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除我都重生(十)

上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九) 下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十一)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这里不是说话的好地方, 我们换个地方说吧。”

游微月环顾四周, 对司易思说。

她用剑直接挑起林宜芝, 就像拖着片轻飘飘的纸片一样, 这臂力也是惊人。剩下的晕倒的几个人就被游微月晾在了那里,她似乎完全没去管他们的意思。

“会有我的同事来处理残局的。”

游微月解释着径直带司易思来到一个小巷中,她的手指轻划, 紧接着就闷头朝墙壁撞了过去。

司易思跟着撞过去——进入到了一个华美的房间中。

这里入目的摆件、墙纸装饰都有着相当的古风韵味, 离司易思几步之遥就有一面巨大的落地镜。

“跟我来。”

林宜芝继续毫无知觉的被游微月给带着走,司易思微微动了动手腕,紧跟着她走了过去。

游微月引着司易思穿过那个华美房间, 来到了另一个连通着的房间,里边有着零星几个人,男性也有、女性也有, 他们的外貌都很出众。

他们一见到司易思就眼前一亮,簇拥着过来。

“姐姐, 是新人吗?”

“欢迎新人~”一个热情的旗袍姑娘伸出手探向司易思的胳膊, 似乎想要抱住她。

她的手被游微月给打开了,游微月走近了司易思, 又走近了几步低声和司易思说:“他们就是剩下的督察者,也许有些小孩心性,多担待。”

司易思微微眨眼, 只说:“你能——离我远一点吗?”

游微月的发丝恰好与司易思的头发交缠,一对眸子相对间涌动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波澜,看着竟有几分唯美的意思。

游微月说:“让他们听见我在说他们坏话, 他们会生气的。”

“我是说,”司易思正正看着游微月,“离我远点,你靠得太近了,冒牌的……游微月。”

“冒牌?”游微月像是不知道司易思在说什么,淡淡阐述,“你是一直跟着我进来的。”

她将剑鞘放下,林宜芝也跟着滚落到房间的木质沙发的一脚。

“可是——”司易思抬了抬手,“林宜芝,在我这里。”那么,游微月拖着的那个“林宜芝”是个什么东西呢?

又或者说……现在的“游微月”是个什么东西?

在这个“游微月”说跟上她的时候司易思就已经怀疑上了,他第一时间去与“游微月”抢夺昏迷的林宜芝。

林宜芝确实被司易思给抓住了,但“游微月”的剑上依旧挑着一个“林宜芝”。这样古怪的事情一般只能引起人们的恐慌,也就司易思这个奇葩无动于衷,直接戳破了“游微月”是冒牌货的事实。

“你的破绽太多了,且游微月在我出手的一瞬间就会有所察觉。”

而不是像这个“游微月”一样毫无感觉。

这个“游微月”包括她的“同事”暴露出来的破绽还不止这么一个。冒牌游微月靠司易思太近,她看着确实是一副清冷的模样没错,但司易思通过脑内精准的比对判断得出来这个冒牌货的眼神、动作都别有深意。

“游微月”刻意表现出来一种不露骨的魅惑感觉,双目对视间司易思也更是在她的眼眸中再感知到了这种感觉。

她给林宜芝最开始时表露出来的讨好有几分相似。

这种带有目的性的作为让冒牌游微月的眼眸看着都不那么纯净、透亮,就像是明珠染尘,白玉蒙灰。

同事也更是奇怪,一个个相貌优秀还算平常,但个个都是小孩儿心性?

这是督察者的队伍还是托儿所?一个硕大的国家官方找不出来几个能干实事的人,非要上赶着让没有经验的少男少女冲锋陷阵?

别开玩笑了!

除非,这根本就不是游微月的正经同事。

冒牌游微月被揭穿后,声音变得哀怨、凄婉起来,她仍不死心地想要往司易思面前靠:“我就是游微月啊,把我当成她不好吗?”

“我们不谈爱,只谈情,给我、给我让我攻略你就好——!”冒牌货的声音忽地尖锐起来,不亚于指甲划玻璃,“让我回去,让我们回去!”

“你、你、你……”

那些个年轻的男性、女性也都同时上前一步牢牢围住司易思,他们的神情多样,但无一例外的都含着怒气、怨气、哀婉与恨意。

他们异口同声地喊着司易思,声调一致得令人毛骨悚然。

“给我们你……把你给我们……”他们翻来覆去都是这些话,颠倒的语句只让人听了头皮越发发麻。

就像是上了生锈发条的人偶自带一种邪异的感觉。

这些“同事”们一点点的缓缓靠近司易思,伸出苍白的手臂想要拉住司易思的身体。

渴望、贪婪,司易思读出了这些东西,这些“同事”几乎要将他整个人给淹没在这里,尤以假的游微月最甚。

她的容貌最为瑰丽动人,呼出的吐息也带着鲜活的活人气息。她搂住了司易思的脖子,轻轻地开口:“留下来……”

“留下你的情,不好吗?我们只想要离开这里!”

