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代价(下)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七章 代价(上)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九章 杀意(上)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白色水蒸气缓缓从木桶里飘起。

白色幕帘后,林新脱掉浴巾,慢慢走进飘满了白色花瓣的沐浴木桶,他在木桶里坐下,整个人缓缓下沉,直到带着香气的水缓缓浸泡过脖子。

木桶中的水,除开白色花瓣之外,还有很多细如芝麻的黑点,细看之下,是很多密密麻麻的小虫尸体。

此外水还隐隐泛着淡淡绿色,不时能够看到很多残留的药渣翻滚起来。

林新媛站在外面静静等候着林新沐浴。边上黄濮阳和她站一起,隔着幕帘面对着沐浴间。

“庄主特地要求加入人面果,难道是受了内伤或者精气亏虚?”黄濮阳小声皱眉问。

林新媛也是蹙眉,想不明白。林新从不是胡乱奢侈浪费之人,他不惜加入千人级人面果,黄银水,魂土,凝华虫等等珍贵药材,只是用来沐浴,绝对是有他的原因。

“小媛,你们过来有什么事么?”林新的声音从幕帘后传出来。

林新媛正了正色,朗声道。

“最近黑市里魂土和阳铁的数量越来越少,可能是有人大规模收购……对我们的收购影响很大,我建议可以挑选新的材料作为山庄符石符剑的新材料。”

“阳铁还好,魂土不可能有人能收购得完。”林新淡淡道。“不用在意。”

“可是大哥,万一……”

“没有万一,魂土的性质和人面果是一样的,表面上是边境黑市妖魔修士炼制,实际上……”林新话没说完,但意思很清晰了。

林新媛顿时心头一凛。

魂土的制作是需要在一块泥土上,先活埋一个活人,并用化尸水将其彻底化为液体,融入这块泥土中,然后种上一种叫毒鸟花的植物,之后每年在这块泥土上活埋二十人,三年之后,一大块魂土就能制成。

这种手段一向只有妖魔修士才会不计后果使用,但如果林新所说的是真。

那就意味着,魂土很可能是和人面果一样,是有剑派宗门的高层参与。这种禁忌品生意利润巨大,除开找来为子侄辈提升外,还有很多人大量收集来作为精气消耗的补充,炼制一些特殊法器法宝也是会用到,所以需求巨大,附近能够有这个条件制作的,也就只有松林剑派中人。

“这不关我们的事,不要理会。”林新淡淡道。“做你该做的事。”

林新媛和黄濮阳都是明白了,微微低头应是。

“对了。小媛,你年纪也不小了,婚事的事……”林新话没说完。

“大哥我先告辞了。”林新媛直接打断他,面色微微有些冷,转身离去。

黄濮阳老实巴交的脸上也是有些无奈,朝林新告罪一声,也跟着转身离开。

几个边上的侍女侍卫也是眼神怪异,虽然不敢出声,但林新媛一直单身为的是谁,大家心里都清楚。

林新躺在药水中,微微支起上身,伸手摸着胸口愈合了一小半的伤洞。闭上眼,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沐浴完毕,他更衣佩剑,焚香静心,跪坐在幕帘亭子中间。

香炉前放着的是一本佛经,他在试图用经文安宁自己身上的杀气。

轻声念诵很久的经文,或许有效,或许无效,他面色平静的起身,走出亭子。

外面明月当空,繁星点点,秋风吹过隐隐有一丝凉意。

“庄主,有消息了。”一个声音从他身侧的黑暗中传来,细如蚊蚋。

“说。”

林新面无表情。

“飞鸽传书,两百七十八里外,齐水河,黄大人负伤逃遁中,伤情不祥,追杀者不祥。”

“追杀?”

林新双目一眯。

“让剑一带人前去接应。不……”他忽然改口。“具体地点在哪?”

“齐水河八户村,黄大人进入其中后便再没有踪迹,怀疑是被渔村的人救下隐藏起来。”

林新沉吟片刻。

“让离老过来。”

“是。”

黑影退下。

很快小院中,公孙离身影缓缓落进来。

“庄主。”

“那个小宗叫什么名字?”林新直接道。

“艳阳门。”公孙离先是一愣,随即马上反应过来。

“已经到庄子附近了?”

“到了。”

林新拔出长剑,轻轻一弹。

“很多事情,想要得到,没有付出怎么能行,让他们的宗主过来见我。”

“我马上安排。”

剑吟声在院子里不绝于耳,久久不暗。

林新却是平静得仿佛没有听到剑响一般。

……

两日后,齐水河。

下午时分,夕阳西下,橘红色光芒将河面染成一片红鳞。

河畔的小渔村中,一户简陋渔家内。

“嘘……别出声,你就躲在里面,我和爹爹会帮你遮掩过去。”阿狸对着藏进大水缸中的黄衫轻声道。

数日前,她从一处小山斜坡的乱石堆里遇到了黄衫,看他昏迷不醒,流血不止,她便将其救回了自家,一番调理养伤后,黄衫命是保住了。但伤势太重,失血太多,根本没办法动用灵气内气。只能躲藏在家中,因为伤药一路用尽,最后便由阿狸外出找些草药给他煎熬后服用。

