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神明造物(六)

上一章:神明造物(明五) 下一章:神明(造物(七)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小天使们订阅正版作者才有小钱钱呀QwQ

“啊——!”青栀高声尖叫一声,震得陆唯之耳膜都要破了, 她看也不看地手臂化作结束的鸟翅扇飞了逼近的一只野兽。

我、看不惯、这家伙!

陆唯之几乎要咬碎一口银牙, 殷切地看向司易思的方向, 指望他能叫这聒噪的家伙停止制造魔音——

司易思这么个情商低, 完全不懂美人心思的系统毫无所察。

他感受到陆唯之的目光只觉头皮发麻, 心里头不断重复着麻烦麻烦麻烦的想法。

但他必须得等着魔彻底被小世界给干掉——都给它这么个机会了, 要是还不能解决魔……

呵。

小世界天道与魔角力的过程中, 郁容城这个重生的“主角”的意识间歇一会儿就清醒一次。

黑色的攀附在他身上的魔气一会儿剥离一半离开他的身体,露出下边森森白骨,叫郁容城的意识有苏醒的机会,一会儿又叫魔给占了上风——

凄厉的惨叫声也来自于郁容城。

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血肉如水一般融化,直损灵魂的痛感折磨得他恨不得立刻死去。

偏偏魔气一刻不休地试图侵占、修复他的身体, 郁容城连调动灵力来个殊死反驳都做不到, 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庞大而广博的青墨小世界天道一点一点将他茧食。

这是一种慢性折磨。

而司易思只感觉到了愉快。或者说是来源于他身上所即将苏醒的司墨白的灵魂下意识表现出来的活泼姿态才对。

司易思低声自言自语道:“再等一会儿。”

司墨白的灵魂现在还不是时候苏醒,不然他就会被排斥出这具身体。

现在魔还没完全散去, 也就代表着牵动着司墨白悲剧的那一抹仇恨与不甘也没有完全散去,司易思的任务也就还没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司墨白的灵魂被司易思轻松安抚住了。

它自活跃的状态安静了下来, 像是一汪沉静的潭水。

司易思任着阿秃讨好地缠绕在他手指上,他戳了戳阿秃头顶不明显的两个小尖尖, 想起来它刚刚做了什么事情……

司易思竟生出一点捂脸的冲动。

本来说他预想的解决魔不会就这么容易……但阿秃愣是来了回神来一笔。

它就像是和郁容城的生.殖.器.官彻底卯上了样,在用至正属性的雷攻击郁容城的时候——精准、干脆的对准郁容城身后的……

对, 就是你想的那样。

司易思吐槽:“你这是什么猥琐流打法啊。”

阿秃乖乖盘在他手上,听到他的话以后爬到司易思手上,朝他自豪的仰起胸脯:“嘶嘶、嘶嘶~”

完全说不通。

司易思捏了一下它的小角角, 看着即将抵达尾声的角力战斗,他突然严肃了脸问阿秃:

“以后你是希望跟着我,还是跟着在我身体里的他?”

阿秃根本意义上来说算是机缘巧合之下诞生出来的一个BUG,如果它选择留在青墨小世界跟随重新掌控了身体的司墨白的话,它势必会能力受到限制。

但它也同时可以随司墨白一起飞升去上界。

倘若他跟着司易思的话……系统虽然有可以兑换龙魂修炼功法的商城,但司易思此刻是以宿主身份登入,就不拥有随意使用权,而只能够以积分的方式兑换。

这会很麻烦,但也有其它的优点在。

司易思尝试着将这些讯息全部送入了阿秃的脑子。

阿秃讨好地轻轻咬了他一口——它现在似乎觉得这是种很好的互动方式。

“选择我嘶一声,选择那个他,嘶两声。”

司易思话音刚落,阿秃就迫不及待地狠咬了一口司易思——咬了一口。

司易思看它捂着又碎掉了的牙心痛得要死的可怜样,彻底面无表情。

“我知道了。”司易思回答。

系统怀疑阿秃根本没有脑子这东西。

不过不可避免的,系统对阿秃的好感度也稍稍提高了一点,他在认真思考等阿秃长大一点要不要给他换个名字。

比如……

秃爸爸?

它应该会比较开心的,毕竟喜欢听别人叫自己爸爸是现在的流行。

数十多个个小时以后,当陆唯之都忍不住朝司易思喊——

“这些乱七糟八的家伙怎么就不攻击你!”俨然是所有的喜欢都变成嫉妒的标志。

司易思在心里回答:因为司墨白是天命主角啊,有优待的,懂?

