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回乡(上)

上一章:第九十章 奖励(下) 下一章:第九十二章 回乡(下)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抓起手上礼盒,林新快步追了出去,他记得萧玲玲的石屋。

黑夜中,冻雨顺着疾奔的风向打在他脸上,冰冰凉凉,有些刺骨。

黑夜里的听剑谷没有什么人,只有或暗或明的石屋静静坐落着,没有大动静。

雨声哗哗,打在石屋之间的草地上,发出刷刷细响。

林新很快来到萧玲玲石屋前,看到石屋门刚刚打开,萧玲玲正要进门关上。

他几个大步跨上去,手一下抵住石门。

“玲玲,你怎么回事?”他另一只手抓住萧玲玲的手。

“没什么……林大哥,真的没什么。”萧玲玲低着头,有些嗫喏着。

“那你为什么把丹药都给我?!”林新沉声道。

萧玲玲沉默,没有回话。

两人站在门口许久,萧玲玲缓缓将手从林新手中抽出来。

“林大哥……我……伤到了内脏……暗伤过甚,丹堂的师姐说,修为估计,没有办法再提升了……”

她声音很轻的说着。

“那些丹药对我来说也就没用了……不如给林大哥你,总比放在我一个没用之人身上强。”

“修为……”林新心头一怔。

“恩……我不日就要离开宗门,回家乡去……”萧玲玲抬起头,面色苍白的笑了笑,却有些勉强。

“以后,林大哥就要自己保重了……”

林新一时间无言以对。

他是知道修为对于萧玲玲来说意味着什么,但现在,修为废了,意味着萧玲玲以后的希望也没了,内家高手回去,对于小地方自然可以高枕无忧,但是对于豫王府那种宋国核心地带,高手如云,区区内家一层,就和一般江湖人士区别不大,不说到处都是,但也不稀奇。

“林大哥……你……”萧玲玲张了张口,还想说什么。

“行了。”林新忽然打断她。

“过几天,收拾一下,跟我回家族。”他此时的语气异常平静。

“??”萧玲玲顿时愕然了,没有料到林新居然会突然说出这句话。

“可是我……”

“你跑就打断你的腿!”林新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拉到自己身前,环住她的腰肢。他平静的正视着萧玲玲的双眼。

“如果你跑,我会打断你的腿,然后用锁链把你捆起来,带你一起回去。”

萧玲玲微张小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只是有些不知所措的,双手不知不觉,也环在了林新腰上。

“林大哥……”她眼中千头万绪,最终化为一缕感动,缓缓抱住林新,头埋进他的怀里。

回想起萧玲玲这个女孩,从最开始遇见,到后来发生的一幕幕,林新心头不知不觉间也有了一丝柔和之色。

这是一个只要自己愿意,就能彻彻底底属于自己的女人。

他抱着萧玲玲,感觉着怀里这个女孩可怜的瘦弱身体,心中没有一丝邪念。有的只是平静。

……

半月后……

宋国东南,松江。

江水平静,碧绿如荫,映照出两岸青绿色山峦密林。

一艘扁平渔舟缓缓顺着江水顺流而下,渔舟不大不小,通体灰褐色,上有着舟蓬,里面隐隐有丝竹琴声飘出。

撑船的船夫带着斗笠,披着蓑衣,手持长杆一下接着一下的撑着舟船缓缓往前。

天色明亮,云气缥缈,微风轻轻拂过,在河面上带起阵阵波纹,与渔舟激荡起的波纹缓缓相交相抵。

舟船缓缓前行,舟蓬内坐着三名青年男女,两名男子一人气质柔和,如同书生,正轻轻品酒。

另一人神色从容,一手握着黄色纸扇轻轻随着琴声敲击手心,应和着节奏。

另有一女子容貌妩媚,一身白裙,腰际系着一条黑色精致腰带,正端坐在舟蓬一侧轻轻抚琴。

长琴琴弦在她手指下轻轻弹动,清澈洞音不断传出。

“林兄,接连数天,舟船劳顿,你倒是还能有如此好兴致。真是难得。”那折扇男子嘴角带笑轻声道。

林新微微摇头,柔和的看了眼一旁弹琴的萧玲玲。

“我与玲玲不过是回家路途顺带赏花玩水。倒是黄师兄你怎么会想到顺道和我们一路。”

“你以为我想?”黄衫无奈,“出了宗门,外面可没有那般好的修行环境,可正式弟子成就后,就必须选定一处地方作为自己的坐镇点。你这次提升正式弟子,于长老可是出了力气,让你能够自己选择家族定居点。我可是被派出来帮你布下侦测阵法的。”

“坐镇点?”林新却是没有听过这个。

“自然。”黄衫微笑,端起面前小桌上的酒杯,轻轻荡漾,看着酒水快要荡出杯沿,又迅速荡回。

“坐镇点,是宗门分拨资源,帮你建立外界修行阵法的修行点。效果比记名弟子的石屋强出许多,各类资源每隔一段时间会有人送到,正式弟子则需坐镇各地,镇压国境边界,以及阳膜边缘。”

“就好比孔雀门?以及我家乡的梅花宗?”林新若有所思。

“不错。”

黄衫点头,“正式弟子,不光是享有更好的待遇资源,以及所有功法资料开放,还要承担更重的任务。不管你是建立门派,或是壮大家族,或是建立山庄,只要达到宗门对你的要求,一切就不是问题。”

“难怪,宗门内很少看到练气高手来往。”林新了然。

“不错。”黄衫点头,“宗门内练气士们除了六堂留下一小部分潜修,负责维持宗门秩序运转,其余高手都分散各地,镇压诛邪。偶尔才会有人回宗,但都不是通过明水河舟船,而是另有通道方式。”

