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公敌(三公)

上一章:世界公敌(二() 下一章:世界公敌(四完敌)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年轻小伙于南没法对司易思印象不深刻。

因为有一天——一个认知突然深深的铭刻在这个世界每一个人的脑海中, 无论是婴孩、成年人还是老人都知道了他们一直存在着的是个虚假、模板的世界。

而这个世界的主角就是俞安宴。

高层曾认为这是个针对国家的阴谋,但谁能做到凭一己之力操纵所有人的大脑?神么?

灌输进他们脑子里的认知是真实的这一点几乎被默认了。

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普通民众对俞安宴这个人的认知普遍都不太清楚, 地位、阶层越高的人知晓的关于俞安宴的事情也就越多。

所以高层们可以比较轻易地安抚下来民众的心却没办法欺骗得了自己。

但这个俞安宴迟迟没有出现在公众眼中,他似乎也没做出什么本该发生的事情,在末世的狂澜席卷过来、每个人都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小伙子也差一点淡忘了这个人的存在。

可他现在发现……自己错了!

于南无可避免地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特别是在他将艾江市沦为死城的事情和俞安宴这个名字联系在一起后,经过精密锻炼培养起来的心智在刹那间崩塌。

俞安宴……不是人, 他是丧尸的王, 他将会摧毁一整座城池作为自己加冕的礼赞。

他哪里是什么需要帮助的幸存者?

他们为什么会通过无人机看到全城的丧尸都在追赶着俞安宴他们……?

——因为艾江市整座城的丧尸都是俞安宴的手下。

他想要做什么?!于南警惕地绷紧了身体, 一连串加密的信息经他的手迅速传递了出去。

池春在这时候拉了拉司易思的袖子,自以为很小声地说:“他的脸色怎么看上去这么苍白?”

司易思没有回答池春。他看出来了于南在警惕甚至是憎恶着他,这种情绪来源于什么?

“您是?”

于南的语气很怪, 看,他甚至带上了敬称。

“司易思。”司易思坦然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他发觉于南神色更加古怪。

以为他说的是假名吗?不, 这才是他真实的名字, 俞安宴的名字倒像是条漂亮的枷锁, 随时随地等待着将他死死拷住。

“你们刚从艾江市出来,我们需要检查你们身上是否存在有感染源,”于南试探着, 试图稳住两人,“请和我们过来吧。”

“好。”司易思淡淡应道。

反倒是池春的态度突然变得激昂起来:“等等、等等——安……阿思,我怎么觉得这个人不太对劲啊?”

“要不我们还是离开吧, 我担心他是想要把我们骗到哪儿去。现在可是末世啊,我们能够相信的只有我们自己。”

“是我。”司易思瞥他一眼,“我相信的只有我自己。”

他说完甩下一脸尴尬的池春,径直跟着脚步凌乱的于南走了。

池春的演技实在太拙劣了……不,他没有演技那种东西。司易思对于“好友”池春的一些语气、小动作都产生了熟悉的感觉,可有一些东西他又可以看出来明显的违和感。

就像是司易思熟悉的存在被强加上了什么不属于他的东西似的。

“分开检查?”司易思挑了挑眉。

被派来和司易思接触的是一名穿着护士服的女性,女性的柔美在很多时候会让人容易放下戒心,他们打的都是这个主意。

护士小姐笑不露齿,挂着甜美的笑容。但司易思轻轻扫了一眼,就发现她显然经历过某种特殊训练,身体曲线依旧是柔美的,可真要动起手来她身体的韧度完全可以像是蛇一样将人绞死。

领着池春的那个女护士就没这么特殊了。

司易思装作不知的紧随护士小姐进去,刚一进入小屋子里坐到唯一的一把椅子上,护士小姐就神色一硬,紧靠着房门的身体如游蛇般疾驰而出。

紧跟着房间的门轰然关上,这里成为了关押司易思的牢房!

“哎你们做什么?!”还没进房间的池春看见这状况吵了起来,他一下打开了身旁护士的手,就冲到了紧闭的小房子里。

“这门……”池春诧异望着泛着金属光芒的门,认出来了它是用一种怎样坚固的合金打造而成。

“你们是要做什么?为什么要把我的朋友关起来?”

