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神明造物(二十三)【完结】

上一章:235、神明造物(二十二)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亚当斯一瘸一拐地朝司易思走过来,走近的时候司易思看到他扁着一张嘴:“下、下手也太重了吧?”

亚当斯龇牙咧嘴的捂住自己的腮帮子, 叫:“好痛!”

镜子一颗悬着的心回到了原处, 它忍不住跟亚当斯呛声:“你活该!”

“说谁活该呢!”亚当斯中气十足的挥舞着拳头做出要揍镜子的动作, 看上去和之前没什么两样。

不过, 大概还是有所改变的——

司易思问他:“你准备怎么处理他?”他的目光定在了雅各布的身上, 这只恶魔身体被贯穿在墙上,但也不发出一点儿声音,低垂着眼帘不知道在想什么。

雅各布在听到司易思的话以后, 抬起来看了亚当斯一眼。

他声音微弱的说:“我是为你好。”

“我是为你好——”雅各布声音愈发激烈,可听在众人耳朵里却莫名有种中气不足的感觉。

“哦。”亚当斯把眼睛转了过去,他的气质在对上雅各布的时候变得稳重、深沉,黑色眼睛里带着深邃的光。

他声音很冷淡, 这种冷淡让雅各布的声音越来越小。他在对上亚当斯的眼睛以后就彻底噤声了, 因为雅各布发现亚当斯在这一刻完全褪去了原本难免的天真、幼稚, 变得让他看不懂了。

还有……他对雅各布的信任也终于是被消磨掉了。

“我知道, ”亚当斯说,“可你有哪怕一次考虑过我的想法吗?雅各布?”

他露出一抹嘲讽的笑,但很快又恢复了潭水一样的沉静。

“没关系了,我不在乎,”他说, “但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我的亲人。”

亚当斯用陌生的目光看着雅各布, 这眼神就像是重锤一样击打在他脸上、身上,好似要把他身上所有的骨头都给粉碎掉。

雅各布小指颤抖着,手掌虚拢又张开, 仿佛丧失了全身的力量。

“不……”

胜券在握的雅各布后知后觉的露出了惊惧的眼神,他意识到自己和亚当斯的羁绊已经断掉了。

“至于怎么处理?”亚当斯回答,“让族人来裁定吧。不过……我会让你活着看着我的,看看我就真的像你想象中这么无用、脆弱吗?”

他走近了雅各布几步,徒手将穿透他身体的箭给抽出来,刹那间鲜血四溅。

亚当斯最后的一句话的声音放得很小,只有司易思和雅各布才听得到。

亚当斯的话代指着什么?

恶魔们自然不会轻易放过雅各布这个罪人,他们对他的裁定势必是非常严厉、残酷的。可亚当斯却说他会让雅各布活下来看着他?

谁才能主导恶魔们的裁定结果?

自然是——

恶魔们的王!

亚当斯已经有了争夺那个王位的打算,他也确实有那个资本……至于能力?亚当斯只是一直在逃避这件事情,却并没有放弃过一直增强自身的能力。

被放下来的雅各布紧跟着就被荆棘层层束缚了起来,但他低垂着头,似乎有小滴的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的液体流淌在地上。

从始至终,亚当斯都没有再看过他一眼。

信任碎裂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不过……他还是要向前看的不是吗?

亚当斯把镜子从司易思这边扯过去,镜子大呼小叫着:“喂,你小子给我松手、松手,轻点儿!你干嘛把我带离那位大人的身边?!”

亚当斯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一挥手坏心眼的把血抹在镜面上,他听着镜子的跳脚声、叫骂声只觉得找回了以前的一些感觉。

对嘛——他才没有变过。

不久后,亚当斯端着好不容易安静了下来的镜子,问它:“我问你,你有预知到什么吗?”

“这场所谓的人神战役,什么时候才能够结束?”

他已经从司易思这边得到了消息,神和人的战役似乎已经要拉下帷幕。集大陆之力……又怎么会抗不过数百数量的人造神明?

