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们的国度

上一章:一遍老爷 下一章:小小的不可思议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这些,都是很早以前的故事……

第一话  冬·雪女

雪国的大山脚下,一座小村庄里,女孩和子与父亲、哥哥一同生活着。这个家,没有母亲。

没有母亲,对孩子来说往往是很艰辛的。和子也不例外,她从小就不得不对许多事情默默忍耐。

到了小学二年级,和子已变得相当能吃苦了。纵然如此,她有时仍不免羡慕身边的朋友。

比如说,她的父亲和哥哥都不知道怎样梳出漂亮的发型,也不会把丝带扎出各种花样。从小到大一直顶着童花头的和子,只要看见朋友们梳着俏丽的麻花辫,就会羡慕得泪眼汪汪。

每当那样的时候,她总是神情落寞地问着兄长同一个问题。

“哥哥……为什么我们家没有妈妈呢?”

“不晓得。”

即将升入中学的哥哥,却总是一脸不耐烦地这样答道。而且说完这句便没了后话,对话就此宣告结束。

但有那么一次,哥哥给出了不一样的答案。

“我们的妈妈,在生下你之后不久,就离开这里了。”

“为什么呀?”

“不晓得……不过,据说现在是在东京。”哥哥轻轻抚摸着和子的头,嘱咐道,“和子乖,记得在爸爸面前别提妈妈的事噢。”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既然哥哥说了,就一定是那样比较好。和子愣愣地点了点头。

东京——那个地方距离家乡到底有多远,和子无从想象。她曾听住在附近的一位去东京打工的大哥哥说,他坐了一整晚的电车才到那里。那一定是个非常非常遥远的地方吧。

在电视里看见的东京,是一个高楼大厦到处耸立的地方,那里熙熙攘攘,热闹非凡,打扮时髦的女人随处可见。妈妈一定也穿着漂亮的时装,蹬着细细的高跟鞋,烫着迷人的卷发吧。

话说回来,妈妈在那么远的地方做什么呢?

学校里的老师都说,对父母来说无论什么都没有孩子重要……

所以,为了不让父母担心,孩子们千万不要跑到河边或进山玩耍。

既然如此,妈妈又为何丢下最最重要的她和哥哥,非跑去东京不可呢?

起初,和子怎么也想不明白。可是有一天,她终于找到了答案。因为她在学校的阅读课上,读到了《雪女》的故事。

雪女化作人间女子,与一位青年樵夫结成了夫妻。可是,樵夫违背了他们的约定,雪女只好回归山林。他们生下的子女,从此失去母亲。结局虽然悲伤,但那是雪女的宿命。

读完这个故事,和子有些懵懂地想——妈妈一定也是雪女吧。因为爸爸违背了某个约定,妈妈才丢下哥哥和自己,一个人去了东京。对了,从前的雪女是要归隐山林的,而现代的雪女则会藏身在大东京。说不定她在东京,还有很多雪女的同伴呢。

啊,一定是这样的——和子心里怦怦直跳,为自己的想法激动不已。要不是那样,妈妈是绝不可能丢下最最重要的孩子一去不回的。因为,妈妈她必须遵循作为一个雪女的宿命。

这下,和子好像全明白过来了。不仅如此,她甚至开始自豪自己拥有一个雪女母亲。

到了天际浸透茶色、冷风开始肆虐的时节,那一天,从早晨开始天空就云层密布,仿佛整个村庄乃至上空都被一块白布包裹着。和子背着红色的双肩书包,独自走在黄昏时分的田埂上。这是她放学回家的路。

忽然,一个白乎乎的东西,轻飘飘地从天而降,抚过了她的脸颊。

是雪花!

