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除我都重生(二十四)

上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二十三) 下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二十五)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美妆系统第一反应不是惊愕, 而是开始检查自身系统内部结构是否产生了故障。

司易思的话被它完全当成了耳边风。

毕竟谁会想到一个视野只局限在小世界的宿主有对付更高层次的系统生命的能力呢?

“系统自检中——”

司易思“听”见美妆系统的喃语声,紧跟着一道接一道的数据流在司易思面前敞开。

它们好似历史洪流中飞速掠过的存在, 但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它们的存在太过粗糙、毫无美感。

这个美妆系统的数据流放在司易思眼中, 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残次品。

美妆系统自以为凌驾在普通人之上的数据库被司易思轻而易举窥破,他甚至信手拈来的放了几个小小的数据信号进去, 无声无息搅乱了美妆系统对自身的认知。

“系统本身, 无、故障?”

美妆系统说, 自检让它生出的一点疑惑很快被放下, 它显然异常相信这个检测结果, 于是冰冷、高高在上的声音又在司易思脑海中响起。

“宿主将受到电击惩罚!”

美妆系统大声说, 于是在肉眼无法捕捉到的地方, 专攻精神的雷霆电击轰然降临。

它却没有降临到司易思头上, 而是反过去袭击了美妆系统本身!

“滋……啦。”

作为系统,美妆系统一直以来以这种精神惩罚手段操纵一些硬骨头的宿主。它的手段无往不利,宿主无法抵抗这种攻击,多来几次甚至就已经精神溃散。

可这一次精神惩罚手段居然作用到了美妆系统这个掌控者身上。

它头一回体会到了遭受攻击的系统的痛楚。

电击让它的整个数据流紊乱,一种类人的疼痛不合时宜地传遍了美妆系统的全身, 让它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在一点一点的消亡。

“怎、么会?!”

美妆系统为这样的情况迷茫、恐惧, 负面情绪深深写进了它的程序里。它像是只野兽般在司易思脑海里咆哮着,恨不得撕裂他的皮肉, 将这具人类的身体给完全摧毁。

“你做了……什、么!”

美妆系统第一回正眼看这么个渺小的人类存在, 它被折磨得精疲力竭,如果它有一副人类身体,此刻展现出来的恐怕就是死熬几夜的狂躁、厌烦的姿态。

“我做了什么?”司易思稍稍扬了扬嘴角, “在你的数据库里动一点手脚,这很简单不是?”

美妆系统猛然“看”向了他,它开始在自己的数据里挖掘着那可能存在的病毒,很快它找到了导致它程序紊乱的数据——

美妆系统在发现异常以后,他的数据一拥而上,将病毒直接吞噬。

它遭受的电击在这一刻完全消弭。

它不知道司易思做了什么手脚,但是它知道威胁解除了……眼前这个宿主就没有制约它的本事了!

美妆系统的心思又活泛起来,它恶毒又愤恨、厌恶的情绪一个不漏的传递到司易思的脑海中。

司易思叹了口气,他探知到美妆系统的下一步计划,它想要直接占据司易思的大脑,将他的思想全部填满,让他成为一个白痴……

这样,就再不可能威胁到它!

美妆系统占据的过程异常的简单,它在心底洋洋自得,这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类而已,他怎么可能有真正威胁到系统的能力?

司易思轻声说:“果然是很低级的存在啊。”

他语气平淡,但不知道为什么就让美妆系统察觉到了一股子蔑视出来。

美妆系统依旧蛮力冲撞着,却在最后关卡被挡住了——

可紧接着,它来不及不解和疑惑,满脑子都被眼前看到的景象所填满。它下意识地恐惧而战栗着,恨不得生出一百双翅膀飞出天际!

美妆系统看到了什么?

它身处一个完全由数据组成的鸟笼子里,美妆系统以为的突破大脑防线不过是在不断地逼近数据鸟笼的边界。

而在鸟笼外,美妆系统的视野被无边无际的白光湮没。一双黑色点墨的眼眸从白光中明晃晃显露出来,恐怖的数据流在眼眸深处不断流转,好似催眠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冲刷、击溃美妆系统的“理智”。

在这双黑色的眼眸中,美妆系统窥破到了司易思最本质的存在。

——他是凌驾于他们这些残次品系统之上的真正的可以被称作系统的存在!

只是一眼、只是一眼……

美妆系统的所有不甘就被彻底击溃,它发不出声音,整个数据库中的数据在刹那间被一双无形的手彻底打乱。

它看见无尽的白光中伸出了一只人类的手臂,手臂握住它所在的鸟笼,漫不经心的收紧、碾压。

美妆系统发出了一声来自于核心深处的惨叫:“啊——!”

