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井水

上一章:小小的不可思议 下一章:蛇灵附体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信不信,由你。

反正这段经历犹如梦境,任谁都不会第一时间就信以为真。

就算是我本人,要不是亲身经历了,亦会对这怪谈般的话题一笑而过。只因这若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就会显得如此有趣,天下罕见。

然而——假使你能相信我说的,并且哪怕稍稍想要对我施以援助,那我就真的感激不尽了。不管怎么说,我现在已然是今日不知明日事了。如果不尽快找到那个村子,恐怕性命堪忧哪。

所以,请姑且听我把这事说完。就算听上去再怎么像是扯淡,也请不要笑得直不起腰来。只要能耐心听完我说的这些,之后是觉得我脑子不正常,还是把我当成不可救药的招摇撞骗之徒,都悉听尊便。

01

今年,我正好是三十岁。

职业嘛……目前算是自由职业者吧。事实上,直到前年,我还在一家相对大型的制衣厂工作,后来由于个人原因离职了。确切地说,其实是被解雇了。

因为自己本来就不太适合当上班族,所以也曾想过迟早会有那么一天。况且我对公司,根本没什么忠诚心。

然而,真被解雇后我简直是苦不堪言。既没什么存款,又被女朋友甩了——她说是对将来不安——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没能找到新的正式工作,我只好找些筑路工程警卫员、便利店店员之类的临时性兼职,以此作为过渡。那样的日子持续了大约一年,直到有一天,我毕竟还是意识到了“这可不妙呀”。

自由职业者,通常只要搞定了当日的工作就满足了,很容易不再考虑更多的问题。久而久之,便会对那样的生活方式不再质疑,觉得就一直这样下去也没什么。

这倒不是在批判自由职业者。人生是自己的,想怎么过就怎么过。追逐梦想也好,隐居山林也罢,说白了,人嘛,怎么样都行。总之一切都请自便。

但是我呢,认为那样生活下去是不行的。

既然身为一个男人,还是得出人头地才行哪。如果没有干出一番事业变得既有钱又有地位的话,那不就是白活了吗?

那么,该干什么好呢——对于这个问题,我在廉价公寓里苦思冥想了很久。

然而,说来惭愧,实在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即便是懵懵懂懂地想着,要不就开个公司吧,却根本不知道应该开个什么公司。不是我妄自菲薄,我这个人吧,既没什么拿手绝活也没什么过人之处,就连自己适合经营什么,也完全摸不着头脑。

什么都不懂的话,就算想也是想不出来的。

有一天,我终于意识到了这个事实。

是的,我的知识太过贫乏,经验也不足,而且还很缺乏毅力。这样的人,是什么也决断不了的。

所以,我作出了旅行的决定。

也许你要问为何会那样决定,但对我来说,那确实是个极其自然的念头。

就此踏上一段长长的旅途,在旅行中锻炼自己,顺便增长见闻,好好考虑将来开个什么公司——我下了这样的决心。

为了这次旅行,我先是弄来了一辆二手摩托车。

流浪之旅嘛,果然还是摩托车最合适了。徒步或是蹬自行车都过于艰辛,而坐电车的自由度又太低了。开车当然是不错的选择,可惜我的预算承受不起。

早在学生时代那会儿,我就开始骑着250cc的小摩托车四处晃悠了。

话虽如此,倒也并非是我对它有所偏好。我只是单纯地觉得那是在城镇中行动最便利的交通工具罢了。

哪个生产厂家的引擎声音带劲、什么样的膨胀室和排气管如何如何——这些发烧友的世界与我无缘。我甚至连长途旅行的经历也不曾有过。对我来说,摩托车只是带引擎的自行车。摩托车爱好者们听见这话,怕要勃然大怒。还记得我因求职而要移居新城市那会儿,为了凑足所需费用,立刻卖掉了爱车,便是我这种态度的最好证明。当然,那其实是我上班期间根本没工夫骑它的缘故。

我所购入的,是某公司的一款越野摩托车,油箱上还绘着一头鹿的图案,是很有些年头的东西了。如果直接说那是在二手货市场花了五万日元买的,你应该就能想象大致是怎样的货色了吧?

