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神明造物(二十一)

上一章:神二明造物(二十) 下一章:235、神明造物(二十二)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司易思往前走了一步。

他的动作就像是一个信号,引动了整片大陆。顷刻间, 铭刻在土地上不显眼的法阵将细密的信仰、期翼化作一缕一缕白芒融入了法阵适格者的身体中。

在普通人甚至于实力弱小的法师肉眼看不到的地方, 白芒们好似载着种子的蒲公英, 悄无声息地将白绒聚拢, 保持着伞状的模样散落在各处, 将希望的种子散播出去。

它们拂过司易思的脸颊,比风还要轻柔,又细腻温润得如同一块美玉, 或是一卷儿绸缎。

司易思稍仰起头看这些实质化的信仰,一些白芒落在他的指尖,在同时将一些片段如实的反馈到他的大脑。

——

扇动着透明的翅膀的花灵们附身亲吻着手边一株含苞待放的花朵。

她们纯净的眼眸里像随时都能滴出晨曦的露水,在她们小心翼翼亲吻上粉白的花瓣时, 转息间……

一整片花丛都为之开放。

“好好的。”她们轻声唤着, 露出一个无忧无虑的微笑。

“我们得保护我们的土地!”有稚嫩、未长成的少年挺直了背脊, 斩钉截铁的发誓, 他的瞳孔里好似有流光闪现。

“骨头……会有用吗?”

戴着兜帽阴森的巫妖皱着眉发出沙哑的声音,他用干枯的手臂将莹润如玉的白骨扔进药水里晃荡。

——那是他生前的白骨。

凝聚着他好不容易收集来的一点儿活人气息。

黑发灰眼的精灵翘首以盼,他们像无数次面对精灵母树一般,聚精会神地看着一颗颗小树苗。

“母树保佑。”他们说。

“唳——”怪鸟发出一声嘶鸣,黑漆漆的眼珠子里透出不多的人性。

它驻足在法阵的一个角落盯着一些法纹, 最后缓缓将窝里一颗珍贵的红宝石扔了上去。

花朵、白骨、树苗、红宝石……

一件件物品被各个种族的人们扔上了法阵, 作为信仰的承载物而存在。

它们无一例外的——都是他们最看重的东西。

也不是没有人想着在这时候捣乱,可意图宣传教义的邪教徒刚张开嘴打算大肆传道,就被巡逻的士兵给堵了嘴拖下去狠打。在人群里撒播谣言的人刚得意洋洋吐出一个字眼儿, 就被扭送着送进牢里好好看管。

无论在此之前各个种族是如何纷争不断,到现在这个关口——

他们都知道轻重,知道应该一致对敌。

这些远道而来的神明不是友好的访问者,而是彻头彻尾的侵略者!不能输、不能屈服,不能停止战斗……这是所有人共同的认知,他们不能在这时候让步一分!

这本来该是一场普通人无权涉及、参与的战斗,司易思却用另一种方式让他们也跟着上了战场。

他们没有躲在后头混吃混喝、享受战果的理由,只要有能力……就都给我上!

司易思踏过的是一个集大陆之力而成的法阵,它的适格者无一例外的都是各个种族的佼佼者。

法阵的作用?

白芒在适格者身上铺下一层朦胧的光,在同一时刻,每一位适格者都尽情地释放了自己的力量……

一缕白芒太过渺小,可成千上百、上百万、千万的白芒叠加起来,就压缩成了少有人能提炼出来的神明之力!

