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除我都重生(十七)

上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十六) 下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十八)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不过这有相当的危险性, 进入到她的记忆里的我们一时不察可能会被她的痛苦记忆给吞没,迷失自己, 留在外边的只剩下一些躯壳……”

秦明提醒着司易思。

他不懂司易思和这个冒牌货……不、宁希慕是什么关系。

一个普通人为什么要掺入这种事情里呢?

司易思回答他:“米巧巧是你什么人。”

“无法取代的亲人。”秦明下意识回答。

“所以——你不想救人了吗?在这种要紧关头还有心思为我解说。”

秦明一愣,嘴唇蠕动着不知道说什么。

这场还没有真正到来的地震震动的频率越来越大,地面摇晃得厉害, 就仿佛随时都能撕裂开狰狞的巨口哦。

不能再等了,也不能迟疑!

秦明咬了咬牙,喊宁希慕:“尽量放松你的大脑, 我才能使用能力!”

他喊着, 手搭在宁希慕额心处试图让灵力浸没进去,但迟迟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司易思看了秦明一眼,上前一步轻声在宁希慕耳边说:“放松下来, 不然秦明会死。”

他的声音很轻, 却一下子钻入了宁希慕的耳中, 她本来全身包括大脑都胀痛得快要爆炸,已经浑浑噩噩不知道身处何地,但司易思这一句话却强行拉扯着她出来,恢复了一阵的清明。

放松下来, 不然秦明会死!

宁希慕大睁着眼睛露出痛苦神色,在短暂的夺回自己身体的控制权的时候, 她的喉咙里泄出来一丝虚弱的喘息。

“不能……”

与此同时, 宁希慕强忍着痛放空大脑,允许灵力的侵入!

秦明的能力将他包裹在其中,在他的身体软倒的一瞬间, 司易思扯住了他的帽子——

两个人一起坠入了回放的宁希慕的回忆中。

两人身体失去意识的一瞬间,一个倩影到了宁希慕旁边,她微微皱眉看着浑身上下充溢着过多的灵力的宁希慕,再扫了一眼没知觉还一副臭屁模样的秦明。

“太胡来了。”

游微月这么说。

她将秦明这臭小子拖起来,三两下放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再到了司易思身边。

游微月低头盯着这张俞安宴的脸看,缓缓流露出些许迷惑的神色。

然后她颇为小心的、轻缓地将司易思的身体带起来,放到一个有软垫子的椅子上。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看着更顺眼。

也更……让她熟悉、不禁激动起来。

宁希慕的回忆中。

“你怎么进来了!”

两人几乎是一起睁开眼的,秦明一瞅见司易思就大叫起来。

他语气不客气,但确实是在关心司易思。

“你只是个普通人,长期保持浸入回忆的状态很可能会脑死亡的!你们这些普通人就不能多想想什么是你们不能够掺和的吗?”

“那就速战速决。”司易思没什么波动的开口说,“再来,你们组织都只有你一个人吗,出了问题没别的人来打整了吗?”

秦明一卡壳:“当然不!”

“那就对了。”

司易思一双眸子静静地看着秦明,无端的给他一种巨大的压力。秦明发现自己居然有点怂面前这个身材修长的俊美男人,他黑色的眼眸就好像能洞察人心、穿透灵魂似的。

他总觉得自己正在面对微月姐!

微月姐发怒的时候也是这样,也不说话愤怒的斥责他们,就安静的凝视着犯错的人,好像一只冷酷的野兽打量着自己的猎物准备下口。

秦明脸上露出丝羞恼,他怎么会觉得自己气势压不过面前这人呢?

司易思不看秦明颇有点恼羞成怒的表情,环顾四周。

他和秦明都身处在一个有些老旧的房子里,墙纸有发黄剥落的痕迹,防盗门边有散落的两双拖鞋。

四处都是两个人在这里生活过的痕迹。

门边的鞋柜上扔了两把黄铜钥匙,还有一张皱巴巴的单子。

司易思远远看去就简单推断出来了他和秦明的处境。

他和秦明在这里是两位合租者。

秦明的能力将他们自动合理化成为“米巧巧”的回忆中的一员参与者?

“笃笃。”

门口响起来了敲门声,司易思把门把手扭开,对上了一个脸蛋发黄的小女孩的脸。

小女孩扭捏的说:“抱歉……家里没有油了,我能不能、能不能再借一点你们的油?”

司易思凝视着小女孩瘦得只剩排骨的身体,看着她因为营养不良凹陷下来的脸,答:“好。”

“你要多少,我帮你倒。”

“不多,一点点就好。”小女孩感激的说,一双黑色眸子里带着脆弱、但也夹杂着一丝纯真。

司易思看着小女孩晃悠悠进入对门,做贼似的关上门。

一个烫了潮流卷发的中年妇女从司易思他们门边走过,看看小女孩离去的身影,了然开口:

“你们也太好心了,这年头赚来的钱连维持日常生活都难,你们这两刚毕业的大学生还总给隔壁那小姑娘东西。”

“但给了一次、两次,接下来八次、九次你还能给吗?”

