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除我都重生(二十八)

上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二十七) 下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二十九)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关于王琼瑶的亲属关系的调查很快下来,王氏虽然对外宣称只有王琼瑶这唯一的一个“独生子”, 但实际上王琼瑶还有一个姐姐。

只要人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就不可能不留下踪迹, 从这方面调查, 王琼瑶的姐姐王宛的事情就呼之欲出了。

王宛比王琼瑶大了三岁,可她却不是王氏总裁明媒正娶的妻子的孩子。王宛是王氏总裁的私生女。

据资料可以知道, 王琼瑶的母亲在和王氏总裁结婚后的一段时间里, 夫妻两相敬如宾、对外表现出来的都是一派和谐感情。

不过王琼瑶的母亲顾琳琅的身子骨在一天却突然无征兆衰弱下去, 精神状况也出现了一定的问题。

顾琳琅被发现开始服用定量药物的时间和王家往外购置超过年龄的婴幼儿用品、衣物和奶粉的时间刚好撞上。

算算时间王琼瑶还不满周岁,而王宛……

已经是个可以满地走的孩子了。

恐怕就是因为撞见了王宛的存在, 顾琳琅才会生出心病, 至此以后身体久治不不愈,居然生生病死在了床上。

在顾琳琅去世以后,王氏总裁以思念亡妻的名头迅速把王琼瑶从幼儿园里带回家, 让她在屋里接受学习。

就针对教习王琼瑶的老师的调查看来,他们单单教给王琼瑶这些东西——

仪态、琴艺……等能提高礼仪风度,却无法提高知识储备的东西。

这样的针对性教学有个好处, 是怎么样的呢?

司易思神色微冷,黑眸里像藏了数根尖针。让王琼瑶空有美貌、礼仪而没有相对应的学识, 这样的女性就不会拥有太多独立的野心, 可不就是一个现成的联姻物件吗?

在现在这个女子不再弱于男性的社会里,总有些坚持着、幻想着女子就该一味无脑侍奉和服从丈夫的顽固份子,豪门里也不乏这种人,他们固守着封建的联姻制度, 还渴望找到个三从四德的妻子给自己、给儿子……

王琼瑶在这类人眼中无疑就是个香饽饽。

王氏总裁王立是要“养废”王琼瑶!

王琼瑶这边。

她看着手机上显示的通讯人姐姐,露出了一瞬间的为难神色,不过还是很快接了。

“姐姐?”

王宛在电话那头发出响亮的冷笑:“去找俞总把你现在的工作给辞了,求他给你一个助理的位置。”

“可是……”王琼瑶瞪圆脸。

俞总说她没有助理的业务水平啊。

王宛声音忽地软了下来,和声和气道:“姐姐知道你实行起来有困难,可我们集团正处于危机存亡关头……”

她声音听着像要泣出血来一样。

——王宛将洋葱片靠近眼睛,人造眼泪簌簌落了下来。

“我、我、我……”王琼瑶结巴。

她一方面下意识反抗离开现在的职位,一方面又揪心于姐姐的哭诉。

她问自己的“系统”司易思:“我该怎么做?”

司易思看出小姑娘的动摇,她姐姐对她的洗脑看上去是真成功,不过……

王琼瑶现目前非常容易跟着别人跑。

她会下意识听从身旁人的话,这点司易思会作为系统慢慢给她纠正过来。

“告诉你的姐姐——”司易思说,语气带有大刀阔斧的凛然,“王氏集团处于危机存亡关头,姐姐您为什么不能也尽一份力呢?”

“让我辞去职位,不可能!”

王琼瑶当即有样学样,牙尖嘴利的还了回去,连声色都学了个九成像。

她就差没说让王宛滚了!

王琼瑶的模仿完全是无意识的,等她自己说完以后,憋不住笑似的嗤嗤了几声。

这放在王宛耳朵里可就是赤.裸.裸的嘲讽了,她本来就是个脾气不好的大小姐,亲和的样子都是为了达成目的做给人看的。

她当即被气得差点倒仰,厉声斥骂道:“王琼瑶你是翅膀长硬了吗?学会顶嘴了?”

“好、好——既然你一意孤行,就不要怪我这个姐姐不要你!”

“哎……?”王琼瑶弱弱的回了句,电话那头却只剩下了嘟嘟的忙音。

王宛已经怒气十足的把电话挂断了。

“我、她……”王琼瑶的小脑袋瓜子弄不懂王宛对她的态度为什么会在瞬息间转了一百八十度。

不过王宛的态度表明得太清楚,王琼瑶想自我欺骗都不行。她忍不住想:我只是想要追寻自己想要的东西,为什么姐姐突然就变脸了?

