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除我都重生(四)

上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三) 下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五)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小天使们订阅正版作者才有小钱钱呀QwQ陈梦希看着被“吓哭了”的司易思, 心里也是着急得很。

她轻轻地拉了司易思一把,面色焦急。万一她这个便宜表弟惹怒了那个魁梧的男人怎么办?!

她们胳膊腿加起来怕都没有那个一看就凶恶的男人腿粗!

司易思感受到了泪水不要钱的往下淌的……崩溃感, 他抬眼看向陈梦希,竟叫陈梦希低声惊呼, 瘫倒在地。

怎么、怎么回事!那个一直瑟瑟缩缩像个女人的表弟怎么会有这么骇人的眼神?她看错了吧!

一定是看错了。

司易思面无表情地流泪, 手攥紧了劝自己……冷静、冷静。

他扫了陈梦希一眼,想到她以后身边会跟着的那只鬼,又强行在让自己冷静上加了筹码。

不就是、一个人设吗,他可以坚持!

缠在他手腕上触感冰凉滑腻的阿秃吓得角都要碎了,蹭地一下把脑袋缩到身体下边藏着。

魁梧玩家的话没几人真听, 相反他那种火爆的口吻更像是□□点燃了新玩家内心的不满、焦躁、厌烦等诸多负面情绪。

一个老大爷抬起拐杖就往魁梧玩家面前的虚空处挥打, 不过他想来也是畏惧魁梧玩家的体型的, 伸到一半就不敢了。

“艹你妈,你他妈是谁, 我们凭什么要听你的话,是不是你把我们绑到这里来的!”

“呸, 装神弄鬼!”

“我们这一群人上去,还怕打不过他那几个人吗?!”

“奶奶,奶奶!这里是哪里, 我想吃冰淇淋炸鸡块薯条土豆泥鸡翅!!”一个熊孩子哭嚎着撒泼。

“呵。”魁梧玩家冷笑一声,抬手就不知从哪里取出来一把枪,猛地往头顶连开数枪!

“啊——!”嘈杂的叫骂声都成了惨叫声。

几个新人都下意识护住身体瑟缩的蹲、或摔了下去。

一阵惨叫声后,是死一般的沉寂。

司易思倒没必要刻意做出这种姿态来……他本来就腿软瘫倒在地,还眼泪一直不停地流, 跟决堤的潮水似的。

不过。

他看了一眼原身沈辰的表姐陈梦希,她看着像和被吓破胆的人反应一样,但司易思清楚感觉到陈梦希刚刚下意识把他身体往前一拉、一挡。

这么想着,眼泪流得更止不住了。

司易思:“……”

忍一时,爽快一阵!

司易思听见跟在他后边的小团体里有人低声说:“呸,要不是想赚点给新人讲解的积分,鬼才搭理这些狗.东西!”

积分……

还有那柄应该是兑换出来的枪。

司易思见怪不怪,他这种类型的世界见了不知道多少个。不过就是不知道兑换的对象里会不会有阿秃可以修炼的功法。

魁梧玩家不耐烦的自我介绍和讲解:“都听得懂人话了吗?啊?!老子是祁木扬,就给你们这些垃圾新人……”

他用枪比着眼前被吓破胆了的人转了一圈,威胁之意毫不掩饰。

没人敢反驳他说的垃圾字眼。

司易思倒知道这个玩家其实也是打肿脸当胖子的类型,他只是比其它新人有了一两场游戏的优势,就这么肆无忌惮,还图谋不小,试图收纳这场游戏中其它老玩家……

啧。

不作死就不会死。

沈辰的记忆中,这个魁梧玩家甚至只挨到了一半就死亡了。

沈辰的记忆就那么可怜的一点,所以司易思不排除魁梧玩家的死有在场的老玩家恶意竞争的可能。

“耳朵竖起来听好了!你们——呵,现在都进入了一个一直循环下去的的逃生游戏里,没有人能逃脱……”魁梧玩家压低了声音,“你们将和鬼怪一起玩一个有趣的游戏……要是被抓到或者杀死了。嘿,生不如死!”

司易思终于暂时止住了眼泪,他借着陈梦希避开其它玩家的视线,把眼泪给擦掉了。

他听着魁梧玩家讲,低着头,怯懦不安的样子。

司易思在其间有感觉到一种异样的鄙夷的目光,来源于沈辰的表姐。

他也不清楚陈梦希哪来的优越感,她自己还不是和沈辰一样狼狈,有什么资格就断定沈辰是个废物?

司易思下意识感觉到,陈梦希没有被沈辰见证到的结局,一定不会好到哪里去。

“嘀!”

