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除我都重生(十五)

上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十四) 下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十六)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微月姐: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家里。秦明打字说, 他仍然看着宁希慕只写了寥寥几句的日记。

宁希慕在日记里提的东西很多, 她似乎是把自己想到的都写了下来。秦明数次感觉到她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一种自卑。

她说她的真名是宁希慕, 不是米巧巧。

宁希慕更希望让米巧巧重新回到这个身体里来。

秦明都不敢相信——她看上去, 真的像是没有对米巧巧所拥有的空间动心。

但这日记他只信了三分, 可即使是这样秦明都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

[“米巧巧”呢?她在哪里?]

她被姬叶姗叫出去了, 我很快清点好她留下的一些信息, 追出去。

[最好快一点,如果这个“米巧巧”真的像你说的这样没什么能力、没什么脾气的话,她的能力很有可能被姬叶姗给利用。你知道姬叶姗资料中的为人对吧?]

秦明当然知道。

姬叶姗很讨人厌, 她看着很不起眼的时候,就学会了污蔑同学偷东西,而那东西在几个月后被人发现是姬叶姗在用。

光她进入大学就搞了不少的事。

姬叶姗大学期间交过一个男友, 她在和男友约会的时候没经过允许就穿走了室友的名牌鞋子、背走了新包包, 正好被室友在半路上撞见。

室友在她厚颜无耻的哭泣下最后没把她怎么样。

不过巧的是姬叶姗的男友在成为她前男友后就和她那个室友交往了。

新仇旧恨叠加起来,姬叶姗闹得别提有多欢。

——至今已经成为室友前男友的男生都不知道是谁发给他的p过的裸.照, 伪造的室友滥.交的A.V小视频……

要不是这个男生刚好在这方面有涉足, 他还真会被骗了。

姬叶姗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 足以瞒天过海, 但游微月他们在发现姬叶姗的变化的第一时间就把她扒得个底儿朝天。

游微月和秦明都深知姬叶姗的恶心。

还有件事, 姬叶姗小时候她父母生下了个二胎,是个女孩。

但在小女婴一过完周岁, 第二天就被发现死在了粪坑旁边。她是被钳子之类的异物给生生夹裂脖子死去的,当时脖子两侧直接开了两个巨大的豁口, 差一点就要人头落地一般。

那个时候法律还不完善, 更别说普及到那样贫穷的村子里。

姬叶姗父母哭了一阵,就将女婴好好埋葬掉,这件事就这么揭过去了。

姬叶姗在妹妹死后变得非常的开心,那一两天都挂着古怪的笑容。

当时的事情到现在都很模糊了,要得出个定性的结果不大可能。

不过……千丝万缕的线索都指向了姬叶姗。

游微月也相信她自己的直觉,姬叶姗很早的时候手上就沾染了她妹妹的鲜血。

是她将女婴杀害扔到粪坑边。而为什么会扔到粪坑呢?——表示对这个妹妹的蔑视。

姬叶姗现在大概是收敛了。

但手上沾染过鲜血的人,游微月和秦明都不可能把她当普通人看。

[我知道了!]

秦明回答。

被游微月这么一说,秦明也不自禁担心了起来。

要是宁希慕出意外,那米巧巧的身体也不能幸免。

他咔擦几下将日记的内容照完,轻手轻脚合上了它,将一切恢复到秦明来的时候的样子。

“我需要做什么?”

宁希慕不明白姬叶姗把她叫上的目的,她的视线在姬叶姗精致的妆容、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未开直播间上浅浅徘徊了一下。

姬叶姗要做什么?总不可能是指望着让她帮忙种田吧、

宁希慕越想越奇怪。

“不用担心,很快的……”姬叶姗呵呵笑了一声,头一回主动挨近这个她一直嫌弃的米巧巧。

就在碰到宁希慕的一瞬间,姬叶姗命令系统夺取她对身体和能力的掌控权!

