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8章 棋子

作者: 鱼人二代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agengren.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你在给谁打电话?”一个冷冷的声音在眼镜男子的身后响起,让刚刚挂断电话的眼镜男顿时一惊,手中的电话一个不稳,就掉在了船舱的甲板上。

“谁?什么人?”眼镜男骇了一大跳,这条船上,可就他一个人了,怎么还能有人说话呢?之前朴大牛将这件任务交给他,就他和杨明两个人上路的,而现在杨明已经走了,船舱明明就剩下了他一个了,这说话的声音是从何而来?

“看来你还真是挺健忘,怎么我们刚刚分别,你就忘记了厉某了?”说话的人,正是去而复返的杨明,此刻正站在眼镜男子的身后,冷然说道。

“厉……厉先生?”眼镜男子心中顿时一惊,转过头来仔细一看,身后的人不是杨明又是哪个?脸色一白,不过随即不自然的赔笑道:“厉先生,您怎么又回来了?有什么吩咐吗?”

眼镜男子现在心里面就希望杨明没有听到他刚才说的那一番话,要是那样的话,纵然杨明心中有所怀疑,也没有什么真凭实据,相信自己随便糊弄几句,也就可以蒙混过关了。

“吩咐?我怎么敢吩咐你呢?”杨明暗叹了一口气,他怎么也没想到,眼镜男子居然是一名奸细,这让杨明惊怒之余,也为朴大牛感到深深的惋惜,一直被引以为心腹的人,居然是金鹰帮埋伏在身边的一个钉子。

当然,杨明并不会认为眼镜男子是专门针对他自己的,这一次能够发现眼镜男子的不寻常之处,完全是因为机缘巧合,不知道是自己倒霉,还是眼镜男子倒霉了。

之前,杨明与眼镜男子乘坐一条船的时候,杨明就发觉了眼镜男子的一丝不寻常之处!眼镜男子除了总是关注时间外,多次询问杨明上岸的目的地,杨明第一次含糊其辞之后,眼镜男子显然没有罢休,反而不停地询问下去,这让原本对眼镜男子没有多少警惕感的杨明一下子提起了精神,不过,越看之下,越觉得这个眼镜男子有问题。

虽然只是一种直觉,但是杨明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能够判断出这眼镜男子到底有没有问题,毕竟作为运送偷渡者的眼镜男子,事先确认好了杨明的登岸地点,也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这不像是正常渠道的过境,而是通过这种地下渠道,如果不事先做好应对准备,很可能会出问题。所以单单凭借这一点,杨明还真不好去确定眼镜男子是否有问题。

而除此之外,眼镜男子除了多看了几眼手表之外,倒是也没有什么其他不寻常的举动了,看手表,倒是也能够理解,偷渡嘛,总要掌握好时间,避开边境巡逻艇等官方的执法队伍。

不过既然有了怀疑,杨明就不可能再冒险,也不敢去冒险!毕竟这次行动成败关系到陈梦妍的安危,杨明可不能有丝毫的大意之处,一个不妥当,就可能全盘皆输。

所以当眼镜男子最后一次询问杨明,选择何种登岸方式的时候,杨明略一沉吟,就选了一个让眼镜男子意想不到的登岸方式!游泳过去!

这样一来,不管眼镜男子有没有问题,杨明都可以有充足的准备时间了。万一眼镜男子真的有问题,那么不管是在梅铁拿镇靠岸,还是在眼镜男子推荐的熟悉的城镇港口靠岸,都有可能被对方事先早已埋伏好了,等到上岸后,被人家来个瓮中捉鳖,可就不妙了。

虽然杨明自信就算如此也应该有把握全身而退,但是事事有意外,能稳妥一些还是稳妥一些比较好。于是杨明就选择了游泳过去。

说是游泳,其实杨明也是想潜入水中之后,秘密的观察一下眼镜男子的动静,如果对方没有什么问题,那么此刻就应该二话不说的调转船头回边海市去了。

如果对方有问题的话,自己选择游泳的方式登岸,显然打乱了他之前的计划,那么眼镜男子在自己跳海之后,就应该会打电话通风报信。

让杨明遗憾的是,眼镜男子果然有问题,而且看样子,应该是黑鹰帮的人了。

“厉先生……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有些听不懂了?”眼镜男子心里期望着杨明只是怀疑,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所以心怀侥幸的道:“之前牛哥已经交代了,让我一路上听从厉先生的安排和调遣,难道在下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让厉先生不满意了?”

