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出事(上)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二章 回宗(下)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出事(下)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秋风习习。

一望无际的金黄色荒草原上,无数的野草如同雄狮的鬃毛,随风不时的泛起一层层涟漪。

远处山峦起伏,连绵不绝,呈灰黑色。

荒草原和山峦之间是逐渐从黄到黑的过渡区域。一人骑着一匹棕红骏马,缓缓踏着草原杂草前行。

得得的马蹄声不断响起,马背上的人一身白衣,背负黑色长剑,看上去三十左右,唇上有着一搓小胡子,看起来有种稳重肃穆之意。

“再过了这片草原,就是进入乐府境地域了……”

马背上之人正是才从宗门离开的林新。他没有带任何随从,而是独自一人,骑着马带着干粮饮水包袱赶路。这些天他在路上休息时,便开始琢磨起新到手的阵法,阵法需要的材料,宗门内只有一部分,还有一部分需要自己另行搜寻。为此他不得不独自离开,打算在回去的路上顺带去一趟黑市,买点需要的材料。

“往左便是黑市方向,得加快速度了。”他从怀里取出一张易容面具,这还是当初试炼洞中杀人所得,这么多年了,他还在使用,实用性一流,很多次他就是依靠着这个面具和藏匿法阵,这才能安全进出黑市而不被识别出身份。

纵马前行,他正准备调转马头朝左拐,忽然看到前面半人多高的荒草中,正站着一个黑袍道人,道人双目朝这边望来,笔直的落在他的脸色。

“林师侄,别来无恙啊。”那道人面上有着一道狰狞疤痕,如同蜈蚣爬在左脸颊,望着林新的视线,隐隐带着一丝凶意。

林新心头一凛。

“原来是黄松子师兄。”他晋升为正式弟子后,称呼同为正式弟子的黄松子,自然也是可以用师兄来代替。

“师兄一个人站在这里,莫不是专程来等我的?”他左右环顾,却没有看到任何其他人。

黄松子多年不见,听说前阵子才从镇魔崖回来,受了伤在宗门调养。没想到这才多久就跑来找自己。看他脸上的伤明显不轻。

林新不相信对方是无聊没事做才跑到这边境来闲逛。

黄松子咧嘴一笑。

“想不到这么多年不见,师侄……哦不,师弟,师弟你越发的修为精湛了,还在第七层。”

“师兄有话可以直说。”林新淡然道。对方是起码练气八层以上的高手,真要打起来,他不是对手。但他不相信对方会就这么动手。

黄松子嘿嘿两声。

“师弟够爽快。”他缓步走上近前。“听闻师弟阵道符道精湛,自建灵心山庄,每年都能为宗门提供数百把通明符剑,为宗门挽回了很多不必要的损失。所以,宗门长辈,吩咐我在此等候师弟。”

“等我做什么?”林新心头微沉。

“当然是商量如何提升符剑产量的事了。”黄松子笑了笑,“这些年,灵心山庄富庶一方,不仅有余力供奉宗门,还有余力支持送入宗门的山庄弟子,看起来,师弟的产量还是可以再提一提的嘛。”

林新看了看对方。

“符剑的产量已经到了极限,再多我也没办法,这点我不敢欺瞒。”

“没关系。”黄松子却是一笑,“宗门长辈让我转告你,他可以提供辅助的工匠制符师,以及原料,等等,师弟一个人为宗门提供符剑,毕竟力有不逮,我那长辈表示,为了宗门后方的稳固,他愿意无偿帮助师弟你增加产量。”

“哦?”林新心头一沉,知道对方的意思了。“那位长辈如此为宗门操心劳力,师弟佩服。”

“当然,身为长辈,有些东西或许无所谓,但是我这晚辈却是要为其争取一下的。我的意思是,以后山庄的符剑,最好能先供应我那长辈,至于价格,自然不会亏待于你。”黄松子图穷匕见,直接亮出意思。

林新眼神微冷下来。

这是要垄断他山庄的符剑生意啊,价格?一句不会亏待于你,这样的话谁信,到时候给个勉强低得不能再低的价格,他又能找谁去说?

“符剑的生意,里面还有我阵堂长辈的一份,这事我可单独做不了主,还需要请示一下。”林新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于婆婆,他每年山庄都会主动送上一份厚礼给于婆婆,作为她庇护山庄符剑生意的补偿供奉,这么多年来山庄一直无事,也是因为于婆婆就是后盾。

现在黄松子突然冒出来,居然敢当面伸手要插手符剑生意,这群人张口送点材料和人手就想从他辛苦制符的收益里拿白食。

人手材料才值多少钱?

林新心头冷笑,但却是更担心于婆婆的事。

“不用请示了,于婆婆前些日子,在镇魔崖与朱雀圣庭长老交手,不幸同归于尽……”黄松子叹息一声,做出悲伤之色。但眼中的喜色却怎么也掩不住。

“于婆婆……死了?!”林新完全没想到,筑基期的于婆婆居然会死!“不可能!”他声音一下拔高,气息有些不自然起来。

“于婆婆乃筑基高手,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

“事实如此,当时我就在场,亲眼看到两名圣庭长老前后夹击,于长老为了掩护大家离开,拼死拖延……”黄松子说到这里,也是长叹一声。

“好了,林师弟,我也不和你绕来绕去废话了。实话说了吧。你山庄产量故意减低这件事,以前要不是于长老给你挡着,早就有人发难了。现在于长老仙逝,宗门的意思是,你必须提高产量。”

林新默然。黄松子这算是直接撕破脸皮了。

“每年必须要有一千把符剑,上交宗门。另外,你符剑所得的收益,宗门要八成!”黄松子神色淡然道。

“八成!?”林新双眼越发眯起。“师兄,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

“这不是开玩笑,也不是请求或者商量。这是命令。”黄松子面色也淡然起来,“给你赚了这么久的钱,也该知足了,宗门培养你这么久,也该是你回报的时候了。”

林新怒极反笑。

“师兄你这是在强人所难啊……”

“本来,宗门的意思是让你留在总部,专心为宗门炼制符剑,不过在我那长辈的争取下,你才能得到留在灵心山庄的机会。不然,原本他们是准备换一个人去灵心山庄担任镇压者的。”黄松子缓缓道,“我的意思,你懂吧?”

