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身法比试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agengren.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接过飞侠递来的冰球,李风将其高举过顶,待众人看了一会儿后,开口道:“完好无损,飞侠顺利进入下一轮。”话落将冰球放回原处,随即道:“第二组。”

缓步而出,一身雪白的新月就仿佛一位冰雪公主,淡定而坦然自若,静静的站在指定位置,冷漠的看着那桌上的冰球。

四号参赛者隶属天邪宗,外表十七八岁,站在新月对面显得有些紧张,不知道是怯场还是因为新月的缘故。

李风神情严肃,轻轻举起右手,缓声道:“一……二……三,开始!”始字才刚刚出口,一缕白影便眨眼而至,以绝对的优势将冰球取到了手中。

结果,新月理所应当的进入了下一轮。

两次获胜皆出自腾龙谷,这让台下观看的百姓兴奋极了,台上的公羊天纵与马宇涛则略显冷漠。

紧接着,第三组比试开始了。

这一次,又是腾龙谷门下的玄雨获胜,这让台下所有人都沸腾了。

随后,第四组徐靖出场,自然是轻易获胜。

第五组的雪春却遭遇强敌,在全力以赴的情况下,最终败于离恨天宫的薛峰之后。

第六组林帆出马,他因当年败于徐靖手下而苦练身法,是以这是他所专长,也没有什么难度。

第七组比试的是离恨天宫与天邪宗门下,双方初次相遇自然全力比拼,结果离恨天宫门下取胜了。

最后一场,由天邪宗门下夏建国对战离恨天宫弟子,其结果自然在意料之中。

第一轮的比试耗时不多,紧接着便进入第二轮。

这时候,剩下的八人有五位出自腾龙谷,其中便无可避免要同门相斗。

只是他们五人中,谁胜谁败出?

很快,排在前面的飞侠与新月开始了第一场比试,结果飞侠以一步之差,败于新月之手。

对此,飞侠有些失落,看了李风一眼,苦笑着退出。

李风脸色不动,作为发号施令之人,对于徒弟飞侠的落败,他虽有所感触,但却不能显露。

第二场,玄雨对战徐靖,这二人相对悬殊,因而结果明确,徐靖顺利进入下一轮。

第三场,林帆对薛峰,这是一组奇怪的对手,不仅因为是腾龙谷与离恨天宫的较量,更让人别扭的是,薛峰乃所有参赛者中最高大的一个,而林帆却是所有参赛者中最小的一个。

他们之间的抢夺,给人一种不公平的感觉。

然而结果与大家的猜测完全吻合,薛峰毫无疑问的取得了冰球。

第四场,夏建国表现突出,轻易战胜了对手。

如此,四强便产生了。

这时候,观看的天麟对善慈说:“现在就剩四人了,你觉得谁最有肯能获胜?”

善慈皱眉道:“速度的比试,不能全凭修为,这个不好猜测。你呢,怎么想的?”

天麟低声道:“我猜啊,那新月会获胜。”

善慈质疑道:“何以见得?”

天麟慧黠一笑,低声道:“新月的修为在四人中不算最强,但身法却有独到之处。”

善慈不语,静静沉默。

临近的江清雪却回头看着天麟,笑问道:“何谓独到之处?”

天麟顽皮道:“天机不可泄露,不然就不灵了。”

江清雪一愣,随即笑骂道:“小鬼,连我也敢戏弄。我就看你这一次能否猜中。”

场中,第三轮比试正式开始了。

新月与徐靖对面站着,两人都很严肃。

虽说是同门,可却不是同一个师父,因而很多东西是必须要争的。

正中,李风看了两人片刻,沉声道:“注意了,一……二……三,开始!”

那一刻,新月如仙子飘动,徐靖如云中飞龙,二人各展所学,全力以赴,瞬间就到达了场中。

只是不管如何,二人之间总有先后,即便一点点,也足以分出胜负。

结果,新月以分毫之差抢先一步取走冰球,徐靖只得带着惊愕,默默退出。

第二场,薛峰对夏建国,那更是激烈。

因为双方乃是宿仇,门户之争已经五百年之久。

这一场,薛峰与夏建国的速度不分先后,可薛峰的体型偏大,这无法改变的事实让他最终怀恨心头。

对此,天邪宗主马宇涛得意一笑,气得公羊天纵怒上心头。

速度的比试,不代表什么。

可暗自较劲的两派,任何一个可以打击对方的机会,都不会错过。

终于,最后的比试开始了。新月与夏建国彼此凝望,两人眼中都露出了坚定之色。

不管为了什么,这一战都必须全力拼搏,是以两人集中精神,在不知不觉间,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于无形中相遇,从而产生了一丝奇妙的感觉。