大概是我对那款车型情有独钟吧,总之,除了像我这样觉得只要它能跑就满足了的人,是不会有人买那种车的。

出发的时候,是十月初。

这自然是既无事先调查又无计划安排、走到哪里是哪里的旅行了。反正又不是去什么荒郊野外,行李也带得极少。现如今的日本,不论到了哪里都有人,而且还有便利店,不是吗?睡觉的时候嘛,找个车站避雨棚之类的地方就行了,有上衣和毛毯在,基本是没什么问题的。

像那样的旅行,你经历过吗?

不去考虑细节,随风而行自由自在,可是相当惬意的事呢。年轻的时候,或许就该有那样的经历才好。

不过,还有个前提——你要平安归来。

02

旅行还是相当愉快的。

我所选择的方向是西边。当时正是开始转凉的时节,所以我才想往稍暖一些的方向去。

既然没有所谓的目的地,那么也就没必要走什么高速路了。我悠然自得地跑着普通公路,花了大概四天时间,到了京都。

如果搭乘新干线的话不到三小时,就算是坐火车也只需一晚便能走完的这段距离,据说在江户时代,步行得花上两周呢。所以,就流浪之旅而言,这个节奏还是很不错的。况且,我还四处绕了不少地方。

然后我又继续向西,来到了中国地方【6】的某县。途中的见闻嘛,因为没什么关系,就略过不谈了吧,只是真的十分有趣就是了。

那么,接下来就要进入正题了。

有一天,我遇见了一个奇怪的女人。那是从东京出发大约两周之后的事。

具体的地名就先不说了,这样,假设是G市吧。地点呢,是某个车站附近又小又脏的饭店。

虽说那个车站只是支线上的一个小站,周边毕竟还是相当热闹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附近有一片较大的工业区,那一带到处都是小餐馆。用东京周边来打比方的话,就好比是大井町地区的氛围了——那一带,现在也发达了许多。

那间店只有大概十张榻榻米的大小,地上墙上都油腻腻脏兮兮的。多年前的啤酒宣传海报还一直贴在墙上,女模特那早已褪色的笑容,泛着黄疸般暗淡的光泽。

时间嘛,好像是三点的样子。

也许你会觉得这个时间还真够不上不下的吧。

说实话,骑摩托车旅行的时候,想要按点吃饭几乎是不可能的。往往开着开着就会情不自禁地生出“要不再多跑些路吧”的贪念来,以至于错过了吃饭的时间。况且有时也是形势所迫嘛。

我之所以会在那个小饭店前停下来,是因为发现了店门口那块“免费添饭”的广告牌。

且不说骑摩托车赶路格外容易饥饿,既然是贫民旅行,当然要能省则省喽。所以,免费添饭对我来说是相当诱人的。

我点了一份炸肉饼套餐,在肉饼和卷心菜上洒满酱汁,就着这些连吃了七大碗米饭。吃到一半时,饭店老板还笑着说“真能吃哟”,可从第五碗开始,他就变得面无表情了。

“你吃东西的样子,实在很吸引人呢。”

就在我旁若无人地扒着饭的时候,一个女人忽然向我搭起话来。明明还是大白天,那声音却带着鼻音,听来颇有些妖媚。

事实上,从走进店门开始,我就注意到店里的那个女人了。男人嘛,不论什么时候,只要有女人在,就肯定会看上几眼的。况且,这个女人本就是一副十足惹人注意的模样。

说是……美女,我想应该也不为过吧。我之所以用了这样委婉曲折的表达,是因为她的妆化得太浓,判断不出真实的容貌。

她的整张脸都涂满了白色粉底,眼睛周围不知是眼线还是眼影的一片,描得格外鲜明;每次眨眼时,那如同粘着五根牙签的超长睫毛,就像怪异的食虫植物似的张合着;嘴唇是樱桃般的鲜红;两颊的腮红,艳得就跟脸上吃了重拳的拳击手似的,还不如不涂呢。

