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除我都重生(十二)

上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十一) 下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十三)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好在, 这些噩梦即将离俞安宴远去。

司易思沉默的接收完了这段记忆。俞安宴对这个世界、对攻略者来说都是特殊的, 但这真的是一件好事吗?

他需要承受常人不能想象的灾难, 而这些灾祸多来源于欺骗。

遗忘对他来说也许是件好事, 司易思替他看完了这一切, 替他改变这恶心的“命运”。

司易思以为俞安宴的记忆是拥有特殊能力的人消除的, 但在这份记忆中没有游微月的存在。

它给司易思的感觉就像是, 督察者从来没有被建立过。能人异士也许是有的,但他们自成一个世界,在普通人面前瞒得紧紧的。

司易思从不怀疑自己的判断。

那是什么导致了这样的变数的产生?

司易思有种感觉, 只要找到了攻略者身上的秘密,一切就水落石出。

他隐约有些感觉……背后操纵这一切的可能是个比较垃圾的系统或者类系统一样的存在。

这不坏好心都摆在明面上了,找的攻略者一个两个都管不住嘴, 就算在他们说出真相以前用死亡堵住他们的嘴又怎么样?

一个个破绽明明白白列在那里呢。

所以才说是个垃圾系统啊。

陈奶奶的声音传入了司易思的耳中:“该上学啦。”

她的声音苍老却柔和, 在无数次将要崩溃的俞安宴给拉了回来,陈奶奶的声音在俞安宴心中那就是悦耳的乐曲。

将心都照亮。

司易思也感觉到身体不自觉地放松下来, 连带着情绪都松缓不少。

“陈奶奶, 依然怎么样了?”

陈奶奶乐呵呵的递过来牛奶:“依然小姑娘恢复得挺好的, 也算是上天保佑, 林先生他们一觉醒来就发现依然的病有了好转的迹象。”

“林宜芝?”

陈奶奶一脸茫然, 可见她已经没有关于俞安宴这个莫须有的未婚妻的记忆了。

“殷可颂奶奶知道吗?”

“知道!”一谈到这个陈奶奶的声音就高昂了起来,“这人讨厌得很哦, 一个学医的居然搞那些封建迷信,一遇到依然就试图给她灌什么见鬼的黄符水, 这跟草芥人命有什么区别?”

“徐太太跟我讲过这个人, 据说他还没有任何医学执照的来行医,偏偏被他治疗的人就跟着了魔一样相信他。有人说他是给那些病人加了什么致幻的药。”

“这人人品也不行,老在学院里搞什么弄虚作假的东西,学院接到举报一查他就原形毕露了……”

“听说现在正面临被退学的危机呢。”

陈奶奶愤愤难平地吐槽了一番,帮助司易思知道了殷可颂的近况。

殷可颂并不像林宜芝一样直接消失在人们的记忆当中,也许是有系统和没系统的区别?

有系统的林宜芝对世界的影响更大一些,不过司易思也能确定殷可颂本身也有异常的情况。

殷可颂暴露出来的就是一种一朝拥有了能耐就无限膨胀的心态。

他对自己的能力很自信,他是突然得到这么强大的能力的。

所以殷可颂本身也算是这种世界的一个异常。

司易思一口喝完牛奶,起身前往学校。

俞安宴的学校离林临教授的学校挺近,两个差不多刚好相对着,就隔了一条街。

“嗯?”

司易思轻轻嗯了一声,他在目光自然经过林临教授的大学的时候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熟悉的殷可颂的身影。

但再一看去,已经看不到他了,可残留下来的一点特殊的气息和波动却让司易思确定殷可颂刚刚应该就在学校门口。

不过……有着特殊力量的能力者抓走了殷可颂。

司易思若无其事的收回了目光。

离学校有个一千米的小巷子里,一个年轻的女孩拍了拍胸,眼中闪过惊疑。

“我怎么感觉——刚刚有个目光好像是发现了我们啊?”

她的脚边是被五花大绑捆起来的殷可颂,他们来的目标就是守住他把他给逮回去判决。

“你的错觉吧,米安安,”臭屁的男孩子两手环抱,“现在最重要的是回去复命,这家伙可狡猾得很,一不小心就会像鱼儿一样给溜走了。”

“好吧好吧。”米安安叫了一声,“走吧——”

下一刻,有无形的空间波动在这一段区域出现,殷可颂整个人都直接从原地消失。

“装好了。”米安安洋洋得意。

“你啊,”臭屁的男孩子扫她一眼,“给我把你的能力藏好了。你知不知道现在的小说里能够藏活物的空间都很稀有的?”

“指不定哪个看小说入魔的就把你给逮过去当人肉手提箱。”

“好啦好啦,听你的,秦明明、小明?”