池春试图去按门边墙上的几个小按钮,可他的行动被人给制止了。

数个军人出现在他身边钳制住了他的行为:“先生,这里很危险,请跟我们来。”

声音很礼貌,可却是强制性的将池春给带走了。

“嗯?”司易思低头往自己手腕上看,此时椅子上伸出的铁条死死地箍住了他的全身,这样的铜墙铁壁让人挣脱不得。

小房子里除了一把椅子外什么也没有,没有一扇窗户,只在墙壁侧面留了数个可以提供空气的小口。

——等吧。

司易思想,那些军人也许还坏了池春的什么事。

他猜到池春可能会有触碰门边按钮的举动,但那些按钮怕不是让他出去的方法吧?倒很有可能是临时准备好的对付他的手段。

在没有进门前司易思就感觉到了几股气机,这小黑屋是他自己选择坐的。

——那就等。

司易思眨了眨眼睛,数秒的时间里他就想出了不少脱逃的方法。

他来自于先于这个世界科技的地方,他的名字司易思……414,更像是一串编号。

他是人么?不。

司易思想——他也许是系统一类的存在。

M416还火急火燎的想着通过各种方式暗示、提醒一下司易思呢,不过它恐怕也没想到——

司易思自个儿已经找到了自我。

小房间里除了司易思外没有任何声音存在,人在这种虚无、压抑的氛围待久了后会很难受,算是一种慢性折磨。

最先找上司易思的居然是池春。

他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摆脱了那些军官的看守,窜到了小房间前低声叫司易思。

“我帮你出来!”池春坚定说,“不管你做了什么,安……阿思都是我的朋友!”

“嗯。”司易思答。

“你们也都看到了吧?”他突然这样说,不是说给池春听的。

“……嗯?”一直在看着摄像头显示的画面的军人突然眨了下眼睛,司易思的话将他从莫名的困意中惊醒。

他一下子站起来:“报告,危险人物有异动!”

“我们应该开诚公布的交流一下,不是吗?”在军人眼里,司易思毫不顾忌、没有丝毫偏移地看向了摄像头所在的方向。

警用摄像头将司易思的面容清晰笼罩在内,他的双眸一片平静、毫无波澜,就好似这数个小时的拘.禁是闲漫散步一样。

他是怎么发现隐藏起来的摄像头的?

他没有受到一点影响?

军人更生出一种感觉,司易思早就预料到了会发生什么,可他偏就是主动的跳进了这个钢铁监牢里!

“阿思你在做什么?趁他们没在快出来啊!”池春不解的问询着。

“司先生。”一位面相柔和慈祥的老人走到了池春旁边与此同时司易思面前一块墙壁滑开,将老人的脸框了进去。他没有喊“俞安宴”,虽然这是他们心照不宣的事情。

池春身体僵住了,他的肩膀也被两只不同的手齐齐按住。

一种拘谨的意味从老人身上传来。

“我们想请司先生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配合我们的调查。”他折中的说。

司易思不信,他们一开始是没打算和司易思进行任何对话的,大概第二天早上他们就会将司易思押解到别的地方去——

“哦?”司易思笑,“把我软禁在这里难道不是怕我做些什么吗?”

“让我想想你们对我这么警戒的原因……以为艾江市变成死城的事情是我一手操纵,或者觉得艾江市的丧尸是我的手下,让你们来营救是我导演出来的一场戏?”

他安静看着老人,一双黑眸恍若吸收了全部的光。

“你们觉得这是我做的?”

司易思嘴角稍稍上扬,这是个没有温度的微笑。

老人停顿数秒,神色复杂又难掩警惕的刚要说什么,司易思再度打断了他。

“你们觉得用这样的方法就可以困住我吗?”

在老人的眼前,司易思似笑非笑的摇了摇头,谁也不知道他怎么做的,椅子上的钢条在断断时间里就像粉笔一样齐齐折断成两截。

这是很简单的方法,什么东西都有弱点不是吗?”

他施施然起身,往前走了几步。

“我能弄开这东西,也同样可以弄开这东西。”司易思敲了敲合金的门。

“如果你们要执意和我僵持,那随意。”

分明是司易思身处险境,他却反过来威胁老人,这是多大的胆子?

