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旅程(上)

上一章:第一百零六章 善缘(下) 下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旅程(下)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迟疑了下,林新环绕着马车转了一圈。

马车通体漆黑,车厢上纹刻着很多看上去很眼熟的花纹,像是藤蔓,又像是蛛网,更像是某种神秘的符号。

林新走到那两匹拉车的马前面。

黑马的眼睛赫然是被挖掉了的血洞,口鼻处也没有丝毫的气息喷出。浑身黑色皮毛却是如同活生生的马匹一样,漆黑饱满。

伸出手,林新轻轻摸了摸黑马的皮毛。

触手一片冰凉僵硬。

他退后几步,再度看向马车车厢,那开启的车门似乎就是专门等待他上车,深邃的黑暗遮掩了车厢内的一切。

“这种符号花纹……”他忽然想起来了,“是妖符种……上边的那种花纹!”

“难道这马车和我吸收的妖符种有什么关系?”

他心头闪过一丝疑虑。

没等他考虑清楚,马车忽然缓缓关上车门,两匹黑马再度移动起来,朝着前方走去。

很快整个马车渐渐消失在右侧的黑暗尽头。

林新赶紧追过去,却看到那里根本就只是一堵高墙,除了是个花园偏僻的角落,其余什么门也没有。

“夫君……夫君……?”忽然一阵细微的,仿佛从极远处传来的声音钻进他的耳朵。

“呼……”

林新缓缓睁开眼睛,豁然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边上萧玲玲正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己。

“夫君……你没事吧?我刚才看到你呼吸都没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叫了你好久都没动静……”萧玲玲担忧道。上下抚摸这林新的脸,“没事吧?是不是最近练功太累了?要不,我们休息一下,不要这么辛苦。”

“没事……没事的。”林新握住她的手,感觉入手一片温暖,笑了笑道。“只是最近在新练一种特殊秘法,可能会有一点异样,别担心……”

“真的?”萧玲玲有些不信。

“当然是真的。”林新赶紧回答。看了眼外面天色,才刚刚鱼肚白。“时辰还早,你再多睡会吧。”

萧玲玲被他一阵安抚后,这才稍微放下心来,重新躺下睡去。

林新却是回忆起刚才那个梦境,那辆黑色马车,上边的花纹和妖符种上的非常像,他曾经将妖符种上的花纹拓印下来,专门研究过,虽然一无所获,但对于花纹的结构形状非常了解和熟悉。

所以在看到马车的瞬间,他感觉很是眼熟。很快便认出了那花纹根本就是妖符种上的。

“妖符种……”他心头暗自记下这个梦。

窗外大雪纷飞,他起身下床,披上衣服,打开门。

吱……

门外一片银白,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积雪。

他蹲下身,轻轻摸了摸积雪。

“看样子是下了一晚上……”

忽然他面色一怔,脸上轻松的表情一下子消失了。

手轻轻拨开门前的积雪表层,下面一下子露出了两条深深的车轮印。

“马车……的车轮印……”

林新心头豁然一冷,一下子明白了。

“那不是梦……”

想到这里,他一下起身,衣服也不穿,直接去到书房。

从书架上找出以前拓印的妖符种图案,仔细对比查看。

越是回忆,他便越是确定,那车厢一定和妖符种有什么关系。

“庄主!飞翼邪统领求见。”

门外的亲卫隔门通报。

“飞翼邪?”林新放下图纸,飞翼邪是他近几年来新招收的外功高手之一,一身八卦九龙拳异常凶悍,隐隐能打出内家三层的恐怖威力,这也主要是他天生神力,身高接近一丈,天赋异禀。

“让他进来。”

他随口吩咐道。

很快门外一个接近三米的大肚子巨汉走了进来。

“庄主!属下回来复命了!”飞翼邪满脸横肉,全身上下穿戴着带有尖刺的黑皮甲,背上背着一条重达两百多公斤的恐怖流星锤。锤头足有两个人头那么大。

“索门江龙家寨解决了?”林新随口问道。视线重新回到手上图纸。

“解决了,鸡犬不留!”飞翼邪咧嘴露出个笑容,“敢不听从庄主之令,还胆敢私设拦江索收取银钱,真是不知死活。我配合乐府城水军几下就把那个龙门刀砸烂了,嘿嘿嘿,真是痛快!没想到那龙家寨的人一个个都悍不畏死,全部冲上来。”

林新眉头微微皱了下。

“你不该亲自杀掉龙门刀。那是乐府城主的事。”

“额……我倒是没想那么多,只是当时杀得痛快了。”飞翼邪很怕林新,闻言,顿时摸摸头声音低下来。

“下次不要这样了。”林新淡淡道。

“知道了知道了!”飞翼邪赶紧回答。

“先下去吧。”

“是。”飞翼邪赶紧转身离去。

林新看了眼他的背影,微微摇头。

“山庄现在固若金汤,符剑堆积之下,叠加爆炸,就算有炼气期入侵,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人心就有些张狂了……”

