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二明造物(二十)

上一章:神明造物(造十九) 下一章:234、神明造物(二十一)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对于远方发生的一切, 处于莱茵国国内的人们一无所知, 他们还沉浸在刚才的幻境里,短时间喘不过气来。

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切都乱了!

“好痛、好痛!发生了什么?妈妈!”

有小孩儿抱着自己血淋淋的手臂, 眼见着自己的指缝里残留着已经开始发黑的血迹。他手臂上的那些伤口很明显是指甲给划出来的!

“怎么会?!”

有人看着满地的鲜血,恐惧的跌倒了下去。

一对一直要好的友人惊恐地看着碎裂的衣服、身上突然多出的伤痕, 发现他们竟然还保持着掐对方脖子的动作,想要掐死自己的好朋友!

有母亲慌慌张张地放开手,她怀抱的襁褓中的婴儿幼嫩的身躯上多出一个巨大的淤青痕迹。

他们的身上竟然都充满了自己和别人制造出来的伤痕,只差一点儿、再差一点儿他们就可以杀死自己……

甚至杀死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或者是朋友、亲人!

“怎么会这样?”

一些跪伏下去的人此刻都站不起身体, 嗅着弥漫的血味儿流露出了无法扼制的害怕。

他们一摸额头, 摸到了磕出来的鲜血,甚至一些人正准备咬断舌根用活血去进行祭祀。

“我们疯了吗?”

一张张面孔上此刻都凝结着无比相似的情绪,他们都带着梦魇般的茫然, 好似一只只亡魂。

司易思叹了一口气, 一个法术轻飘飘扔了出去。

“?”

慌张、混乱的人群看见了淡淡的白光飘到自己的身边, 它好似轻盈飞舞的精灵,轻而易举将他们身体上的痛苦抹除——

人们身上开始发痒,深的伤口处自动止血, 浅伤口处甚至开始生长出一些嫩肉。

不止这样, 当白色的光芒落在莱茵国的人们的身上的时候, 他们发现自己紧绷压抑的精神竟然都得到了缓和!

他们恍若从地狱一下子重回天堂,周身充溢在一种暖柔的氛围里。

有一刻,嘈杂的祭坛旁有一瞬间绝对的安静。

每一个被白光治愈过的国民都情不自禁看向了祭坛的方向, 他们看见了司易思,他手上的法杖还有着施加法术后残留的一点儿白光。

“呼——”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肃穆、安静的模样多么像是正觐见神明。

“克莱尔大人!”

“阁下!”

司易思看见他们像是多骨诺骨牌似的稍稍弯下身体,这动作太过自然,以至于从高处俯瞰就好似被风吹拂过的麦浪。

国民们还没有真正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可他们的潜意识已经对司易思臣服!

司易思没有澄清一句,这些人已经悄然转变了先前的态度……

他们的内心已经重新的认可了司易思的作为。

司易思安静的看着他们,嘴角含着一丝微笑。

很快的,人们从茫然中清醒了过来,他们下意识地远离了一点司易思,才开始激烈的讨论。这模样着实像是害怕这些纷杂的交流吵到了司易思般。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为什么会像这样、自相残杀?”

“……你们都看见了什么?”有主见的人慢慢理清思路,很慢很慢的开口说,“我似乎看见了莱茵神——”

他神思有些恍惚,脸上浮现出一层激动的红晕:“祂周身笼罩在一层朦胧的雾气中,神圣而让人敬畏,我看不清祂的脸,但可以想象神明带着柔和的微笑看着我……”

然后?

大半的人都由衷的点了点头,短暂陷入了对神明的憧憬状态中去。

“然后?”被选出来说自己看到的景象的人继续回忆着,他沉默很长的时间,突然惊喘一口气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怖的景象似的。

“我看到它露出狰狞、可怖的脸!”

他惊叫一声。

这个人已经不用祂来称呼自己看到的“神明”了,而是用了兽类的它!