多么肆无忌惮!

老人的手指动了几下,微笑浮于表面成了张可信度不高的面具,任谁都能看出他内心的挣扎。

他其实不能作为代表,不过司易思就是要让他找能够做主的人!

漫长的僵持终于有了尾声——

老人主动的开启了房门,向司易思展示了他们交谈的诚意。不过……是表面的诚意,司易思嗅到了硝|烟的气息,大概有很多个黑洞洞的木仓口正藏在暗处瞄准着他,一但他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大概就会发动攻击吧。

“现在来说说你们对我的了解吧。”

司易思一开口就给老人抛下了一个难关。

他神色清明。

他看上去什么也不知道……老人心里滑过这个想法,他斟酌着得失,试图将一些东西紧紧抓握在手中作为筹码。

司易思就在这时朗声开口:“我只想要听最关键的内容,我分得清是否真实和是否有所隐瞒。”

“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司易思手上没有任何可以进行攻击的武器,但他就是这么处之泰然,悠闲的样子让所有人都觉得他一定有所准备。

万一司易思留的后手就是足以淹没整个城市的丧尸群呢?

他们可以动用特制的武器消灭它们,但势必会伤亡惨重,是故老人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暂时稳住司易思、采取和谈的方式。

老人用精炼的语言讲了出来。

司易思静等着听完。

“所以在你们的认知中我是个丧尸王,丧尸是这个故事的主角,而人类是炮灰?”

“记忆告知你们,你们就信了?”

老人眼中的意思很明确——通过任何手段都不能察觉出这种认知的来源。

“那……末世为什么会发生你们就知道了吗?”司易思说。

“你们怎么就不想想——末世就是带给你们这种认知的存在一手推动的呢?”司易思越说越觉得熟悉,似乎他遇见过这种事情的发生。

老人沉默。

司易思知道让他们选择完全戒备自己肯定有许许多多其它的因素,也许还掺杂着资本、政治等原因……

俞安宴是国人,华夏会受到一定的施压是很正常的事情——就算是在人性趋近疯狂的末世,国家之间的抗争依旧是存在的。

司易思轻声说:“还不明白吗?推动这一切的幕后黑手想要让我死。”

为什么?你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老人的眼神是这么回答的。

“啊,”司易思不在意的开口,“因为我是唯一能让你们离开这个虚假的世界的人。祂不仅封锁了我的记忆,还不遗余力的打压我、栽赃陷害我——说我是丧尸王吗?你们完全可以抽一管血去研究,看看它是否属于人类。”

他的前半段话听着像大放厥词,内容又特别的荒缪,可司易思的语气却又如此的笃定,让人好奇他知道了些什么?

司易思说完这话以后,安静地等待着老人的选择。

幕后的存在试图通过□□将他直接摧毁在艾江市,司易思无比清楚不管自己以前是谁,现在的他都是“人类之身”。

所以他要通过华夏对他的认同来牵制其它国家——断绝这种大范围杀伤性武器的使用。

不过这也只是司易思的计划之一,并不是他所必须得完成的目标。他尝试说服掌权者,却不是将所有希望都依托在国家的庇佑上。

“你想要什么?”老人张了张口,最后问。

“一点微不足道的保护。”司易思的发尾扫动了一下,“幕后存在想要杀死我的心非常迫切,到时候我会让你们看看的——”

“看……?”

“看虚假变成真实。”

“……我们需要一点考虑的时间。”

老人再三斟酌后回答。

“我等待你们的回音。”司易思嘴角勾了一下,不慌不忙地坐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去。

在合金的门即将再次被关上的时候,司易思忽然说了一句话:“十二个人?这可远远不够。”

老人登时目光严肃起来——他们安排的时刻准备着防止司易思暴.动的人数正是十二个人!

热门小说系统教你做人[快穿],本站提供系统教你做人[快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系统教你做人[快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世界公敌(二() 下一章:世界公敌(四完敌)
热门: 穿到异世开会所 末世夫夫现代种田日常 逃生游戏BOSS怀了我的孩子 超禁忌游戏2 横扫荒宇 九阴九阳 剑动九天 凌天传说 仙羽幻境 刀剑神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