更何况他们正处于一种不可控的嗜血状态,连造神计划的参与者都没办法完全控制这些人造神明的行动。

人造神明们在捕获不了血肉的情况下,更是会改变捕食目标……

转而去猎食他们的同族!

他们没有强有力的领导者,没有精密详略的措施……在这样的情况下,人造神明又怎么可能是整片大陆的人的对手?

可是不对,这是不是显得太轻易了一点?

亚当斯已经开始学会观察周围的人的种种反应,他发现人群里势必是有造神计划的参与者存在的!

司易思在旁边听着,挑眉,点出亚当斯的发现:“你是觉得那些参与者的反应很奇怪,对吗?”

“是!”亚当斯点头。

各族里头会有造神计划参与者混进来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可这些人造神明被杀死的时候,他们的反应太过奇怪了一点儿。

迟疑、迷惑,看得出端倪的参与者脸上明明摆摆写着这些情绪。

他们似乎在诧异为什么自己创造出来的人造神明会这么弱!

就算是克莱尔足够强……这也不可能啊!他们经历几十年之久研究出来的心血就这么不堪一击吗?

镜子沉默一会儿后,用虚无缥缈的语气断续说:“没有……”

“我还没有看到那样的盛景。”

它“瞥”向司易思,疑惑又追寻着什么:“银色的——”

司易思突然伸手在镜子上点了一下,他的指尖带动着镜面泛起一层涟漪。镜子被那双银色的眼眸盯着,几乎要失去知觉。

就算它现在还什么都没有看到,但镜子就像被蛊惑了一般……它在司易思看过来的瞬间,只会下意识地敬仰、遵从人类圣者的任何指令。

哪怕是摧毁自己,也万所不辞。

“如果你预见到的是真的,又或者说我的推算是正确的话,”司易思细长的睫毛的影子映在了银芯的瞳孔里,“你很快就可以看到了。”

他侧着脸看向亚当斯,以平铺直述的语调说:“造神计划的参与者发现,他们创造出来的人造神明过分的弱了。”

“他们的策划、创造的法术由谁经手呢?”

普通人是什么也不知道的,他们甚至连造神计划的一个字儿眼都不会听见——不然人心恐怕会大乱。

毕竟谁知道造神计划的参与者是不是就埋伏在自己的附近?人们要是疑神疑鬼惯了,在另一方面的关注力就会大幅度下降。

他们无心去打这场人和神之间的战役,只会沉浸在对周围的事物、人的怀疑中,惶惶不安……

这不是各个种族想要看到的事情。

所以一些核心的东西只有高层才知道。莱茵国的人不知道他们的皇帝陛下去了哪里,在这要紧关头也少有人关心一个失踪人口,可司易思这些对此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尤利安,他加入这个计划的时候年岁还不大,可已经混成了这计划的核心人物。

法术、谋划……种种背后都有他的影子!

“尤利安。”司易思冷静说。

他基本已经可以确认了:“尤利安可能削弱了人造神明的力量,等着吧。”

事实证明司易思从来没有错过。

出现在人们视野中的人造神明被全部剿灭当日,异象发生了。

一场未知的疾病席卷了整片大陆,它以摧枯拉朽的气势汹涌前进,但对于患病者的摧残似乎是有限的。

患者会出现发热、呼吸紊乱不平、意识不清等等症状,且一切相应的药物都无法让病症有消除的迹象!

“奇怪……怎么会这么温和?”亚当斯纳闷地想。

不仅仅是普通人,好多祭司也都出现了相应的患病情况,战役的主力各族的佼佼者们大半没有幸存。

可这种病症初步判断没有传染性,也不会致死,顶多让人处于一种意识模糊的不好状态,不管从哪个地方看都有种太过柔和的感觉。

就好似只要研究出来了解决的药物,所以人就能恢复健康似的。

人们最初陷入了混乱当中,可自从他们发现这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新型病只招致了一点点小小的后遗症以后……

混乱就自动的、很快的停止了。

这片大陆上的人们讨论这恐怕是那些神明临死前释放的一些不甘、怨恨的法力导致的,那些个神明已经没有什么破坏力了,所以就算是疾病也轻得过分。

更不要说——有好些个法师都已经放弃治病,开始做自己的事情哩!