这些白芒在适格者们力量释放的一瞬间就开始细致的识别,它们记录下来了他们的气息、味道,再之后就开始按照既定的程序来执行自己的任务。

——这是一个复制法阵,白芒们的任务自然也就是复制、复制。

以神力编织起一件件“衣服”,让它具有活人该有的特性,成为一具随时可以容纳意识的容器。

司易思眼前白芒闪现,眨眼间它如同潮水一般填满了整个视野。为了让法阵能发挥该有的作用,他放开了自己的意识,任由白芒温柔的缠绕起拟状的灵魂形态,将它分割为数个小块儿,投放到不同又极度相似的神力构建起的躯壳当中。

“……奇妙。”克莱尔由衷的说。

司易思也正亲身体会着这种奇妙的感觉,他的视野被切割成数个小块,他感觉得到每一具神力身躯的清浅的呼吸声。

司易思睁开了眼,银色的双眼映出了碧波荡漾的湖面、一望无际的平野、鸟鸣不断的丛林……

穿着边角有金色叶片的白袍的人类圣者的身影出现在了各个种族的领地。

这片大陆上大部分普通人是没法亲自上战场的,就算他们染就一出血色晕染的哀歌也没法在这场人和神的战斗中投下一点儿筹码。

所以——在法阵的作用下,各个种族的佼佼者分裂了自己的意识,让自己出现在更多的、被神明侵占的地方。

神力身躯所遭受的伤害会如数反馈到他们的本体上去,但是这样却为各个种族的人们提供了全新的强大力量!

他们将无数的期翼、盼望都寄托在了这些佼佼者身上。

“啧,”戴了个尖尖黑色羊角的男恶魔摸了一把长而凌乱的头发,烦躁又不满地说,“十处……这可不太理想。”

——通过神力构造出来的身躯的数量因人而异,毕竟不是谁都像司易思一样变态,可以短时间将本体和分体的每一个细致动作都把握好的。

男恶魔的神力身躯就只出现在了十个地方。

“……八个。”扶了扶高帽子的人类女巫长吸了一口气,她的声音听着古怪而破碎,好像快要断电的电子音一般。

她尝试着往前走了一步,结果脚一前一后踩上长长的袍角,她狼狈的在地上滚了一圈儿。

“十四。”红发的龙族青年裂开嘴不羁的大笑,他半边胸膛露在外边,端的是一个风流洒脱,他的瞳仁就像是某种削尖的晶体,透着一股子的尖锐。

龙族不喜欢和外族人打交道,可这时候他收敛起了全部的傲慢,甚至将身体的防备拉到最低——龙族青年这是为了告诉这些暂时合作起来的同伴,我是百分之一百的信任你们。

所有在场的各族的精英都收敛起了太过锋利的尖角,将所有的信任都交付给了身边的同伴。

这不是他们一个人的战斗……

这是整个大陆的战斗!

在报完一个个数字以后,各个种族的佼佼者们的目光都不由得汇聚到了一个地方。他们目光凝视着司易思,似乎在等着这位指挥官最后的发话。

“所有。”

司易思银色的眼眸淡淡地瞥过这些模样各异的精英,这片大陆上被创造出来的有多少个人造神明,他就分出了多少具身体。

同时操纵几十具身体对司易思来说没有半分压力,他游刃有余,可这些精英们却不是这样——男性恶魔的小指在不停地抽搐,人类女巫的身体麻痹、勉强站稳,龙族青年的瞳孔时而涣散……

分出意识控制身体是一项大工程,他们能够在短短时间内锻炼成这样已经够好了。

佼佼者们被司易思的目光看了个正着,他们冰冻在司易思恍若静潭的眼眸中,又在这同时感受到突如其来的力量灌入了他们的身体。

本体遭到的一部分排斥的力度有所减轻,他们本来是硬抗着挤出面部的一些小动作,这时候却发现身体轻盈得就像要飘起来似的。

谁帮助了他们?

佼佼者们只能想到面前的人类圣者!他为了维系身体要用的力量本来就最多,这时候却又分出一份力量来帮助他们!