这阿姨说。

“隔壁那家苛责他们的大女儿是常事了,唉……这么说吧,如果你不想让那可怜的小姑娘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望,就别再给她提供帮助了。”

“她又摆脱不了她的家庭,还能怎么办呢?只能挨着了!”

这个阿姨痛心的说。

司易思在这时听到了极力掩饰的炒饭的声音。

“我走了,唉。”阿姨无奈地叹息了一声。

“这……”秦明露出了无法想象的神情。

他小时候和米巧巧因为各种原因被遗弃,送到了孤儿院里,虽然孤儿院的生活不算好,但秦明和米巧巧的能力却让他们过得还勉强。

苦是有的,但秦明记得更多的还是和米巧巧一起陪伴的美好回忆。

他和米巧巧在最开始的其实都很渴望有父母的陪伴,可现在这么十几年过来,他们早已经觉得有彼此就够了。

有……游微姐她们那样的亲人和朋友。

所以秦明难以理解,为什么这个小女孩的家人不呵护着她?

“这应该就是‘米巧巧’。”司易思说。

秦明下意识反驳:“米巧巧一直和我生活在一起!”他不会让她这副,面黄肌瘦的可怜模样。

司易思轻轻扫了秦明一眼。

秦明的话脱口而出,他才想起来……司易思说的米巧巧应该是指的宁希慕。

这样的人生是属于宁希慕的,不是米巧巧的。

秦明咬紧了唇瓣。

司易思喊住他说:“我们应该是被安排成她的回忆里的某两个角色。两个经济不太充裕、租房住的两个大学生。”

“现在,收拾收拾好你自己,我们出去到小区去看看。”

秦明低头一看自己,一身睡衣还踩着个拖鞋,确实不能出去见人。

“去小区干什么?”

司易思沉沉的哼了一声:“邻居闲聊间透露的信息是最多的。”

如果想要知道宁希慕家里的什么事情的话,这无疑是个最快的途径。

他们总不可能直接去问宁希慕家里这些加害的人吧?也更不可能直接去问宁希慕,戳中小姑娘的伤口。

事情进展得很顺利,司易思和秦明被安排到的这个角色小区里的人都挺熟悉,还朝他们熟稔的打招呼。

“有女朋友了吗,小明?”

热情的阿姨招呼着秦明,秦明眼角抽搐了一下。

果然他到哪儿都摆脱不了这名儿。

“我们暂时不考虑这些,”司易思说,“对了,我们刚到这里,很多情况都不太清楚。隔壁那家人怎么一回事啊,怎么能这么虐待一个小孩子?”

“小红啊,你不清楚情况。”阿姨说,“那家人重男轻女,那家人的婆婆是个最恶的,宁希慕那小女孩的爸爸酗酒、妈妈软弱,根本没办法管。”

小红……

司易思动了动眉头。

秦明噗的一声放肆的笑出声来。

他看到司易思的目光扫过来,猛地一下捂住口鼻,几乎是条件反射性的。

“这算是暴力行为了吧?就不能叫来警察管管吗?”很快秦明笑容消失,严肃着脸问。

“管,怎么没有管?”阿姨说,“小区里的人倒是叫来了一次警察,那女警察把宁希慕小女孩带回所里住了一夜,等到这家里的人松口承诺说不会再虐待她才把她送回去。”

她抬了抬脖子:“但现在你看看这情况就懂了。这家人头天满口答应,第二天就忘了什么承诺,更是把小区大伙儿报警的事情推到小女孩身上,打得她惨叫整栋楼都听得见。”

“家事、家事,我们有什么办法?救了她第一次,我们救不了她第二次,反倒会害了她!也不知道宁希慕什么时候能挨到成年,这样就有能力离开了。”

阿姨唏嘘说:“她为什么不投生成个男孩子呢?她弟弟和她遭遇的是完全不一样的待遇啊!”

“你去干什么?”

司易思看着秦明头也不回地往回走,眼里冒着怒火。

“还能做什么……!”

秦明话还没说完,就被司易思打断。

“你想直接处理掉那家的人吗?你想清楚了,要是那家人遭遇了意外,你觉得有一些嘴碎的人会怎么说宁希慕?”司易思说,“他们会说宁希慕是扫把星,不该存在。”

“我们处于宁希慕混乱的回忆当中,我们的目的是让宁希慕脱离被她所拥有的能力反过来掌控。”

“那么……这一切就必须靠着宁希慕自己来,只有她自己挣脱了痛苦记忆对自己的影响,她才能阻止地震的真正降临。”

秦明瞳孔紧缩:“你知道米巧巧不是米巧巧?”

而且不仅仅是这样,他突然想起来一个疑点,司易思一个普通人为什么会知道地震的真正源头来自能力失控?

司易思朝他礼貌一笑:“很快你就知道为什么了。”

秦明:“……”

他在心里嘟囔,我不喜欢猜。

秦明很快又开口:“那怎么办,我们什么都不管、不插手,就完全当一个旁观者看着她什么时候能够自己挣脱出来吗?”

