外人送进去。

林新回到山庄后,居然发现那个司徒浩还在。

……

阵阵丝竹声和女子的娇笑从厢房内传出,夹杂着男子的畅快大笑。

夜晚中,林新望着那边灯火通明处,脸上泛起一丝嘲讽。

“他还真把我这儿当窑子了?”

林新媛站在他身后。

“大哥你走后,他更肆无忌惮了,前阵子居然想进内院调戏玲玲姐,被我和禅师拦住,小红要不是我拦住,非得冲进去杀了他。”她面色很不客气,言语中隐隐有一丝怒意。

“让他玩。”林新没有生气,淡淡道,“另外把我准备好的玉牌送进去,八成的收益,以及通明符剑,都准备好。”

“真要交?”林新媛有些不甘。

“当然。”

“那可是大哥您辛辛苦苦一把把炼制出来的……凭什么他们一句话什么都不付出就拿走!”

“没有可是。”林新转过头看着她,“因为我们弱。”

林新媛顿时无言以对。

“以后送给他的食物和水,都加点金阳粉。”林新随口道。

“额……”

金阳粉是最霸道的烈性春药……有催发人潜力短时间发作的效用,是庄子里公孙离离老的独家配方之一,只有山庄有,外人不知。用过之后次数多了,会损伤修为根基,亏空身子。

“注意隐蔽。”

林新叮嘱道。

交代清楚后,林新去了山庄后的一处密林。在林子里按下机关,顿时地面浮现一个深邃地道。

跳入进去,他往里走了片刻,很快便来到一个通风明亮的大洞内,一束白光从顶上落下,照亮整个洞壁。

洞内装修得异常华丽,如同宫殿一般,各种家具设施应有尽有。只是因为太高,略显空旷。

黄衫正提着笔在书桌前缓缓书写,凝神贯注。

“于婆婆的事,我们无能为力,但她到底是怎么死的还是要弄清楚。”林新站到门口,望着他笔杆缓缓移动。

“不是你想的那样,她确实是被朱雀圣庭偷袭,中间没有宗内内部插手。”黄衫低沉回道。“至于之后,一个没了筑基期的筑基期家族,还占据那么多资源,自然不可能,所以后面的事也是顺理成章。”

他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仿佛是在说着局外人的事。虽然于长老和他关系不算很近,但终究是阵堂前辈。他这明显是在故意压抑情绪。

“阵堂其他前辈呢?”林新闭上眼低声问。

“其他?”黄衫冷冷笑了笑,“他们谁敢出这个头?仅有的一个长琴道人也被剑堂长老联手镇压,现在还在宗门出不来,其余所谓的好友谁都是只能自保。”

他放下笔。

“倒是金玉宗那边有筑基期高手赶来,但还是晚了,被半途拦住。现在情况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所以就任由于婆婆被灭门?”林新寒声道。

“现在剑派几乎就是剑堂的天下。”黄衫不置可否。

“这等宗门,若是没有阳泉支撑,居然还能存在到现在,也算是个奇迹。”林新讽刺道。

“说得也是。”

黄衫耸耸肩。

一时间两人谁都不想再开口,只是沉默。

片刻后。

“师弟……”黄衫终究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那个渔村的人……之后到底如何了?”

“我说我没动手,你信吗?”林新笑了笑。

黄衫不说话。

林新学着他的样子,耸耸肩。

“我真没动手。”他确实没动手,都是手下动的。

黄衫直视了他片刻,直到林新一直和他对视,没有丝毫的惭愧之意,他这才缓和下来。

“好吧,我信你。”

林新露出微笑。

“师兄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性格了。”

“……我也不知道……”黄衫吐了口气。“以后有什么打算?难道你打算就这么让我一直呆在这里?”

“那你能去哪?”林新反问。“回宗门?”

黄衫哑然。

“一应丹药材料我都会提供,师兄好好休养吧。我们总会等到机会的。”林新安慰他一句,转身朝通道走去。

身后石门缓缓落下,黄衫的一声叹息隐隐传来。

林新知道他最想问的是什么。

他的修为为什么会突然从先天七层,一下飙升到炼气期,这中间的跨度不是简简单单的短时间服药能够做到的。

但他终究没有问出口。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无论是谁,都是如此。

离开地下居所,林新直接回到内院,和萧玲玲独处了一阵,之后便去看了下三小的进展。

欧映红正纠正着两个孩子的基础剑式,不过于小路,也就是现在的林缎,则是虚弱的坐在一边休息。

看到林新过来。

林缎怯生生的站起来,有些不安的看着他。她没有练习。

“是毒的缘故吗?”

