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除我都重生(七)

上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六) 下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八)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林临回来的时候, 司易思已经坐了一阵了。

司易思看着林临抹了一把汗:“今天上课时有个刺头学生,把我气笑了……不过现在不说这事儿, 中荣向我推荐的心理医生已经和我约好马上就来。”

“辛苦了。”徐念烟说着, 和林临一起坐下来泡茶和切水果。

不管这个医生能不能对林依然的病情起到好的影响,他们都会以礼相待。

实在是因为林家人从希望到失望的次数太多,他们已经习惯了一次又一次的送别医生,对着林依然木僵的脸低声哭泣。

“不过这位心理医生有点奇怪……”林临说,“他像是压着嗓子说话,声音显得非常粗哑。”

“也许这是别人的嗜好呢。”徐念烟说。

“哎, 不是这个原因,我总觉得心里头堵得慌,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林临按了按心口说。

心里头堵得慌?

司易思将注意力转移到那个心理医生上, 人感觉紧张、压迫,有时候并不全是心理作用的原因,也许是他们在不经意间感觉到了什么。

“时间到了。”门外刚好传来敲门声。

林依然被抱到沙发上坐着。

“这么准时?”林临说着打开了门。

司易思看到了他一瞬间瞪大的瞳孔和警惕起来的眼神。

“怎么是你这个骗子?”

门外站着的人司易思也熟悉,他连个打扮都没变的。这人穿着一身道袍,手里头一如既往的捻着数张黄符。

“出去、快出去!我们这里不欢迎你!”

林临立刻做出赶人的动作,已经准备喊保安了。

“呵呵,”这个青年抬起了头让林临看清他的脸, “林老师,又见面了。”

这个青年的模样俨然是林临课上和他对着干的学生——殷可颂!

林临一下就明白过来,为什么他会觉得殷可颂很熟悉……他两次在最后和林临说的话异常的相似,口吻也是一模一样!

林临二话不说,当即就要关门, 门却被殷可颂给死死堵住,奇怪的是林临没办法强行合过去门。

殷可颂就像有千钧重,好似铜墙铁壁一般。

“别急着赶人嘛,”殷可颂得意的朝林临一笑,“不是林老师你专程请我过来的吗?”

他扬了扬手机,上边有与林临约定好的时间地点信息。

林临霎时脸色铁青:“你就是中荣介绍过来的那个心理医生?”

“当然。”

殷可颂觉得扬眉吐气了,他之前用黄符明明是要做好事,结果被林临逮着一顿臭骂……啧,那让身怀道家力量的他不满得很。

再有之前课堂上林临故意逮着他不放那事儿,更是让殷可颂对林临的不满累加到一个临界程度!

不过他也没想到事情那么巧,林临找医生刚好找到他头上去。

谁知道王中荣认识林临还和他关系不错?

殷可颂也知道这普天下有很多愚昧无知的人不相信他的道法,所以他在仅有的几个客户里头略施小计,让他们在遇到邪气这些污秽的东西的时候主动将自己推荐给遭遇这些事情的人。

什么巧,这让殷可颂觉得打脸回去的机会到了!

他在修炼了道法后可是处处碰钉子,难得这时候他可以大展身手!

林临这时也是惊骇恼怒到了极点,他知道王中荣不是不靠谱的人,但他偏偏给自己推荐的这个心理医生……?

不靠谱至极!

这让林临不得不多想,殷可颂是不是用了什么邪法。

他喘了一口气,质问殷可颂:“你还是一个大学学生,就有能力说自己是心理医生了?且不说你的专业跟这个完全不沾边,再要说起来,没有医师证的都是冒牌货!”

“你有相关的证书证明你可以进行心理疏导吗?你能证明你的做法不会对病人的心理造成损伤?”

“什么都没有,你凭什么为病人服务!”