“在宗门的正式弟子,都是有着职务在身,真正驻扎在宗门的,更多是潜修的筑基长老。就连六堂正副堂主都经常外出,练气无岁月,听说金丹高人,有时候一次外出访友,就可能会过去数年时间。”

“真是……不知道我等何日才能到那种境界。”林新轻叹。

“嘿,想这么多做什么?孤山处士诗梦寒,罗浮仙人酒兴酣。弟妹,再来一曲。为兄舞剑助兴!”黄衫却是嘿然一笑,站起身出了舟蓬,就在船尾站定,缓缓拔剑。

此时,萧玲玲一笑,手指一点一压,琴声缓缓一变,骤然更加清澈急促起来。

黄衫趁着酒兴,一剑刺出,剑尖无声无息间如同银花绽放,幻化出无数银光,缓缓盛开。

剑影跳动,一时间仿佛他周身一下亮起数朵银花,如同银梅。

黄衫似乎隐隐有些醉意,身形摇摇晃晃,腾挪闪动,在不到一米舟船尾上竟然宛如平地一般,无论怎么挪动动作,都能轻松精准的落回那一小块的船尾落脚处。

林新喝着酒,望着黄衫舞剑,萧玲玲不时温柔看向自己。一时间似乎有些沉醉其中。

酒中淡淡的梅花香顺着鼻端沁入心脾,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受。

黄衫边舞边笑,以剑绎梅,欣赏林新却是没有欣赏出什么诗意,他不通诗词,但那一手厉害无比的好轻功却是实实在在看出来了。

一曲弹罢,黄衫也缓缓停下,坐回舟蓬。那边撑船的船夫却是拍手赞叹,黄衫客气拱手谢了几句。

萧玲玲弹罢,起身坐到林新身边,轻轻倚着他,只是温柔的笑,也不说话。

这几日林新表露心迹,无论如何也不让萧玲玲离去,结果自然是确定了两人关系。这次回去就是准备趁机确定亲事。萧玲玲的伤只是没有了修为更进一步的可能,但成为一个平凡人好好生活一辈子也未尝不可。

“师兄你这一手好轻功真是让我开了眼。”林新没有称赞起剑法,反倒是赞其轻功。

黄衫轻轻给自己倒了一杯梅花酒,嘴角有些得意道。

“宗门轻功功法太多,但都只是筑基期之下才修行的小道,师弟看样子似乎还没接触轻功?”

“是啊,我就是一直没有找机会好好修习一下轻身功夫。”林新上次就是吃亏在轻功上,才被郑秀琴两人逃离,此时提起,自然也是希望黄衫指点。他毕竟才入宗一年,时间太短。

“轻功种类繁多,宗门内有登天纵云决,九转云梯,和闪灵,三种主要轻功。我修行的就是九转云梯,以精巧腾挪为主,适合小范围争斗。我从小就对轻功很感兴趣,所以其他两种也有涉猎,师弟要是愿意,我可以代为传授。”黄衫笑着道。

“其余两种都有什么效果?”林新问道。

“登天纵云决讲究的是飞纵高度,以及长时间奔袭速度,闪灵讲究的也是小范围配合杀敌,不过却是最难修行的功法,宗内也只有很少几个人修成,其中之一就有何天河。以师弟的天资,我不建议浪费时间在闪灵上。以师弟的实战方式,我建议的是登天纵云决。”

“这是为何?”

“登天纵云决的优势在于内气越足,效果越强。而且修行简单,不会耽误你主修归元诀时间。师弟主战以阵道法器为主,不会消耗太多内气。所以能发挥优势。而闪灵的效果是如同瞬移一般短时间爆发,急速靠近对手,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消耗内气很大,而且这种方式不利于操纵法器战斗。”

林新思索片刻。

“师兄考虑周全。我就学习登天纵云决吧。至于费用,还需麻烦师兄回宗上报。”

他说着朝右伸手,边上萧玲玲递来一块玉牌,放到他手上。

“轻功花费多少,请师兄在上边自行扣除就好。”奖励的一万玉钱玉牌被他直接交给黄衫。

“你不怕我私吞不还给你?”黄衫笑道。

“区区一万玉钱,想必师兄还不至于看在眼里。”林新不以为意。对于一个先天八层的高手来说,还是铁定的正式弟子,这点钱怎么也不可能让其违背信义。

“说得也是。”黄衫点头,开始给林新细说登天纵云决的总纲法决。

萧玲玲就算听了也无法修行,这轻功最低需要先天修为,根本不是一般人能练的。

两人一讲一问间,舟船缓缓顺流而下,飘出很远。

不多时,萧玲玲靠着林新缓缓睡去,黄衫还在细声讲解要领,林新细细记忆。

忽然外边河岸一侧,传来阵阵喊杀声。仿佛有很多人追赶着什么人,大声呼喝着吼着对方名字。各种夹杂着地方方言的咒骂声不绝于耳。

林新轻轻将萧玲玲放在舟蓬的长凳上睡下,脱下外套长衣给其披上。自己和黄衫走出舟蓬。

热门小说永恒剑主,本站提供永恒剑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永恒剑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九十章 奖励(下) 下一章:第九十二章 回乡(下)
热门: 我真的不想靠脸吃饭 生死翡翠湖 我有神农传承 那条龙又亲我QAQ 消失的人 生存者2:邪羽罗 善良的死神 江宁织造 理发师陶德 少女的坟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