“谢谢你阿狸。”黄衫从未想过自己会用这么温和的态度和一个凡人说话。但他确确实实,现在正这么做,阿狸是个好姑娘,尽管她只是个凡人,但……

“没关系的黄大哥。”阿狸小脸红扑扑,赶紧有些笨拙的从边上找来水缸盖子。“您是要去干大事的人,是大人物,为了我们才去拼死斩妖除魔……”

“别说了阿狸,那些人来了,赶紧盖好盖子。黄大人是要做大事的人,怎么会愿意和你一个小丫头说话,不要打扰大人休息养伤。”外面一个老大爷有些紧张的声音传进来。

“知道了。”阿狸赶紧小声的应了下。“黄大哥,放心吧,很快就过去了,就和前面几次一样。很轻松的。”她笑着安慰道。

黄衫有些惭愧,紧张的心情稍微松了些。

“小阿狸,等我伤势恢复了,就让你过上好日子。”他虚弱的笑了笑。“你不是想买好看的绸衣裳吗?我带你买个够,还有你爹爹娘亲,我让你们住大房子,进大城。”

“不用的……”阿狸别了别头羞涩的笑,“我盖上了啊,黄大哥。”

“恩。”黄衫点点头。“你放心,如果有危险,我会出手保护你。”

阿狸嗯了一声,声音很小,但却有种很信任他的感觉。

盖子盖上,黄衫缩在水缸里,隐隐能够听到外面的声响。

很快,外面传来一阵有些趾高气扬的吆喝声。

“这边这边,开门!!”

嘭的一声,小屋的门被一下踹开来。

几个山贼打扮的壮汉走进来,随意扫视一圈。

“这边没有!”

“仔细搜搜,找到人可是能得黄金千两!”另一个山贼嘿嘿笑起来。

“好汉,几位好汉,我这里真没有什么其他人。”包着白头巾的老爹上前赔笑,将家里仅有的一点银子递上去。

“这是我们家全部的积蓄了……好汉……您行行好……”

其中一个盗匪一把抓过银两塞进怀里。双眼却是在屋子里扫来扫去。

忽然定格到缩在角落里的阿狸身上。

“哟呵,这儿还有个小娘们~~”

他脸上带起一丝淫笑,朝着阿狸走过去。

“好汉!好汉您行行好,这是我家闺女阿狸,她年纪还小,不懂事……”老爹赶紧上前哀求。

水缸中,黄衫心头有些急躁起来,手缓缓握上抱在怀里的银心剑。

前几次来找人的都是正规官差,这次居然换成了盗匪,看来对方还真是黑白两道全部出动。

他心道,要是对方真敢动手,他就冲出去杀掉几人,逃离这里,免得连累阿狸。

外面声音越来越急了,那家伙似乎正在走向阿狸。

黄衫感应了下自己身体状态,灵气枯竭,内气还有一丝,顶多能支撑内家三四层的实力。

而且一旦动用,必定会加重伤势,他本来就已经到了快灯枯油尽的地步。现在强行动手,恐怕会伤上加伤,随时都有倒地毙命的危险。

那家伙的笑声越来越响,哐嘡,似乎是什么东西被碰掉了。

“好汉!”老爹的声音传来。

“走开!”

“爹爹!”

“阿狸……”

一阵拉扯声中,黄衫越发握紧剑柄,他急切的希望有着什么转机,全神贯注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

渔村外,齐水河畔的河滩上。

十多名黑色劲装人影急速奔驰到靠近渔村还有数百米外的地方,所有人骤然停下,脚步踩在沙滩上居然静寂无声,没有一丝杂响。

嗤!

一声轻响中,一众黑衣人身前陡然落下一道人影,白衣黑丝带,左侧腰间悬挂着两把长剑,并排而列,很是独特。

人影转过身来,面容淡然,甚至有些平静。看上去略为有些书卷气,是个年纪在三十左右的中年男子。正是从灵心山庄赶来的庄主林新。

“林庄主,我们的约定确定有效?”黑衣蒙面人的头领站出来低沉道。

“当然。”林新淡淡道,“无论事成与否,我们都会是一条船上的人,先前的约定没人会反悔。”

“那好,希望从今往后,我可以叫你林宗主。”黑衣蒙面人沉声说,嗤的拔出腰间细剑。

其余黑衣人也纷纷拔剑。

他们的剑有些奇特,剑身上有着一道如同太阳一样的图案纹路,不是阵法,而更像是某种标志。

“走!”

所有黑衣人纷纷纵身跃起,身法爆发居然都隐隐有内家甚至先天程度。

热门小说永恒剑主,本站提供永恒剑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永恒剑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七章 代价(上)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九章 杀意(上)
热门: 至尊修罗(修罗神祖) 棚屋 交错的场景 九阳踏天 谋杀似水年华 假面山庄 第13个小时 布谷鸟的呼唤 平行世界·爱情故事 锅匠,裁缝,士兵,间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