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除我都重生(十九)

上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十八) 下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二十)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为了表示出自己的孙子遭的难,叶淑芬还刻意把宁家任给拉了出来。

宁家任一直在嚎着, 仿佛一个天然的噪音源,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被养得白白胖胖, 身上的衣服也是一些最新款的衣服。

宁家任就差被养成个皮球了!

对比之下, 宁希慕这另一个宁家的孩子却显得干瘦、头发枯黄。她明明比宁家任大了好几岁,身高却堪堪只和她弟弟平齐。

一胖一瘦两相对比,才显得差距那么大。

“你不要乱说话!”宁父朝宁希慕吼,责怪的意思溢于言表, 他甚至在下头朝宁希慕做了个手势。

——那是他喝醉酒时发酒疯时时常抡酒瓶子的动作,宁父才不管自己是真喝醉还是假喝醉,他觉得自己在上司那儿天天受了天大的委屈, 就该找个玩意儿发泄。

宁希慕和她的母亲就是宁父最喜欢的发泄对象。

宁希慕身体一个下意识哆嗦, 司易思一把拽住了宁父的手,如同铁钳子一样制住了他想要挣脱的手。

宁父的手被司易思毫不客气的捏得生痛, 这一下脸都痛得扭曲起来。

这人在公司不敢对自己的“衣食父母”上司发脾气,到现在面对上他体力没有半点优势的司易思的时候也只能装孙子。

简单来说, 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东西!

“好好说话。”

“……知道了!”宁父愤愤甩开手, 在司易思动手瞬间迅速地把两只手都藏到背后去。

宁父对于司易思生出了一些忌惮, 完全没有想到面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家伙力量上居然胜过了他!

“好好说话。”年轻的民警也皱了下眉公事公办开口。

从情感上来说, 他自然是偏向宁希慕这个小女孩的,宁家人的“丰功伟绩”他们那一个所的人都知道七七八八,当然知道这家子人是多么的重男轻女、多么的无赖。

宁希慕这小姑娘如果在长到成年还没有摆脱这一重男轻女的一家子,八成会被宁家人给直接强嫁出去。

明面上说是嫁,实际上谁都知道是卖女儿, 宁家人一定会打宁希慕的彩礼的主意。

但是民警也知道孰轻孰重,他如果在今天表现出来更加支持那两个租房的大学生的话,宁家人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这样难缠的“刁民”总是会让干他们一行的头疼。

年轻民警放低、放缓声音对宁希慕来说:“小妹妹,想要说什么就说,不用害怕。”

“警察在这里。”

警察在这里,所以宁家人要是想用强硬的手段抢回去宁希慕,甚至动用武力都是不被允许的。

就算他们很难掺和到一些家事当中去,却还是能够做到保护人民的生命安全。

“一,”宁希慕吐字清楚,一颗吊着的心这一刻放下来了一些,“宁家任的事情你们不能随随便便推到大哥哥身上。”

就算她知道肯定是大哥哥做了什么,她也绝对不会说出口。

“怎么不能?”叶淑芬脱口而出,“我乖孙儿哭得这么厉害就是证据!”

宁希慕听着她胡搅蛮缠的声音突然觉得很熟悉,接下来在心里头组织的语言突然变得流畅了起来。

就像是她曾经幻想过怎么怼叶淑芬一样。

“哭又怎么样?奶奶你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一点吗,弟弟身上难道有发现什么被大哥哥弄出来的伤痕吗,你们有关于大哥哥伤害到弟弟的监控视频吗?”

——没有。

司易思清楚,宁家任身上绝对找不到任何外伤。大概等到他哭得已经彻底发不出声音的时候,他身上的疼痛感才会消失。

“你怎么能这么对你奶奶说话?”宁父质问宁希慕。

他显然是一招不成,换了一招,想要通过长辈关系对宁希慕施压。

这小丫头什么样子他清楚得很,怎么这一回就像是鬼附身一样,突然变得这么强硬了起来?

“不能对奶奶这么说话?”宁希慕的眼泪突然夺眶而出,但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恨意,“我是不是该向她道歉,然后按着她的说法抄一句佛经磕一个头,还要跪着抄?!”

秦明瞅瞅这情况,立刻见缝插针:“你们怎么能这么胡来,你儿子的命是命,你女儿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女孩子家家本来就不值钱……”

宁父小声说。

他的声音刚出,就一瞬间被宁希慕突然扩大的声音龙卷风似的覆盖住。

宁希慕的声音大得惊人,很难想象她瘦小的身躯是怎么能爆发出这样大的分贝来。

“二,大哥哥他们没有诱拐我,真正虐待我的是你们,你们这一群重男轻女的渣滓……”

她顿了一下,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生出了重男轻女相关的意识,接着继续说。

“我每天被你们关在家里做饭、洗碗、打扫房间,我一天只能够吃一顿饭,剩下的时间还要跪着虔诚的拜谢佛祖,抄一段佛经磕一个头。”

宁希慕重重地扯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露出了遮着的伤痕:“你们对我动辄打骂,大哥哥他们才会看不下去,出手帮助我!”

“你们……才像是人贩子!”