大脑的意识深处。

司易思捏着一只奄奄一息的美妆系统本体,它外形看着好似一支黑红色的玫瑰,细细观察才会发觉黑红娇艳的花瓣由一条条肥大的肉虫组成,尖利的荆棘刺是墨绿色的虫类残肢。

它小幅度地蠕动着,在华美的外表下掩藏的是死尸一般恶心的真面目。

也对,它本来就是费尽心力榨取宿主所有价值的存在,也就是被它哄骗的那些不谙世事的宿主才会相信它无条件帮助的鬼话。

美妆系统突然弹动了一下:“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求求您放过我,我从今以后唯您是从,我会选择别的宿主,把他们身上所有有利的东西全部贡献给您!”

它非常不要脸的求饶了。

“有几个问题,”司易思说,“俞安宴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美妆系统似乎是被彻底虐乖了,肉虫玫瑰瓣上裂开了一个口器,它知无不言:“俞安宴是这个攻略线世界的主人公之一。”

攻略线世界……这种世界是一类非常独特的残缺小世界。它本身的世界法则处于薄弱的、未凝聚的状态,就像是一张可以被随便涂抹的画纸。

残缺小世界会自主的吸引别的世界、或是不同时间线上的旅客进入本世界,通过和选定的数个“主人公”或多或少的交流达到进化、补充自身的目的。

可这一切都该发生在潜移默化当中,小世界也更不可能生成美妆系统这类的存在来“监管”这些促进世界进化的旅客。

只能有一种可能……

美妆系统这类的系统是被别的存在派遣到这个世界上来的。

因为这种本身没有丝毫抵抗外界能力的残缺小世界对于一些家伙来说可是最适合的游乐场以及最好的养料。

——这个小世界已经被外物给入侵了!

俞安宴能感觉到这个世界发生的异样恐怕也是因为主人公身份的原因。

“第二个问题,”司易思眯了眯眼,“我拿那些宿主身上的东西有什么用?”

美妆系统卡了一下,吞吞吐吐又兼之小心翼翼的开口:“您需要的不就是宿主的生命力和他们心中滋生出来的恶念吗?”

它献宝似的让身体裂开数个小口,露出里头储存到的数团粉红混合着血红的肉泥。

肉泥散发着最污浊的恶意的气息,又散发着重重的血腥味儿。这一团又一团的肉泥来源于——人类的心脏。

“都给您、都给您——”

美妆系统觍着脸迫不及待说。

它伸出“手”,无数肉虫子簇拥着伸出肥胀的足部将肉泥递到司易思跟前。

司易思幽黑的双眸盯着近在咫尺的这东西。他忽然面无表情地说:“放过你?不可能。”

他的大脑开始排除美妆系统的存在,而美妆系统一感受到压迫,就暴露出了最丑陋的嘴脸。

蠕动着的虫身张开口器,粉红色的口器里带着甜腥的血味儿,无端地让人厌恶。它发出滋滋的声响,数头并进,意图要张开大嘴将周边的一切给吞噬。

“杀了你!你这可耻的入侵者!”

“求求您放过我,让我吃了你——!”

美妆系统陷入了彻底的疯魔状态,它一会儿露出求饶的恐惧面庞,一会儿又挥动着狰狞的口器袭击司易思。

“咔擦。”

它甚至连近身的机会都没有,就在庞大的数据流的包裹下被碾成了无数的碎片——

司易思察觉出来了美妆系统的异常,他猜想着这玩意儿被下了什么限制,涉及到所谓的真实的方面就会失去理智。

哈……

司易思淡淡开口:“比起一个有反心的系统存在,我更喜欢一个完全听命于我的听话的家伙。”

美妆系统从一开始和司易思建立起绑定关系的时候,它的一切就都在司易思的掌控当中了。

不管这幕后的存在想要隐瞒些什么,都不可能。

因为……

在司易思的脑海中,一朵玫瑰重新无声被聚合起来。

这是由美妆系统为模板重构起来的一个新的只听命于司易思的系统,它会对司易思拥有绝对的忠诚,知无不尽!

娇艳的玫瑰轻轻颤动了起来,花瓣上沾着清晨的露水。

新生的系统带着对司易思的憧憬:“美妆系统为您服务。”

看——他想要知道什么东西,哪需要非尝试着从本来那个美妆系统嘴里撬出来呢?

热门小说系统教你做人[快穿],本站提供系统教你做人[快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系统教你做人[快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二十三) 下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二十五)
热门: 珠穆朗玛之魔2 单恋 焚天魂主 诡念 欢愉 佛医古墓 水车馆幻影 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 天机·第二季:罗刹之国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