他自己这些年也大致测试了自己实力,实际上属性增强法器,已经到了一个让他也不清楚的层次。

普通的一品灵光盾,原本只能抵抗八层先天一击,但在属性点八点增幅下,顿时提升到了二品法器层次,能够抵抗练气境界三次攻击。这是他亲自对比核算出来的结果。

而进攻方面,有食人花茵曼托在,方圆一百米都有大量尖刺藤蔓可自由攻击,有了八点杀伤和八点防御的增幅,食人花的速度和硬度也强了许多。可堪比九层先天。

只是终究只是辅助生物,不是主攻,相对灵光盾可以抵抗练气境的威力,食人花就有些不够看了。顶多只是作为应付群攻。

这样一来,整体配合得当,对付炼气期低层次的对手,也不是没有可能。

摇摇头,收下心。他继续看纸上的符号。

在书房研究了一天的符文,林新收获不大,只是从妖符种上对应出了马车上的部分花纹。

之后,如同往常一般,他去了竹林和公孙离喝茶,看雪,督促林阵练剑。用过午餐,回密室练功,之后处理事务,阅读各方情报和来自宗门的信息,傍晚陪萧玲玲练琴聊天。

但他一天的心思都放在那马车身上。

到了晚上,果然,那辆神秘马车再度出现,同样是周围悄然无人,静寂无声,仿佛只有马车和他能够移动。

马车车门缓缓滑开,似乎是再度等他上车。

林新仔细观察了一遍马车。纪录了一些上边的花纹图案。

第三天……他开始尝试观察那两匹马。

第四天……他试着丢东西进马车,但毫无反应。

随着一天天的观察,一直到了第三十天,林新基本已经把这个马车的一些细节和规律观察清楚了。

马车来处无从得知,不是外面进来的,而更像是凭空进入山庄的。

离开时也是仿佛凭空消失,一下进入黑暗,然后便再也找不到。

而且每一次出现,马车都只停留一小会,大约十几分钟。之后便会自动离开。另外无论丢什么东西进去,都如同石沉大海,毫无声息。

这样的试探一直持续了两个月。林新发现自己的修为已经彻底没有动弹了。

他这才真正理解了血丹的艰难之处。心头无计可施之下,终于对那神秘马车动了心思。

……

夜了,入睡后,没多久他又一次听到同样的声音。

起身后,林新再一次看到窗外停着的一团黑影。

他轻轻摇了摇萧玲玲,叫了她几声,却发现她根本摇不醒。

下了床,这一次他穿上衣服,带上红花剑,以及炎阳符剑和腰囊,在桌上留书一封。他不能容忍自己修为毫无寸进,因为他明白,在这个世界,如果实力不足,早晚会有一天,会遇到自己不想遇到的事。

“干粮,水囊,高级甘霖符,高级怨气符,以及高级驱毒符……”他一一整理腰囊中的东西,然后将其封好,绑在身后腰间。

红花剑和炎阳符剑,还有三把通明符剑,一起背在身后,绑好。

他专门找人做了一个可以插五把剑的剑匣,呈扇形在背后,可以很方便拔取。

换上鹿皮靴,林新回头看了眼萧玲玲,打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马车依然等在门外,黑黝黝的车厢仿佛一个深邃无比的黑洞,静静的等待着他。

林新左右看了看,取出一张高级怨气符,轻轻内气一激。

顿时符纸一颤,但却没有燃烧的迹象。

“不是怨气,也就是和鬼魂怨灵无关……”

他又取出高级驱毒符,同样也没有燃烧的迹象。

“周围也没有毒素。”

林新收起符纸,朝着左侧院子外走去。

院子外一片安静冷清,看不到一个人,只能看到几片叶子在石板地面上零散落着。

林新随意找了间厢房,手贴在门扉上,轻轻一震。

吱嘎。

顿时门开了。

他朝内走进去,里面是林阵休息的房间,还应该有侍女守夜。

但此时房间里空空荡荡,床榻上一个人也没有。

林新不动声色,退出房间,又找了一处厢房同样进去。

里面一样是空无一人。接连找了十多个房间,整个山庄仿佛彻底空了一般,仿佛除了他和萧玲玲之外,便再看不到一个人。

收敛心思,林新判断了下时间,迅速回到自己院子,最后透过打开的房门,看了眼自己房间。却愕然发现,原本应该躺在床榻上的萧玲玲,居然也神秘消失了。

“玲玲!”

他迅速冲进房间,在床榻上翻了翻,却丝毫没有萧玲玲的影子。

“看来果然是和我有关……应该也是这辆马车的问题。”

林新回过头,紧紧的盯住黑色马车。这一次他再不犹豫,快步朝着车厢走去。

迎着那个仿佛可以吞噬一切的黑色车门口,他一头扎了进去。

……

眼前一片黑暗。

林新感觉自己似乎进了一个狭窄的车厢。他摸索着找到座位坐下。眼睛已经彻底失去功能了,只能依靠触觉。

坐到座位上后,他缓缓松了口气。

嘶……

车厢这时也缓缓关闭了。

外面唯一的一点月光光线,也在车厢车门的关闭下,慢慢缩小,变细,直到消失。

嘭。

随着最后一声轻响,整个车厢一片黑暗,再没有半点光线。

林新端坐在车厢内,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

忽然他的手肘无意间碰到了左侧一个什么东西。

黑暗中,他微微顿住,伸手去摸。才摸几下,他便猛地缩回来,浑身肌肉陡然绷紧,随时可能全力运功!

那赫然是一只手!

他摸到的东西,居然是一只仿佛放在自己膝盖上的手。

冰冷,僵硬,还穿着柔软的类似长袍的衣服。

林新迅速从腰囊中取出一对打火石和蜡烛。

嚓!

打火石刚刚亮起一点火光,便瞬间熄灭,根本点不燃蜡烛。

但刹那间的火光也让林新勉强看到了自己边上的那人。

那是个似乎穿着白衣服的人,看不清面容,手放在自己膝盖上,端端正正的坐着。

热门小说永恒剑主,本站提供永恒剑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永恒剑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一百零六章 善缘(下) 下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旅程(下)
热门: 非人 半身侦探3 残疾人宣言 有妖气客栈 七宗罪12:天台埋骨 仙羽幻境 平行世界·爱情故事 大地传奇系列2:米尔伍德的厄兆 大道朝天 法蒂玛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