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造物(七)

上一章:造神明造物(六) 下一章:神(明造物(八)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满天的星火在圣坛上方铺展开, 让一小部分的天空染上了火烧云的颜色,恐怖、庞大的法术力量在这里聚集。

莱茵国。

尤利安正浅笑着与现任圣者莱茵寒暄, 他忽然感应到大范围的法术波动, 眼眸里翻起了惊天的波涛。

禁咒?!

精灵想毁掉他们自己吗!

遍布在各个种族的观测塔内,种族、发色皮肤各异的祭司们眼角处在同一时刻出现了深深的灼痕,他们眼底遍布赤色, 一小簇法术的火焰燃烧着他们的眼眶。

能力越强的祭司受到的干扰越大,他们徒劳的扣挖着眼角,飞快赶在眼睛被烧瞎之前用自身的力量将禁咒的余烬排出!

这只是星火不经意间溅落出的一点痕迹而已!

在精灵族以外广阔范围内的大大小小的种族都多少受了波及。

测试法术的水晶轰然炸裂,碎片飞溅出去, 滚落在地上留下浅浅的焦痕。

没有法力的人们茫然地应对着突然生出的变故, 一个幼小的男孩张望着看到了天边蔓延出来的“火烧云”,他从来没见过这么赤红的云霞, 眼睛挪也挪不开。

一旁男孩的父母发出刺耳的尖叫:“你的眼睛怎么了?!”

——男孩从眼睛里流下了眼泪,也是赤红赤红的颜色。

禁咒是什么?它被称为除神以外人类所可以掌控的最强大、恐怖的力量。它可以轻而易举摧毁一个城池,将生灵化为涂炭。

而发动禁咒的存在——九死而无一生。

精灵族内部也是一片混乱景象。

尚有理智的年老祭司跌跌撞撞闯进了王的寝宫:“您疯了吗?!”

然后,他的瞳孔猛地睁大, 倒映出了一副可怖的景象。他说不出一句话来了。

亚当斯本来第一反应想要跑的,但他低头看了一眼镜子,又探头望了望圣坛的方向,最终还是找了个角落小心地蹲起来。

他显然的跑不过一个禁咒,现在唯一能期待的……就是里头的人类圣者能救他们于刀山火海当中。

给他一点信任吧。

可恶魔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相信人类圣者。

圣坛。

“啊……啊。”爱奇拉发出沙哑的声音,她的双眼已经睁不开了,肆虐、霸道的法力强制性地从眼部冲入她的身体, 捣毁着她的每一寸精神。

星火甚至还没有彻底降临她就已经快承受不住,爱奇拉死死地回抓住司易思,像摸着了一根救命稻草。

爱奇拉至今还无法理解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

她甚至也想不起来埋怨让她过来当点灯人的精灵。

司易思用指尖轻触爱奇拉的眼角,他面对如此恢宏、可怖的禁咒,居然一点躲避的想法都没有。

爱奇拉突然觉得眼角处传来了一阵凉意,这阵凉意从眼睛处很快传到全身,像清凉的水花一下子将爱奇拉的痛苦浇灭。她不禁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叫,眼睛也似乎能够缓缓睁开了——

在睁开的一刹那,爱奇拉听见了司易思的声音,那像是泉水一样汩汩流进了她心里。

“法咒无法穿透。”

司易思一只手将爱奇拉放下,右手的法杖随着他出口的声音缓慢地闪烁着微光。

冰般轻、寒的冷色光芒在刹那间充满了爱奇拉的身周,她呆呆地看着司易思,看着伴随着司易思的话语施加在法杖上的的奇妙的、庄严的……神力。

一层、两层,三层…

司易思每吐露出一个字,就有一层法力加持在法杖上,进而转向爱奇拉身体的周围。

他银色的瞳孔里似乎也迸发出了冰一样湛色的光,仿佛冰晶骤然炸裂。司易思的银发似乎也披上了一层光,似乎有无形的神冠缓缓地落在了上边。

爱奇拉的身体被法力托住,保护性的放在一个正方块儿的空间里。

爱奇拉的眼眸里难以抑制地出现了讶然、倾慕的眼神——司易思所表现出来的力量,竟是无可叠加的接近于一位神明!

他仅用言语就调动了法术,就像是神独有的言灵之力!

然后爱奇拉艰难地睁眼,看着司易思无所畏惧地站立在原地,星火在他们的面前——降临!