姬叶姗这么几天积攒下来的爱意值消耗一空,但她没有一点心疼的意思,很快她就可以获得大把大把的爱意值了。

宁希慕感觉一阵莫名的电流从自己身体穿了过去,它通过的时候让宁希慕感知中带上了一阵麻痹的感觉……

什么?系统夺取宁希慕的身体掌控权只在一瞬之间。

一瞬以后,宁希慕双目就空洞了下来,甚至靠软软倚靠在姬叶姗肩上才没有摔落到地上去。

这一刹那,宁希慕不仅仅是发觉身体不能动了,她更有一种灵魂都被侵占的战栗感觉。

“啊……”

宁希慕潜意识地在受到突袭的一刻将意识沉入到那个空间里,但在战栗感觉生出的短短几秒内,她却突然被弹出了空间。

这样的异常让宁希慕意识到……

灵魂被侵占不是错觉,那片空间此刻已经落到了姬叶姗的手上!

她要做什么?

“呵呵,做什么?”姬叶姗轻蔑的拍着宁希慕的脸,“让你看看我是怎么一播成名的。”

她打开了直播间,直播间里零零散散有几十上百个粉丝正在嗷嗷待哺,那时候姬叶姗为了铺垫自己的出场提前在直播间露了个脸,然后吸引来了这些个颜控粉。

这些粉丝当然不牢靠,指不定哪时候就爬墙到别的地方去了,不过姬叶姗只需要他们起传播的作用。

姬叶姗换了一身火红的汉服,穿着就像是披了凤冠霞帔似的,更加耀眼,让人一眼能在屏幕中看到她的存在。

“你说我旁边这个小姐姐?”她看着字幕“温温和和”的念,“她有点不太舒服,就靠着我休息一会儿。”

当真是当着一套、背着一套!

宁希慕疑惑,更多的却还是恐惧,她发现自己似乎上了贼船。

姬叶姗根本就是要拿她当一个工具在用,根本不存在什么不伤害到她的事。

“今天直播的内容——?”

姬叶姗拖长了语调,卖了个关子。

就在她开始卖关子,欲要将直播内容说出口的时候,宁希慕的身体猛地一颤。

不、不、不……她感觉到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了。

在刚才,宁希慕失去了对身体、对空间的掌控,但现在她又突然可以“看”到空间的情况了。

宁希慕看见空间那汪生机四溢的灵泉突然沸腾起来,一阵又一阵的白雾从灵泉中蒸腾出来,如同烟气一般纷纷扬扬撒在了所有的空间植被上。

她眼见着这些植被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满眼看去绿得透亮,仿佛天地精华都凝结在了这些叶片当中,碧绿清透得好似玉石。

植被突然变成了仙境中种植的植物一般,但宁希慕却悚然发现……

灵泉在枯竭!

一看就惹人喜爱的泉水不断地减少,逐渐露出深褐色的泉眼,它的颜色也从清亮逐渐变得混浊,到最后竟像是滚了太多泥沙的江河水。

下一刻,宁希慕亲眼见着泉眼逐渐地扩大、逐渐地扩大,好似一个黑洞似的露出了里头隐藏的恐怖。

它泉口外张,让人不喜的颜色让宁希慕第一时间联想到枯败的老树妖,它的嘴是枯木纠结成的尖利大口。

宁希慕脑海中突兀地多出了一声又一声贪婪的索求。

她无形中明白了什么——灵泉枯竭,它需要用别的更具有生命力的东西补充回自己的损失。

而这种补充、这种索取针对的是……宁希慕的身体周围的这一整片土地!

宁希慕被控制的身体的瞳孔中现出了血丝。

但她无力阻止系统对她的操控,只能眼睁睁看着那灵泉的泉眼,以她的身体为漩涡,开始无止境的吸收!

宁希慕本来只是个普通人,但在米巧巧的身体当中,她看得到这些无形之物被影响的变化。

空气仿佛变得稀薄——那些乳白色空灵、朦胧如雾的灵气正在从四面八方被夺取过来。

宁希慕先一步看见了可能会发生的惨况,她不能直观的看到,却从树木隐约显现的内在提前感觉到了大事的发生。

她惊惶的眼映入了姬叶姗直播间当中,姬叶姗装模作样的啊了一句:“发生了什么?”

直播间那头的观众也疑惑得很,发生了什么?

很快他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镜头忽然一阵猛烈的晃动,晃动得躺在床上、坐在电脑旁边的他们都眼前一花。

“搞什么?!”

离姬叶姗只有一个市的男子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不满的叫骂。

“主播要换视角也不事先提醒一下,搞什么突然袭击,艹蛋呢!”