“新年好啊,新年好啊,祝福大家新年好~我们唱歌,我们跳舞,祝福大家新年好~”

封闭的屋子里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一首欢快的歌曲。

歌曲的歌词是欢快的,但那欢快却又充满恶意的小丑似的声音只叫人觉得毛骨悚然。

“好心叮嘱一件事……门开了后不要随便往外跑,哈。”

魁梧玩家说到这里,声音戛然而止。

他身后跟着的老玩家团体硬是像赶羊似的把其它玩家都赶到正封闭着的门口去。

大声叫骂在一个小小的教训后已经不存在了,但司易思能感觉得到和他挤一块儿的一个瘦弱的女人肩膀的颤抖。

门缓缓地打开,冰雪从门外灌了进来。

入目的是一片冰雪纷飞的世界,一阵皆一阵凛冽的寒风几乎要摧垮人的意志。

有人退后,想要避开这凶猛的风雪。

“不要乱动!”有老玩家将枪比在乱动的人身后,威胁。

司易思知道这一次他们会等很久,雪会摧垮人的意志力,他感觉到人群正在推攘,不安的情绪正在滋生。

有人甚至生出了关门的念头,但老玩家举着枪堵成了人墙阻挡了一切去路。

“我要离开,我要离开!”终于有被迫站在最前面的玩家大叫起来。

他疯了似的往外边风雪覆盖的地方跑去。

司易思的瞳孔中倒映着那个玩家的人影。

玩家跑出去没几步路,就有一辆老旧的公交车开过来,一下子冲他碾压了过去。

那个玩家的叫声戛然而止,公交车没停,直接开到了门前。

但所有人都看清了那个玩家的死相。

他的身体四分五裂,竟是在被碾压过后直接碎成了数个肉块,这根本不正常!

粘稠的鲜血染红了雪地,但他们都听到雪地处传出了古怪的咀嚼声,这种将肉和骨头一起嚼碎的可怖的声音一声又一声像是催命的钟声,最关键的是,血的量在逐渐的减少、减少,到最后更是连一丝血都没有剩下。

恐惧掐住了玩家的心脏,甚至有玩家在低低地干呕、哭泣起来。

每个人的反应都不同,但唯一的共同点都是声音放得很轻、很轻,生怕招惹了雪地里可能存在的可怖物事。

“嘀嘀嘀!”按铃声响起来,老旧的公交车似乎在催促着玩家上去。

老玩家们首先登了上去,其它被迫意识到这个逃生游戏的危险的新玩家紧随其后。

公交车里很暖,很难想象这么个破旧的好像是十年前的款式的公交车配备了暖气。

一进去,寒冷就被温暖驱散了,不少玩家甚至因为温度的改变而放松了一点紧绷的心神。

公交车的司机是一个阴沉沉的女人,但没谁愿意去思考她到底是人还是鬼。

玩家都安安分分地坐在座位上,谁也不敢挪动一下。

公交车缓慢地开动,它缓缓地路过死去的第一个玩家破碎的尸体。

司易思看见那个玩家的勉强拼凑在一起的肉块上突然窜出了一个又一个粗糙的小纸人。

密密麻麻的小纸人一致朝向玩家们,高高扬起了好似鲜血绘成的嘴角。

那要是换成人的面目,就是嘴角直直咧到了耳根!

“啊!”有玩家小声地惊叫了一声。

司易思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看,他的泪水不断的涌出,又被暖气给吹干。

他听见了纸人鲜红的嘴角中泻出来的声音。

“你、们、都、要、死死死死死——”

司易思面无表情地口语了一句。

——你们都要死。

对,被我打死的。

只这一点,叫司墨白记住了,也叫要好好扮演司墨白的司易思记住了。

“师兄!”清霖高高兴兴迎上来,往他怀里递了一堆小玩意儿,“给你带的!”

清霖给他的尽是些凡俗界的小物件,很不起眼,不过心意到了。

司易思揉了揉她头,拿了个小木偶起来,评价说:“很可爱。”

清霖瘪嘴,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师兄别弄,头发乱了!”

待司易思和清霖交谈完,一直带着笑容的郁容城上前一步,语气偏弱的说:“大师兄好。”

司易思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他几下,别看郁容城这个主角现在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关门弟子,很不起眼。可在司墨白的那个前世,他遭修真界唾弃追杀时,郁容城好一派风光姿态,更有雅君子的称呼。

他打量完以后,就把郁容城的存在暂时封存在了记忆了,等待着随时空闲的时候回想。

司易思继续缓步行走,他听见身后三师妹清霖在细声埋怨郁容城。

“下回偷溜下山别找我了,万一被抓个正着怎么办?”

热门小说系统教你做人[快穿],本站提供系统教你做人[快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系统教你做人[快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三) 下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五)
热门: 星际士兵异界游 武道独尊 天机·第一季:沉睡之城 鬼咒 坟场之书 武逆乾坤 惊仙 四色狐 图腾 怨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