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除我都重生(一)

上一章:第175章 狩猎之都(十八完) 下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二)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我不想干了!”

司易思听着祁安铭在繁忙的事物中崩溃的样子, 忍不住笑了笑。

祁安铭说的不想干显然只是说说,很快他就闷头进入了另一份文件的批改。

司易思耸肩,最简单的让人从一件很沉重的事情里恢复回来的方法就是找另一件事给他做。

祁安铭这忙得脚不离地,可不就很少再想末世里发生的那些糟糕的、不美好的事吗?

绝不是因为司易思不想处理那些文件。

从上一个世界回来后,阿秃就一直在跟司易思生闷气。

在狩光彻底发展的阶段后,总有人、丧尸上赶着对司易思大献殷勤、威逼利诱,他们捣碎脑子也想要刨出司易思的弱点来,于是一个个轮番上阵……

外出巡查可以看到骚眉弄姿的女子、男子, 战斗会遇到用色.诱幻术的丧尸,就连一些动物也上赶着朝司易思跟前凑,一个个软成泥一样排队等着司易思“临幸”。

这么一来……

阿秃觉得自己身份遭到了威胁,至今都用龙尾巴对着司易思。

也是很幼稚了。

池春向司易思走过来, 和他谈近来发生的事情。

“听说主系统在找一个特殊的存在, 想要将祂聘请为清道夫系统, 就是专门排杀背叛的系统、宿主的那类存在。”

“?”

排杀叛变系统……?

池春没看到司易思微妙的神情, 继续说:“要我说主系统这是空手套白狼啊……给出的酬劳也太小气了一点!”

“一个最低级的系统位置?换我我都不干。”

司易思倒是摇头反驳了他:“主系统是聪明。”

系统的升级过程可以辗转数个世界, 这就是个不错的甜头。

至于地位低?这更不是问题了,只要祂想, 就绝对可以很快提升起来。

并不是换了个身份就会一事无成了。

不过这个特殊的存在还是让司易思挺在意——

是弗莱娅吗?

弗莱娅一定是个bug存在,司易思对此有点确定了。

司易思不指望弗莱娅一直信仰他……他其实不需要这种东西。

但要是多几个熟悉的存在在身边, 司易思也总会更开心一点。

毕竟啊……这些个熟人就像五彩斑斓的彩虹,有些亮眼。

司易思摸摸池春的头,又准备进入下一个任务世界。池春看着司易思离开的身影,良久后憋气叫:“摸头发——会秃的!”

司易思与这一个任务目标是以隔着一面镜子的方式见面的。

这个任务目标似乎有着强烈的排外倾向, 非得隔着镜子才敢说话。

任务目标外表是个二十岁的青年,司易思低头看了一眼镜子上的标注,目标实际上已经三十五岁左右了。

他的魂灵始终保持二十岁状态的模样这事让司易思有探究的**。

二十岁外表的目标眼神沧桑,他叹了一口气又叹了一口气:“我不做人了!”

目标名字是俞安宴,是两个规模宏大的公司的总裁,典型的人生赢家。他这个身份被很多人追求是正常的,俞安宴曾经也想过找一个灵魂契合的伴侣安心、平稳的度过一生。

但俞安宴的人生轨迹从二十岁的时候开始改变,一个又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出现在俞安宴的身边。

他们或拥有楚楚可怜、美若天仙的容貌,眨眼落泪的神迹,又或是一夜暴富走上人生巅峰、突然大彻大悟奋起拼搏……

又或是拥有常人无法匹敌的厚脸皮!

俞安宴遇到的这些莫名其妙的人差不多就可以用这些来形容。而且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集中在俞安宴周围,总是想方设法的在俞安宴面前展示自己!

俞安宴每遇到这样一个人,他的人生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搅得他不得安宁!

俞安宴本来以为自己可以成为一个稳重踏实的总裁,却没想到一件件糟心事搞得他头昏脑胀……

这就是为什么俞安宴现在的魂灵外表是二十岁的原因,他巴不得永远保持在二十岁,因为在二十岁以后就成了俞安宴遭遇这些奇怪的人的高峰期!

想死、解脱了,司易思在俞安宴疲劳的眼神中读到了这些信息。

俞安宴说是说,记忆的交接还是要照常进行,司易思很快吸收了俞安宴的记忆,结果却发现……在三十岁以前俞安宴的记忆,都已经模糊得几乎只剩下一张白纸!