这人刚要给直播间扔一个代表讨厌的臭鸡蛋,就发现屏幕又是一阵颤抖——

“搞什么?又来?”这人骂骂咧咧,但紧接着他盯着饮水机上摇晃的镜子,吞咽了一下口水。

原来这一回不是他的手机在动,而是地面在晃动!

“地、地震?”他哆嗦了一下,手僵在了屏幕边上。

在室内的司易思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这个突变,他三两下收拾好自己就要推门出去。

他的那个地震频发区的室友王穆然啊了一声,摆手说:“俞哥,不要慌不要慌,你们这儿地形特殊,就算是地震也震不垮什么的。”

他却见司易思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那瞳孔深黑,好似反不进来一丝光,这让王穆然知道……司易思这是真的生气了。

“我知道。”司易思说。

如果真的是普通的地震当然不会在这座城市里掀起太多的风波,这是由地形决定的。

但如果这一场地震是非人的力量所导致的呢?

那对此一无所知的普通人就大祸临头了!

“都下楼。”司易思言简意赅的命令,他语气非常果决、确认。

等寝室里其它三个人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已经晕乎乎跟着司易思一起快步下了楼。

王穆然也晕乎乎,心道:“俞哥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严肃?”

就好像谁戳中了他的逆鳞一样。

他迎着热乎乎的风,热得一个哆嗦,从六楼蹬蹬蹬跑下来已经足够他这个易出汗体质背上渗出一层薄汗来。

王穆然刚要找司易思探个究竟,抬头一看……卧槽俞哥都不见了!

“人呢?俞哥人呢?”

一个素不相识的兄弟怜悯的拍了他肩一下,说:“就在你思.春的时候,那帅哥就跑了。”

王穆然望着一个一蹦一蹦,挂着个浴巾跑出来的小伙,竟觉得“寒”风萧瑟,伤透他心。

司易思察觉不到什么灵气,但普通人有普通人的判别方法。

就没有人觉得这次的地震爆发得太慢了吗?

有的——除了司易思外还有人监测到了这样的人异常。

地震该是一瞬间发生,一眨眼间就爆发出来,对人们的性命形成毁灭性的打击。

可这次的地震不一样,它酝酿爆发的时间太……长了,就像是积攒还不够一样,等到时间一到就会爆发出毁灭性的威势。

“这次的地震似乎和以往的不同。”

“最开始的警报竟然出现在市内?这不对劲啊,本市的这种地形情况,怎么可能成为地震的爆发源头?”

“但无论怎么样,先拉响警报吧,保全人们的生命才是我们的第一义务。我们不能走,我们必须坚守在自己的岗地,我们这里房子建造矮小不易摧毁,暂时来说是安全的地带。”

两个中年人这么对话。

“我们已经活了这么大岁数了,不怕死。”

“你们不会这么容易死。”游微月从他们的身后走了进来,她眉目凛然,宛若冰霜,可以看出她面上凝结的将要爆发的怒火。

“这是一起非自然的案件,你们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督察者处理。”

她顿了一下,没什么波动的安抚说:

“你们都不会死,没有人会死。”

——只要,逮着了那个罪魁祸首。

而督察者这个组织、团体就是为了处理这些常人无法处理的事情而产生。

那些毁坏这个世界的法律、制约的入侵者,都是非我族类,其远……必诛!

秦明在狂奔,他没有想到自己只是晚了一点就出了这么大的乱子。

这“地震”来的时机太过凑巧,姬叶姗前脚把宁希慕叫出去说是有事情让她做,后脚……

灾祸就爆发了!

说是意外傻子才信,秦明愤怒的攥紧了拳头——如果一开始他在看了那个日记后觉得宁希慕是被姬叶姗给逼迫了的话,现在……

他对此一点也不信。

宁希慕为什么要帮助姬叶姗,为这灾祸推波助澜?

她一直表露出来的自卑、温柔其实一直是给他看的、欺骗他的假象吗?

秦明几乎是沿着直线赶往一个方向,在他的眼中,那些枯竭的植被,被吸收的灵气涌去的方向就是他的目的地!

