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探究(上)

上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旅程(下)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章 探究(下)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铛!

浑身一阵剧震,林新只看到自己灵光盾内壁瞬间向内凹陷,裂开,然后爆碎,化为无数白光碎片。

他炎阳符剑和通明符剑同时迎上去。狠狠挡在那把白光弯刀前方。

来不及多想,林新只感觉耳朵一阵轰鸣,浑身酥麻,一下子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

两把符剑同时折断碎裂,无数红色金色火焰爆炸开来,眼前先是一花,随即一片白茫茫,短暂失明。

林新循着记忆的方位,往左一扑,几个翻滚,登天纵云决运转,身子一轻,居然在地面上贴着前冲出去。

他双手摸索着,果然抓到一块坚硬事物,往后再度一挡。

铛!

又是一声脆响,林新一口血喷出,身体被劈斩得远远抛飞。

“你们这些……可恶的矮子!”

那个先前说话的声音再度响起,腔调带着一丝憎恶。

“死吧!”

林新耳朵此时已经恢复,听到声音,赶紧翻滚着想要躲开。

但那弯刀风声也紧跟着变换方位。连滚几次,都没能甩掉对方刀风。

林新索性拔出身后剩下三把通明符剑,单手一抓,狠狠迎着刀风甩去。

轰!

一阵轰鸣爆炸,林新只感觉浑身仿佛被大象一头撞上,瞬间被炸得翻滚抛飞出去,口中已经连血都吐不出来了。

半空中,他只是匆忙将手里的坚硬金属块捏紧,狠狠注入内气。

这一次耳朵再度失聪,双眼也看不到什么东西。没有灵光盾的保护,身体更是被炸得千疮百孔,仅仅只是单纯的反震之力也无法扛住。

隐约间,林新努力睁大眼睛,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一团黑影急速朝自己冲来,失聪的耳朵里隐隐能够听到一点那弯刀长腰人的怒吼声。

嘭。

他感觉自己似乎抛飞在半空中,一下落进一个木头空箱里。

身上一片剧痛难忍,林新支撑着,在空箱里摸索起来。

第一个摸到,就是那具端正坐着的尸体。然后是封闭的车厢,熟悉的淡淡尸臭味……

“果然,果然回来了……”林新心头一松,再也忍不住,一头昏迷过去。

……

荒原上。

一个下巴留着白须的老长腰人手一指,顿时半空远处的弯刀飞射而回。

他面色铁青的望着远处天空。

“隐形了?不可能!区区一个练气都不到的小家伙,有什么资格在我眼前隐形而不被发现?”

他面条一样的腰部上绑了密密麻麻数十个红色腰囊,随手从其中一个腰囊中摸了摸,翻出一本小书,打开翻了几页。

“也不是灵闪步……怪了,怪了……怎么一个大活人就活生生的不见了?”他皱起眉百思不得其解。

“而且,这矮子的身体居然比金铁还要硬,我一刀下去换个人,就算挡住,也会被刀风刮得血肉横飞。这小子居然没事……”

插回弯刀,他再度检查了周围一遍,还是没发现任何异常。便从地上捡起那个散落的包袱,将其余东西塞回进去,提着走到另一处草地上。

那里躺着一个长腰人,浑身血肉模糊,是被刚才通明符剑误伤炸到,此时奄奄一息,双目睁大,满脸不甘。

“如果有机会,我会帮你报仇!”

老长腰人冰冷道。

那长腰人这才吐出最后一口气。

“多……谢……”

他终于彻底断了气息。

……

灵心山庄。

唔。

林新猛地从床上仰起,手捂住嘴,鲜血不住的从口中喷出,顺着指缝流下。

他翻身下床,踉跄的跑到脸盆前,一口喷出。

噗……

“新哥!!”萧玲玲此时也被他的大动作弄醒了,睡眼朦胧的起身,看到他一口血喷出来,顿时大惊失色。

“新哥你怎么了!!??”