和子住的这个村庄,一年中有大半年都被积雪覆盖。

有时候,积雪没过了膝盖,让行走变得举步维艰;有时候鹅毛大雪扑面而来,人虽睁着眼睛,却什么也看不清。雪天的生活充满了艰辛。即便如此,时隔数月又见雪花,仍会让人暗自觉得欣喜,着实有些不可思议。

和子抬起头仰望天空,飘飘荡荡的雪花落在她的脸颊和额头上,冰凉冰凉的感觉。天空是昏暗的,然而定睛看去,却还泛着些若有似无的红。

雪花静静飘落只在最初的一瞬,没过多久,便以铺天盖地之势飞舞起来,仿佛夏日的骤雨,转眼便化作了鹅毛大雪。光秃秃的田埂上,顷刻间覆上了一层白霜,就像是撒着砂糖的黑面包。

和子时而用手接着雪花,时而仰望苍穹,着迷般地转着圈。照这势头下去的话,夜晚来临之前,积雪就会很厚了。明早睁开眼睛,看见的将是无边无际的雪白。

就在这样想着的时候,和子嗅到了一股不可思议的气味,像是花香,又像是圣诞蛋糕甜甜的奶油香味。

那股香味是从哪里来的呢?和子使劲吸着鼻子,想要找到气味的源头。可是,四周除了田地,什么也看不到。和子把手放在额头上,像警察叔叔敬礼似的,四下里张望着。

片刻之后,她那左顾右盼的小眼睛,突然停止了搜寻。

和子所在的田埂前方,有一个极缓的坡。坡的那边,是成片的民居,这边则是田地。小坡就像是一道分界线。

就在那小坡附近,某个三角形状的东西慢慢地移动着。细看之下,她发现那似乎是一名身着白色大衣的女子。之所以会觉得头发也是白的,应该是她用白色披肩包成“真知子卷”【3】的缘故吧。

不知怎么的,和子开始在意起那个人来。

那女人走路的姿势,跟村里的女人们很不一样。她始终笔挺着腰板,看起来似乎有些高傲。一定是穿着高跟鞋的缘故吧……和子想。

和子开始快步走起来。可当她走到小坡上时,女人的身影却不见了。刚才的甜香气味,又在四周蔓延开来。那气味,就像在朋友小美家里恶作剧时涂过的小美姐姐的口红。

是妈妈!和子冷不丁地想道。

一定是因为当雪女的母亲翩然造访,才会忽然下起雪来的。

环顾四周,那个女人的背影又出现在了远处。她并没有往民宅的方向去,而是漫步在田边的小路上。

妈妈只见过婴儿时期的和子。

若不主动打招呼,只怕她不会想到我就是和子吧……

这样想着,和子向着那个雪白的背影追赶起来。书包里的课本和笔记本激烈地跳动着,铅笔盒里的橡皮擦也在不安分地蹦个不停。她瘦小的背脊清楚地感觉到了这一切。

不一会儿,纷飞的大雪中,女人的身影便清晰可见了。跟想象中一样,她穿着茶色的高跟鞋,提着白色的手提袋。打扮得那么时髦,一定就是从东京赶来的妈妈了,绝对没错。

那样想着的瞬间,和子忽然脚底一滑,扑在了地上。书包里的东西,也稀里哗啦地顺势撒了一地。她下意识地想要哭泣,却只是噙着眼泪拾起那些东西,赶紧塞回了包里。

雪,越下越大。密密麻麻的雪片犹如一道道轻薄的帷幕,将和子层层围困,无情地遮去了女人渐行渐远的背影。

“妈妈!”

和子忍不住大声呼喊起来。远远地,那个女人应声停下脚步,缓缓回过了头。

那张洁白的面孔,在飞雪的帷幕中依然清晰可见。涂着口红的嘴唇扬起了温柔的笑,即便离得那么远,也看得清清楚楚。

转过身来的女人,向着和子伸出了手。

果然是妈妈!

和子抽泣着,向那女人奋力跑去。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算她再怎么追逐,却始终无法靠近那个女人。更糟糕的是,一旦稍稍放慢脚步,那个身影便会有如被风吹走似的飘然远去。

和子不顾一切地奔跑着,奔跑着。

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女人的身影,像燃着的火柴被吹灭一般,倏地消失了。

“妈妈……”

晃过神来的时候,周围已是一片雪白。

回头望去,来时的路早已消失在白色的帷幕中,左右上下,到处都是白雪皑皑。

村里那座不管站在哪儿都能一眼望见的高压线铁塔,已然无处寻觅。就连本该是近在咫尺的田地,也完全看不见了。

“妈妈!”