法师在普通人面前就相当于引领的旗帜,他们会自动的将一小部分的人的做法当成真理,进而传播下去。

也不是没有人意识到一些不对的苗头,下令让法师们多保持警惕……可总有人不听劝不是?

然后,这一部分人就成了民众放宽心的参照物。

亚当斯看着民众们越来越放松,短短时日里就差不多回归到了现实中,却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

各个种族的代表严防守备着这场突如其来的疾病,但他们没有找到任何引起疾病的源头,就连线索都找不到一点儿。

没过几日,防备就已经松散到一种程度……

种族之间的同盟关系也更是要断没断,几乎已经走到了尽头!

亚当斯不妙的预感也越来越强,他觉得,一定会发生什么!

也就在这天……在人们刚经历过一场战役,最松散、不成团的时候,所有实力高强的法师都在同一瞬间失去了对法师塔的控制!

“该死,怎么回事?”

打开不了法师塔的还好,那些正处于法师塔内部的法师,正面临着九死而无一生的险境。

“怎么回事?我的法师塔为什么会攻击我?!”原本被他们掌控的法师塔,竟反过来用狂暴的方式反噬其主!

在同一时刻,每一个曾经有人造神明出现的族地都传来了致命的警告声。

“那是什么?那是什么?”

在普通人惊恐的眼中,一道又一道虚影降临在空中,宛如一颗又一颗太过明亮的星星。每一个都对应着一个被剿灭的人造神明——只是恶魔的领地处少了一颗星星。

“!这是什么?什么玩意儿!”亚当斯发出了同样的怒吼,他的感觉更加直观一点。

他感应到无形的神力突然在自己身边生出了波澜,有那么一个瞬间亚当斯甚至连反抗都不能就要被拉扯着往虚空升去,成为数百颗星辰中的一员。

亚当斯的背部更是痒、痛得厉害,他咬着唇突兀感觉到牙尖、背部还有一些部位有东西在蠢蠢欲动,好似马上就要冒出些什么似的!

“嘶……啊!”亚当斯听见了布料碎裂的声音,他不可置信的,“我背后长出来了个什么东西?!”

“我……”

他眼一翻白,声音突然戛然而止,无名的躁虑的火焰如附骨之蛆一般重新挨爬上了他的血管,无数的“小虫”撕咬着亚当斯的理智。

这不对、不对!

亚当斯眉头皱得就要夹死一只蚊子,他嘶哑着声音求救:“帮……”

刚开口一个字,外界和内心的两重冲击就差点儿让他溃不成军

解救亚当斯的却是司易思来的一下——他在亚当斯背部使劲的一扯,亚当斯当即觉得痛入骨髓,背部一定血流满注。

他觉得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被硬生生给破坏了!但随着剧痛袭来,亚当斯竟真的感觉不到那压力了。

司易思在他身后冷淡开口:“你背后长出了一小截黑色的羽毛。”

他凝视着转过来的亚当斯,手心里托着几片黑色的羽毛,这羽毛正缓缓地溢散在空中。

“还有……”司易思眼神微动,手伸出似乎拉扯空气一般,随意一动,“我将你和它的联系切除了。”

“嘶嘶!还好你阻止了我,”亚当斯惊吓,在,“我感觉我差一点儿……又会变成那种恶魔神明!”

他脸上尽是厌恶。

“天上升起的星辰、虚影是什么?”