她赶紧下床,跑到林新身边。

“没……没事……”林新不愿让她担心,扬手示意道,“只是前几天练功有些急了,急功近利,岔了气,现在只是积压的死血,吐干净就没事……”

他没说完,又是一口血喷出,整个脸盆都被染得一片鲜红。

“这哪里是什么死血,这……这……”萧玲玲急了。

“放心,没事……我说没事,就没事。”林新吐掉几口血后,顿时感觉轻松许多。

在房里找了急救医疗箱,这是他按着以前的习惯,自制的小木箱,里面放了很多止血和急救的药散丹丸。

打开药箱,他接过萧玲玲倒来的一杯水,服下一颗救心丹。再取出一小瓶蓝色药油,倒出来点涂抹到自己后颈。

站在原地缓缓调气片刻,半晌过后,他终于慢慢平复下来。

“我真的没事,只是练功岔了气,这次是个教训,下次一定不会了。”林新睁眼,看到萧玲玲欲言又止的担心模样,顿时轻声回道。

萧玲玲自然也看出来了他不想说。也不强求,只能柔弱的点点头。

“还好夫君想得周全,随时备有救护急用药物。”

“放心吧,没事的……”

林新安慰她,上前轻轻搂住。

已经十年了……萧玲玲还只剩下十年的阳寿,如果那个阴山湖异人前辈没说错的话。

他心头一阵怜惜,和萧玲玲相拥片刻。

忽然他想起自己临离开时,抓住的那块东西,那应该就是妖符种,他清楚的记得自己扑去的方向就是散落妖符种的方向。

安慰了萧玲玲一会儿,他让其将满是血的脸盆端出去,自己则是在房间里到处寻找。却始终没能找到自己带出来的那块妖符种。

“不对啊……虽然没什么收获,但是还是部分弄懂妖符种上的符号,其中极少部分的符文,我猜测出的意思,应该是符合情况的。东西应该是能带出来……”

他眉头紧锁。

但怎么找也找不到带出来的那块妖符种。他自己准备的符剑倒是确实全部消失了,显然他这次的梦境不是虚假。

用了早点,林新直接去了密室练功房,检查自己身体的情况。

端坐在密室内,关好门,点上两支大蜡烛,光线微弱暗淡。

林新盘膝坐下,在密室中心地上,然后他伸手从腰囊中摸了摸,取出一面小盾。

黑色的小盾已经彻底破碎,灵光尽失,上边浮现很多细密的裂纹。

刚一拿出来,就啪的碎裂成好几块。

林新面色阴沉不定。

他又拍了下密室地面,顿时身旁一块石砖自动升起来,里面有个椭圆空腔,放着一个小黑盒子。

他拿出盒子打开,里面是一颗透明的小玻璃球。

将玻璃球捏在手中,他调出一丝先天之气注入。

嘶……

玻璃球顿时放出微光,是绿蓝两色,各自参半。

“木和水……无论看多少次,都是心头无奈。”林新叹了口气,“需要补全三种属性,才能以后凝聚小归元,进入练气。金,土,火。最好是集合在一件法器上,法器多了驱动耗费内气太大。”

他将玻璃球放到眼前,仔细观察。

那球体内部的绿蓝两色光晕中,隐隐游离着一丝丝黑色的裂纹。

“连先天之气纯度都受损了,伤得不轻……”再叹一声,他放下玻璃球,放回暗格,将石砖按进地面。

“这次重伤,正好可以借此闭关祭练心血法器,红花剑材料很好,本身是金火属性,加上茵曼托是土属性,完全可以作为我的心血祭炼法核心器,只是真要以它为元气交换核心,还需要刻画更多阵法辅助,否则没有保养阵法,没有清尘阵法,没有轻身阵法,比起其他核心法器就要差很多……”

思绪到此,林新再一拍地面,另一块地砖缓缓升起,里面暗格放着一卷卷满是笔迹的书册。

他取出书册,仔细翻看,从中很快找出一张才书写没多久,墨迹很新的黄色图纸。图纸上画着一个不规则形状的圆柱结构体,上边密密麻麻填了很多参数和符号,完全是按照数学符号数字,以及几何图形设计的。

