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除我除都重生(番外)

上一章:世界公敌(四完敌) 下一章:神明造物(一()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回去再说。”

司易思在弗莱娅做出这样的表示后回答她, 弗莱娅也没有因为司易思有点冷淡的态度产生任何失落的情绪。

“好呀, 王。”

她只是微微笑着应道:“那我先一步走了?”

弗莱娅口中的先一步走了指的是回系统空间,她既然可以做到吞噬叛逃系统, 自然就能全盘接收叛逃系统拥有的知识。

系统空间的存在对她来说就不再是秘密。

“好。”司易思点头。

弗莱娅的身形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这个小世界中,小世界中的游微月再人们记忆中还存在着, 每个人都会认为她去周游世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玩厌回来。

弗莱娅将一半的叛逃系统的力量分给了这个世界,这代表着她无法成为一个完整的预备系统。

不过……她开心就好。

这一天,小世界的所有人都仿佛从一个璀璨的梦境中醒过来。

王老眨了下眼睛, 视网膜尚且留下了那样金色的、璀璨的光辉。他不由得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在近距离直视那样的场景以后……就算他已经将“梦境”里的记忆遗忘, 深层意识还是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

他感觉自己思绪通达, 因为年迈而迟钝的大脑焕发出了新的生机,胸腔中更是喷薄出来一阵激动的热流。

因为年岁增长而渐渐被搁浅、被腐蚀的振兴国家的理想重新被唤醒——王老偶然间看了一眼镜子当中的自己,一夜间……竟是奇迹般的有黑色头发自白发中突兀生长出来。

新生的世界的人们也似乎开始重新认识世界。

往常他们总是浑浑噩噩,仿佛为了达成目的的工作和生活着。

可现在他们漫步在街道上, 看着新绿的小芽从枝头上冒出, 不知怎么的总会露出会心的微笑。

在全世界人们的潜意识中, 无形拴连桎梏着他们的枷锁已经断裂,他们自由了——

从身, 到心。

宋云容却不在重获新生的人的行列当中。

从一开始他和宋宁,也就是叛逃系统就是纯粹的利益相关的关联,他肚子里的剩下一个“孩子”也甚至不是个真的活物。

叛逃系统这么一出事,宋云容的两个孩子自然就没了踪影, 但宋云容家中还有着非常少量的幼儿用品。

粗劣、廉价的一些幼儿用品,这些本来是宋云容打算用于充当诱饵引起俞安宴的同情和怜悯心的工具。

叛逃系统的存在被无声无息的抹去,宋云容也开始有点疯癫。

“我的孩子,我该有个孩子的!”宋云容甚至去探监被捕入狱的王立和王宛,隔着一层玻璃手舞足蹈的大喊大叫。

“我该有个俞总的孩子,是不是王总?!”

王立用混浊的眼睛盯着他,诡异笑笑也不说话。

他已经是一条败狗了。

王宛也没有因为她的“怀孕”被延缓入狱,在所有医院的检查中显示王宛都并不是真正的怀孕,她更像是感染了什么病毒呈现出怀孕的后遗症的表象。

没有了孕妇这层身份,王宛也逃不过锒铛入狱的下场。

不过她有个单独的隔间,虽说不会收到一些犯人的责难,可他们会像是观看猴子似的对王宛品头论足。

这对于自尊心极高的王宛来说是比欺压更可怕的打击。

她此时把脸紧紧贴在玻璃上,眼睛凹陷下去盯着宋云容,眼里藏着只噬人的魔鬼。

“嘻嘻,”王宛笑着说,“你这只连荣华富贵都没有享受过的可怜虫,孩子?不,你痴心妄想的不是孩子,是金钱、财富!”

“有孩子又怎么样,没有孩子又怎么样?”王宛大笑,“嘿嘿,母凭子贵行不通啦……行不通啦~”

“没有文化只会做白日梦的家伙,行不通啦行不通啦~只能去捡垃圾、捡垃圾嘿!”

她居然开始哼唱着自制的粗陋的歌谣,句句都是对宋云容的嘲弄,精神状态显然已经不对了。

“啊!”