林新低声问。

欧映红缓缓点头。

林罗和花摇珠在边上也是有些情绪低落。但依旧摆着剑式的基本姿势。

他们现在这个年纪,最需要做的就是把基本剑式融入本能身体中。

青神,无药可治的慢性毒药之一,中者最大的关键是会慢慢减弱身体抵抗力,内气和灵气都没有抵抗的余地,是当今最昂贵神秘的著名剧毒之一。

林新走到林缎面前,牵起小女孩的手,一丝灵气骤然进入对方体内经络。

灵气刚刚探入,就感觉到一股巨大阻力死死挡在前面。

他略一使劲,便看到小女孩面色一白,鼻孔居然一下流出一丝鲜血。

“厉害!居然连探查也做不到……”

他收回灵气,放下手。

“青神的毒素最大效果是消弱体质,倒是不致命,真正致命的是因此而来的其他疾病。”他低声道。

“那师父,我妹妹她……还能修行吗……”林罗有些急的问。

林新沉默了下。

“恐怕不能……”

一阵沉寂。

林罗咬牙,眼圈有些红。花摇珠也是有些失望,毕竟相处这么久也算是有些感情了。

“或许以后还会找到新的办法,不过,暂时只能如此,林罗。”林新看着情绪有些激动的男孩。

“以后你就把你妹妹的那份,一起背上吧。”

林罗狠狠点头。

林缎擦干鼻血,却反而没有什么很伤心的样子,而是露出一丝笑容。

“哥哥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有师父在,以后一定能找到办法。”

林新定定看了眼林缎,第一次觉得这个小女孩有些出乎他预料。这么小的年纪,能够有这样的心性。若是能够修行,加上她的天资,或许成为下一个苏婉也是可能。

“一个月后,我会正式指导你们修行之法。”

他抛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但也听到身后几个孩子有些压抑的回答声音,刚才林缎不能修行的阴郁似乎一下被冲淡了。

他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朝着自己修行密室方向走去。

路过山庄小湖时。

啪。

忽然他身后有人拍了他一下肩膀。

“谁?”

他转过身,却愕然看到身后没有一个人。最近的一个人也是在十多米之外。

嘻嘻……

似乎有人在他耳边轻笑,近在咫尺,却什么也看不见。

林新瞬间手中多出一张高级怨气符,内气注入点燃。

符纸却什么反应也没有。

“不是怨气怨灵……”就算再强大的怨灵,符纸也会有反应,而此时……

“又是幻觉么……”他睁大眼,却看到眼前的一切仿佛在缓缓扭曲,模糊。

仿佛眼前放了一块哈哈镜,一切的景物都开始扭动歪曲起来。

先前出现过一次的眩晕感不断冲击着脑海。

他身形微微晃了晃。

灵气骤然流转全身,足足十多息,他才缓缓稳住,眼前幻觉扭曲才消失。

“庄……主……老夫人……叫你……过去一下……嘻嘻嘻……”

他抬起头,看到面前一个扭曲的血淋淋女人正缓缓走向自己,她正用森白的凸出眼珠死死盯着他,一边把舌头伸出来一边说着话,那舌头带着血越来越长,越来越红,宛如细长的毒蛇,居然朝着他飞过来。

嗤!

剑光闪过,嘶的一下,血喷了林新一身。

一切安静下来了。

周围守卫的侍卫,路过的下人侍女,还有暗中隐藏的暗卫,都一瞬间的陷入愕然。

呆呆的看着站在小湖边上石桥的林新。

缓缓抹掉脸上的鲜血。

林新这才感觉眼前恢复正常,而他的面前,一具下人的无头尸体正缓缓跪倒在地,扑了下来。

鲜血不断从脖颈处喷涌而出,发出嘶嘶的细响。

“庄主!”

一名侍卫走上前来,小心问道。

林新默然片刻。握着剑的手越发的紧了。

“将他送下去,我怀疑这人意图刺杀,可能是中了魔宗的控心毒。”

“是!”侍卫顿时明白,赶紧带人将尸首抬走。

“……善待他的家人。”林新丢下一句。

“庄主仁慈。”几名侍卫顿时流露出崇敬之意。

林新走出一段距离,却蓦然回头,看着那具尸体所在的位置。

“幻觉……”

热门小说永恒剑主,本站提供永恒剑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永恒剑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九章 杀意(上)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一章 遇(上)
热门: 依偎 人外魔境 少帝他不想重生 东海扬尘 修罗帝君 麻:麻风病和拆迁,都是瘟疫 无路可退的战士 皇太子的喜宴 至高主宰 最强游戏架构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