林新拿起图纸,再度皱眉修正了下其中几个数据。拿起夹在书册里的水笔刷刷计算了下,确定无误,又重新放下。

“茵曼托的身体结构已经大概弄清楚了,理论上,是可以在生物体身上刻画阵法,只是因为新陈代谢快,需要不断重复铭刻,性价比不大。食人花本身寿命极长,但实力有限,想要提升只能依靠我自身属性点增幅。如何提升实力层次,是个问题。”

他一边调息疗伤,一边思索,到了先天七层,他的实力和面对的对手,导致符剑和茵曼托都显得威力不足。

特别是回想起先前遇到的那个白光弯刀。

“不愧是练气士……那一丝气息应该就是灵气,没想到居然这么难缠,能够透体打入内部。”

看了眼自己的属性栏,林新视线正准备移开,忽然陡然一愣,他又迅速移了回去。

“怎么回事?!!”

他仔仔细细的看着属性栏,上边的状态居然有了变化!

“杀伤——8,防御——10,闪避——1,体质——1。自由属性0”

“小归元诀——第七层。(完成度22%)(杀伤+7,体质+7)”

“内功修为,完成度居然一下多了20%??”林新百思不得其解。他先前才好不容易有2%的进度,现在居然一下达到22%,整整多出20%。他决计不会看错,因为为了这个修为,他几乎每次修习后都要看一遍进度,所以记忆非常精准。

“难道是去了那里的原因?”他第一时间想到了马车带他去的神秘之处。

想到这里,他暗自记下,闭目专心调息养伤。

一天之下,他照常和往日一般,煮茶弹琴,处理事务,练习剑法祭练法器,傍晚陪着小林阵读书写字。

只是比平时只多做了一件事,那就是一口气祭练了数件灵光盾,阳符剑,还带了数瓶化气丹,化尘丹,以及急救上品药救心丹等。

用过晚餐,一切准备妥当,他这才拥着萧玲玲沉沉睡去。

……

啪……啪啪……

清脆的马蹄声隐隐从房间外传来。

林新猛然睁眼,从床上掀开被子,看了眼萧玲玲,睡得正香,他小心为其盖好被子,自己下了床,换上一身黑衣劲装。

走到房间中间一看。

昨天夜里他写的那封书信还完完整整的放在桌上,根本没有被开启的迹象。

环顾四周一圈,林新发现,整个房间完完全全和前一天看到的情况一样。

他心头一动,走到脸盆前,闻了闻。

“没有血腥味……或许是洗得太干净了。还是……”

收起书信,他又将新准备的符剑一一背好,最后将红花剑插到最方便拔出的位置。

推开房门,马车车厢正对着门口,里面一片深邃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林新没有犹豫,大踏步走进车厢,摸索着位置坐下。

车门关闭合拢,马车缓缓开始移动起来。

刚刚坐下,林新便感觉自己脚下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他弯腰摸了摸,捡起来,放到手里查看。

“妖符种?”他只是摸了几下便认出了东西的形态,上边的纹路他已经记忆得熟得不能再熟。

“看来是我上次临走时抓住的那块,还以为消失了,没想到是落在了车厢里。”林新心头恍然。

“如我所料,按照那少部分符文的解释,只要我激活妖符种,就能唤出马车离开。只是最开始的时候,如果我来了之后抢不到妖符种,会发生什么?”

一想到这里,他心头隐隐有些发寒。

将手中妖符种紧紧握紧,他闭目在车厢里缓缓调息,同时口中塞进一颗化气丹,只是含着,并不吞下。

“这次一定要弄清楚,修为提升的原因!”

热门小说永恒剑主,本站提供永恒剑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永恒剑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旅程(下)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章 探究(下)
热门: 师尊大人要逼婚? 从天而落 神级卡徒 大主宰之灵路 湖畔 荣誉学生 律政先锋 地狱之缘 幽明录 宜昌鬼事2:八寒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