显而易见,他被吓坏了。

讲述的人都刻意将自己在幻境里的所见所闻都给隐去,所以他的回忆直接跳到了这里。

莱茵国的人们的情绪完全被勾动起来。

他们想起来了自己偶然一瞥看到的景象——

“神明”的身体逐渐化成虚无,然后消失,但在它开始消失的那一刻,“神明”脸上带着的慈善和温和笑容都被它亲手撕裂,露出了狰狞得会带来噩梦的面庞!

“嘶!”

此起彼伏的咝气声在人群里回荡,他们捂住了脸颊,脑仁一阵又一阵的抽痛。

“不对、不对……”反驳声响了起来,“那不是我们的神明!”

祭司拍了一下沾灰的白袍,无比笃定的说。

祭司在国内拥有极高的话语权,他们说出口的话很让人信服。并且民众此时本身就对这个神明充满了怀疑。

“这不是我们的莱茵神。”

“它是占据了我们信仰的神明的位置的邪神、伪神!”

人们斩钉截铁的说。

“难道……真如同克莱尔阁下所说,莱茵阁下伪造了神降吗?所以才导致……?”

有少女在这时候犹疑着询问。

这时才终于有人转过去去看祭坛那边——

祭坛已经不再散发着神圣的光芒,柔和的法力从上边撤去。只见司易思站立在那里笔直如竹,可新任的圣者莱茵却斜斜的倚靠着银剑的剑鞘,双眼紧闭俨然已经是昏厥状态。

他面容苍白、眉头皱起,仿佛在刹那间就失去了人们所感知到的神性,给国民一种他从神变回人的感觉。

莱茵失去了那种引动人心的力量!

相反,司易思就这么简简单单站着,就已经营造出了一种清冷的氛围。

在之前,有人认为两人有如月亮与太阳的碰撞,可此刻……没有谁再觉得莱茵有资格和司易思相比较!

奇怪、怀疑、迷惑……莱茵国的人们死死盯着昏迷的莱茵。

“他眼角是什么?!”

盯着盯着,就有人就发现了异样。

莱茵的眼角正在渗出金色的液体,随着液体的渗出,一股浓郁的甜香味儿在空气中扩散到每一个人的鼻翼间

金色的液体就像是流动的黄金,璀璨非凡……也正像是莱茵的双眼的颜色。

“蜜?”有见多识广的人抽了抽鼻子,认出来这玩意儿,“我记得它有很多用途,不仅可以食用还可以、染色?”

染色?染色!

人们意识到了自己赞美过的莱茵的双眼可能是染色上去的。

有人听闻这话,恨不得马上爬上祭坛去看莱茵眼皮子底下的眼珠的真实颜色,却又不太敢亵渎祭坛这样神圣的地方。

可没有一个人为莱茵说话了,他们无法说服自己莱茵是真正的眷者,他们误解了他。

虔诚的信徒们勃然大怒,生出了种被愚弄的想法——不管怎么样,他们对莱茵神的信仰依旧根深蒂固,莱茵所暴露出来的这些东西怎么能不让他们怒火冲天?!

莱茵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居然还以虚假的形象愚弄神明、愚弄民众!

有人恨不得马上爬上祭坛去看莱茵眼皮子底下的眼珠的真实颜色,却又不太敢亵渎祭坛这样神圣的地方。

“他是假的吗?”

越来越多的人在心里都有了谱,他们信的是一个骗子,还差点要扶持这个骗子登上圣者的位置、让他召唤出来了伪神滥竽充数。

信徒们没办法想象他们要是一直没有发现莱茵的阴谋会怎么样。

他们信仰的正统神明被丢在一边,不知道哪儿来的伪神反倒鸠占鹊巢,分得他们的信仰。

多可笑!

他为什么要用拙劣的手段欺骗他们?莱茵国的人们不懂,司易思也没有说一句话,可民众的怒火已经自发的烧了起来。

“他有资格叫做莱茵吗!”