即便声嘶力竭地呐喊,映入眼帘的却只有雪、雪、雪。

不知不觉间,和子踏进了雪白如昼的黑夜。然而女孩心中,却丝毫没有折回的念头。

“妈妈,是和子啊。”

和子不知疲倦地呼唤着母亲,狂奔在漫天飞雪中。

第二话  春·一寸法师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飞奔回家的路上,隆志的脑海里始终盘旋着这个问题。

到底是怎么了,竟会做出那种事来?隆志拼命寻思着,可是,就连他本人都想不明白。钱,明明是带着的。

早就想要了,间谍笔记——那种文具超帅气的,把能溶解在水里的纸张、箭头信封和让文字隐现的神奇钢笔凑成了一套。当初看见祐司带着这套笔记,隆志心中实在羡慕,于是下定决心攒起了零用钱。

他花了一个多星期时间,才攒下这一百八十日元。等买到了笔记,就跟祐司一起玩间谍游戏,这是他俩的约定。

可是,为什么竟会做出那样的事来呢?

在学校附近的文具店买间谍笔记的时候,趁着店里的大叔背过身去的间隙,隆志把笔记偷偷藏到了衬衣底下。

“小弟弟,这样可不行噢。”

隆志忐忑不安地向外走去,正要跨出店门,却被人从身后抓住了肩膀。原来店里的大叔早就看穿了隆志的小动作。隆志手一松,藏在衬衣下的间谍笔记就落到了脚边。

“没有钱的话,是买不了这个的噢。”

隆志都上小学三年级了,对这点当然十分清楚。可是那位大叔,就像在对很小的小朋友说教似的这样说着。

“对不起!”

隆志说着从口袋里掏出那一百八十日元,往身边的柜台上一放,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身后明明传来了那位大叔喊他的声音,他却浑然忘我,只是拼命跑着。

究竟是为什么,居然做出了那种事呀——隆志一面奔跑,一面苦苦思索着。

那个文具店就在学校附近,所以伙伴们都去那里买文具。隆志六年级的姐姐,也经常去那里买本子和自动铅笔芯。大叔肯定会把隆志做的事情告诉他们的。

这么说起来,大叔还经常会去学校,隔三差五就要去校务办送绘画纸呀万能笔呀之类的文具,他都见过不知多少回了。那么,班主任青山老师也会很快知道这事。老师一定会对他大失所望吧。

跑着跑着,隆志哭了。

一百八十日元对他来说确实数目不小。那是他攒下每天二十日元的零花钱,又把家里的空可乐瓶全部送去小酒馆卖掉,才终于凑齐的钱。

所以,要把这钱花掉,真的有点舍不得。

可是,那样想根本就是个错误。早知如此,一开始就应该老实把钱付掉。为这区区一百八十日元,他居然做了那样要命的事。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回到十分钟以前,从他走进文具店的那一刻开始,重来一遍。

“隆志。”

跑到离家很近的地方,他撞见了骑着自行车的妈妈。看来她正要去买东西。

“瞧我这记性!本来还想拜托隆志,要是去小山的话,顺便把姐姐的胸牌也买了……这都去过了吧?”

“小山”是刚才那家文具店的名字。除了文具,那里还出售学校指定的体育用帽、别在胸口的姓名牌之类的东西。

隆志小声答道:“嗯,去过了。”

“那就没办法了,待会儿从超市回来的路上,妈妈自己去买吧。”妈妈一无所知地说着。

屋漏偏逢连夜雨!妈妈曾跟他一起去过文具店购买作为生日礼物的玩具模型,所以大叔认得她。

“令郎啊,偷了东西呢……”

他一定会跟妈妈告状!