我安全了。这是爱奇拉下意识的念头。

但随后她发现自己的身体突然漂浮了起来,有一双无形的手,也许是法力将她连同司易思建造出来的保护圈儿一起推向了禁咒所在的方向!

无数金色的锁链链结在了爱奇拉手上、腿上,它们延展向虚空的方向,正朝着星火的方向。

她就是被这股力量推了出去。

司易思皱了一下眉。

克莱尔在司易思耳边快速的说:“精灵将爱奇拉定成了禁咒的施术者,禁咒会拉拽爱奇拉,用她的生命作为最好的燃料!”

克莱尔没有将术法的知识全部交给司易思,对他有所保留,可现在不是藏着掖着的时候了。

禁咒的施术者会被媲美神力的力量拽去中心,禁咒会下意识地榨取施术者的力量,直至将他们榨干或是直到禁咒释放完成!

但就算是这个大陆实力最高的一批人也不能肯定的说他们能够接受禁术的反噬力量。

爱奇拉这个幼小的精灵想要活下来更是……难如登天,精灵让爱奇拉成为施术者,就是想要用她的性命换取禁咒的降临。

可这又有一个问题了——克莱尔喃喃:“他们为什么会觉得爱奇拉承担得住?”

如果爱奇拉不能达到一定的先决条件,那即使是榨干她禁咒也不可能成功。

“啊!”

爱奇拉感觉到强烈的拉扯感,强大的力量不但拉扯着她的身体,似乎也一同拉扯着她的心脏。

她迅速地失去了意识,毫无抵抗地顺着锁链的拉扯往禁咒飘去。

在这短短几秒的时间里,爱奇拉的身体表面浮现出来了一种熟悉的力量。这是来源于克莱尔本人的力量!

克莱尔曾经将一丝力量输入了待在母树上的爱奇拉果子身体里,这成为了暂时庇佑住爱奇拉性命的挡箭牌。

精灵早就算好了这一点,所以他们才会让爱奇拉过来送死。

克莱尔语气多了一分沉重:“爱奇拉会死。”

克莱尔的力量成为了催动禁咒的最好养料,但让禁咒结束的力量却会完全的从爱奇拉身上抽取。

禁咒会榨干她的血液、粉碎她的身体,吞没她的灵魂……爱奇拉似乎已经没有了存活的可能。

禁咒近在眼前,爱奇拉马上就要被吞没!

“不,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司易思说,他的袍角在狂乱的法术流中鼓动着,银色的长发被掀得很高。

他在克莱尔猝不及防下,伸手抓住了充满神性的金色锁链!

锁链拉拽的行动一僵,司易思的手臂白皙又纤长,最细的一根金色锁链都要粗于手臂,可是他却生生撼动了锁链!

即将彻底降临的星火在很接近地面的空中停止住了,不是法力耗光的缘故,而是有人将和它吸收的法力有千丝万缕联系的一大股力量灌入其中。

克莱尔看着:“你是在输入法力?你不担心加大它的威力吗?”

正常的人是不会将能量输入进一个充盈了太多“气体”即将爆炸的物体里的,那样只会加速爆炸的发生!

可——司易思是那种会搞出乌龙的人吗?

“那也要它下得来!”司易思的声音掷地有声,克莱尔没有交给他任何动用力量的方法,但一切的力量都有一个相同的源头,司易思会用灵力等,自然也就会调用克莱尔身体里潜藏的法力。

他在一口气间将这具身体的潜力尽数释放!

透过司易思的视野,克莱尔看见了混乱的法力在周围四处波动着,属于他自己的力量顺着锁链像是出弦的利箭一般直接穿透禁咒的表壳,进入到了中心。

也就在这同时,爱奇拉彻底被星火吞没进去。

但她的身体没有第一时间被碾压为粉末,反倒好端端地漂浮在中心位置,因为此刻禁咒正在和司易思这个突然闯入的外来者斗争。

“禁咒依靠你的力量释放,它不会反抗你的力量的侵入,”司易思甚至有闲情逸致地笑了一下,“所以——这就是反客为主的最好机会!”

“不过这样大概会弄伤你的身体吧。”

克莱尔淡淡回答:“你用。”

他的目光落在爱奇拉身上,他发现自己的内心还是会产生少许波动的。他不希望爱奇拉成为这一个牺牲品。

克莱尔脑海里隐约的掠过了什么。

克莱尔话音落地的下一秒,司易思的手心上就出现了一层层烧灼的痕迹。

这一点的疼痛没办法让司易思皱半下眉头,他嘴角甚至越发的上扬,眼睛里带着明亮的光彩——

他夺取了咒术的核心,反客为主!

