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除我都重生(三十)

上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二十九) 下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三十一)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宋云容将王立和王琼瑶请了进去。

他们交谈的时间非常短暂,不过已经初步达成了共识。

宋云容将会在第二个孩子生下来后将他短暂交给王立, 而王立将会保证在事成之后帮助宋云容接近俞安宴。

宋云容哪里是王立这只老狐狸的对手?

所以他当然不知道王立打的算盘——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吞并俞安宴的公司。

但宋云容想要接近俞安宴就是为了他的权和钱……等王立事成, 他接近俞安宴这个打算也会随之化为碎末。

宋云容和王家来人交谈完后才发现卧室打开了一条缝。

宋宁正静悄悄往外窥探, 黑色眼珠子让他心跳一窒。

“弟弟会回来的, 我保证。”宋宁太聪明了……宋云容被他看着,不知不觉的就心虚了起来, 说出来的话也显得非常的虚而无力。

“我知道的, ”宋宁一脸早熟的说, “弟弟能够帮到爸爸,真是太好了。”

听着他认同的话, 宋云容不知怎么的一抖。

宋宁口中称着弟弟, 表现出来的态度却像是他怀着的孩子就是个可利用的商品。

他没有对这个孩子展现出任何欢迎、偏激甚至是抵触的情绪。

轻飘飘得让宋云容一滞。

宋云容也说不出来这种感觉——他竟下意识的排斥起可以给他带来无尽财富的亲生孩子来。

“能、能体谅就好。”

他短时间说出一句完整的话都需要卡个几回。

门外也正发生着一场交易。

“爸爸,琼瑶那边你打算怎么做?”王宛正征询着意见。

“找准机会趁她和俞总独处的时候行动——”王立说,“一次没有怀孕没关系, 我们还有这个孩子作为后手。”

王立想要谋夺的不仅仅是这一个俞氏公司,还有俞安宴名下的其它财产。

当然,要实现后者需要较为漫长的一段时间, 但王立等得及。

“不过……我们还差一个手段。必须做好最坏打算,如果琼瑶没有怀上, 就必须让她至少显示一些孕期的征兆。”

“瞒过最开始的一段时间, 后边可操作的机会还多的是。”

听到王立的话,王宛眉梢忽地染上了笑意,她胸有成竹说:“这件事我有办法解决。”

她手里头可还有系统提供的假孕丹和幻梦丹。

假孕丹可以让王琼瑶肚子高高隆起,充分体验一把十月怀胎的滋味, 幻梦丹则能够营造出一夜缠绵的假象……

正正当当是为俞安宴和王琼瑶两人准备的。

司易思这边忽地感觉到一阵凉意入骨,他眸子微眯、挑了挑眉头——谁敢来算计他呢?

王宛这边下手得很快。

她很快就找到了一个时机,公司的年会。年会在晚上举办,司易思依着往年的传统包下了一块场地专用于年会的举办。

司易思很快言简意赅的总结完公司一年的情况,几乎还没等公司员工感觉到枯燥,他就已经结束了演讲。

再之后……按照惯例,接下来的时间就完全交给公司的员工们了。

这是一场狂欢——他们甚至别开生面的开起了假面的盛宴。

每个员工都戴上了不同的假面,在没有人知晓他们是谁的情况下尽情的享受着这个夜晚。

司易思静坐在一角,他还待在这里不是因为也想参与进去,而是因为他感受到了粘稠的针对他而来的恶意。

既然有人刻意要导演一出戏剧,他这个当事人也不好不进场吧?

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被刻意的引导着朝司易思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那是王琼瑶,她今天穿上了一件粉色的小裙子,和脸上的兔面具相得益彰。

王琼瑶也一眼看见了这个安静的地方,她眼睛一亮毫不犹豫地走了过来。

——因为一直一个人待着的缘故,她并不太习惯……人太多、太吵的场合。

“……先生,可以稍微挪一下吗?”

王琼瑶走近后才看见坐在这儿的司易思。人对美有种天生的向往,引得他们流连忘返。

王琼瑶看着司易思此刻的扮相,心脏莫名的跳快了一拍。

盛宴上的假面都是由司易思一手提供,所以面具的细节、材质都精细万分,戴上这个面具,整个人就好似漫步在上个世纪外国贵族繁华奢靡的舞会当中。

王琼瑶带着点小心味道的注视着这位先生脸上的面具,生怕惊扰了他周身这种空灵的氛围似的。

她想……这位先生的面具只薄薄的一片,没有什么花哨的纹路,可勾勒在其上的幽蓝色彩好似映入了那双沉寂的湖般的黑色眼眸,透出一点神秘、一丝纯然的魅意。

假面上的孔雀绿好似点缀在皇冠上一枚从森林深处挖掘出来的透亮的宝石。

“好像精灵啊……”

王琼瑶情不自禁喃喃,眼神看着是被完全吸引了。

这不是什么基于情爱而生的情愫,只是正常的为这种魅力倾倒的模样。

王琼瑶忍不住抿了一口手边放着的果汁,平复自己干燥的口腔。

精灵?