司易思也在动,在别人都在慌忙逃窜的时候他却拎着一把黑色的长伞逆着人们逃跑的方向过去。

他没有秦明这样能够感知到灵气的能力,一切都是靠瞎摸索。

但司易思长久积累下来的直觉才是最靠谱的东西。

直觉也告诉司易思,地震还没有真正的扩大,只要找到源头斩杀,一切都能恢复正轨。

他厌恶这样随便杀戮的行为,司易思曾经见过一个破碎的小世界,它残缺的法则曾含着泪水在司易思注视下消亡。

这让身为系统的司易思莫名的感同身受。

所以司易思的一切杀戮都不是为杀而杀,不是单纯的为了发泄自己的**。

他杀该杀的人,坚持的坚定自己的原则一路走下去。

另一边,宁希慕正在承受着煎熬。

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只是一个深陷入家庭漩涡里的普通人,何曾见过这样的场景?

宁希慕更是没有一次主动伤害过别人,面对着眼前展现的情景,她战栗着、恐惧着。

为什么姬叶姗能够这么轻易地让人死亡?!

宁希慕被迫的看着她不想看到的东西,她看到在自己身体中存在着的灵泉肆意的释放的灾祸,灵气朝着那个漩涡疯狂的席卷过去。

她看着失去那些灵气的树木、花朵等植被在哀嚎着,植被是重灾区,但存在着的别的形式的生命,宁希慕也发现他们也同样遭受着损害!

仓皇逃窜的人们的眉心纷纷窜出来一缕一缕植被中相似的灵气,一失去那些东西,他们的眉宇间就挤压了一抹挥之不去的灰黑色。

毫无疑问的,看那些植被萎靡的样子,这对人们也不能说毫无损伤。

但在直面这可能的损伤之前,人们将会先遭一波杀身之祸。

地震、地震!

宁希慕眼见着伴随着地上灵气的被抽取,大地震动的频率越来越大,那些稀薄的灵气被越抽越少……

眼看着就要像是之前的灵泉一样“干涸”!

宁希慕已经预见到了什么,她推动了这场惊天动地的灾难,她是间接的罪魁祸首!

一直表现得软弱、自卑的宁希慕不禁恨上了姬叶姗——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个世界有哪里对不起你吗,这些无辜的普通人有哪里对不起你吗?

她却又再一次看到了姬叶姗装模作样的身影。

她脚下的土地分明没有半分晃动的景象,姬叶姗却狼狈、不堪地在那里四处摇晃,做出一副别惊吓到了的模样。

她手中的手机屏幕也晃动得厉害,但每一下都恰好将姬叶姗给罩在了镜头里。

宁希慕看着姬叶姗直播间里涌出的观众越来越多……

每一条弹幕都是在关心她。

[小姐姐快跑,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安全!]

[天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定要注意安全!]

他们也许在平常的时候会很容易在网络上心生戾气,但在灾难来临的关头却都不约而同地露出了自己那一颗鲜红的暖心。

可宁希慕看着这一条条对她和姬叶姗的关心,眼睛已经发红。

什么啊……这是什么啊!这都是什么啊!

她搞不懂……姬叶姗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观看直播送出平安的你们,知不知道这个人才是导致了这场灾祸的祸首?

宁希慕无法理解,但她只能紧闭着嘴,随时都要窒息过去了。

她想要人来帮帮她。

这是那个小姑娘的身体啊,宁希慕这一刻的感觉无比清晰,如果让这次灾祸彻底形成,她这具身体也会被撑爆。

救救正在遭遇地震的所有人,救救米巧巧!

她唯一没有想过——让人来救她。

宁希慕也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突破了操纵传送了出去,化成比蚊呐大不了的细弱声音。

司易思捕捉到了宁希慕的声音,他一挥黑伞打掉了姬叶姗正在直播的手机。

他微微低下头对宁希慕说:“你该让人救救你的。”

“别人的生命珍贵,你的生命也是同等的珍贵。”

司易思这么说。

热门小说系统教你做人[快穿],本站提供系统教你做人[快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系统教你做人[快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十四) 下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十六)
热门: 前任今天凉了/没鬼都求我们快复合 亡灵颂歌 谜桶 骗局 英雄信条 每晚一个离奇故事之惊悚夜 布鲁特斯的心脏 杀人惊吓馆 蒙娜丽莎的微笑 星期五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