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造物(十造八)

上一章:神明十造物(十七) 下一章:神明造物(造十九)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亚当斯原本被|操纵的神智刹时间清醒过来, 他发现自己的胸口处有什么东西在动。

有了实形的火凤凰一改骄傲的样子,将身体强行缩成一小团儿往亚当斯怀里塞。

它甚至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一下,亚当斯更能感觉到传递到自己身体上的战栗感……就像是它本能的恐惧着什么东西。

很快亚当斯又发现, 并不只是火凤凰在打颤,他的身体、他的牙关也在无法控制的打颤!

是额间司易思所给予的一抹血液才让亚当斯能够抵御这恐怖的“伪神”的存在。

他恐惧的、担忧的询问司易思:“那是伪神吗?”

说这话的时候, 亚当斯感觉到“神明”的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他将身体压得很低很低, 连直视的勇气都没有!

不管怎样, 伪神还是真神也好, 祂的力量根本就到了亚当斯这类存在无法匹敌的地步。

人和神之间有天堑之别!

“是,”司易思回答, “为什么会这么说?”

亚当斯鼓起勇气地开口:“祂……依靠着外物不断壮大!”

司易思勾了一下唇,嘴角染上淡淡的愉悦:“说得不错——借你的伙伴一用。”

司易思将亚当斯的镜子接了过去,发现这面镜子在激动的、兴奋的颤抖着, 镜面上像放礼花似的炸开大量银色的光斑, 漂亮得好似夜空中的萤火虫、或是银河。

“您、您……”

镜子急促的呼吸着,听着要晕厥过去似的。

“请用。”在说出这句话的刹那,镜子彻底的安分了下去,它像彻底的变成了一件没有生命的法器,等待着司易思的使用。

镜子拥有预知的能力并不是意外,它也不是一件简单的法器。

它的力量一部分来源于神明的赠礼, 又或者是祂们偶然间撒下的星光——

所以,镜子的力量可以部分干扰到眼前的伪神!

“嗤。”尤利安发出了很短的一声声音,在这一点上他预感到自己失算了。司易思表现得没有一点压力, 他看得出来这绝对不是他对自己的实力拎不清,而就是有全然的把握解决掉人造神明的表现!

“神明不是你这个样子的啊。”司易思将法力注入到镜子体内,看它亮起了神秘、繁复的纹路,好似承载了银河的水面荡起了波纹。

无数轻灵的银色雾气飞腾出来,弹奏悦耳乐曲般跃动在了人们的身上,勾着他们陷入为他们精心构造的“未来”当中。

镜子能预知到的是一种可能性,而司易思的做法就是借助镜子的力量将可能性变为可能。

他将这些被扭曲了的人们笼罩在了一个巨大的“未来”幻境里!

一个少年维斯停下了发疯撕扯自己的血肉的动作,安静的闭上了双眼。

他的人生线在专门为他们构造的未来里跳了一大截,在这个幻境里——各族的神明突然降临在了这个世界上,为各个种族带来了福音。

所有信仰着神明的人都欣悦的、倾慕的欢迎着神明的到来,与此同时不可避免的,信仰之争带来的矛盾更加被激发。

信仰之战拉开了序幕!

众神友善而宠爱他们的信徒,降下充沛的雨水滋润土地,让粮食丰产,派遣祭司们负责看管大部分族内的事务。

一开始没有人觉得有问题,他们非常满意神明为他们做出的贡献,战士们骁勇善战、不畏艰险,祭司们充分的播撒着神的赠予。

可时间一长……混乱却发生了。

祭司们取代在各领域专长的人们成为了大部分事务的管理者,他们拥有相当大的权利——可他们大半都并不了解这些领域的事情!

他们胡乱的操作着本来已经拥有了良好秩序的社会,很快就造成了一波又一波的混乱。

有的祭司胡乱行动导致不少关键设施的损坏,而他们因为被神明所庇佑,只会得到三言两语的谴责就了事。

这片大陆的法律对他们失去了约束的作用。

再有,有了神明、祭司,种地的、纺织等等职业的人不再是必需品,所以他们很快失去了赖以生存的职业,不得不另谋它法生活。

可在信仰之战的节口,战争对和平生活时候的职业打压会更大,他们找不到活下去的方法!