穿着也很了不得。一件紫色系幻彩图样的无袖连衣裙(长度堪称微型迷你),配一条大网眼的紧身裤,再加上漆皮的大红色长筒靴。一条白色的薄围巾经过精心打理,松松地搭在脖子上。头发的盘法复杂怪异,一眼看去,倒像是盛开的玫瑰。

如果能注意到整体上的平衡,或许看上去还算别有一番味道吧。但是,那个女人做过了头。她显然是装饰过度了。尤其是那个让人仿佛置身于关西风大众戏剧的妆,实在是糟糕透顶。

“一定是肚子空得厉害吧。你这简直是狼吞虎咽啊。可以的话,把这些也吃了吧,怎么样?”

女人说着,把自己的菜肉小炒放到了我的桌上。

“几乎没怎么动过哦。我有点牙痛,吃不下去呢。”

吃素不相识的人的东西,不太好吧——虽然那样的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但我还是恭敬不如从命地伸出了筷子。

“啤酒也有哦。”

她颇显满足地看着我把炒菜夹进嘴里,顺手递来啤酒。

“呃……我要骑车的。”

“啊,摩托车吗?是这一带的人吗?”

“不是,东京的。”

这个回答似乎让女人很高兴。她把自己的菜盘和啤酒都移到我的桌上,也没征求我的同意,就在我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既然如此,就一起吃吧。反正一个人吃也挺没味道的。”

那个时候,我已经吃下了七碗米饭。只要吃饱了饭,我便觉得又有力气上路了。饭店老板往我这边看着,一副有话想说的表情,可刚对上我的视线,又急忙把头往下一低,埋头剥起了包心菜。

“我以前也是东京的哦。在石神井那边。”

“哎?这样啊?”

进行着这般无关痛痒的对话时,我开始揣摩起那个女人的身份。

话说回来,这个女人到底多少岁来着?一个人的年龄,通常会在颈部和双手上表现出来,可这个女人的手背看上去十分光滑,肌肤很有弹性的样子,脖子上的皮肉也没有松弛的迹象。如果她的年龄与那些表现一致,她应该跟我同年,或者略微年长一些吧。总之无论如何,应该不到四十岁。

那么,要把这个女人当作什么人才好呢?

大白天的就一个人待在车站附近又脏又破的小饭馆里喝酒,化着拙劣的妆,穿着艳丽的衣服——这样的女人,肯定不会是什么普通的家庭主妇或职业女性。最符合情况的答案,便是专为夜间活动而养精蓄锐的妓女。

我的这个猜测,只对了一半。

几小时后,我在女人的劝诱下,住进了附近干道沿线的某个生意清淡的情人旅馆。好多天没有躺在松松软软的被褥里过夜了——这当然也是个理由,不过说到底,我毕竟也有男人的欲望嘛。

03

第二天过晌——

我大幅偏离主干道,在满眼红叶的山间小路上驰骋起来。

那明明是用沥青铺成的道路,却东一处凹陷西一处凸起,缝隙里伸展出野草,而且不乏生在接近道路中央位置的,可见这里几乎没有车辆通行。

我花了相当长的时间,一边注意着路边不时出现的路牌,一边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骑着车。路牌是唯一可以依赖的标志,如果漏看的话后果可想而知,所以就连我那抵着油箱的膝盖,都不自觉地使足了劲。

前一天,我在久违的床上度过了夜晚。

完事之后,女人便匆忙离开了。让我意外的是,从餐馆的饭钱到旅馆的住宿费,她竟然全都替我出了。不用说,我没有付她一分钱。

也就是说,那个女人并不是妓女。我猜想,她是出于兴趣才找男人的。哎,既然有以调戏女人为人生追求的男人,那么反过来,有喜欢泡男人的女人应该也不奇怪吧。不过,在那种农村地方,她的行为还真是相当前卫呢。