——之后,魔和天道的竞争终于落下了帷幕。

郁容城临死前的最后一刻恢复了他自己的神智,他眼中的怨毒都已经不存在,只剩下惶恐和深深的畏惧。

他用成了焦骨的手挠着地面:

“我不甘心……我明明重生了,为什么……”

他体内的金丹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彻底的被捻为了灰尘随风散去。

郁容城瞪着一双眼,他的身形逐渐散去——与魔一起飞灰烟灭。

同时,司易思感觉到身体一松,有什么桎梏无声的脱落了。

“我走了。”司易思朝着司墨白的灵魂说,又伸手把阿秃打成一个蝴蝶结缠在手上,“走了,阿秃。”

“嘶嘶~”阿秃欢快地嘶嘶。

系统面板再次出现在司易思眼前,司墨白的身体的瞳孔有一瞬间涌入了无数数据流。

[是否选择登出,携带佩戴的灵魂挂件,清算任务等级?]

[是。]

[——欢迎登出。]

司易思与阿秃一起登出后,司墨白的灵魂重新占据了自己的身体。

他睁开了一双有着温润色泽的黑色眼眸,忽地唇角上翘露出来一个轻柔的笑。

“傻。”司易思轻飘飘斜睨了莫无常一眼,却换来他老大说什么都是对的的明晃晃的神情。

有点辣眼睛。

司易思当然知道莫无常说傻也不是真傻,光他可以敏锐观察到别的玩家观察不到的东西这点就可以证明。

要真说的话……他应该是福运薄。

有个无常的名头,那还不早早下地府?

“我们是要等什么?”莫无常问。

“等昨天的公交车。”司易思没隐瞒他,毕竟这回是打着要把他当诱饵的心思。

光司易思一个去……他怕那位空调鬼小姐一见着他就怂叽叽的跑了。

“???”

莫无常一脸懵逼。

“房东嫌弃我们房租给得少,要是我们给他多些房租会发生什么?我很好奇,所以想试一试。”司易思仰头,止住就要留下的泪水。

“这和公交车有什么关系?”

莫无常反射性的问出去,马上就脑筋急转弯反应过来。

房东一看就和这栋出租房一样是阴邪的东西,活人的钱币他肯定不收。那……死人,或者说鬼的钱呢?

出租房里的四位租客这时候行踪不明,当然没有操作的余地。

额……所以就把主意打到公交车上了吗?

按正常思路来说一点也没问题,但莫无常总觉得身旁阴风阵阵,就好像昨天那附身鬼又缠到了自己的身上。

他打了个哆嗦,有了不详的预感。

“我、我要做什么?”

“诱饵。”司易思被寒风吹得又眼泪连连,他回答莫无常,“我担心它们看见我就跑了,你懂吗?”

他湿漉漉的眸子盯着莫无常,外表像是柔弱的小鹿,内里大概是个、是个绿巨人?莫无常被自己的想象给吓到了,情不自禁地抖了一下。

司易思直觉莫无常想了些不该想的东西。

“额……我知道了。”

莫无常话刚一说完,门缝外就传来车刹车的声音。

昨天坐过的公交车停在了出租房旁的路牌边,敞开的车门黑洞洞像是鬼大张开的嘴。

莫无常下意识望了司易思一眼,心底竟然为鬼默哀了一声。

对不起,“为虎作伥”我也很无奈啊。

莫无常顺顺利利地就上了公交车,那个女司机朝他看过来,露出了一个血腥的微笑。

“昨天的……人类……客人,你好。”

莫无常想到了被他遮掩在身后的司易思,朝脖子硬生生扭过来的女司机递去一个默哀的眼神。

女司机:“???”

然后,她迎面撞上正一抽一抽哭泣的司易思。

女司机:“!!!”

她这一吃惊害得公交车一个急刹车就停了下来,而司易思已经探头向她这里,朝她露出了一个带着哭的笑。

座位上坐着的乘客也现出了身形,他们都是腐烂程度各不一致的尸.体,此刻正直直向莫无常看去。

空调里也钻出来一只鬼头,待看到司易思一个侧脸,她嗖地一下就缩了回去。

“你坚持一会儿。”司易思朝莫无常说。

他一把把女司机像逮个小鸡崽子一样捉了起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她领口处塞了什么东西。

——嗯,阿秃。

噼里啪啦,滋啦滋啦,嘶嘶嘶嘶!

电光烤焦皮肉的“烤鬼”香气一阵一阵地传来,阿秃一边飙着泪一边疯狂地放着电,要是会说话说不定要把司易思这无良系统给骂个千百遍。

司易思先把女司机给三下五除二解决后,把莫无常的身体一拨开,看向了座位上零星的几位尸.体乘客。

热门小说系统教你做人[快穿],本站提供系统教你做人[快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系统教你做人[快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神明造物(明五) 下一章:神明(造物(七)
热门: 独步 魅影 泰坦尼克谋杀案 乡村艳妇 暗黑童话 弑天剑仙 破窗 牧神记 梦幻花 九龙拉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