就是这么个疯子的话戳到了宋云容心窝子里,他抓挠向玻璃,想隔着玻璃抓花宋云容那张脸似的。

警察见状不对,立刻把这个精神疑似不太正常的探监的人给拉了出去。

“为什么不靠自己嘿嘿嘿~”

王宛继续着自己的疯言疯语。

“宋云容肚子里的另一个孩子到——”司易思自语说,那当然不是个孩子,大约是叛逃系统残缺的一丝意识,也是它最后绝地翻盘的机会。

王琼瑶在司易思这个系统没说话的期间“偶然”遇上了另一个系统。

另一个系统就是逃窜出去的叛逃系统最终的后路,在实力大损的情况下它只能够做一只寄生虫,失去了控制宿主的能力。

它不偏不倚的选择了王琼瑶作为宿主,并将自己的辅助能力定向成了情感。

叛逃系统将自身定性为男性,它又多选择的是怀有恶念的宿主,因此它不可避免的对女性的角色拥有了主观性色彩。

——她们是接触到一点情爱就会昏头昏脑,恨不得把自己的一切送给恋人的蠢蛋。

女性会为了欺骗性的爱伤害自己、伤害亲人和朋友,是最好奴役和控制的对象。

总而言之,叛逃系统觉得情感方面是它最容易入手、降低侵略性的方向。

“我是情感系统,我可以为你斩获一段完美的恋情。”

王琼瑶是叛逃系统的不二人选,她身上有着王宛给她的“金手指”,很多方面都对男性具有极大的诱惑力。

叛逃系统只需要坐享其成就足够——

“不。”王琼瑶一挑眉,却是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这个劳什子系统,“我还年轻,暂时没有恋爱的想法。”

“恋爱?那是什么?我为什么要在事业未获得成功的时候花费时间去感受它?”

“我现在的目标,就是学习,只有学习!忙着呢,边儿去!”

叛逃系统急了:“你不想要拥有一个可爱的孩子,通过这来体现女性的最大价值吗?学习哪里有恋爱重要,年纪大了你就没人要了,你不慌吗?”

“慌个头!”王琼瑶没好气骂,这什么情感系统,放在现在妥妥的就是个真实的直男癌,“感情在您的眼里女性就是个行走的子宫咯,生孩子是女性的最大价值体现?你怎么不把脑子里的水倒倒呢!”

“年纪大了没人要?”王琼瑶说,“这是哪门子的妖言妖语哦?”

很快,她觉得跟个脑子不正常的系统交谈是浪费时间,当即自动的屏蔽了这系统,专注于自己的学习去了。

叛逃系统:“?”

“??”

“!!!”——气死了。

等司易思再次“上线”的时候,王琼瑶忍不住跟司易思吐槽了这事儿。

得来全不费工夫。司易思是这么觉得的。

他漠然看了和自己挤在一块儿的叛逃系统,声音没有起伏的开口:“巧,你也来当系统啊。”

叛逃系统:“……”

“……”

它撒腿就想溜,结果直接被司易思在王琼瑶的意识里一下给碾碎了。

“解决掉了,”司易思在王琼瑶脑海里说,“对了,我快离开了。”

“哎——”王琼瑶长长的哎了一声,但她神色不见意外,一双晶亮的眼眸乘着喜悦和欢送的情绪。

“这么快就要走了吗?”

“是。”司易思答。

王琼瑶不觉得离别是件遗憾的事情,她两眼弯弯道:“我知道我是留不住系统先生的啦,那……再见?”

“以及,真的非常感谢您。”

王琼瑶的眉梢上挑,整个人看着自信又张扬,带着阳光那样暖心的色彩。

“也该谢谢你自己。”司易思说。

从这之后,司易思这个系统就再也没有在王琼瑶脑海中发出过任何信息。王琼瑶却从始至终没有任何悲伤与怨念,她眺望着天空掠过的飞鸟,在每一个司易思到来的那个日子里用夹带着鲜花的信笺写下感谢与祝福。

——感谢新生。

——感谢系统先生。

王琼瑶用铅笔在信笺上勾勒出她想象中的系统先生的轮廓,是一个虽然冷淡但其实很温柔的男性呢。

一遍又一遍,直到她如愿成长为一名学者。

*

而现在,司易思回到了俞安宴的身体,听见了苏醒的俞安宴的声音。

“谢谢。”俞安宴郑重的说,他声音里还夹杂着些不易察觉的灰暗情绪,但比一开始的生无可恋要好多了。

但——司易思知道俞安宴已经意识到了真相。

俞安宴传递给司易思的那部分清晰的记忆并没有发挥出任何的效果,那是因为……这段“清晰”的记忆是叛逃系统给他植入的记忆。

俞安宴真实经历过的记忆其实是那些在他意识里很模糊的那一部分。

这个小世界的世界线因为司易思的到来而重启了一次,却没办法同样改变叛逃系统已经获得的东西。

叛逃系统在俞安宴的上一世其实已经得逞,它通过培养宋宁这个新的世界之子已经成功掠夺了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力量,而这份力量没有因为世界重启消失——这就是它的打算被司易思揭穿,但却还是拥有一部分世界的力量的原因。