她说着,居然抡起瘦弱的手臂,用了自己全身的力量扇了宁父一个耳光。

宁希慕的力量还是太弱,只打得宁父轻轻偏过头去,就在他即将发怒的时候,有一只手突然狠狠地甩在了宁父的脸上,这个耳光刚好盖在宁希慕扇的耳光上!

司易思平和的对宁希慕说:“这样打人更痛。”

这个巴掌打得有多响?反正冒出头来试图看这一件家务事的隔了老远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宁父的脑袋直接被打得一下子偏过去,就差没扭着脖子。

但关键是,他被这么使劲的对着脸扇了一下,脸上居然没有留下任何红印子。

“!”

“街道里没有监控,”司易思说,“谁也不能证明我打了你,对吧?”

他睁着眼睛对年轻民警说瞎话:“警官先生,我觉得他马上就要暴起打人了,不小心失手快了一点,没有什么关系吧?”

“反正,是自卫呢。”

年轻民警斟酌一下说:“是意外,不过你们应该好好调解,什么事情不要总想着通过肢体语言来表达。”

他完全不在乎宁家人的感想的,毕竟所有所里人都早已经将宁家人拉入了黑名单。

有一次宁家人居然因为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闹到了来视察的领导面前,这可不……得罪太多人了!

宁父试图用身体去撞司易思,但这一会他的攻击又被完完全全挡了下去。

他眼睁睁看着那个小贱胚子躲在这个人贩子后边,得意的朝他眨眼!

“这样,”年轻民警当做刚才无事发生一样,“宁先生你们对你女儿的照顾是有一点问题。既然是这样的话最好还是分开冷静一下,这两位先生有暂时代为照看宁希慕小妹妹的想法吗?”

“没有。”司易思说。

“没有!”秦明丝毫掩盖不住自己的笑意。

宁家人当然没一个干的,可连宁父都打不过司易思,叶淑芬自然也很怂的不敢做什么了。

宁父当然是还想做什么,他伸出手想要推攘这该死的和司易思他们一伙儿的年轻民警,却反过来被民警给用警棍打了一下!

“请不要对公职人员随便动粗。”年轻民警说,“您的家事您还是自己解决,您的女儿不愿意回去我们也管不了什么。”

宁家人数次叫嚣着对民警说这是他们家的家事,外人管不着。

这一回,年轻民警就用相同的话反击了一把宁父!

年轻民警已经快步离开,宁父还要纠缠,就被秦明给一把掐住了脖子。

“我看你不爽很久了。”秦明眉目间满是怒气,手也逐渐收紧,掐得宁父呼吸困难、几欲窒息。

不过他掌握好了分寸,就卡在宁父支持不住的时候松开了手。

望着宁父躬着身体死命的发出一连串的咳嗽声的样子,秦明不屑地冷哼一声,跟着司易思和宁希慕他们进了隔壁。

防盗门咚得一下被砸上,把宁家人的面子给彻底搅了个粉碎。

这事儿流传出去得很快,早在年轻民警上门的时候就有人在悄悄关注了。事情一完,差不多这整栋楼的居民都知道了这事的前因后果。

他们多拍腿大呼痛快、过瘾,在哪儿愉悦的讨论。

“你是不知道那胡搅蛮缠的宁家的人居然在两个刚毕业的大学生那里吃了瘪!”

“听说了听说了,据说宁家的那个酗酒的爸被扇了两个巴掌,还被掐了脖子,结果根本就不敢还手,狠人呐!”

“他们那家里那个讨嫌的熊孩子也不知道是撞了什么邪,一直喊痛,我看这就是报应。”

这样的闲言碎语不免传到宁家人耳朵里,但他们这细胳膊细腿的,拧得过意外团结的别的住民吗?

他们骂一句话,就有好多个住民一起围攻,把他们给反骂得个狗血淋头。

司易思租的房里倒是非常的安静。

宁希慕在小睡了一会儿后爬起来对司易思说:“我想要告我的家里人。”

“告他们虐待我。”

“我知道这样我面临的压力会很大,也许也可能得不到我想要的后果,但是……我想要试一次!”

“你有证据吗?”司易思问她。

“我有!”宁希慕斩钉截铁的说,“他们虐待我的时候我有留下视频……”

“您、您会帮助我吗?”宁希慕这时看着司易思,语调里却有了犹豫。

“当然。”司易思笑。

秦明在他们谈好后过了一会儿幼稚的来戳司易思:“喂,宁希慕怎么会有那些证据?她不像是有反抗家人的意识啊,怎么突然的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转变了自卑、不相信自己的性格?”

司易思看他一眼,觉得没什么好说的。

“我们是在宁希慕的回忆里,这里宁希慕才是真正的主人。”

“宁小姑娘会收集宁家人虐待她的影像是因为成年的宁希慕的影响。”

“她潜意识想要反抗这样的生活——她想要做自己的主人,这就是为什么。”

热门小说系统教你做人[快穿],本站提供系统教你做人[快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系统教你做人[快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十八) 下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二十)
热门: 古董诡局 和影帝互粉那些年 致命差评 朝圣者 吸血鬼日记3:愤怒 真相推理师:嬗变 被情敌告白之后[娱乐圈] 案藏杀机:清代四大奇案卷宗 暮光之城3:月食 大漠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