“啊……怕是有人想要偷天换日吧。”司易思轻描淡写说,数百颗星辰太过耀眼,人们也不是眼瞎的,自然看得出来它们和人造神明之间的联系。

也不知道多少人在这时候吓成了傻狗,所有人做的同一件事情,就是仰起脖子看这些神明的虚像!

眨眼间,人们之前对这场战役的全部阴影就重新涌上了心头,没有人想一而再再而三的经历一样的噩梦……

他们本来都已经准备好重新平稳度日了,这突如其来的危机重演一瞬间让不知道多少人有崩溃的冲动。

这一次这片大陆上的人还能做到众志成城,合力解决来袭的敌人吗?

不能!

他们的心已经散了,怎么可能聚拢得回来?简直宛如一团散沙,一团烂泥!

“天啊,天啊……”有人几乎把眼睛都要揉出血来了。

他们直面了一个可以说是神圣的场景,无数座耸立着的法师塔突然像是灯塔一样亮了起来,它们的周身散发着白光,将周围的一切都镀上了一层美妙的滤镜。

法师塔的塔尖的白光最盛,也最叫人目眩神迷,让见者都难不生出顶礼膜拜之感。那就像一颗颗星星,带着一种强烈的存在感降临人间!

以往人们都觉得法师塔可有可无,直到现在他们才意识到自己的身边有这么多直达云霄的建筑物。

攀上它,我能直达圣堂吗?有人幻想着。

每一座亮起来的法师塔上也都有一处白光最弱的地方,它隐隐看着构成一个星星的形状,好似等待着什么嵌入。

人造神明们的虚影齐齐露出了狰狞的表情,他们却连一秒都没有撑住,直接朝法师塔的方向汇聚了过去!

法师塔依旧亮着,好似能照亮人们前进的所有道路,但它又像个吃不饱的漩涡似的开始吞噬这些虚影。

虚影们被迫被拉扯着靠近法师塔,他们的身形开始扭曲、变形,只有白光……白光暖融融的照着人们,照进了人们的心底。

亚当斯骨髓发凉,倒映在他瞳孔中的可不是这样一片和乐的景象。恐怕也只有他、只有司易思有这个机会窥破真实看到圣洁光明下污秽的泥沼。

在白光靠近的时候,神明们的虚影不约而同地变了脸色,一张张狰狞的面孔顷刻间变得哀求、恐惧……这不算什么,亚当斯看到了更本质的东西!

司易思也看见了。

司易思眼中倒映着好似地狱一样的景象,人造神明们的躯体在被吞噬着,从白光中探出一只只细长的手臂,贪婪又迫切地拉扯着神明们躯体中的一些东西。

人造神明成了虚影后,司易思看得到他们身体的构造,这些神明和人没有任何区别,这也让手臂们摸索的模样变得可怕起来……

它们将血管扯断、将心脏一点点刺穿,爱不释手般贪恋着体表的皮肤,用指甲不紧不慢地牵拉着,一点点儿将带着别的一些器官的外皮掀下来。

这才是白光吞噬神明虚影的真相。

它们的身体都要被白光硬拉着掏空,又怎么能不变淡、变弱?

亚当斯绿着脸看着这一切,感同身受般嘴里涌出一股泛酸的味儿。他这时候不知道有多感谢司易思,要不是他……现在被白光弄得半死不活的就是他了!

伴随着神明虚影们的器官的被掠夺,亚当斯在司易思面前叫了起来:“神力居然都……朝着法师塔汇集过去了!”

“聪明的做法,”司易思嘴角勾了勾,“压榨神明们的血肉,用这种方式抢夺他们的神力吗?”

神力这玩意儿可是被普遍认知无法夺走的,可尤利安却用了这种榨取的方式,这就相当于将神明全部强力的糅合在一起,自然也就掠夺得到那些充斥在他们身体里的神力!

人造神明的虚影的神力竟还很充足,他们对上的神明这么弱也有迹可循了,尤利安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将神明的力量一半禁锢住,为的就是到现在供自己使用。

人们对藏在美妙幻像下枯朽的尸骸一无所知,于是就错过了最佳的阻止时机!