他们以为新任圣者莱茵是真正的受神明喜爱的眷者,发自内心的喜悦着莱茵这应当是被神赐予的名字——这也代表着神明对他们信仰的认同。可现在……莱茵的谎言被揭穿,民众们曾经有多敬仰、信赖这位新任圣者,现在就有多唾弃他。

他们认为“莱茵”取这个名字是对他们彻头彻尾的侮辱!

新任的圣者彻底的愚弄了他们。

“该死。”有人攥紧了手臂,恨不得生撕了祭坛上的莱茵。

他们想起了自己被伪神给迷惑的样子——发自内心的想要跪伏在地,将自己最鲜活、最珍贵的东西奉献出来。

只要一想想,这些人就不免内心发寒。

差一点啊……他们就要自己杀死自己、杀死亲人朋友了!

“我……”有人喃喃开口,目光游离,她似乎想要看司易思,又怯于自己之前所做的种种举动。

“圣者大人——”

“我们错信了小人,将您置于那种境地。”

“抱歉……”

他们愧疚的朝着司易思说,声音低得可怜。他们甚至曾经想过杀死圣者……任由那个冒牌货、骗子登上离神最近的位置。

司易思没说话,他注意到了零星几个人的悸动。

他们似乎想到了什么。

想到了什么呢?

小男孩捂住了眼睛,扒住父亲的手说:“可是莱茵不是陛下带来的人吗?”

父亲瞪大了眼。

人群里人心浮动,在经历了幻境以后,他们对神明的信仰有所动摇,而男孩的话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让他们对莱茵国的国王的信任摇摇欲坠。

没有国王的举荐,国民怎么会这么快就相信新一任的圣者?

可偏偏就是这一位圣者搞出来了大事情。

国王完全没有意识到吗?

人们嘴上不说,心里想的什么除了他们自己别人都不知道。

迷茫的人们不禁看向了司易思,似乎想要等他做出什么指示。

司易思没有趁着这个时候揭露尤利安的真面目,这东西要他们自己发现才显得更加真实不是?

他发现莱茵国的民众们看着他的眼中充满了对神明的信仰、崇敬。

司易思手一勾,将莱茵给绑起来,法力托着莱茵的身体让他飘到了祭坛外,到了人们的身边。

士兵自主的接过莱茵,将他压走等待着审判庭的审问——莱茵国的全部人都有资格去参与审判!

然后莱茵国的信徒们听见人类圣者开口说:

“不必痴信神明,”司易思提醒道,“你们靠自己生活——而不是神明。”

神明们也未必需要他们的信仰。

很多人不知道人类圣者为什么要突然说这样的话,可有心思缜密的人不知道怎么抖了一下,感觉到了山雨欲来的架势。

忽地,主城的每一个地方都响起了警报声,无数叠加的法术震得人耳朵发疼。

有贵族大喊:“士兵、祭司,发生了什么?”

祭司说:“有很多、大量的人没有持着进城标记意图闯入主城。”

士兵脸色沉重,摇摇欲坠从不远处跑来上气不接下气:“有、有大量的小国人想要冲进来,他们说他们想面见神明。”

“他们说别的种族的神明都降临了,莱茵神一定就在最强盛的莱茵国——我们已经拦不住他们了!”

他们哪儿来的莱茵神?别的种族的神明降临又是怎么一会事儿?

莱茵国的国民们面面相觑,他们对视的眼里有风暴在酝酿,仿佛随时都能突破出来毁灭他们自己。

眼里还有着潜意识生出的恐惧。

*

别的参与造神计划的种族都将这件事瞒得紧紧的,偏偏尤利安不一样,他独树一帜,甚至主动将这事情传播了出去——

谁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呢?

不过司易思知道尤利安拥有极大的野心,他不动则罢,一动绝对惊人。

他在酝酿一场风暴,席卷整个大陆的风暴!

