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代价(上)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六章 剑(下)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代价(下)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吱嘎……

房间房门开了。

林新推门而出,身上穿戴整齐,只是面色有些苍白,似乎整个人有点疲惫。

萧玲玲站在他身后,温柔的看着他。

“今天可能会有些吵闹,你就在后院呆着,别出门……”林新低声说道。

“恩,知道了。”萧玲玲柔声道,没有问为什么,她充分信任着林新,没有丝毫的怀疑。

房门缓缓合上,林新背着红花剑走出院子,快要出院拱门时,他忽然停住,缓缓伸手捂住自己胸口。那里隐约有着一丝血迹渗透出来。

“来人。”

“在!”一名黑影从边上花丛中走出,单膝跪地。

“那人来了么?”

“已经在大厅了,离老已经在应付,还在等庄主您过去。”黑衣男子低声回答。

“恩。”林新整理了下衣服,将剑从背上取下,悬在腰间,大踏步朝着山庄主厅走去。

一路走来,侍卫侍女们纷纷见到他低头行礼,欧映红带着三个孩子从侧面练武场远远望过来,似乎有些担心。

林新朝她笑了笑,示意没事,独自走向有些喧闹的会客主厅。

进入厅内,就看到一个穿黄色锦袍的尖脸男子正堂而皇之的坐在属于他的座位上,一双眼睛猴子似的东溜溜西转转,眼神不断在边上陪同的女子身上打转。

“哦,林庄主来了?真是好大的架子,我可是坐在这里足足等了半个时辰有余!”

这人站起身嘿嘿冷笑。

“林庄主,鄙人司徒浩。”他从怀里取出一面黑色令牌,上边的花纹让林新一眼看清。

“原来是司徒大人。”林新微笑道,“不知道您来到鄙人山庄,有何贵干?”

“不用装了。”司徒浩冷笑,“山庄的九成收益,全部交给我带走,这是事先约好的。你没意见吧?”

林新还没发话,边上公孙离和三元禅师都坐不住了,顿时脸色一变,站起身。

“庄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公孙离急声道。

“收益?我灵心山庄的收益什么时候轮得到别人来收?客人你这玩笑开得真够大。”三元禅师也是有些火了。

司徒浩嘿嘿笑起来。

“怎么着?还没告诉你这些下人呢?”他背着手,“这事还是早点落实下来比较好。”

“另外,庄主的符剑,什么时候交货啊?”

林新面色不变。

“符剑我还需要时间,还请使者稍等两天。”

“稍等?”司徒浩阴阴一笑,“我是可以等,可上面可等不了啊……要是有什么怪罪下来……”

“庄主。”忽然林新身后传来一阵女子声音,欧映红大踏步走进来,一身黑色紧身劲装,高马尾一摇一晃,英姿飒爽。

“出了什么事吗?”欧映红也是皱眉看着司徒浩。

司徒浩这边却是看到她,双眼一下亮了起来。

“啧啧啧……林庄主没想到还喜好这一口,金屋藏娇啊……”

林新眉头一蹙。“司徒大人……”

“让我稍等两天也可以,只要你让这个小姑娘陪我一起,别说等两天,就是等七天八天,都不是什么问题!”司徒浩嘿嘿笑道。

“你嘴巴干净点!”欧映红也是火爆脾气,顿时脸红了。手一下摸到腰间软鞭。

“怎么样?林庄主。”司徒浩笑眯眯的看着林新。

林新沉默了下。

“司徒大人先下去休息休息,小红的事,我先考虑考虑。”他低声道。

看到他口风有所松动,司徒浩也是哈哈一笑,由着下人带他离开主厅,去了贵宾客房。

“庄主!”欧映红火大的看向林新。“这货是从哪冒出来的?居然敢在我们山庄大放厥词!”

“那人是宗门大势力的使者,惹不起,其他情况你就别问了,知道多了对你没好处。”林新淡淡道。

欧映红顿时气急,还想问。

“离老,给乐府城那边传信,让他们把乐坊最好的女孩找来,全部送到这个司徒浩房里,把那一块院子彻底划分给他,所有女眷都不许靠近。”林新打断吩咐道。

“好的。”公孙离点头。

“他既然喜欢玩,就让他玩个够。”林新转过身,看着欧映红。

“你继续去指导那几个孩子基本功吧。这边的事我会处理。”

“可是……”

“去吧。”

林新不容置疑的看着她。

欧映红胸脯起伏了几下,这才有些不甘的转身离开。

处理安排好后,林新走进内厅,在墙壁上按下一块墙砖,顿时面前出现一个地道。

他缓步走进去,身后石门合拢。

地道两侧点着很多明亮的火把,顺着地道往下走出数分钟,隐约可以听到细微地下水声。

很快进入一个宽敞的圆形黑色石室,周围墙壁到处都是铭刻的复杂阵纹。

石室中央有着一个沉重的黑色金属箱子。

林新走上前去,从怀里取出一把小钥匙,打开箱子。

沉重的箱门被立起,里面黑色绸缎中躺着一把暗淡无光的白色小剑。

小剑边上还有着一块金黄色犹如蛋黄的小圆球。

轻轻拿起小剑,林新仔细端详,剑身两面分别有着一哭一笑两张人面,微微有些诡异。

剑柄上隐约有着两个鬼蜮文:天意。

“天意剑么?”林新手指轻轻在剑刃上一模,顿时一丝刺疼传来,以他十多点的防御居然瞬间就被割破手指。可想而知这把剑有多锋利。

“可惜……”他轻轻解开自己上衣,露出胸口部分的身体。

只见他胸口正中,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口正缓缓蠕动着,周围全是被烧焦的痕迹伤口。

