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除我都重生(二十六)

上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二十五) 下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二十七)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秦明先一步找上了司易思。

他别扭的表情一看就是有事相求:“米……宁希慕想要找你过去。”

秦明也无奈得很, 他自认为自己完全可以担好帮宁希慕清扫四周的担子, 可宁希慕不知道为什么相信司易思胜过他。

“对了……”秦明一偏头,又问司易思,“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到底什么身份了吗?”

他眼神怀疑:“普通人可不是你这样子。”

司易思这一次没再卖关子,说:“你知道自己经历过很多次记忆重启吧?”

秦明像吓着了的猫一样瞪大了眼——

“我的记忆从头到尾都没有被抹消过, 就这么简单, ”司易思继续说, “对你们很熟悉是因为我之前认识你们。”

“对了, 我对这个世界的这些异常生物的了解也全部来自你们。”

秦明眨一下眼睛:“你……就这么直接说出来了?”他左看看右看看,恨不得把周围人的耳朵都给挖掉。

“之前你不是一直坚定要见到微月姐才告诉她吗?”

司易思安静的俯视秦明:“因为我不相信你。而且, 也没有时间了——你最好快一点、快一点将消息转交给游微月, 越快越好。”

“啊, 什么……?”秦明混乱得很,“停停停停, 你是什么意思?”

司易思回答他:“简单来说, 我们的记忆很快就会再一次被修改, 抓紧时间你们也许还能留下一些讯息。”

他说着,脑海中绑定的新生美妆系统M416的声音应声响起:“宿主!我这边已经被那位发现异常了!”

司易思不急不缓,目光遥遥望向虚空, 实则则是“看”向了新生系统所构建的数据防护网。一串串数据如同荧光一样闪烁发光,它们组成一种颇有菱角的空间多边形, 带着超越这个时代所能够掌握的技术和能力。

可这样“无坚不摧”的防护网的一角正在被无声侵蚀,数据迅速地被抹消,司易思可以看到新的数据资料们被新生系统不断编写出来去弥补漏洞, 宛如女娲补天一般。

但是肉眼可见的防护网所在的区域依旧在不断地消失,攻击新生系统的存在远远高出它能抵抗的程度,眼下……新生系统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

“再撑一会儿。”司易思对他的“眷属”系统这么说。

在秦明来之前,司易思就已经和新生系统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深入交流。

时间转回那之前——

新生的系统如同一张白纸一般,似乎全身心的遵从司易思的心意,但在他提及到所谓的“真实”的时候,却露出了明显的犹豫的意思。

“我不知道。”给自己取名为M416的美妆系统坦诚回答。

就像这个世界的人们记忆会在攻略者离开的时候被修改一样,系统也是在不断更替的。

每当选定一个新的宿主,就会有一个新的系统去协助他们。

但是新的系统除了任务和压制宿主的惩罚手段外一无所知,从新生的美妆系统的话语中司易思可以得到一些信息——

新派遣出来的系统没有这个小世界之前发生的事情的记忆,以及系统最终服务的那个幕后存在会定时的检查系统的情况。

还真是严防死守……

幕后存在既然能够直接干涉小世界,为什么还需要这么小心、谨慎?

不仅快速的更换新的系统,新的系统关于之前的记忆还是一片空白。那个存在更是非常频繁的检查系统所处的情况,就像是生怕有什么变数发生一样。

那可不可以猜测……

幕后的存在处于衰弱期,所以它才不怕辛苦的将细枝末节都考虑到?

也许还可以猜测,它有一个已知的“敌人”存在,这才是它这么紧张的原因。

再深入想一想,说不定它已经落魄到了连系统都是在反复利用,清洗系统的记忆是为了给它们植入新的职能。

联想到这个世界以游微月身份出现的弗莱娅……

司易思突然想到了那个倒霉的叛逃系统。

这个小世界难不成成为了弗莱娅和叛逃系统博弈的平台?

“离下一次的系统检查还有多久?”司易思问美妆系统。

“就在……七分钟以后。”M416如实汇报。

“抓紧时间。”这么说着,司易思很快就堵上了秦明,他也迅速地决定让借秦明的嘴将这个讯息以最快速度传递给游微月。

*

时间非常紧迫,叛逃系统对美妆系统的又一次检测很快到来。

美妆系统的本质已经完全发生改变,一个照面就会被叛逃系统发现异常。何况这一次选定的宿主姬叶姗已经死去,没有意外的话……迎接这个世界的人的将是又一次的记忆更改。

司易思的思绪完全和美妆系统存于一地,他的双眼看着就像一对黑琉璃,有点像是精美的人偶。

数据的洪流浅浅的刻印在了司易思的双眸间,秦明看不见这种异常,但灵魂一直下意识地战栗着……

仿佛遇到了天敌。

秦明被司易思放空的眼神给吓了一跳,他昏头昏脑的就立刻立刻自己和游微月的通讯频道:“微月姐,俞安宴说很快我们的记忆又会被消除!”

一说完,秦明就恨不得打自己嘴巴两下。

他这说法根本没有半点工具,说不定就是俞安宴的胡乱猜测呢?