司易思听着王琼瑶对他的评价,心里勾勒出大半小世界所存在的精灵的固有形象——纯善、自然和拥有着超乎性别的美丽。

他轻动了一下唇角,觉得还是小部分小世界里骁勇善战或者是嗜血的精灵比较适合他。

司易思注意着周围有人投来的隐晦的目光,低头看了一眼放在自己面前的果汁。

他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一饮而下。

果汁里其实没有放入什么药物,但是这“果汁”其实有着高浓度的酒精,夸张点说足以把牛给撂倒。

司易思对后边人的算计清清楚楚。

他们是不会做什么公然违法乱纪的事,他们想要做的只是将今天的两个主角给灌得晕晕乎乎。

——再之后无非是带到床上去,借助一些见不得人的小手段达成目的。

司易思装作酒力不支的样子,一只手托住腮帮,“醉眼朦胧”。

醉了的时候司易思随手一戳,正中王琼瑶的一个穴道,于是她外表看着也昏昏欲睡过去。

实际上王琼瑶喝下的果汁里没有任何别的添加品,她当然也不会依着王宛的想法醉倒。

王琼瑶发现自己的眼睛突然睁不大开,她甚至也无法控制僵住的四肢,只能用很少的视野模模糊糊地窥见外边的情况。

王琼瑶为这个变故而六神无主,好在她身上的系统及时跳了出来。

“宿主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只是有人想要算计你。”

“谁?!”

司易思只说:“静观其变。

他一个系统在王琼瑶心中倒底是陌生的家伙,陌生的存在怎么会比她自己看到的东西有说服力呢?

“你想要我自己去看吗?”

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王琼瑶反而放松了一些。

王宛这边。

她觉得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她带过去的几个人会假装司易思和王琼瑶两人的朋友,将醉了的他们搀扶走。

两个女子已经将王琼瑶给扶走,司易思这边却突生变故。

“你们是谁?”

被叫过来的两人当即被吓了一跳,他们要找的正主正好端端地站了起来。

一双黑色的眼睛透过假面直直看向他们,好似洞悉了一切。

这两人慌得着不住,吞吞吐吐补救:“俞总您请,我们兄弟两想带你去休息的房间。”

他们这话破绽百出,偏生就在两人绝望的当口,他们听见司易思略带醉意的声音:“在哪儿?”

司易思这时候的声音掺杂上了一丝沙哑,比平日里的声音低了几度,却更显出别样的魅力。

至少电话那头的王宛听着,都不仅怔神了一会儿。

她不禁想,把俞安宴留给王琼瑶,还真是便宜了她!

想归想,王宛还是按照原计划命令他们实行。

站司易思跟前两人松了一大口气,慌张的拍拍胸膛。妈耶这个有钱人真难伺候,喝醉了还像个二大爷似的。

吓死他们两个了……还以为任务失败了。

不过这两人看着司易思自己平稳走到指定的房间里后,还是很快的交差兔子似的蹦开。

直觉催促着他们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房间里的幻梦丹已经点燃,王宛拥有的宫宠系统所说的一些妃子俘获帝王心意的丹香在房间里溢散。

它的味道足够独特,带一些甜香。

王宛乍一进去,一瞬间也看见了取下了假面的司易思在朝她微笑,她心底贪婪的占有欲高涨了一会儿。

她走到趴着不省人事的王琼瑶身边,手一翻就要将孕子丹喂入王琼瑶的口中。

王琼瑶看见了一切却无力阻止,她在心底呼喊:“系统,姐姐要给我喂的是什么东西?!”

王琼瑶身体排斥这个排斥得很严重,几乎到了她脑内响遍警报的地步。

她眼睁睁看着那红色的药丸离自己越来越近,王宛抬起了她无力动弹的下巴,就要硬塞进去——

王琼瑶目睹了王宛眼中深深的恶意。

她连欺骗自己都不行。

不!

“王宛小姐想要做什么?”

一个声音从王宛耳边响起,她手一抖,但紧接着几乎是下意识地继续了先前的动作。

“一点治病的药!”

王宛声音激烈。

“药?”司易思这时候动了,“我看……需要治病的是王小姐你才是吧?”

“这颗药还是王小姐自己消化了比较好。”

说着,司易思在制止住王宛动作的下一秒,拉着她的手让她自己把孕子丹喂给了自己。

王宛眼睛瞪得都快凸出来,她喉咙死命的卡着,十分的抗拒将孕子丹给吞咽下去!

她短暂的制止住了孕子丹落入口中的趋势,可紧接着……司易思的手端着一个玻璃杯将里边的水尽数给灌入了王宛的口中。

他更是控制住了王宛的下颌,让她无法做出闭口的动作!

水咕噜咕噜的灌进去,在王宛目眦俱裂的模样中……这用来祸害王琼瑶的孕子丹生生入了王宛自己的口中!

“呕、呕!”

王宛弯曲着身体半跪在了地上,她的手用力的在自己的喉咙里扣挖,自然是什么也没能挖出来。

她脑海中的宫宠系统还在不合时宜的发出声音:“孕子丹具有唯一性、不可解除性,一经服用药效将会在十月之后自行解除。”

“呕……呕!!”

王宛呕得几乎将胃酸都给呕了出来,这一回的呕吐不再是她主观上乐意的了……

这是孕期最基本的孕吐。

而且王宛此刻的腹部也开始不正常的胀痛起来,腹部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不断地往下捣,给人种血肉随时会下坠的恐怖感觉。

王宛急得眼泪水流了满脸、一地,但司易思和被司易思解开了穴道爬起来的王琼瑶都没有帮助她的意思。

自作孽,不可活!

热门小说系统教你做人[快穿],本站提供系统教你做人[快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系统教你做人[快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二十九) 下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三十一)
热门: [快穿]天生男神 超魔构筑师 黄河鬼棺之4:魔王鬼窑 肖申克的救赎戏 THEBOOK 启示 抗日之兵魂传说 七夜之真相疑云 血狱魔帝 天空之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