完了,彻底完了……

自己的所作所为很快就会被妈妈知道,还会被青山老师知道……会在朋友中间传得人尽皆知。

“隆志,你怎么了?好像脸色不太对嘛。”妈妈有些担心地问道。

“没什么啦。就是有点累了。因为今天好像有点热……那我回家去了。”

“没事就好。钥匙就放在花盆底下哟。”

隆志跟母亲别过,往家的方向跑去。

怎么办!怎么办!

回到空无一人的家里,隆志径直走进了自己和姐姐的房间。他一直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隆志一头趴在书桌上,开始啜泣,一遍又一遍反省着一时冲动犯下的错误。可是,无法补救了。

覆水难收的道理,他懂。

找个地方躲起来吧。

哭得倦了的脑海里,恍惚间冒出这样一个念头。

隆志起初是想躲进这屋子的壁橱里。但是,若不把玩具箱和姐姐的衣物箱拿出来,那里面就根本没有足以藏身的空间。最重要的是,如果看不到自己,妈妈肯定会直接来这屋里找的,那就只有被抓到的份了。

第二个想到的,是爸妈屋里那个洋装衣橱。打开橱门,只见爸爸的西装和妈妈的大衣整整齐齐地垂挂着。隆志拨开这些衣服,钻进了衣橱里。尽管防虫剂的气味熏得他晕头转向,但这里的确是个不错的藏身之处。

可是,还有个很头疼的问题。衣橱的门,必须从外侧用力推按才能合紧。要是像现在这样微微敞开不关严实,很快就会被发现的。没办法,躲进衣橱的打算也只能放弃了。

这可真是棘手。

到底藏在哪里才好呢?隆志家的房子,是那种再平常不过的商品住宅,绝不宽敞。要说有什么藏身之所的话,也就是小院子里的置物箱、房间里的壁橱之类的地方了。但那些地方都太过明显,肯定没两下就会被揪出来的。

怎么办!怎么办!

隆志在爸妈屋里一面焦躁地来回踱着步,一面绞尽脑汁思考着。这时,玄关的门打开了。妈妈回来了。她喊了自己的名字,声音听来有些不太高兴。

“隆志,你过来一下。”

一定是在文具店干的事被她知道了。隆志慌不择路地钻进了面前的壁橱。

在爸妈平时盖的被子那一侧,那个红黑色的被套后边,有道很小的空隙。要是那里的话,貌似能勉强供他藏身。

“隆志,我说隆志哎!”

妈妈的声音从厨房方向传了过来。隆志死命地挤着,试图把身体塞进被套和墙壁中间去。

可是那空隙毕竟太小。脑袋和肩膀勉强挤了进去,腰部以下却暴露在外。“藏头露尾”这词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的确,这是从漫画里学到的。

啊,要是身体能缩小就好了……变得比小狗、比茶杯还要小很多就好了。

——神啊,求求你了!

这样祈求的瞬间,勉强塞进缝隙里的身体,忽然变得轻松起来。

哎?

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原本无法进入的那道缝隙,竟轻而易举钻了进去。不仅如此,就连露在外面的腰部以下的身体都轻轻松松躲了进来。

成功了……钻进去了!

就在隆志这样庆幸着的时候,他看见了——

眼前的被套正在一个劲地越变越大。

壁板上的纹理,也噌噌地向上爬着。

从微敞的门缝里看见的事物,都在飞速远去。

自己的身体真的缩小了。发现这个事实,着实费了他一番工夫。隆志想起了赛文奥特曼为了进入人类的身体变得比豆子还小的故事。现在的自己也跟他一样,越变越小了。

成了!谁也不会找到我了!

隆志不禁有些得意忘形。

这样一来,就不用担心挨妈妈的骂了,不用看见青山老师大失所望的表情,也不会被伙伴们嘲笑自己是小偷了。

“隆志,是在家里吧?”