况且微月姐是那么有主见的一个人,又怎么可能不讲任何证据就无条件的相信俞安宴的话?

他下了不好的一步棋!

出乎意料的,游微月细微的呼吸声均匀的落入秦明的耳中。

“我知道了。”她这么回答。

游微月完全没有质疑司易思的意思,她的声音放得轻缓,这对于了解她的秦明来说这代表着她的信任。

游微月也没有和司易思洽谈一番的心思,秦明听见纸张磨挲和笔尖落到纸上的声音。

她只是快速的让秦明转告司易思:“不用顾及我们,你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知道你有解决的方法了——”

他一个普通人能有什么解决方法?秦明撇了撇嘴,扭过头去看司易思的时候却发现他噙着一抹神秘的笑意。

那模样……胸有成竹。

等等、不会是真有办法吧?

“宿主,瞒不住了!”新生系统M416的声音清晰传来,在发声一瞬间,它呈现出来的“本体”的玫瑰花瓣刹时间飘落一半。

司易思感觉到了系统口中的“那个存在”的降临,就像是一阵阴风刮过,惹得人察觉到冷意。

在这叛逃系统的意识接近的一瞬间,司易思自由的舒展开自己的意识,让它们不均匀的、细密的分散到每一个角落,全部充满在叛逃系统的“视野”中去。

“奇……怪。”

叛逃系统发出低喃,它一瞬间察觉到了异常的存在,但仔细观察的时候又发现没有任何异常的痕迹。

它不知道它的视野已经填满了它想要寻找的异常,它们潜移默化的更改了叛逃系统的认识。

在叛逃系统和司易思无限接近的一瞬间,司易思确定了——

眼前的叛逃系统只剩下二分之一。

它另一半不知道为什么消失了踪影,现在根本就是残缺的存在。

也难怪大费周章的利用宿主榨取他们的生命力……这分明是想要通过吞噬一整个小世界来补上自身的残缺!

叛逃系统没有发现异常,它一挥手招来M416系统,轻轻一捏将它的“记忆”抹消掉……

然后它聚精会神的盯着一个地方,虚幻的身体一瞬间凝实,泛起了警惕的波动。

游微月的笔尖在纸上飞快的书写着,可突然她放下了笔,去看手边黑白相间的棋盘以及上边的棋子。

她冷声道:“来,让我看看你能做到什么地步。”

游微月将白色的王棋扫落到地上。

——在她的心中,这样的博弈一开始就是猫捉老鼠的游戏。

只不过……因为司易思的加入增加了变数。

但这个变数只让游微月,不、弗莱娅觉得叛逃系统没有被称作王的资格。

王见王?呵,叛逃系统及得上她的王的千万分之一吗?一个苟延残喘的跳梁小丑而已。

“哎,你真不考虑说清楚吗?”秦明问着问着,突然想到了一件事,“米巧巧!”

如果真像司易思说的那样,他们的记忆将会又一次被抹消、修改,那宁希慕和米巧巧换回身体的事情又怎么弄?!

秦明脸色大变。

司易思稍稍安抚他:“不用担心,她们已经开始了——”

是,宁希慕已经独自一个人开始重塑身体。她是刻意把秦明给调走的,因为她并不清楚这件事会不会对自己造成危害。

被收起来的灵力此刻全数外溢,宁希慕将灵力一扫而空,被她挤到边上的米巧巧的灵魂忽然小幅度地动了一下。

“宿主……我尽力了!”龟缩成一团的新生系统发出了微弱的呻.吟。

“做得很好。”司易思夸奖它。

“你在跟谁……”秦明的嘴一张一合,可司易思已经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了。

刹时间,整个小世界都陷入了莫名的沉寂当中,一双隐藏在背后的大手缓缓推动了时间——

“俞总、俞总?”

年轻的穿着西装的男人喊着司易思。

司易思现在身处于公司的办公室里,他从座椅上坐直了身体,嗅到了一股很淡很清新的……

百合花香气?

“俞总,你要找的人来了。”西装男人暼向司易思的目光带着些畏惧。

一个年轻的女孩踩着光斑走了进来,她的模样小小软软的,眼睛是好看的杏眼,不过此刻那双眼睛有些微红、微肿,还含着泪水。

“我……我来了,俞总,求求您放过我们家的公司,我愿意当您的助理!”

司易思低头,手边还摆着一份文件。上边有女孩的身份信息和王氏集团的信息。

女孩名字叫王琼瑶,是王氏集团的千金……不过她们家集团此刻正遭遇着毁灭性的打击,因为俞安宴一眼相中了王琼瑶,用摧毁王氏集团作为威胁想要对她强取豪夺。

——

司易思鼻翼微动。

——天凉王破?

王琼瑶看司易思没有反应,又慌张的上前一步。这回司易思的反应够激烈了。

司易思的手上起了一个又一个红色的小疹。

俞安宴对百合花……过敏。

热门小说系统教你做人[快穿],本站提供系统教你做人[快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系统教你做人[快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二十五) 下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二十七)
热门: 百器徒然袋——雨 神级奶爸 清明上河图密码3 燃烧的密码 我可以无限强化 山村怪谈 漂离的伊甸 夜行 中国龙组3 花雨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