每一双直视着司易思的眼睛都不禁垂下了眼帘。

他们将手臂放在心口,身体微微前躬的表达了自己莫大的谢意。

[感谢您。]

他们在心底悄声说到,不知道从何时起就已经不排斥这位人类圣者,悄悄的信服、遵从他的指示。

“现在,”司易思轻声开口,“去吧、去战斗——”

他的眼眸中蓦地爆发出太过强烈的战意,就像冰凉的银白金属被冒起的火焰烧熔,冰冷、热意矛盾又相容的出现在人类圣者的眼睛里。

在同一时间,这片大陆的不同地方、区域,无数的神力身躯睁开了双眼。

心安理得占据了领地的人造神明们心有所感,非人形的黑鸟发出了被冒犯的嘶哑、贪婪的叫声,背生羽翼的天使扯掉自己的一根羽毛,蓝色碧波般的瞳孔里显出一抹血色。

“吼!”亚当斯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叫唤声,他黑色的长翅收拢又张开,从手掌上伸出的利爪烦躁地刨着地面。

“安静,”雅各布说,“乖乖待在后方,好吗?”

他的安抚没有起到一点儿正面作用,被强加上来的神明意识给吞没的亚当斯的真正的理智正在战栗着——

兴奋又畏惧的战栗着。

仿佛灵魂都在熟悉的气息接近的时候抖动。

矮人们幻想中的神明是机械与锻造的神明,他们毫无疑问走在了时代的前沿,先于任何一个国家、种族窥见到了未来的发展趋势。

因而矮人的神明拥有着金属人形,矮人希望自己也能像鸟类一样在天际翱翔,所以他们的神明拥有了一片一片薄而轻巧的金属片搭建起来的翅膀。

神明的羽翼大半由深褐色的金属片构成,看着宛如泥土的颜色,却又在最尖端的地方渐变成了银白的让人惊艳的色彩。

他的进攻也充满了这样的美感——好似散花一般,又或者是下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翅膀上的金属片攸地朝着出现在面前的族人飞去。

银白的亮芒时不时在金属雨中闪现,美丽又带着让人窒息的死亡气息。

金属神明的招数没有任何花样,似乎就是简简单单的投掷……

可他的形象来源于矮人的期盼,他们总会一些先进的、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也连带着金属神明也拥有了这种特性。

金属片在要袭上目标前会分成数个细密小条,又会在触发到某一定下的情景的时候重新合拢起来,它们拥有着自由组合的能力,实在是难缠至极!

你以为你躲过了这一波袭击,然后又会发现下一波袭击从上一波袭击重新苏生出来,防不胜防更是从根源上遏制了攻击源头的想法,还不断地消磨着体力!

黑发黑眼的恶魔破破烂烂的袍子被甩在一边,他就算没有分神也躲不过下一波袭击了——

该死,他要死这一次了吗?

恶魔不甘又愤怒的在心里呐喊着。

大……概?

人类圣者在他身边动了,恶魔这时候才发现他似乎几乎没有动过?他是怎么躲过一次又一次的攻击的?

“为什么要躲?”司易思问询着,顺手将恶魔扯到了一边。

下一刻,在恶魔惊悚的眼神中,司易思的目光直直穿透席卷而来的金属羽翼,不闪也不避地站在原处——

顷刻间金属片划破他的皮肤,将衣服染成了血红的颜色。

“一击。”司易思微微笑着说,竟是打定了要牺牲自己这副身体的主意!

无数的金属片插入了他的身体,一些穿透了人类的身躯,一些还深深的插入在伤口里……鲜血迅速蜿蜒出来,这些银白的小东西在司易思身体里闪闪发亮。

多美,也多恐怖。

恶魔咝气了一声,金属神明似乎也为司易思这种不要命的打法而震惊,呆立在了原地。

不、不对!恶魔眼神一凝,他发现金属神明不是被司易思的做法给镇住了,而是因为一部分带着司易思血液的金属片回归的时候并没有温顺贴附在宽长的羽翼上,这些回归的金属片反化作了一柄柄利刃刺入了金属神明的翅膀,将他钉在了矮人的墙上!

“你看,为什么要躲?”司易思缓缓往前走去,这样的疼痛应该不亚于换取了人类身躯的小美人鱼在地面上行走,可司易思的脚步没有任何停止的迹象。

他一步一步地走近了金属神明,将心口正中的一片儿金属片抽出,带出飞溅的血液——

而后司易思在金属神明惶然眼神里将贯穿了自己心脏的金属片送入了他的核心!