不少人不得不去参军,随着人们的失业、被压迫,参与这次战争的人的数量也越来越多,战场规模无限制扩大,于是又引起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这导致了一个恶行循环!

在大陆逐渐混乱的处境下,人心中的黑暗、贪婪竟也在这种环境下发根萌芽……逐渐生长起来。

拥有了极大权利的祭司能够做主人们的生死,于是他们不再满意于太过虔诚的供奉神明、将一切获得的珍宝都尽献给降临的神。

“神不需要它,它们是我们家的东西!”少年维斯尖叫出声。

维斯听着一个低级的祭司说着冠冕堂皇的理由,丑陋的嘴脸暴露无遗……他在他们的面前强抢走了家里的积蓄,以供奉给神明的名头!

“这是我奶奶的遗物!”看到祭司手里攥着些什么东西以后,少年维斯赤红着眼睛冲了上去,“你不能动它!”

少年本来有一个相当美满的家庭,他的父亲母亲都有一份不算劳苦又很踏实的工作,可这一切都被神明的降临给毁掉了。

维斯的父母被迫失业,不得不搬回到了最开始的简陋的旧屋去居住,可就是这样也有人没有放过他们!

——一个低级的祭司找上了门,要求他们用家里仅剩的财物进贡给神明。

他没有发现自己的父母在旁边瑟缩着身体拼命的摇头,想要将他给拉扯回来。

这样的事例哪里是一例两例呢?维斯的父母早已经有所耳闻,现在的法律根本是一纸空文……没有什么再能约束这些祭司的东西,他们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可少年维斯不知道,他天真又执拗地横冲直撞上去,被低级的祭司一巴掌扇肿了脸。

有鲜红的血液从他嘴角溢出,祭司勾了勾手……无数拳脚就落在了少年维斯一家人的身上,他们甚至看见以往相处不错的邻居往自己的身上狠劲的揍。

“对不起啊,”邻居这么说,“我们反抗不了神明的旨意。”

狗屁的神明的旨意!

空中下起了小雨,雨水淋湿在一家人红肿、撕裂开的伤痕上,带给他们深入骨髓的痛苦。更痛的是他们亲眼见着自己家里的东西都被劫掠。

少年维斯听见父母们低声痛哭,他咬破了唇角带着满嘴的血腥味儿,眼里不甘、痛苦。

“我们为什么要信仰神明!”

“神明为什么要来到这片大陆,啊?啊?!”

“让他们回去、让他们回去……没有人会信仰神明……没有人啊!”

他失声哭叫,卑微的将头埋在了自己的腿间,任由雨在他身上冲刷出一条又一条的痕迹。

——在这一刻,少年维斯对神明的信仰破碎了。

人们信仰神明是希望可以过上幸福的生活,这是一种美好的祈愿,可当神明揭开神秘的面纱真的降临到这片大陆,带来的只会是前所未有的冲击!

祂们就好似彻底的外来生物,强行的扭转原生生物的生活规律,使得他们生活的链条破碎。

神明来到这片大陆是恩赐吗?

不,更多的可能是造成一种巨大的灾害。

少年维斯已经记不起来曾经对神明多么倾慕、甚至疯狂的信仰了,他赤红着双眼抬起头,满心满眼都是对神明的怨愤。

他怨恨的源头紧系在了神明身上。

不……是解放神明的、曾经的国王现在的神明尤利安身上!

这是司易思借助镜子给莱茵国的这些人看到的未来的一种情况,他觉得时机差不多了的时候,就将这些人重新都给捞了出来。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在做什么?

观望着司易思的一举一动,唯一清醒着的亚当斯也觉得有点糊涂了。

但他很快就知道司易思做了什么!

随着莱茵国的人们脱离掉这个高明的幻境,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满溢着辉光的神明的躯体竟然肉眼可见的在不断地瓦解。

祂身上的光点一点点的破碎,将他那种圣洁、美好的外壳完全剥离,强行暴露出了里边儿的躯壳。

“他做了什么?!”

亚当斯惊讶得喘不过气。

“这是伪神,”司易思的手指在虚空中描摹着,他似乎是在勾勒出一些线条,随着他手的动作,他面前的神明的躯体巧合般的也跟着减少,“它依靠着信仰壮大自身。”

他用着轻蔑的它称呼着这玩意儿,银发沐浴在微光里,这轻描淡写的一划有如神迹一般震撼。

就好似神明是在司易思一指下崩塌掉的一般!