内气每每流动到伤处,都会停滞倒转,导致林新根本没法全循环运转内气。好在灵气不断远远注入其中,伤势的恢复速度也大大加快。

只是此时战力顶多只有一半不到。伤势太过严重,一旦大动作长时间战斗,更可能会加重伤势。

“心血祭炼之物,只能慢慢消磨或者毁掉重铸。”

他放下天意剑,又拿起另外一个金黄色的蛋黄圆球。

上边密密麻麻的刻满了鬼蜮文。林新找着上边的文字念了一下标题。

“天意篇:上扬之道为龙眼,眼为诸阳之光,光明照射,无有不明,无有不灭……”

一篇似乎是什么心法的东西刻录在这个蛋黄圆球上,林新仔细读了一遍,寥寥数百字,似乎隐藏了什么东西在其中。

“我现在剑法已经不适合再用宗门剑法了,必须找出一种最适合自己的剑道,速度和力量达到更快,变化多的剑式剑招便不再适合。”

他看了眼自己现在的状态。

“杀伤——14,防御——13,闪避——1,体质——1。自由属性0。”

“归元诀——炼气期一层。(完成度45%)(杀伤+10,体质+10,),附加效果:剑气,灵气附体。”

“还是只有45%……”他叹了口气,拼死杀了那么多人,最后还杀了一个起码练气一层以上的老头,居然才从1%提升到45%,进入炼气期后,他的提升更加艰难了。

“炼气期,各种法宝就越来越多了,我需要一个可以支持我急速收割的法剑利器……”他一下拔出红花剑,看着上边密密麻麻的符阵纹路。

“祭火的纹路刻画太多,除了控制茵曼托之外没有其他效果。红花剑已经定型,修改会毁掉阵法整体性,断了和茵曼托的联系,甚至会因为整体受损而威力下降。得不偿失。”

他走到密室另一侧,那里的墙面上挂着一把如血般鲜红的长剑,正是他当时最后一剑反杀,使用的那把剑。

呛的拔出来。

这把剑的剑刃满是密密麻麻的裂纹,上边的阵纹已经到了即将崩溃的地步,剑刃边缘也隐隐有融化的迹象。

“凡火阵的威力一般金属根本承受不了……需要用灵气催动的法器,威力确实不是一般材料能够比拟的。但要想再找一块熔岩铁这样的珍稀材料,太难。”

这种材料不是太贵买不起,而是根本没人卖,都是稀缺,自己用都不够。更不用说拿出去卖。

林新目光落在那柄天意剑上。

“如果能够将那柄剑炼制一番,铭刻上凡火阵的阵法……”

天意剑的心血印记,要消磨,至少要以年为单位。但是如果直接融化后刻画新阵法,自然就能马上利用起来。只是回想起先前那种巨大的威力。

林新便打消了自己熔炼的主意,那种威力比自己刻画上凡火阵还要强大,毁掉太可惜了。

“那么最后剩下一个办法。”他伸出手臂,手臂上的皮肤用剑刃敲了敲。

铛铛。

金属的剑刃打在皮肤上,发出坚硬的敲击声。

“皮肤硬度已经够了。”

走到密室边上,他拉开地面的一块地板,下面是烧红了的一个炭盆。

他盘膝坐到炭盆边上,从腰包中摸出一块妖符种,丢进炭火。

妖符种缓缓融化,散发出一丝丝红色气息,被林新吸入口鼻。

属性栏中自由属性也多出一点。

他毫不犹豫将其加在了体质上。

嘶……

隐隐的,他感觉自己胸口的伤势一下收紧了下,狠狠一疼。紧接着,全身一阵麻痒的感觉弥漫开来。

“体质若是我没猜错,应该是提升抗性和恢复力……只要足够高,就算是凡火阵更高的高温,也能坚持很久。而不像以前那样只是一瞬间爆发……这样的话,就能稳定的刻画在身上。”

他心头有着明确的计划。

“我还需要更多的妖符种……”

他咬牙硬扛着这种第一次出现的麻痒感,浑身冷汗狂冒,但脸上却依旧没什么表情。

他已经习惯了将面部表情伪装起来,这样就算身上有什么伤势,萧玲玲也不会看得出来。

麻痒持续了足足半个时辰。

他从地面站起身。

捏了捏双手,似乎感觉和前面有些不一样了,体质从一点到两点,之间的差距,是成倍数的。足足增幅了一倍。

披上衣服,他最后看了眼天意剑,将红花剑重新入鞘,这才转身离开密室。

热门小说永恒剑主,本站提供永恒剑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永恒剑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六章 剑(下)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代价(下)
热门: 万圣纪 战神年代 苍白的轨迹 生死24小时 闪电下的尸骨 被嫌弃的,卑微爱情 SCI谜案集(SCI迷案集)(第二部) 厌魅·附体之物 鲁班的诅咒 致命十三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