林临气急,偏生殷可颂就像嵌在门上一样,推也推不动。

司易思看了殷可颂一眼,抬脚走上去往他身上一堆——

本来纹丝不动的殷可颂被推得一个踉跄,司易思一下关上了门,将他给关在了门外。

殷可颂被司易思突来的举动给惊到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吃了个闭门羹,鼻头砸在防盗门上痛得他一颤。

司易思朝林临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

林临一怔,反应过来就要把林依然给带到屋内去。

但在他转身的一瞬间,殷可颂斩钉截铁的声音传来:

“你家女儿的病根本不是什么心理疾病,她的问题只有我能够解决!”

“看着吧,她很快就会发作了——”

紧接着,就在殷可颂话音刚落的一瞬间,被林临圈在怀里的林依然就猛地爆发出一阵痛苦的嘶鸣!

她的脸白如纸,双目大而无神,但此刻精致的小脸扭曲到一起,嘴里发出根本不像是人类发出的声音!

猛地灌入在场的人耳中的声音尖利而刺耳,像是鹰鹫或是别的一类生物,会让人想到腐烂的尸体。

司易思的这具身体俞安宴是个真正的普通人,他什么也看不到,但朝自己呼啸而来的某种力量却清晰无比。

林依然的身上存在着一股邪恶的力量,而到现在……

不知道殷可颂说了什么,这股力量爆发了!

林依然没有去伤害别人,只是突然发狂的大叫,她的五官都透露着一种恐惧,骨节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就像下一刻就能蜕变成一只怪物!

可林家夫妇感觉不到来源于自己女儿身上的危险气息,他们只看到了林依然在痛苦的惨叫!

林临在林依然哭号的时候也跟着皱起眉头几欲落泪,他管不了这么多了……

飞快的打开了门,把殷可颂放了进来。

“你能处理这种情况?救救依然!”

林临判断得出来林依然突如其来的痛苦根本没有任何征兆,他的眼前甚至隐隐看见了林依然身上的虚影……

那是怎样一个邪恶的黑色骷髅,它正张大了只剩骨头的嘴攀附在林依然身上,林依然皮肤上甚至有浮现出与黑色骷髅相仿的鬼面!

凑近……

林临更是看见林依然舌尖也有这样的怪物,她的疼痛全部由这些生物带来!

这根本不是能按照常理预判的东西,这时……林临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哼。”殷可颂高高的哼了一声,志得意满,连眼角都漾着满足。

“怎么不骂我了?不说我是骗子了?”

“让我想想……你刻意针对我那么多下,我在你女儿身上索取一点儿报酬不为过吧。反正又不会死人。”

他手里捻着一叠黄符,但就是故意抬高了手让林临看清。

我有办法解决这东西又怎么样,我现在看你不满就不想救——

你来求我啊。

殷可颂明晃晃表现出来的就是这态度,他的想法简单又可恶,完全为了满足他的**而行动……

林临咬牙,眼睛发红,终于他在咄咄逼人的殷可颂面前退败了。他可以舍弃面子,但不能够继续看着女儿这么痛苦下去。

特别是她正仿佛马上就要被从自己身边夺取,失去那条幼小的生命!

林临不敢赌!

他屈膝,低下头就要近乎哀求的说:“求……”

求求你……

林临的手部一沉,有一股拉力拽着他站直了起来,他偏过头去看见了冷脸的司易思。

“不用求他。”林临听见这个故友的孩子开口说,看向殷可颂的目光几乎是蔑视的,“他没有能力解决依然身上的问题。”

“只会是……徒增痛苦。”

司易思继续开口:“再说,这样只顾着自己的一己私欲的家伙,不值得求!”

“你怎么知道我解决不了!”殷可颂被司易思轻蔑的眼神看得火气爆.炸,“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区区凡人!”

“我不过是一个区区凡人,那你呢?有了一点微薄力量就这么草芥人命的人,该称为什么呢?”

“东西?你就不是个东西。”

司易思轻飘飘地说。

“妈的,我这就证明给你看,有本事待会儿就别哭着对我跪地求饶!”