司易思的动作轻柔,远远看去……这竟像是人类圣者在拥抱一具畸形的天使尸体。

这不像是在杀死神明,而像是在救赎!

人类圣者的这一副躯体的头低垂了下去,嘴角低扬,好似在嘲讽。

司易思的本体站在恶魔的领地外。

那一具神力身躯所遭受的痛苦小部分的反馈了回来,站在他身边的人们看着他身上忽地多出许多细密而深的伤口,随着伤口而来的势必是一阵一阵潮水似的痛苦,还有死亡来临时候一并加上的痛……

好多人都在忧心的关注着司易思的反应。

沐浴在这些人的目光注视下的司易思,突然勾起了唇轻声说:“这样的神明,算得了什么?”

这时候人们才发现,司易思像是完全没有感受到痛苦一样,他并不像久在室内的法师一样羸弱,修长的身姿反倒是像一块铁板一样坚硬。

一点儿小小的痛苦别想把他的脊背打折!

司易思抛出这话的姿态也随意得很,偏就是这么散漫的语调叫等待着的人们心头慢慢地燃起一点儿火热的情绪。

神明,算得了什么?

他们照样可以屠戮了他们!

司易思似有所感抬起头,补充了一句:“保护好自己。”

他眸色纯澈,让人很容易将他的话听进耳朵里。

年轻气盛的龙族青年对此不以为意,他的分体像是一团炽热的火焰以自杀式袭击的方式攻向一尊较弱的神明。

这神明甚至连人形都没有,全身上下能动的就只有四处甩荡的触手还有粘稠、暗灰色起伏的山丘般的皮肤。

神明发出一连串不明的叫声,它的嘴部张开,竟是直接将龙族青年的分体吞咽了下去!

“?!”龙族的躯体的强壮的程度都是有目共睹的,可他面对着这一个一看就相当弱的神明竟然讨不了好!

龙族青年被困在了神明的胃囊里,神明似乎也清楚自己的情况,二话不说就开始在体内分泌带有强烈腐蚀作用的消化液,对龙族青年的挣扎不管不问,只是一个劲儿的埋头吞噬、吞噬!

这个神明的一切能力点都似乎加在了胃身上,偏生龙族青年因为莽撞、轻敌正巧将自己送到了他的嘴边。

“滋啦!”

龙族青年的皮肉被腐蚀,他在一阵慌乱当中竟是让分体直接死在了神明的胃囊里!

滋啦……分体感受到的疼痛飞快的穿回本体,龙族青年无法扼制地浑身抽搐了起来,他感觉到腐蚀性的液体一滴一滴落在自己身上,将皮肉弄得焦黑,随随便便就撕扯下来一块又一块,这简直是宛如凌迟一般的痛苦。

消化液滴在了他的脖子上,龙族青年感受着本体感受过的痛苦,他的血肉在须臾间就被消化,露出下边森白的骨头,可连绵的痛苦仍在继续,龙族青年感觉到大脑的血管在突突跳动着,有种随时都可能炸裂开来的感觉!

“哈、哈……”

龙族青年蜷缩在地面上,头发被汗水给打湿,赤红的头发就像被水当头淋了一回似的。

他的手指、手臂在小幅度抽搐着,脖子硬往上仰成一个容易折断的角度,整个身体都在痉挛着,要不是龙族的身体足够强韧……

他怕是能直接弄死自己。

龙族青年的手抓着自己的脖子,瞳孔放散濒死的鱼类一般。

他怎么会觉得死亡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呢?他又怎么会觉得自己能够做到司易思这种程度?

怪不得司易思会说保护好自己这样的话,除了他之外的人……怕是都做不到这么淡然的直面死亡!