“很快。”司易思看他,“你就知道了。”

我不猜!秦明愤愤地想。

他们一起回到出租房里头,在门口看到了个灰扑扑蹲在角落的地上的宁希慕。

“怎么了?”司易思温声问。

秦明总觉得司易思对待小孩子和对待他就不是一个样子。

宁希慕小心地用手捧着碗,嘴角有一粒饭粒。碗里还有小半碗透明的油在晃荡着。

“油……没用完,还给你们,谢谢。”

她踮着脚,小心将碗递给司易思他们。

“你还需要就自己用,”司易思从兜里拿了张纸巾出来,替宁希慕揩掉了嘴角粘着的饭粒,“你嘴角粘了饭粒。”

被柔软的纸巾擦脸的宁希慕眨了眨眼睛:“谢谢,但是……我只会做这一次。”

她说:“我是个没有用的女孩,不给我吃饭是很正常的事,我只是、我只是实在饿得不行了,可以不要告诉我的家里人吗?”

秦明突然懂了附身在米巧巧身上的宁希慕的自卑从哪里来的。

她一直被灌输着你没有用的思想,这样怎么可能会成长为没心没肺、开朗的女孩?

“我不会告诉你的家里人,”司易思看了看宁希慕还是瘪着的肚子,“你还没吃饱吧?进来吧,我给你做点吃的。”

宁希慕迟疑。

“你的家人带你的弟弟去玩儿了吧?”司易思说,“不到晚上他们是不会回来的。”

秦明瞥他一眼,这你从哪儿知道的?

司易思看了一眼地上。

宁希慕家的门框边卡着一张游乐园的宣传单,这价格还挺贵的,限时。

宁希慕家里人不富裕,肯定一去游乐园就要玩到时间结束。

善于观察周边的事情,这就是司易思知道的原因。

“好……谢谢。”

宁希慕眨了下眼,眼角似乎隐有泪花。

——她知道自己受到的待遇是不平常的,但奶奶说这就是规矩。

可如果有人主动要给她吃饭,她也是……能吃的吧?

“你会做菜吗?”秦明怀疑说,一看司易思就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富家子弟。

“哦?”

司易思望了秦明一眼,熟练的颠锅。

好吧,我闭嘴。秦明心道。

他们看着宁希慕几乎是狼吞虎咽地吃起了简单的蛋炒饭,秦明觉得……自己都快哭了。

吃完饭后,宁希慕很快回去。

可在晚上夜还没黑完的时候,两人就都知道对面发生了一场冲突。

“你这个小贱蹄子是不是偷吃了冰箱里冻着的饭?”

醉醺醺的宁家爸爸粗犷的声音清晰可见。

另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传了出来:“她就是偷吃了饭。”

“你今天就给我抄二十遍佛经,不抄完不许起来,去向佛祖坦白你今天的罪过!”

这家的奶奶是个信佛的,她就用这种手段来处理不听话的女娃子。

“你遮着脸干什么?该让小区的人都看看你这副可耻的小偷作态!”奶奶气愤的叫了一声,应该是宁希慕哪里惹到她了。

“别……奶奶我错了,我错了……”宁希慕微弱的叫声像初生的小猫一样无力。

司易思就看着隔壁的门哐当一声被奶奶叶淑芬给掀开了一条大缝,露出来了里边的场景!

在客厅的正中心供着一个金身的佛像,冰冷冷的瓷砖上,奶奶叶淑芳风风火火的赶回去,硬按着宁希慕柔弱的身体,让她膝盖直直磕在了地板上。

“磕!”

她指着那金身佛像,语气刻薄:“抄一篇经文,磕一个头!”

而叶淑芬手下的经文,叠起来多得惊人,如果宁希慕今天真的抄完了,那她的手也基本上就废了!

“我忍不了了!”秦明暴躁的说。

他却发现司易思先他一步直接进入了宁家人敞开的门里,宁家人对他这个不速之客惊讶又愤怒。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撺掇这个小丫头片子做偷东西的行径的?”

看出来司易思有动手的意思,叶淑芬当即蛮横的大叫,伸出自己满是横肉的手就往司易思面部扇去。

她完全是毫无章法的想要打司易思,被司易思一个错身闪过。

叶淑芬当然不肯这么轻易放过他,她横惯了又是恶狠狠地几下。

“啪嗒!”

可就随着叶淑芬这一下打下去,她供着的金身佛像居然直接被她的巴掌给扫中,啪地一下摔到地上,摔了个粉碎,露出下头的泥胎。

司易思轻声讥讽说:“佛像金身底下却是泥胎。”

“而你的存在对于你信仰的佛来说,就是一种浊物。”

热门小说系统教你做人[快穿],本站提供系统教你做人[快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系统教你做人[快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十六) 下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十八)
热门: 平行世界·爱情故事 皇帝的鼻烟壶 盗墓笔记 永生 造化之王 傲世丹神 星武通神 吞天决 阁楼里的女孩 真相推理师: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