殷可颂当即数张黄符扔出,它们被奇特的力量牵引着高悬在空中绕着面露痛苦之色的林依然缓慢地转着圈。

下一刻,黄符在同时燃起来明亮的火光,它们在空中自燃,火焰顷刻间将林依然的身体吞没!

林临和徐念烟下意识就要互住林依然,林临遭受的刺激更大一些,他直面了女儿被火焰吞没的全过程!

司易思阻止了他们二人:“暂时……没事,等着看。”

但说出这话的时候,司易思的脸色又冷了几分。所以他说殷可颂不算个东西,司易思的直觉告诉他殷可颂根本不必要搞出这么“盛大”的仪式。

火焰吞没什么的根本就不重要,他这是在做戏,恶意的戏弄林家夫妇,想看他们在火焰吞没林依然的时候露出的无助又绝望的神情!

恶心……的东西。

可事情并没有因此结束,殷可颂收了剩下几张黄符,抱胸自得:

“简简单单、轻轻松松。”

下一秒,异变突生!被暖色“火焰”灼烧着的林依然脸上的痛苦神情不但没有减缓,反而更加扭曲……

一张张骷髅头窜了出来,嘎巴嘎巴长大了嘴似乎想要咬断什么的脖子。

它们已经不是虚影的样子,几乎已经凝聚成了实形——这下,司易思和林家夫妇都看得清清楚楚。

林临他们几乎要晕厥过去,心痛又恐惧。

他们的女儿是遭了什么样的秧才需要经历这样的苦难?

林依然身边的“火焰”似乎对骷髅头样的幻影有驱散的效果,殷可颂打了个响指说:“没问题,我的符火可以轻轻松松解决这些邪气!”

下一秒他就自打脸了,骷髅头幻影先确实在碰触到火焰后龟缩了一阵,短暂安分了下来,但过了一会儿以后……

它们突然猛地涨大,竟是直接将符火给吞吃入腹,殷可颂就见着自己的符火越来越少,越来越少,摇摇晃晃最后直接湮没在了骷髅“腹”中!

“我艹!!”殷可颂刚才的志得意满已经变成了张慌失措。

司易思说得没错,他根本就解决不了这种情况!

妈的,溜了溜了——殷可颂想要趁着几个人都怔神的时候撒腿就跑,这邪气吞吃这几个人类的血肉就足以满足它了,到时候只要有更高层次的道家人来解决这个问题就可以了!

殷可颂根本不打算带走林家夫妇等人,在他眼中他们都是累赘以及现成的诱饵!

殷可颂刚要闪身离开,司易思就一下子朝他腹部揍了一拳……

这一拳将他打得蜷身呕吐,下一次的攻击直中下巴,让殷可颂短暂的陷入了昏迷状态!

司易思怎么可能会让他有机会溜掉?

他一早就感觉出来了……殷可颂夸夸其词,其实根本没办法一劳永逸的解决林依然身上的问题。

反倒是……惹恼了那所谓的邪气!

“哎。”司易思大概知道俞安宴为什么这段记忆很模糊了。

应该不是司易思之前猜想的太过痛苦的自我保护,涉及到这种特殊力量,俞安宴又确实是个普通人无疑。

那他的记忆很可能就是被这些道家特殊人士给进行了一定的处理。

毕竟让没有自保之力的普通人涉及太多,很容易出事。

不管是普通人知道太多惨遭灭口,还是普通人不小心把这些东西给透露给别人、或者更多的人知道,带来的只会是无穷无尽的麻烦。

司易思已经看不到林依然身上附着的那些东西了,就连林家人也是这样。

但刚才一瞥之下目光触及到的那种扭曲的难掩恶意的存在留下的巨大冲击依旧还在。

人们会下意识的躲避这个感觉到了极大危险的地方。

看不到林依然身上的东西,那该怎么办呢?

司易思在那怪物面前闭上了双眼,他的手里拿着一柄短短的陶瓷水果刀。

“阿宴,你要干什么?”