司易思拭目以待。

“也许你实现目标的最好机会到了。”他告诉克莱尔。

尤利安要造的神肯定不是善神,他还有多个合作者,势必会在大陆掀起风波。如此,经历了这些神明们摧残的各种族的人们对神明的信仰不可避免的变淡。

这样信仰之间的矛盾将会被无限制的压缩,也正是克莱尔插入进去的最好机会。

让这片大陆统一吗?

虽然很难,但也不是没有希望。既然这是克莱尔的期望,那司易思会尽最大的力量帮助他。

尤利安此刻挥退了所有的侍从,甚至连国王的衣物都换下了,他坐在法师塔上勾了勾唇。在尤利安的面前,各个种族现在所发生的事情、他们的秘密都无所遁形的展现在一面面镜子当中。

在镜子里众生百态都映入尤利安的眼睛里。

他重点的将镜子里的一个画面放大,镜子中的克莱尔只露出了一个模糊的侧脸,看不太清楚容貌。

可就在尤利安将画面放大去看司易思的时候,司易思忽地转过了身来,用银色的眼眸安静的看了一会儿虚空。

司易思的眼睛就像是穿透了镜子直接看到了尤利安一样。经历了污蔑、算计等等事情后,这双银色的眼眸依旧沉静得没有一丝波澜,依旧是山尖儿上的一点白雪。

就好似台下的喧闹声与他完全没有关系。

尤利安一怔,捂住了下嘴唇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

人族外。

人族恐怕是知道得最多的一个种族,别的种族到现在大部分族人都被满在鼓里。别的种族可没有一个司易思,更没有一个尤利安——他们自然没有提前知道的机会。

其它实施造神计划的参与者高层大多谨慎而谨慎,他们清楚新诞生的人造神明一开始会有什么缺陷,从一开始就将诞生的地方选好,更将迎接这些神明的人选选择好。

——被选中的人大多都是彻底的狂信徒。

同样他们也拥有着和被拿来试验的人一模一样的特性,没有家人、没有存在感,将一腔热血寄寓在神明身上。

“你们愿意为神明牺牲一切吗?”

在神明出现以前,参加者将这些人聚集起来,询问他们的忠心。

他们没有一个回答不,神色虔诚、毫无抱怨的答:“是。”

在答是的时候,狂信徒们没有发现微风中有法力的波动卷过,将他们的回答写作了真理——

这个法术将在神明需要进贡的祭品的时候发挥作用,狂信徒们既然答应了牺牲,那他们就逃离不了这个地方!

外边的族人不会知道这些狂信徒的遭遇,他们所看到的只会是蜕变成功的神明。

新生的、“温和”的神明!

而有一些种族的粗暴参与者连谋算这些都不用,他们只用镇压,用绝对的力量压制整个种族。

他们别想把一丝儿消息传递出去!

但世上没有不漏风的墙——

离开了精灵之森的精灵们成为掀起这场神与人战役的突破点。

精灵的王希图森意外的经过一个种族,他虽然对外失去了身份、力量,可长年累积下来的广博的见识让他清楚哪些地方拥有着对族人有利的东西。

所以他几经辗转到了一个偏僻的小族的外边采摘法术果实。

“神明就要降临了吗?”一个怯而柔软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小孩子独有的天真纯净。一个脸上有着可爱雀斑、摇晃着非人的耳朵的女孩双手交握着虔诚的向她族信仰的神明祷告。

她的信仰纯净,让希图森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这一眼,却让希图森被封印的力量转瞬间回来。他的身体感应到了莫大的危机!

希图森瞳孔紧缩,透过这族的结界看到了里头隐藏的东西……

血山、血海。

草地已经被血液给染红,无数的尸体堆砌成了小山,还有不少活着的人正在无望的逃窜。一只手正在愉悦的捞着他们,被拍中的人毫无疑问被碾成了肉泥。

“嘻嘻。”

希图森听到了两个很奇怪的音节。

前一个音节阴森、可怖,后一个音节却如同稚童一样清澈悦耳,多么矛盾!