星火猛地一滞,就在下一瞬间它坠落到了地上!绚烂的光芒几乎要刺破人们的眼球,爱奇拉也在这极强的光芒下重新恢复了意识。

“嗬……”

她看见了可怖的禁咒化作了满天的烟火纷纷扬扬的落下,它们落在了自己身上,却像是一片羽毛触及湖面,没有丝毫的杀伤力。

爱奇拉免费的看了一场盛大而美丽的烟火,她的视野都被照亮。

她抬起了不禁流出眼泪的眼睛,看见了抱着自己的司易思,落下的光披散在他的身周,用绚烂衬托出司易思的清冷。

神使大人将她放了下来,他保持着微微侧身的姿态,修长的指尖上若有若无的焦痕像是纹上去的卷云饰样,他的掌心托着一颗火红的晶石——

就像是缩小版的星火禁咒一样,散发着让人忌惮的气息。

“我……”爱奇拉看着眼前的司易思,像是觐见了一位真正的神明。

“嘘,”司易思轻声开口,“你很累了,你该休息了。”

他说出口的话带着丝丝缕缕的催眠意味,它轻轻地灌入爱奇拉的耳中,将她所有强压下来的疲累全部唤醒。

爱奇拉的眼神变得迷蒙,不多时她像是受伤后休憩的幼兽一样,蜷缩着睡了过去。

克莱尔感叹:“你、真的很大胆。让她睡着是为了去解决导演这一出的精灵吗?”

“无辜的受害者大概也不想看到施害者的嘴脸,”司易思眸中闪过一道锐光,他回答了克莱尔,“当然,现在就去解决。”

“我没有将敌人仁慈的留到明天的习惯。”

司易思从圣坛走了出去,看见了一个抱紧自己的亚当斯。

“起来了。”他顺手将手里的火红晶石扔给了亚当斯。

“哎、啊?你你你真的解决了?!”亚当斯满脸惊诧,在一下子低头看到司易思扔给他的东西时,那脸色霎时好看,揣了个烫手洋芋似的,“这、这这这……这是禁咒?!”

火红的晶石里饱含着混乱的法力,看一眼就让亚当斯有眼角生痛甚至将要裂开的感觉。

司易思居然将一个禁咒压缩成了一块儿无害的宝石!

“当戒指用。”司易思抛下这句话。

谁敢把这个当戒指用啊!!亚当斯在心里疯狂的咆哮着。

不过内心的天平又无声无息朝司易思倾斜了一点,这大约就是口嫌体正直了。

哎……人类圣者受伤了?亚当斯忽然看见司易思指尖像是装饰物一样的焦痕,越发的同仇敌忾起来,恨不得将该死的精灵砍个一百次。

他早就没有了对人类的偏见。

正处于风波中的他们不知道,这一次禁咒的消弭在外界引发了多大的危机。

每一个祭司都不约而同直起了腰杆,就算是伤得严重的祭司也没有例外,他们眺望向一个方向,眼神狂热。

神,是神降临了吗?

是哪一位神明?

尤利安差一点捏碎了手上戴着的宝石戒指,他面色阴晴不定,作为知情者他知道得更多一点,也就因此心情越发的不好。

“精灵族那些疯子!”的想法一下子就转变成了“克莱尔怎么会有能力打破禁咒?”的疑问。

“啊,失败了啊。”精灵王希图森眼中染上了灰白的色彩,他懒懒地躺在原本的位置上,似乎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精灵祭司保持着跪倒的姿态,神色惊惧。

而司易思已经一路向精灵王所在的地方走了过来。

司易思第一眼就注意到了神色惊恐的精灵祭司,他还好端端地活着,只是似乎失去了站起来的勇气。

不、不对!