“没有了信仰,它什么也不算!”

睁开眼的莱茵国国民们眼中再没有了狂热的情绪,他们似乎还沉浸在那场大梦当中,为里头神明所引发的巨大的动荡而战栗着。

神明离人们很远的时候,他们敬仰、赞颂他的存在,可当神明离得很近……

他们意识到了神明的危害以后,对神明的信仰自然不会那么纯粹。

这样,又如何让依靠信仰而生的人造神明继续汲取力量?!

真正的神明又怎么会是依靠着民众们的信仰而上位的存在?那是对他们极大的侮辱!

司易思感觉着克莱尔身体的一阵排斥,这大约是神明创造他时留下的一点儿灵性,众神拒绝承认这玩意儿配叫做神明。

“它是最大的笑话。”

司易思没有一丝波动的、蔑视的说。

他慢慢放下了手,就在这一瞬间,这个人造的神明彻底的碎掉了!也在最后一刻,有不少人晃眼看见了神明的真面目。

“国王陛下?”

“发生了……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莱茵国的民众还一脸茫然的时候,司易思已经提起亚当斯往一边快速行进了过去。

“呼哧、呼哧、呼哧。”

尤利安看着一个人狼狈的匍匐在地上,他脚下蜿蜒的血液在地板上拉出了长长的一条……流淌下来的居然是银色的血。

“救、救救我!”

“神明”狼狈的呼救着。

“哎,我亲爱的弟弟,”尤利安打着拍子凝视着和自己有七八分相似的这张面孔,笑得愉快,“都说了成为神明是有危险的——你为什么要抢在我前面去尝试这种半成品的造神仪式呢?”

尤利安的这位弟弟野心出众,可惜脑子不太好使。

“你……”弟弟瞳孔收缩,惊叫一声,“你都知道、你都知道!”

他以为他可以超越尤利安先一步成为至高的存在,却没有想到这一切都在尤利安的注视下,他是故意将自己……当成一个试验品!

“当然。”

尤利安拍了一下手,望向外边:“远道的客人们——克莱尔,我这个蠢货弟弟就交由你们处理吧。不过他也快死了。”

他的声音很轻很轻,笑容像是阳光、羽毛一类的物品一样轻柔、美好。

这一切都在尤利安的掌控当中,他怎么可能第一个用自己来试验造神计划呢?他颇有野心的弟弟就是这颗试金石。

好戏还在后头呢。

尤利安微微偏了偏头,他的脚下有传送阵的光芒闪现。

他微微笑着说:“你以为我创造的只有这一个神明?这么个庞大的实验……怎么可能只有我们人族参与呢?”

他的言外之意就是这件事还有别的种族的人参与!一开始,尤利安的视野就不曾局限在自己的同族身上!

“让我们拭目以待。”尤利安的目光都放在司易思身上,“变数会被抹消的。”

他眼中有野心的狂澜在翻滚着,他试图要杀死克莱尔的存在……大概是冥冥之中感觉到了司易思会是最大的变数!

“拭目以待。”司易思说。

克莱尔问:“你可以打断尤利安传送的法术不是?”

他们的面前,尤利安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估计是传送去了哪里。

司易思泰然说:“当然,不过有他没有他都不影响吧?尤利安在……接下来需要解决的玩意儿也许会变得更有挑战性一些。”

克莱尔感叹:“你很有自信。”

司易思回答他:“当然,我是司易思。”

他的目光远远落在了几个地方,那大约是以莱茵国为中心的其它种族的居住地的方向!

“准备好了吗?迎接我们的‘神明’,夺取无上的权柄?”

“他已经发出讯号了。”

“那么——行动吧,大家!大陆将会因为我们而改变,这都是为了我们的种族!”

在漆黑的暗处,一双双眼睛里迸发出野心的光辉,他们不约而同地启行了造神的仪式。

他们妄图造出来的神明——其实是他们自己!

这片大陆,异变骤生!

热门小说系统教你做人[快穿],本站提供系统教你做人[快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系统教你做人[快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神明十造物(十七) 下一章:神明造物(造十九)
热门: 汉尼拔崛起 美人图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放学后 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 万域之王 超级浮空城 约会游戏 夜光的阶梯 薄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