“做得不好?不满意?”杨明冷笑了一声道:“我对你可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我看倒是你对我有所不满啊?居然叫我姓厉的?还叫谁注意点?”

“这……”眼镜男子心中一惊,不过听了杨明的话后,倒是也放心了一二:“原来厉先生是因为在下出言不恭而生气了……那在下给厉先生赔罪了,在下一个粗人,说话的时候难免有些不中听,没想到在下和牛哥私下里的电话之言,被厉先生您听去了,不过之前大牛哥已经教训过我了!”

眼镜男子以为杨明的不满只是因为那句“姓厉的”,对于其他事情并不知情,不过也不怪眼镜男子会这么想,毕竟他当时的电话里只是三言两语的,说得也不明不白的,一般人要是不仔细听再漏掉几个字,然后不细想的情况下很难发现有什么不妥,所以眼镜男子反而将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哦?是吗?”杨明似笑非笑地看着眼镜男子,目中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来:“大牛兄弟什么时候起了一个外国名字了?叫维斯德鲁夫?”

眼镜男子听到这个名字后,面色顿时一变。心中也明白了杨明是将他之前所说的话都听到了,此刻就算狡辩也没有什么用了,目中划过一丝厉色,陡然间从腰间拔出一支手枪来,对准了杨明!

“本来,你还能多活一阵子,如果你运气好,游泳过去,说不定还真能躲过一劫,但是既然你回来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眼镜男子叹了口气:“本来,我不想亲自动手的,这样一来就容易暴露出我的身份,在朴大牛的身边也呆不下去了……”

听着眼镜男子的自言自语,杨明直接无语了,好似他要杀自己,是被逼无奈一样,而且,自己也好像真的马上就变成他枪下的冤魂了一样,这家伙也自大到一定程度了吧?

“维斯德鲁夫是谁?”杨明没有搭理眼镜男子的无病呻吟,而是问道。

“告诉你也无妨,也让你死个明白。”眼镜男子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认为拿着手枪对准杨明,杨明就是他手心里的菜了,任凭他处置。所以也不介意和杨明多说上两句。

虽然之前他也知道了,金鹰帮的覆灭和杨明有着直接关系,但是毕竟不是亲眼所见,而且,他也不认为这是杨明赤手空拳之下做出来的,当初指不定杨明还有什么什么帮手或者动用了什么样凌厉的武器呢!

所以,对于此刻手无寸铁的杨明,眼镜男子根本没有多提防什么,也不认为杨明还有丝毫的反击能力。

“呵呵……”杨明淡淡地笑了笑,对于眼镜男子的话不置可否。

“维斯德鲁夫,是黑鹰帮的副首领,也是我的直接上司,我为什么会出现在朴大牛的身边,这个你就不必知道了,也与你无关。”眼镜男子解释道。

眼镜男子之所以在朴大牛的身边,也确实与杨明没有什么关系,这一次他出手对付杨明,也完全是巧合和意外。

朴大牛是边海市最大的蛇头,手下有船只无数,这种优势的资源,当然被金鹰帮所觊觎,于是就在朴大牛身边安插了眼镜男子这个卧底,几年间就取得了朴大牛的信任,成为了独当一面的左膀右臂。

不过,眼镜男子却利用朴大牛的资源,在偷渡船只往返的时候,帮助黑鹰帮夹带毒品,这样一来也减少了黑鹰帮运输的风险,也减少了运输的成本。

要说黑鹰帮对朴大牛图谋不轨,倒是也还不至于,朴大牛还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当然,这些事情,杨明也没有兴趣知道,只要知道这个眼镜男子是黑鹰帮的人就可以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