司易思拧了一下眉头,看向了精灵祭司跪着的腿部,有紫黑的树藤从他的血肉中生长出来、死死扎根在地底。

他低垂着的脸上也不全是惊惧,还有压抑不住的疯狂。

“嗬、嗬……”精灵祭司按住自己的眉心,好像和什么东西做着抵抗,他的眉心出腾出一缕黑气,泥泞而充满恶意。

“我们失败了。”精灵王希图森开口。

一阵狂风突然吹走了遮掩的纱帘,司易思看清了希图森此刻的状态。

他不是躺在塌上——希图森靠着的东西是一棵非常、非常眼熟的树,精灵母树。但此刻这树的叶片全部枯萎,树皮呈现一种紫黑的堕落的颜色,而司易思也知道为什么精灵祭司会惊惧交加。

希图森上身还保持着精灵那般清丽、美好的模样,下身却与精灵母树完全的扭曲重合在一起,紫黑色畸形的树干与精灵的躯体胡乱的搅乱了分布在一张“图”上,他依恋地一半脸颊紧贴在母树树干上,与它相接的皮肤似乎都和紫黑树皮融合在一起。

说话的也不是希图森,而是精灵母树树皮上裂开的一条巨大的口子,精灵的声音从这么庞大、丑陋的东西上说出,给人一种万物颠倒的怪异惊悚感觉。

希图森的模样就像是他的精灵躯体已经死去,维系着他生命的是这棵遭受了污染变得丑陋的精灵母树。

所有看到这样景象的生灵都会有心惊胆颤的感觉,亚当斯的脑海里有什么东西突突地跳着,这东西上似乎有什么强大的吸引力,吸引得他脑袋都想要炸开。

不能再看了!

司易思斜睨了亚当斯一眼,把他的脸给拍偏,他才缓了过来。

这东西……司易思神色古怪地想,倒像是别的世界中出现的不可名状之物,直视它扭曲形体的人都将陷入一种负面、混乱的情绪当中去。

“力量。”

精灵母树的树干裂开,发出悦耳的声音。

精灵祭司站了起来,他似乎发生了一定的蜕变,但是仍然拥有着活着的生命气息。他眉心凝聚着一层黑色的气,眼眸新绿的色彩逐渐被吞没,变成了一团混浊的黑色。

同一时刻,精灵祭司的长发也染上了泼墨似的色彩,他在转瞬间就变得比亚当斯更像恶魔!

他茫然地站立了起来,眼里没有灵动的神采,只低声喃喃着:“污秽——消除。”

精灵祭司猛然抬起头,被无形的力量亦或者是说本能驱使着的他死死地盯住了司易思和亚当斯。

很快的,精灵祭司手里多出来了一把弓箭,他弯弓搭箭,直接往亚当斯这个恶魔身上疾射而去!

他显而易见是觉得恶魔比人类的存在更为污秽,需要先一步消除!

克莱尔的声音在司易思脑海中响起:“他们走了歪路,被**污染了自我。”

换句话来说,精灵被神明给抛弃了。

他显然弄不明白心思纯洁的精灵为什么会把自己作到这种地步。

一整个族群啊!最先被**污染的竟然是象征着精灵族生命之源的精灵母树!

精灵王作为最靠近、最亲近精灵母树的存在,自然……被污染的程度最深!

最关键的是,司易思不可能把精灵族全部杀死,现目前他们全部上了头,不管不顾地过来袭杀,但是他们还有救。

“亚当斯。”

司易思垂下眼帘,拍了一下正被箭追杀得狼狈左右逃窜的恶魔。

“戒指给我。”

亚当斯愣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司易思指的是什么,他正巧被精灵的弓箭攻击擦中了耳朵,吃痛的窜了一下飞快将火红晶石扔出来。

啊啊,他还是跑吧!

亚当斯哀怨的看了司易思一眼。

司易思不为所动,将火红晶石重新攥在手中。

克莱尔不解:“你想做什么?再释放一次禁咒?”

“当然是——”司易思无视了赶过来的精灵们,身体轻盈地掠了出去,他目光紧盯着希图森,不,精灵母树,指尖攥着的火红晶石在刹那间拉伸成尖锐的菱形,“擒贼先擒王!”

火红晶石刺穿了精灵母树的表皮,一路肆无忌惮的继续冲撞下去。

“是什么让它觉得,我会站着等精灵把我包围?”

“哈——”司易思冷冷的哼笑了一声,手下用力!

热门小说系统教你做人[快穿],本站提供系统教你做人[快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系统教你做人[快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造神明造物(六) 下一章:神(明造物(八)
热门: 鼠男 新疆探秘录之黑暗戈壁 无上神通 疯狂建村令 涿鹿·炎的最后王孙 诡秘之主 捡了一片荒野 暗皇凌天 凡人修仙传 守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