王琼瑶情不自禁地在脑海里将自己的想法传递了出去。

很快,她就听见一个冷静的、仿佛幽静水潭般静谧的青年声音自耳边响起。

这是她绑定的那个人生赢家系统的声音。

司易思系统没有粉饰太平,反倒将血淋淋的一切直接撕下来讲给王琼瑶听。

“宿主的姐姐想要的是一个被她完全掌控的木偶,你就是她掌心的那个偶人。现在木偶表现出了自己的思想,隐约给她你会脱离控制的错觉,她当然不会对你有好脸色。”

“姐姐不是。”

王琼瑶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继续说下去,声音戛然而止。

司易思声线平缓:“不是什么?不是这样的人?宿主也意识到了什么对吧。”

“宿主的姐姐和宿主同父异母,更准确来说,王宛是宿主父亲风流一度的产物,也就是一个私生女。”

“在系统扫描提取到的相关信息里,宿主母亲的抑郁去世和王宛的存在的相关性高达百分之九十九。”

“哎,王琼瑶,这里有样东西让你帮帮忙——”

在司易思和王琼瑶交流的当口,一个清秀的青年高挥着手让王琼瑶这个公司新人过去搭手。

司易思掌管下的公司不存在旧人欺压新人这种龌龊事。

正相反,这些公司老人都挺愿意助力一把新人,毕竟谁不是从新人时期一步步走上来的呢?让新人过去搭手不是图麻烦,反倒是方便新人吸收一些以前没有接触到的东西。

“来了。”

王琼瑶提高了声音,不像她在司易思面前蚊子般的细软声音,她现在的声音算得上中气十足。

一股子的青春朝气。

这声音听在司易思耳中可比之前像是随时会崩溃的哭音顺耳多了。

面对着司易思的质问,王琼瑶顿了一下,趁着帮忙的空闲时间回了一句。

“我会自己去看……”

这很好。

司易思不恼,倒颇有些愉悦。这是王琼瑶懂得自我思考的第一步,分辨真假。

她如果真这么容易听信了司易思这个系统对王宛的批判,那司易思才要更加烦心一些。

王家。

王宛摔了手机,把自己砸在真皮沙发里。

王父王立听到这番大动静,拧开门把手注视自己的大女儿:“怎么回事?”

他年近五十,但保养得还不错,精气神十足也没有太大的啤酒肚。比起王宛来说,王立就显得稳重、深沉很多,一派喜怒不形于色的样子。

王宛厌烦的又摔了一次手机,手机在沙发上弹了一下。

“我让王琼瑶去当俞安宴的助理,不是都说他对她动心了吗,正好俞氏这回有对我们王氏动手的意思,我就让王琼瑶去试试能不能够力缆狂澜。”

“哦?”

王立知道俞安宴和王琼瑶这档子事。不过他一切都是听旁人转述过来的。

似乎是在一场宴会结束后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王琼瑶被淋成了个落汤鸡,俞安宴就主动上前把衣服给她披了。

在别有用心的豪门看来,俞安宴会出手相助不可能是因为良善这么简单,再有后来的俞氏在商业战场上对上王氏一事……

多的是人猜测俞安宴对王琼瑶动了心,索性试图将王氏江山摧毁,让王琼瑶成为他掌心的一只娇美金丝雀。

“然后呢?”

王立不动声色。

“王琼瑶居然死了心的要在俞安宴的公司当一个打杂的?!”

“我告诉她她不用回来了!”

王立看王宛气得都快跳脚的样子,冷冷呵了一声:“去给我把琼瑶哄回来。”

他命令道。

“为什么,爸爸?!”王宛像被踩着喉咙的鸭子样。

“你懂什么,”王立摆了摆手,很不耐烦,“俞安宴肯把人留在公司,这还不能说明他对琼瑶的特殊吗?而且谁告诉你公司打杂的就没用了?”

“用得好了自然也是一招妙棋。”王立不满的看着自己不开窍的女儿。

“把琼瑶这孩子给哄回来,不要我说第二次!”

王宛神色阴晴不定的,而后还是敛了神色默默的应下王立的话。

当然不是她朝王立妥协了,而是王宛脑海中系统的话改变了王宛的想法。

系统说:“美颜滤镜、惑人迷香、蚀骨名器一经投入,无法收回。”

意思就是她王宛只能将心思寄托在王琼瑶身上,所以她必须要找回主导权,重新把控王琼瑶!

王立还没有结束自己的“演讲”,他紧跟着说:“起源于所谓一见钟情的感情是不可靠的,王琼瑶这一个筹码还不够,我们还需要再加一个新的筹码让天平倾向我们这边。”

王宛想到了什么。

“孩子,一个因为意外而诞生的孩子。”王立扬起了嘴角,像盯上猎物的鬣狗。

“这个意外还不是那么光彩,得让俞安宴对琼瑶抱有深深的愧疚才行。”

此刻王家的两个人都心怀鬼胎,眼睛绿得像狼。

说着说着,王立接了个电话,他的神情忽然变得非常古怪,转头朝向王宛对她说:“俞安宴的孩子这件事我们不用着急了。”

“有人意外怀孕了。”

“啊?”

但是王宛搞不懂王立为什么会一副脸色发青、被噎到了的样子。

这不是好事吗?

热门小说系统教你做人[快穿],本站提供系统教你做人[快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系统教你做人[快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二十七) 下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二十九)
热门: 业余神偷拉菲兹 每天都怕被大BOSS灭口 秘密 德国小镇 切莫相信应召男 洪荒大佬总催更 好兆头 死亡开端 遵命,女鬼大人 SCI谜案集(SCI迷案集)(第四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