在一阵白光以后,他们眼睁睁看着一座法师塔升了起来,在塔附近的人被土地的震颤揺得东倒西歪。这座法师塔升到了最高的地方,仿佛只手可摘星辰,探手就可抚摸云彩。

“咳、咳。”

“阿嚏!”

患病的人发现自己的鼻头痒了起来,头脑一阵一阵发晕,症状在这眨眼间就严重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早好。”法师塔轰然打开,从中走出来了一个人。

莱茵国的国王尤利安施施然走了出来,不能修行的他此刻身上却是缠绕着一层又一层强大的波动。

尤利安嘴角微微翘了起来,露出了个外表友好、温和的笑。

他目光平和,眼神中透露出来的却是将所有人当做自己的臣民的意思——因为从法师塔中走出来的他,俯视着所有人。

各族同盟中核心的法师才是最震惊的那一批,尤利安……谁都知道他绝无可能修行法术,可现在他们看到的尤利安强大得让人咋舌。

他们也意识到了尤利安同样是这场战役的推手之一,他迟迟不出来……恐怕就是像他们所担心一样,在谋划大的!

尤利安打了一个响指,患了疾病的人就发现自己如同提线木偶般难以动作,也是在这时候这片大陆的人们才发现祭司患病的占比到底有多少。

“我……”亚当斯一下提高了声音。

他发现与司易思同行的各族的佼佼者们全部都沾染上了这种病症,没有一个例外。

不妙的念头一下子涌了上来。

“唔?啊……?”在咳嗽声、呼痛声中,患者的额头都红得如同煮熟的虾子样,偏生他们额头以下的肤色依旧保持着正常状态,看着是那样诡异、让人惊悚!

“你们——怎么了?”

一个法师搓着手背眼神不对的看着同僚们,他夹杂在这些“发热”的法师当中,就好像是唯一的正常人。

“我们?”

“我们很好。”

“非常好。”

患者们低垂下去脑袋,头发遮住了他们的眼睛,让人看不清他们具体的神情。

一批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又一批人的声音紧随着不甘落后,再有一批人发出了声音。

他们就像拍落的浪潮一般紧紧衔接在一起,韵律、语调都惊人的相似,三句话间没有给人任何凝滞的感觉。患者们无一例外在这时候了自己没事。

——可这样,才是真正的恐怖!

患者们中有老有少,每个人的音色都不可能全然相同,可他们回答的声音却如此惊人的一样……不,这就是一个声音,有一个未知的存在借助这些患者们的嗓音在说话!

而后,患者们缓缓抬起了脸,他们面上的红色已经褪去,看着什么异状都没有。

亚当斯打了个寒颤,司易思安静的看着他们,再看了一眼尤利安。

亚当斯惊然,不仅这些人抬头的动作惊人的统一,他们嘴角扬起的笑容也完全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司易思瞥了尤利安一眼,将他和这些患者联系起来,明白人都会发现患者脸上扬起的……分明是尤利安的笑容!

患者们齐齐抬步,挤开了人群走了出去,他们走到升得最高的法师塔旁边,像忠诚的士兵一样守护着莱茵的国王。

“你做了什么?”有年迈的法师颤颤巍巍的开口,呼吸急促得仿佛下一秒就要倒下去。

“造神呀,”尤利安偏偏头,笑容沾了蜜样,这蜜里的微笑里还藏匿着一把尖刀,他耸耸肩遗憾说,“你们信仰石塑的神像,为什么不能信仰我?”

热门小说系统教你做人[快穿],本站提供系统教你做人[快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系统教你做人[快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235、神明造物(二十二)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宴无好宴 超级警王 巴蜀图语1:古羌圣山 此刻不要回头 苍穹榜:圣灵纪3 觉醒-仿如昨日 神道丹尊 茅山鬼道之尸道 霸皇纪 圣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