司易思猜测,上一世的俞安宴是叛逃系统吞噬剩下的小世界的关键所在,于是它通过对俞安宴植入虚假的记忆意图抹消他的存在……

就在叛逃系统即将获得成功的时候,俞安宴一次又一次被摆弄所引发的执念引来了进行任务的司易思,或者说也引来了打算吞噬掉叛逃系统的弗莱娅……

然后很自然的,叛逃系统所处的局面突然扭转。

它从赢家变成了输家。

“虽然和我想的不太一样,可您做到了让我不用再面对那些手段百出的欺骗。”俞安宴通过司易思的眼睛看到了一切。

“我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了吗?”俞安宴问,“这个世界已经获得了新生吗?”

“当然,”司易思说,“没有谁再是这个世界恒定的主角,不过你可以选择当自己的主角。”

司易思慢吞吞地说:“你还可以试着看一看那些欺骗你的人的未来。”

那些贪婪的重生者、穿越者再也回不到原本的时间线和世界,他们只能够安心在这个世界驻足。

甚至一些罪恶深重的宿主的灵魂现在都孤独无依的漂泊在世界的角落——世界不会承认他们的存在,他们被整个世界都给遗弃了。

这是他们必须为自己的贪婪付出的惩罚。

“真好。”俞安宴身上的阴沉气息消散了一些。

“您要走了吧?”

“对。”

“那——祝您回程愉快。”俞安宴将手放在胸口,朝着虚空的方向鞠了一躬。

司易思最后看了他一眼,踏上了归途。

司易思还没等到弗莱娅,就看到一只委屈巴巴的池春扑了过来。

“阿思!”池春当即很悲愤的叫了一声,“还好你没将那个冒牌货当成我!”

“那个确实不像你,”司易思不意外他怎么知道的,肯定是这次的特殊情况让最亲近他的池春又获得了观看权限,他吐出一句话来,“你比那家伙还傻一点儿。”

“什么啊!”池春不满瞅了司易思一声,“阿思你什么时候学会调侃人了。”

“学坏了学坏了,噫——”

身后突然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池春看见了滴落一滴金刚石泪的莫无常,他的宿主。

“锻炼完了吗?”莫无常把金刚石放在手心,放在池春眼中就是威胁。

他像被踩中尾巴似的跳起来:“休、休息着呢!”

“你看看大人都可以实体进入小世界,你不想也这么做吗?”莫无常拿司易思举例,“身体太弱的系统是没资格这样做的。”

“……”池春顿了一下,学着司易思的音调冷漠的回了一声,“哦。”

他拒绝和莫无常说话。

太伤系统自尊了。

“我走了我走了我走了,”池春朝司易思挤出一滴辛酸泪,“不要想我,呜,下次我和你一起去小世界私人旅行。”

唔?司易思送走池春后,余光瞥见个眼熟的小系统。

M416带着副娇弱的、没了条腿的丧尸身体一蹦一蹦地上来了。

它身边跟着的可不就是弗莱娅吗?

“王,”弗莱娅说,“这是我以后选择共事的系统。”

司易思恍然,弗莱娅只拥有叛逃系统一半的力量,这不足以让她成为一个系统,但她却是完全拥有了成为宿主的资格。

M416这小系统就是弗莱娅选择的自己的宿主。

“好。”司易思说。

弗莱娅笑笑:“我会努力跟紧您的脚步,可不会叫王走得太快把我给落下了。”

“好。”

“那王,接下来的日子见面愉快~”弗莱娅说着,把M416拉起来往一个地方走去。

司易思听见他们交流的声音。

“我以后可以用这具丧尸身体陪你做任务?”

“自然,小东西。”弗莱娅回答说,“丧尸也在王的管辖范围内,你当然可以使用它。”

看样子,他们合作非常愉快。司易思想。

热门小说系统教你做人[快穿],本站提供系统教你做人[快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系统教你做人[快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世界公敌(四完敌) 下一章:神明造物(一()
热门: 剑极天下 武极天下 梦幻花 在古代上学的日子 武破九霄 宠物公墓 侯大利刑侦笔记 绿色尸体 九九神咒 荆棘与白骨的王国:血腥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