不一会儿,他察觉妈妈走进屋里来了。一定是为了找到自己,在家里到处转吧。

隆志以小虫子般的身躯,在宽敞如同学校游泳池般的壁橱缝隙里来回跳动着。妈妈丝毫没有察觉。

“隆志,你是不是只付了钱,把要买的东西落在店里了?妈妈都替你拿回来了。隆志,到底上哪儿去了?……奇怪了,鞋子明明在的。”

妈妈的声音,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了过来。

第三话  夏·水母使者

“我去阿英那里,跟他告个别。”

纯一说着,独自一人从外公家里走了出来。

时间快到五点了。西边的天空已然泛起了微红。刚来这个镇上那会儿,即便是在相同的时段,天色也还跟白昼一样明亮。看来夏天真的结束了。

“啊,纯娃子。”纯一来到时常经过的面包店附近,碰上了拿着扫帚正在店门口清扫的阿婆,阿婆问道,“明天就回去了?”

“嗯,跟妈妈一起。”

“那我又有得寂寞喽。”

纯一称之为面包店的小店其实什么都卖。除了面包和各式各样的糖果点心,还有面条和咖喱饭,甚至连洗涤剂和卫生纸之类的东西都出售,简直可以算是个百货店了。

“明年还要再来噢。这个是临别赠礼,拿着吧。”

阿婆从店头取下一袋汽水糖,塞进他手里。纯一于是恭恭敬敬地低下了头。

“纯娃子就是聪明懂事啊!能像这样懂礼貌的小学三年级学生,在这一带可是一个都找不出来呢。”

阿婆说这话的语气听来颇有些感慨,让纯一也不由得感到了一丝寂寞。

暑假伊始,纯一便来到了这座小镇。由于爸爸妈妈都忙着工作,他选择了一个人去外公家度假。这样远比待在东京好玩得多,还不用让爸妈操心。

然而,愉快的假日将在今天画上句点。明天,他就要跟赶来这里过盂兰盆节【4】的母亲一同返回东京了。

纯一与阿婆寒暄过后,便向海的方向走去。一会儿当然是要去阿英家的,只不过,他想在太阳下山之前,再看一眼大海——这些日子以来,跟他比阿英还要亲近的,便是那片无边无际的大海了。

从外公家到海边,步行只需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除了要注意海岸公路上飞驰的车辆之外,整段路程都是相当轻松的。

穿过海岸公路再走一小会儿,便是通往海边的水泥台阶了。整个夏天,纯一几乎每天都会来到这里,在这段半截埋进沙里的台阶上跑上跑下。

走下台阶环顾四周,海滩上一个人也没有。

这片区域岩石林立,因而总是冷冷清清。继续开车往前,不远处就有一个宽阔的海滨浴场,前来观光的人们都聚集在那里。而这片海滩,就像是当地孩子的专属游乐场。

临近傍晚,海浪似乎变得有些浮躁起来。

逐渐转为朱红色的天空中,飘浮着魔方碎片般的云块。一想到要与这片大海分别,直至明年才能再见,纯一不禁深感寂寥。

纯一伫立片刻,无意间发现,远处的岩石滩前有一个黑糊糊亮闪闪的东西。一定是被冲到岸上的海草之类的东西吧。这样想着,纯一向那东西走了过去,却并没怎么当回事。

然而,终于来到距离那东西三米远的地方时,纯一不禁发出了惊呼。

那个乌黑发亮的东西,正发出一种奇妙的高音,就像是空气从气球里急速漏出的那种声音。

尽管令人难以置信,但那似乎是一个生物。纯一小心翼翼地靠上前去。

那个滑溜溜的茶褐色东西软软地横躺着,像被大块的黑色岩石夹在中间似的。一定是被海浪冲来的吧,看上去有点像肉铺里卖的肝脏。

热门小说一遍老爷,本站提供一遍老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一遍老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一遍老爷 下一章:小小的不可思议
热门: 伯恩的身份(谍影重重) 江宁织造 众圣之门 无限轮回 重生支配者 数字城堡 绝世神通 只有强者才配拥有花瓶 医院怪谈 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