一会儿之后,米安安和秦明站在了游微月的面前,被五花大绑的殷可颂一脸怨恨想要说什么,却被游微月飞来的一块抹布给堵住了嘴。

游微月一瞬间觉得这场景有种微妙的熟悉,不过该多一个塞抹布的人才是?

不过殷可颂逃了这么久终于被逮捕归案,他中途被一个邪道的人劫走,游微月带人清缴了邪道本人以及他的老巢,结果殷可颂不见了踪影。

所以游微月利用了殷可颂的心性设下圈套,终于将他给逮住了。

“殷可颂肆意妄为,擅自惊动了邪气,且对普通人家庭实施可能伤及性命的报复行为,被我当场截获,然后捉捕。”

游微月说着说着却觉得好像缺少了些什么东西。

她当场截获?总觉得有些出入的样子。

游微月摇了摇头,笃定了对殷可颂的判决,这是从一开始就商议好的处理结果。

“抹去他的所有道法记忆,将他的灵力剥夺,让他彻底成为一个普通人。”

“这是对你的惩罚。”游微月说,没有拖沓的转身,“就这样吧,米安安跟我过来一下——有任务找你。”

秦明朝殷可颂投去了一个怜悯的眼神,这样的惩罚根本就让修行了道法的人生不如死。

在享受了那种充满力量、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舒爽感觉后,一朝被打回原形做回普通人?

光那心里落差就叫人崩溃。

偏偏收到了这样的惩罚的人还会被时时刻刻盯着,确保他一直有在感受着这个惩罚的力度。

想要自杀是没门的,这些照看的人会把殷可颂盯得严严实实,一点儿让他自裁的机会、空隙都不会留下。

殷可颂就乖乖去赎罪吧,作为普通人度过他的一生,不过估计也不会好过。

谁让他自己太得意忘形,这才搞得东窗事发,连普通人的身份都备受唾骂呢?

自己作的就自己承受去吧!

“来了!”米安安轻快的应到。

司易思的学校生活难得平静了几天,但他知道以俞安宴这遇到事情的频率,平静都是小几率事件。

不过这几天司易思稍微感受到一点池春说的度假的感觉了……

怀着迎接那些糟糕事情、破除他们的期待想法来度假,的确让司易思觉得有点放松。

阳光也让人心情紧跟着酥软了下来。

没过一周,事情就找上门来了,不过司易思却是喜闻乐见。

大学早自习是需要点名的,司易思却在点名之前就注意到了熟悉的人,在点名的时候他更是确定了跟着这个熟悉的人一起的同伴。

“游微月。”

“到。”游微月抬了一下手臂,很快低下头去专注些什么了。

她的目光与一个女孩儿有着交汇的痕迹。

司易思一开始是通过一些男生热切的讨论声发现游微月的到来的,她的容貌是很出众了,对旁人是不假言辞但愈发衬得游微月气质非凡。

堪称一代女神。

“米安安。”

游微月关注的那个女孩子的名字也被念到了。不过接下来的第一节课是两个学院的班级混着上的,这个叫米安安的女孩子和游微月不在同一个学院。

这显然是特殊的一个安排,不过似乎别有深意。

司易思在观察米安安的时候目光不经意间与游微月撞上了,他发现游微月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

很明显的,她看自己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游微月不认识司易思了。

司易思转过视线,安静等待。

他不会去刻意的和游微月“相认”,这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他们的交情也没有到这种程度。

司易思要做的只是为俞安宴扫除那些麻烦,他在游微月到来以后就有一种感觉——

风暴欲来。

游微月她们的到来就像是前奏,为暴风雨的降临象征性的洒了那么几下水珠。

*

女生寝室中。

米安安头一回住宿,头一回和几个室友一起住在宿舍里,她颇有些不安。

“喂!到了没有?到了报个平安。”

和她相依为命的秦明恰时发过来了短信,虽然看着语气很暴躁,但米安安看出了他在关心自己。

“我没事。”她笑了笑,为自己打气。

觉得米安安很平安的秦明和觉得自己很平安是米安安都不知道,这一觉睡过去之后……

她就已经不再是自己了。

——

“喂、喂?米安安,起床啦该上早自习了!”

谁?谁是米安安?我的脑袋怎么这么涨呢?

宁希慕苏醒了过来。

热门小说系统教你做人[快穿],本站提供系统教你做人[快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系统教你做人[快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十一) 下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十三)
热门: 国家一级保护咸鱼/废物 一份不适合女人的工作 真灵九变 三生道诀(最强弃少) 葬礼之后的葬礼 天地至圣 鬼宗师 白莲花女主的自救 国家阴谋4:维也纳死亡事件 男主暗恋了本座的马甲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