“游微月”越贴越近,她看着甚至是想要用这副皮相做出更加过分的事情。

可就在这时候……司易思一下子将她整个人从身上撕开,一脚就往那面大得惊人的落地镜上踢去!

司易思的动作轻快、潇洒,在短短几秒钟就将靠近自己周围的人给轻了个空,也就趁着这一个间隙瞄准了他的目标。

围拢在他身边的人根本来不及制止,司易思在这短短时间内已经踢中了落地镜!

哗啦一声——整面的镜子被巨大的力道震碎成了数小块儿,司易思也看着“游微月”和她的“同事”身上也如同镜面一般自下而上破碎。

当他们的身影彻底崩碎溅落地面的时候,司易思眼前的景象已经发生了变化。

他正身处于一个普通的屋子里,屋里也有一面宽大的落地镜,此刻游微月正将那面映出司易思身影的镜子给用红布盖上。

游微月注意到了司易思的目光,说:“你还真是容易招惹一些东西。”

游微月显然是知情的人。

“那些……这面镜子里有什么东西?”司易思问她。

“照妖镜?”游微月开玩笑,“它是面沾染上了阴气的镜子,它的数任主人都多是攻略者……攻略者是我们为了方便取的一个名字,它代指着一类特殊的人。”

果然。

司易思捕捉到了攻略者这个称谓,在很多个小世界中,这种命名并不特殊。

这代表游微月以及她背后的支持者已经稍微捉住了一点事情的关键。

游微月像是一个引导者,娓娓道来,她对于司易思不设防,出奇的信任他。

游微月讲述的是一次漫长的探究故事。

最开始这些外来的攻略者隐藏得很好,没有被任何人找到蛛丝马迹,他们的死去或者离开都很顺利的一次又一次的覆盖掉了被攻略的人以及他/她身边人的记忆。

但记忆一次又一次被清空、覆盖,次数多了以后就让一个本来就内心敏感的人潜意识趋近于崩溃。

那人发疯、焦躁,像是疯子一样大吼大叫。这让那人的亲人都不解而疑惑,一个好好的人怎么说出问题就出问题?

他们找到一个各方面都很优异的医生进行治疗。

好巧不巧,那个能力优异的医生也有着相同的困扰,他在接收那个病人以后不相信有这样的巧合……

医生有着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探究精神,他在确认还有和自己相同窘迫的病人后就着手在怔得病人和自己同意后开始了漫长的探究过程——

催眠、竭尽心力的挖掘整理记忆中的违和点……

医生联系上了一个人,这人也有着相同的困扰,圈子就是这么小,医生找上的这个人在体制中有一定的知名度。

他们先前以为这是一种癔症、一种难以解决的病症,但伴随着越加深入的了解,他们越来越胆战心惊。

这其中有没有攻略者的侵入呢?有!

攻略者的加入让医生他们的探究多次陷入僵局当中,不完全的混乱的记忆导致他们步步为艰。

到后来,他们学会了完全凭着感觉判断一个人,将所有有疑点的人透露出来的信息都事无巨细的记录在一个即使记忆重新刷新也不会忘记的地方。

最终这些研究者在这庞大的冰山之上窥见了一角,在种种证据的支持下,一些拥有特殊力量的存在向研究者发出了欢迎的号角。

攻略者被纳入了督察者的重点监察范围之内,但身具不俗实力的督察者的工作却不仅仅是这一点。

这个世界太过广袤,有阴就有阳,被国家收纳的督察者的主要任务还是处理那些潜藏、埋伏着的死亡阴影……

例如处理邪气诞生时变化作的噬杀的怪物!

“很厉害。”司易思不禁赞赏。

记忆象征着一个人存在的价值,游微月故事里的医生也是个意志坚韧的存在。

在虚假的记忆不断的植入、不断地更新与替换的情况下,还能确定自己本身的存在从而抓住攻略者漏出的马脚……

这是常人无法做到的事情。

“也没有这么夸张,”游微月说,“那位医生修行过道法,所以在这方面有着更强的抵抗能力。”

司易思不禁想到了俞安宴。

他身边围绕着的那些奇奇怪怪的人十有**是和攻略者相类似的存在。

俞安宴分明感觉到不对劲……却始终坚持了下来,好多年以后才濒临崩溃。

他还不是直接崩溃,而只是濒临崩溃!

这样的俞安宴……和医生很像啊。司易思不由得更欣赏俞安宴了一些。

在讲完这最基础的事情以后,游微月才说明这面镜子的来历:“它身上凝聚着数个攻略者临死前的怨恨。”

热门小说系统教你做人[快穿],本站提供系统教你做人[快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系统教你做人[快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九) 下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十一)
热门: 狼皇 吸血鬼日记5:回归-暮色降临 霸天雷神 宴无好宴 嗜血法医·第2季 强撩 暗夜下的墓葬 约会游戏 儒道至圣 超神机械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