那一刻,新月年纪尚小,十五岁的她一心只有练功,因而没什么。

可十九岁的夏建国却懂得很多,因而在这一刻,心灵出现了一丝波动,悄然将新月的身影,印在了脑海深处。

当李风的右手挥落,台上之人除了赵玉清与雪山圣僧脸色平淡之外,其余之人无不高度关注。

是时,新月一改之前的身法,整个人身体前倾,脚尖一点地面,身体飞旋而出,在半空形成一股旋风。

夏建国垂直平射,高速移动的身影,在前行时引发出刺耳的异啸,可见其惊人的速度。

不同的方式,同样惊人的速度,最终新月取得了胜利,胜在她的旋转之风。

物体的移动,必然受空气的阻碍。

新月选择旋转的方式,以最大限度的破开阻力,比起夏建国的垂直平射,那是超前了很多。

至此,第一轮速度的比赛就此结束,新月为腾龙谷取得了辉煌成就。

台下,腾龙谷的百姓高声欢呼,为新月取得胜利而祝贺。

台上,马宇涛与公羊天纵也在向赵玉清祝贺,只是两人唇枪舌剑,完全是在借事争斗。

在马宇涛而言,夏建国虽然输了,可至少得了个第二,说明他暂时取得上风。

可公羊天纵也不傻,大力称赞新月有前途,从侧面证明自己比马宇涛更有眼光。

赵玉清夹在正中,他对双方的争斗早已见怪不怪,也就难得多说,只当听不懂。

一旁,江清雪诧异的看着天麟,赞道:“有眼光啊,一猜即中。”

天麟呵呵笑道:“知己知彼,自然不会猜错。”

江清雪不解,问道:“此话何解?”

天麟轻笑道:“我是这里的常客,对腾龙谷的事情自然比较熟。那新月学了多少东西,我自然是……嘿嘿……”

听完此话,江清雪笑道:“你这个鬼机灵,真是聪明。”

这一刻,江清雪并不知道,天麟的那番话,其实全是瞎掰的,因为他不想太显露。

速度比完,紧接着便是身法的运用。

由于这是随意发挥,故而所谓的比试,其实与表演无疑,只是最终多了一个评价罢了。

首先,第一个出场的还是飞侠,他施展的身法乃腾龙谷绝技——飘雪身法,其变化多端,令人赏心悦目。

随后,离恨天宫门下出场,施展出了他们的“离梦身法”,让人看了有种忧闷的感觉。

当天邪宗门下上场的时候,其“天风翔云”身法飘逸灵动,那又是另一种不同的风格。

十六人的表演无一重复,其中值得一提的有四个,分别是新月、徐靖、薛峰、夏建国。

新月的表演最为生动,她选择了剑舞,并配合寒冰法诀,使得自己在飞舞飘动之际,周身雪花散落,给人一种冰雪仙子下凡尘的感觉。

徐靖施展的是飘雪身法,只是变化繁杂,比同门的其他几人都要纯熟许多,可惜少了新月的那分新意。

至于薛峰与夏建国,他们分别将离梦身法与天风翔云发挥到了极高的水平,但却稳重有余创新不足。

最终,赵玉清、公羊天纵、马宇涛都一致认同了新月的表演,觉得她在身法的运用上,有着绝佳的天赋。

这一来,新月在身法一项上,便独得了两个第一,从六个同门弟子中脱颖而出。

此时,天色已然正午。

李风在征得了师父赵玉清的同意下,宣布第一轮比试完毕,剩余两项比试于饭后举行。

如此,台上众人起身离去,台下百姓则各自回洞。

腾龙府中,丰厚的午宴早已备妥。

待赵玉清、公羊天纵、马宇涛、雪山圣僧、江清雪等人到达时,便正式开饭了。

其时,天麟陪同善慈与赵玉清五人一桌,大家边吃边谈,不一会儿便把话题移到了雪山圣僧与江清雪身上。

“圣僧平时难得走动,这一次来,不知……”问话的是天邪宗主马宇涛,语气带着几分疑惑。

雪山圣僧保持了习惯的笑容,回道:“此来只是随意走走,顺便带我这徒儿见见世面,以后还望大家多多照顾。”

含笑点头,马宇涛与公羊天纵都表示会大力关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