龙族青年本来升起的狂妄此刻都被浇熄,他在旁人的催促声下重新坐起了身体——

这一回他操纵自己的分体越发的小心翼翼,不敢再做那种鲁莽的送死的举动。

再来几次……他的精神怕是会先于□□的崩溃掉了,不是每个人都像司易思强大、恐怖到这种地步的!

一处隔得很近的两种族领地中间,两尊神明正打得火热。

他们无一例外的瞳孔充血,华美的外表在嗜血的眼神里被生生撕裂——这些人造的神明分明有潜伏起来收集信仰的机会,等到他们彻底崛起这片大陆就再也没有人会是他们的对手……

可是他们的未来、后路都被斩断,幕后间接操纵人造神明的人被逼着鱼死网破。

这些神明需要血肉,他们太过虚弱,需要这些东西来补充自己!

同族在他们看来根本就是另一道美味佳肴,传闻中一些相处良好的神明关系在人造神明里头都发挥不了任何潜移默化的作用——

因为出现在人们面前的,分明就是已经丧失了理智的凶神!

他们毫不顾忌地厮杀着,拼着将对方的血肉撕扯下来,贪婪又凶残的吞吃着血肉中凝聚的神力、精华。

神明和神明间的战斗轰动无比,让看到的人都觉得没有插手进去的余地。

“我们要等他们自相残杀吗?”

他们甚至连放低声音都不用,因为在这儿的两个人造神明根本没将蝼蚁放在眼里。

“用等么?”然后,佼佼者们听见司易思的声音从前面响了起来。

人类圣者背对着所有的佼佼者,成为了他们面前一道坚实的城墙。有光从云端坠落,将他的影迹拉长,将他银色的长发吹拂起来……有人好似看见了银色的亮光眨眼间落在了自己眼底。

“停止。”他们听见司易思森严的声音,清冽得好似一条结冰的小溪。

这和人类圣者一般的声音都些许的不同,它含着相当奇妙的一长段韵律……他的身躯上也似乎短暂的和韵律合拍,因而弹奏出了一曲无人知晓的曲调。

“神力!”

有人悚然,他们发现司易思的这具神力身躯上溢散出一粒一粒微小的光点,他极大限度的利用了这副身体,提取出来了神力。

司易思禁止声刚落地,在空中交战的神明就被迫失去了悬空的力量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直直摔落下去。

他们狼狈、难以置信的模样正好和司易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司易思眼里没有别的波动,他面对着两尊凶神恶煞极了的神明,抬起了手中细长的剑刃——

神力,有神力附着在剑刃上,让普通材质的武器成了能手刃神明的利器。

司易思就用这脆弱易碎的玩意儿……

弑神!

一面倒——目睹了这一切的人们只能这样形容,司易思带领着这些佼佼者们以摧枯拉朽之势拉回了人类这方的优势。

到现在为止,他的本体身上已经多出了好多细长的伤痕,也有数个分体死亡的痛苦加诸在他的身体上……

但从始至终,司易思的神色都没有变过。

他安静地凝视着面前贫瘠的恶魔土地,问了一声身边的人:“结界破解得怎么样了?”

——他们抵达恶魔的领地的时候发现进入它的地方多出了一道结界,站在人造神明背后的人本该在这时候想尽方法的隐藏住自己,所以分体在别的领地大部分都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恶魔的领地却不一样,这让各个种族派出的人们很是看重,不遗余力的破解、意图着挖掘出背后奇异的情况的真相。

司易思看这些人严阵以待的模样有点想笑。

也就他知道……恶魔这边之所以设立了防守,是因为这里有一个费尽心力要保住他们的神明的家伙。

这恶魔要保的不是人造神明本身,而是……

亚当斯。

热门小说系统教你做人[快穿],本站提供系统教你做人[快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系统教你做人[快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神二明造物(二十) 下一章:235、神明造物(二十二)
热门: 搞鬼:废柴道士的爆笑生活 莽荒纪 九龙圣尊 乡村之大被同眠 海上流华之四面菩萨 全修真界都想抢我家崽儿 入土不安 美漫法神 雾锁天途 大唐悬疑录:兰亭序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