外出旅行,原来还能碰上这样的事啊。

我一面慎重地驾驶着摩托车,一面细细回味着床上发生的那些事。

女人身材略微矮胖,这种典型的日本人身材很是令人亲切。皮肤是那种晶莹剔透的白,摸上去凉丝丝的,那叫一个爽哟。小腹上尽管留着淡淡的妊娠纹,倒也不失为一份乐趣。只要忽略了那个糟糕的妆容,她绝对是一道美味十足的佳肴。

自从跟女朋友分手,我就连女人的手指头都没再碰过,所以难免做得过于激烈。然而,女人给出的回应,也真是了不得呢。她一面声嘶力竭地叫着,一面还一次次地跟我索要。用钱换算虽然有些下流,不过我觉得,我付出的足够偿还她请我吃饭和住店的钱了。

“对了,你接下来要去哪里呀?”完事以后,女人靠在我的臂弯里问道。

“谁知道呢……信步所向,随性而行。”

就连我也没想过,这种如同老掉牙的电影对白似的话竟会从自己嘴里冒出来。说实话,这确实挺有感觉。

就在我扬扬得意地觉得自己够帅的时候,女人忽然说出一句意想不到的话来。

“那么,不如也去我妹妹那里一趟吧?”

“哎?”

“离这儿不远,有一座山,叫播菩山。沿山路进去,有个××村,我妹妹就住那儿……是个很有意思的村子哦。”

“有意思?怎样的有意思呢?”我把手伸向床头柜上的罐装啤酒,问道。

“整个村子就只有年轻的女人。”

含在嘴里的啤酒当即一个回流,蹿进我的鼻腔。

“这种荒唐的事,你觉得我会信吗?”

“确切地说,还有几个老人家在,但男人是一个也没有的。都去外头打工挣钱了。”这么说着,女人露出了妖冶的笑,“所以呢,大家都很寂寞哦。毕竟是在深山里,根本没什么人会造访……这要是男人去了,可是很受欢迎的哟。像你这样又年轻又强壮的,就更不用说了。”

诸如此类的事,我好像在哪本书上看到过。比如……渔夫的老婆在丈夫出海、自己独守空房的时候,既是出于兴趣又是为现实利益而勾引男人之类的。我只觉得那是司空见惯的都市传说(虽然舞台是在乡村),难道还真有这样的事吗?

“有工夫质疑,不如去一趟试试?百闻不如一见嘛。”

她说得一点没错!

我这次旅行本来就是要积累各种各样的体验。被骗就被骗吧,又有何妨?

“不过呢,只有一点,你必须遵守。”

“必须遵守什么?”

女人于是对彻底来了兴致的我说道:“如果真要去,我会替你打电话通知妹妹的。所以住宿和吃饭的问题,你都不用担心。但是得答应我一件事——不管你待得有多舒服,也不准在那里逗留超过两天哦。”

“超过两天?”

“是的。只有这一点,绝对要遵守。”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两天这个时间,到底有什么意义。然而,假如那种梦境般的地方果真存在,就算只待两天也该知足了吧。

“我明白了。两天一到我就走。”

见我点了头,女人又把村子的具体位置讲了一通。山里头没什么可以作为标志的事物,因而尽是些“在哪个分岔口走哪一边”的指示。

就这样,第二天,我骑着摩托车上了路。保险起见,我还跟那女人要了手机号码,万一是她扯谎骗我,也好打电话找她抱怨。

顺带说一句,打听手机号码的时候,女人自称“原节子”。这是从前一个美女演员的名字,我倒是有听过的印象,但当时并不觉得有何可疑,还说了“这名字挺可爱”之类的话,对她称赞了一番。

从山脚开始,我骑了将近一小时。

按照女人说的路线,我路过了一个又一个分岔口。说是岔路,那沥青铺成的道路左侧延伸着的,却是一条尘土斑驳的羊肠小道。而且,路面多半都被野草掩盖。要是不慎漏看了写有村名的木质路牌,恐怕直接就跑过头了吧。

真要走这条路吗?