林新深吸口气。他知道,要是他不答应,不光是山庄会换主人,就连他自己,也会被宗门强留在总部,沦为专门制符剑的制符师工匠,甚至终生都有可能不允许出宗门。

那些制符师的经历他也是知道的,越是珍贵的制符师,就越是被控制监视得严密。

“我明白了……”他努力压制着心头的火气和杀意,他明白,这要动起手来,先不说他打不打得过黄松子,就算杀了他,后面宗门高层还会有更多更强的高手出手,他能走,但是山庄不能,父母不能,玲玲不能……还有和他交好的朋友师兄,也不能。

“师弟是个聪明人……”黄松子满意道,“这件事,你不用担心我从中抽成,之后会有另外的人接触你。到时候你和他详谈就好。”

林新握紧拳头,缓缓点头。

黄松子扬手丢给他一块东西。

“这是自己人才有的符令,以后你就是我剑堂执事。放心,只要你好好干,我师长那里是不会亏待你的。”

林新只能勉强称是。接住符令,他已经大致猜出黄松子背后的人是谁了。

显然对方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威胁他,已经是在宗内占据了绝对优势。

“师兄!”忽然他开口叫住准备离开的黄松子。

“师弟还有事?”完成任务后,黄松子的态度很好,回过身道。

“于长老……我记得她还有家眷吧,现在情况如何?”林新沉声问。

“事发之后,于长老的家眷也是遭到不测,有魔道妖人暗中潜入,连杀二十三人,然后一把大火将住处也是烧得一干二净。唉……我宗门长辈前往时,已经是晚了一步……可惜可惜……”他虽然话语惋惜,但语气中却是有着一丝森然,听得林新心头死死的沉下去。

什么魔道妖人,什么暗中潜入,一切都是借口!

这是宗门大清洗,反抗者就是这样的下场!这是在对他赤裸裸的示威!

“师弟还有什么要问的么?”黄松子凝目看向林新。

“没有了……师兄慢走。”林新尽量声音平静。

“那好,师弟走好。”黄松子哈哈一笑,转身离去。

林新骑着马静静望着他离开。直到彻底消失在视野尽头。

“驾!”

他猛地一拍马屁股,调转马头,朝着于婆婆家族所在的方向疾驰而去。

……

数日后。

大宋万松城。

城郊一处大宅院已经被烧成了焦黑废墟,周围更是冷冷清清,连个奔丧的人也没有。

林新牵着马,独自一人在焦炭般的宅院里走动着,原本华丽宽阔的园林小院,此时也到处是大火肆虐过的痕迹。地面都是一片焦黑。

里面还残留着一些被烧焦的衣物黑灰,所有尸体都不见了,显然是早已被处理了。

林新忍住悲痛,走在院子里,试图找到凶手残留的痕迹。但转了一圈也没能发现任何问题,对方做得实在太干净。

出了于府,他举目望去,街道上熙熙攘攘过往的人们依旧照常生活着,仿佛这个院子的大火对他们没有丝毫影响。

一无所获之下,他牵着马,买了点干粮饮水,慢慢出城。

顺着出城的马车道,他举目望着周围一望无际的野草原,心头无比空落。于婆婆一直以为对他都是颇为严厉的老师,就算后面他没了潜力,她也没彻底不顾他,而是依旧照顾着山庄,这么多年,他也了解于婆婆不是那种看重财物之人,不是因为他每年送的一份厚礼才为他遮挡风雨,却没想到,上次她外出后,这么快就仙逝了。

走着走着,侧面忽然撞过来一个蓬头垢面的小乞丐。

“大老爷,行行好,给点吃的吧。”

小乞丐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林新,手里端着个破瓦碗。

林新丢出一点铜钱,正要离开,忽然眼睛扫到小乞丐里面衣服和外面的褴褛完全是两个样。

他再一扫过小乞丐的脖子处,虽然脏兮兮,但隐约能够看出一丝白净细腻之意。

“好了好了,赶紧走,我没心情理会你。”他心头一紧之下,装作不耐烦挥挥手。

小乞丐眼圈有些发红,但还是努力忍住,眨眨眼,赶紧跑开了。

林新牵着马往前走出一段距离,隐隐感觉身上没了若有若无的视线,将马随意捆在路边,拿起包袱就迅速回赶。

很快,在万松城城墙外的一处夹角,他找到了刚才乞讨的小乞丐。

“叔叔!”小乞丐一见到他,终于再也忍不住,一下扑进他怀里大哭起来。

“你是小斗?!”林新原本只是听声音有些疑惑,现在顿时更加肯定,这个小乞丐就是于府幸存的孩子。

热门小说永恒剑主,本站提供永恒剑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永恒剑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二章 回宗(下)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出事(下)
热门: 诅咒 绝代神主 国家一级保护咸鱼/废物 鲁班的诅咒 万劫 爱欲八鲜汤 棋祖 死亡飞行 帝霸 猎头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