就算是直面威胁,林临也没有放开自己的小女儿,就连他的妻子此刻也上前一步,离林依然很近很近。

他们的牙齿在打战,阴冷的气息源源不断地汇入他们的身体对他们进行无形的创伤或是改造。

可没有一个人放手。

这大概就是……爱的力量,让林家人无视了可能的任何危险。

“我要做什么?”司易思说,“把依然身上的邪气驱除。”

“你们看得到那些怪物吧?那就给我指路。”

司易思这样说着,他其实不需要任何人指路,这只是让林家夫妇安心一些。

他也不是要斩杀掉林依然这个灾祸的根源,而是要将灾祸给彻底剔除掉。

用普通人的身体、用一把无奇的陶瓷水果刀。

再加上看不到邪气的双眼。

他们都无暇顾及被软禁在另一间房间里的林宜芝了,而现在这个时间离系统告知林宜芝的逃离最佳时间还有两分钟。

林宜芝搓着手臂迫不及待的等待着时间的来临。

现在下午三时十九分。

温暖的阳光打在窗边,室内却是一片彻骨的寒冷,这是逢魔之时。

不过……邪气不会想到它自己不是这个逢魔之时里的主角“魔”,它只是“无意间”招惹上了一个真正的魔王而已。

一个无法用常理来形容的存在。

普通人类就算是身负特殊能力的道士见着了它的降临也都是慌忙的逃窜,但这一次邪气却是遇到了三朵大大的仙葩。

两个抱着“它”就算被侵蚀、就算身体已经颤抖发软的中年人类。

还有一个——死死盯着它目光莫名渗人的俊俏青年。

智商不太够的邪气莫名地想:这个人类想要做什么?很快它就知道了,因为一阵邪气自诞生以来没有感觉到过的疼痛席卷了他的身体。

司易思闭着眼,下手却没有丝毫不稳,准确无比地朝一个方向刺去。

他手中握着的陶瓷水果刀薄薄的一片,却被司易思用出来了剑的感觉。

他已经很有些熟悉剑了,这种武器真的很好用,司易思记住了它,然后什么都能当做剑用。

司易思不拘泥于武器的形态,无论是多钝的刀、多垃圾的武器到他的手里都会迸发出别样的光彩。

林临紧张得叫了出声来,他发现了司易思真的不一般,他也注意到司易思此刻瞄准的下刀对象是林依然眼边附着的那只骷髅虚影。

林临和徐念烟都聚精会神地看着司易思的一举一动,就算直面虚影会让他们有呕吐、晕眩的恶心感觉。

但为了依然的安全,他们无往不胜。

司易思的这一下让他们怕直接戳到林依然的眼睛里,于是他们叫着:

“小心,别伤到眼睛!”

司易思听了他们的话,耳尖微动,他微微颔首表示自己听清楚了,手依旧很稳——

陶瓷的刀刃已经刺了出去,它好似划出去了一道白影,在林家夫妇面前飞快的窜过。

这是很普通的一击,但有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别人是拿着水果刀刺人,刺人时真的毫无美感只有血腥的感觉,司易思呢?

他的动作简洁到了一种极致,也就产生了一种极致的美感。

让人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在刀落下的时候才敢大声的喘一口气,就是有这样的力量。

水果刀刺中了眼眶,但却并不是司易思失手击中了林依然的眼睛……

它不偏不倚地没入了骷髅虚影的白骨眼眶里,嗤的一声毫无阻拦的穿透了一整只骷髅,借着这出刀的力度,一下子就贯穿了骷髅的大脑!

再看司易思,他将水果刀飞快的抽出,又再一次挥了下去!

现在时间——

下午三十二十一分。

热门小说系统教你做人[快穿],本站提供系统教你做人[快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系统教你做人[快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六) 下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八)
热门: 鼠男 对着剑说 异世药神 第五审判序列 天赋图腾 苍穹榜:圣灵纪2 十四年猎诡人 饕餮娘子3:蜜语楼 形迹可疑的人:恰佩克哲理侦探小说集 奉命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