望着眼前极端狭窄又凹凸不平的岔路,我不禁有些郁闷。那是一段相当陡的下坡路,下面的路况也难以摸清。

我的摩托车应该具备跑完这段路程的性能,但我对自己的技术实在没什么自信。要是在这种山里摔了跤受了伤,可就一点都不好玩了。

听好了,只许前进!

在路口沉思片刻之后,我终于作了决定。性欲的驱动力果然强大到了可怕的程度。一旦打定主意,我便怀着源义经【7】翻越鹤岭般的心境,往那条羊肠小道径直冲了下去。

当时的感觉,简单说,就像是驾驶着云霄飞车,疾驰在曲曲折折忽上忽下的轨道上一样。开到半路,经过一处单侧空空如也的山崖时,我真以为这次死定了呢。幸好我尚算及时地以近乎侧翻的慢速悬崖勒马,逃过一劫,当时真是长长舒了口气。

渐渐地,坡度开始变缓,与此同时,道路也随之宽敞起来。没过多久,地面彻底趋于平坦,眼前出现了一片秋意盎然的景象。

我来到了一个四面环山的小村庄前。也许是村子给人的第一印象很是与众不同吧,我总觉得这里弥漫着一种与世隔绝的气氛。

感觉像是……回到了过去的日本。

我缓缓地开着摩托车,一面环视四周。

映入眼帘的,自然是一片金黄的稻田。其间错落着大大小小的田埂,远近各处都能看见稻草葺顶的房屋。电线杆沿路耸立,可见村里还是通了电的。然而,汽车和耕田机械之类的设备,却连影子都见不着。

多么宁静的田园风光,只消看着便能治愈心灵的创伤。我甚至为自己怀着淫邪的目的来到这里而愧疚不已。

沿着一条较宽的田埂慢慢地骑着,不一会儿我便看见一个白点从正面向我靠近。

我很快意识到,那是一位头上盖着白色手巾的老婆婆。她把两只手倒背在弯弯的腰上,如同发条机器人似的,慢悠悠地向前挪着步子。再加上她的穿着——简易和服配上劳作用的女式裙裤,让我不由得产生了这里不是二十一世纪的错觉。

“您好,打扰一下。”

我把摩托车往路边一停,向她打起招呼来。

老婆婆的脸上浮现着柔和的微笑,让我由衷感到那正是她最真实的面容。

“请问,您知道原节子小姐的妹妹住哪里吗?”

说来好笑,我竟糊涂得连那女人妹妹的名字都没问。囫囵吞枣地接受了她那句“只要去了就知道了”的话,可是仔细想想,不到那个住处的话还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嘛。

“啊,是久美子小姐那里吧。就在那条田埂的尽头噢。屋顶上长着芒草,你去了一看就知道喽。”老婆婆一把年纪了,却没有丁点耳背的样子,当即口齿清楚地答道。

“顺便问一下……老婆婆,您今年贵庚啊?”

“你说我啊?我九十五岁喽。”

“九十五岁!”

我惊愕不已。

她看上去实在不像是再过五年就满百岁的人。虽然皮肤皱纹密布,但色泽还很健康,应该是因为她吃了什么有益身体的东西吧。

热门小说一遍老爷,本站提供一遍老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一遍老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小小的不可思议 下一章:蛇灵附体
热门: 影子 只有强者才配拥有花瓶 全职法师 学校怪谈 寿衣裁缝 刀尖:刀之阴面 大道朝天 神澜奇域海龙珠 祈祷安息 我真的不想靠脸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