他看见了这一个种族的新生的人造神明,竟然是一个庞大的婴儿,在看到婴儿的一瞬连希图森也骇然了。

这个婴儿外貌的神明一半脸上有着黑色的污秽的壳子,眼睛眉毛扭曲得恍若恶魔,另一半脸纯净圣洁得过分。

它的嘴角沾染着血液,大快朵颐着……而随着婴儿神明的动作,它半边可怖的脸上的硬壳居然在慢慢的脱落,诡异的神力波动也在逐渐往清晰的那边转换。

它在通过吃人完成这个转变!

希图森一愣神就叫结界里无处逃生的人发现了他,一个狂信徒眼泪鼻涕乱掉着朝他求救……

“救救我,我不想成为神明的祭品!”

“我不要被吃、不要!”

他的手拍打在结界上,留下一个又一个古怪的血掌印,红得渗人。

希图森浑身紧绷,显然他插入到了一个不得了的转变过程当中。而正因为离正在转变的神明很近,所以他感觉得到这个神明诡异的地方。

这个神明身上有认为制造的痕迹,他身上血腥味儿很重、很重,且正在通过吞噬无辜人的灵魂的方式抹掉自己邪恶的本质!

这不仅是人造神。

还是未成形的邪神!

希图森二话不说打碎了结界,并将其它人给护起来。然后……逃!

活了这么久的精灵也不是这神明的对手,他也不可能放任这东西继续进行未完成的转化。

那只有一个办法,将它放出去——集大陆的力量对抗他。

他迟早会是整个大陆的浩劫!.

希图森趁着自己的力量在面对危机时自动回来的时候,最后以精灵王的身份朝别的所有种族发动警告。

他刻意隐去了人造神明这一点,只将这些神明的恶意给点明——这些神明的诞生肯定离不开这些种族里的一些人的“奋斗”,他担心的是这些人被逼迫着跳出来,和人造神明一起来个鱼死网破。

现在最好的做法其实是让这些人稳定下来,让他们认为自己没有暴露,继续安心垂钓……

也就是稳着。

但谁也不告诉吗?

不。

希图森发完给各族的通讯以后,迅速联系上了司易思。

还是得有人知道的。出乎他意料的,司易思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就连声音都没有带着任何惊讶。

希图森知道自己是托对人了。司易思不会是色厉内敛、装出来的稳重,而是真的有把握。

他的双眼将一切指向他的阴谋算计都看得一清二楚。

它们无所遁形。

他有预感,自己发现的只是很小的一角……不管怎么样他都需要让所有种族有所戒备!

什么让一直避世的精灵王发来讯息?突兀接收到含有浓郁的生命之力的通讯的各种族一脸懵。

但当看到讯息的内容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一惊。

这片大陆……恐将面临劫难!

造神计划再怎么引诱人心,也不可能让一个种族的高层全部被迷惑,所以就算这些参与者试图拦截下希图森的传讯也不可能。

希图森是面向所有高层发的讯息,这也意味着最高的战事戒备。

根据各族这么多年来签订的协议,不管真假——每个种族都不得将这样的讯息当做玩笑。

这是异常严肃、紧急的事情,一有不慎就会导致灭族之灾,倒霉的甚至连最后的一丁点儿火种都留不下来!

转息间、大概是一夜之间,这片大陆的氛围就极速的变得紧张起来,这已经是战时警戒了。

无数的种族之间都或多或少有着这样相似的交流。

热门小说系统教你做人[快穿],本站提供系统教你做人[快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系统教你做人[快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神明造物(造十九) 下一章:234、神明造物(二十一)
热门: 天辰 全能师尊 第十三只眼 佣兵天下 魅影 廪君遗骨 绝世丹神 圣王 九阳丹神 死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