关键是俞安宴的记忆并没有什么问题。

俞安宴面对司易思的疑问,面无表情地说:“因为莫名其妙的人出现的频率太高,所以我已经……记不住什么了。”

他忽然抬手捂住自己的额头,完全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司易思……只能表示同情。

到底是怎么样的刺激才能导致十年时间几乎是一片空白啊。听着实在有点惨了。

“我觉得我身边那些奇怪的人可以从重生、穿越这方面入手,”俞安宴终于恢复了部分冷静,“他们的改变都太过突然,但是似乎我身边的人都感觉不出来这种异常,就好像他们的感官完全被蒙蔽了一样。”

“嗯。”司易思点头。

俞安宴朝他挥挥手:“我希望吧……解决掉这些奇奇怪怪的人,我就是个普通的总裁啊。”

他感叹说,不过脸上依旧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就像是表情完全僵化了一样。

这不奇怪,接受到了俞安宴部分精彩绝伦的后半部分记忆的司易思这样想。

他走进了俞安宴的这一个小世界,附身到俞安宴的身上。

*

“少爷,吹蜡烛吧。”

一个温和、苍老的女声在司易思耳边响起,他面前穿着围裙的是一直照顾俞安宴长大的保姆陈芳媛,一位值得尊敬的老人。

司易思的面前摆着一个小小的奶油蛋糕,上边插着两根蜡烛。

今天是俞安宴的二十岁生日,莫名其妙的人还没有来到俞安宴的生命中。

司易思吹灭了蜡烛,和陈奶奶一起分吃了有点甜腻的蛋糕,陈奶奶就很快把司易思推进了房间。

“快去睡觉,你一个当总裁的还天天熬夜导致有了黑眼圈,这还怎么给员工做表率?”

陈奶奶催促着说,满是关心的意思。

“好。”

司易思不知道那些莫名其妙的人具体什么时候过来,不过俞安宴既然选定了这个时间点,那就代表着他们出现已经快了。

司易思闭上眼睛睡觉了。

第二天,司易思醒来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他洗漱好穿戴好衣物,准备推门走出去。

但刚扭开门把手,司易思就察觉到了门后还有一个人在。

不像是陈奶奶,老人的呼吸声是迟缓的,不像这一个这么急促。

司易思刚一打开门,一个礼花就在司易思跟前炸响,彩色的绸缎、粘着露水的花朵落了一地,还有一条丝带挂在了司易思的发间。

一个纤瘦、漂亮的少女笑容扬得大大的夸张的说:“俞哥哥,生日快乐!”

司易思当时鸡皮疙瘩就起来了,这是俞安宴对哥哥这个字眼的下意识反应。

被这么庆祝生日,司易思没有露出半分笑容,眼眸幽深。

他这表现让少女的手僵在空中,但少女很快又重新微笑,从身后扒出来一大束玫瑰花,又说了一次:

“俞哥哥,生日快乐!”

“你是谁?”司易思说,没有接过玫瑰花的打算。

他表情好像酝酿着风暴,无端的让少女胆战心惊:“额……俞哥哥是不是没睡好,是不是囡囡打扰到你了?”

“我是你妹妹啊!”

少女这么说着,司易思脑海里还真出现了这么些印象。少女名叫俞霖玫,是俞安宴的“亲生妹妹”,性格可爱又缠人,俞安宴很喜欢她对她呵护百倍。

“哦,”司易思冷漠回答,看也没看少女一眼抬腿就往外走去,“陈奶奶,下一次不要把不认识的人随便放进来。”

司易思朝陈奶奶叮嘱。

“可是……这是小小姐啊。”陈奶奶迟疑。

“小小姐?俞家从来没有这码子人。”司易思看着已经泫泪欲泣的少女,没什么波动的开口。

他没等少女继续叫出那个恶心人的称呼,就开口逼问说:“你如果真是我妹妹,那你怎么会不知道我生日不在这一天?”

“不可能!”少女反驳。

“呵……”司易思冷笑,俞安宴留下的本能驱动着他朝少女脸颊挥去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响,少女白皙的脸颊当即多出了一个发红的手掌印!

“我的父母就在今天双双去世,结果今天这时候你告诉我给我庆祝生日?”

俞安宴确实是今天生日没错,但自从父母去世后,他永远只在生日前一天为自己庆祝生日!

“来,现在告诉我,你是我妹妹?”司易思居高临下地凝视着俞霖玫,眼中凝结着狂风骤雨。

俞霖玫捂脸捂到一半,身体就因为司易思的话僵住了。

她的目光投向了客厅的一角,那里两个年轻的相爱的恋人望着这里微笑。

照片……是黑白色的,这是遗照!

“现在,不想干的陌生人给我滚出这里。”司易思下命令道,没有半点周旋余地。

俞霖玫像被吓到了,瑟瑟发抖,惹人怜惜得很,正常人多半会去问问她的状态的。

但俞霖玫彻底触到了司易思的霉头,他在这时候把玫瑰花给接过来,脆弱玫瑰花瓣在司易思的手心里被碾碎。

他下了最后通告:“滚出去。”

俞霖玫嗫嚅着:“……不。”

下一刻,又一个耳光结结实实盖上了俞霖玫的脸,两个发红的手掌印清晰的对称排列着,直接让俞霖玫的脸肿了起来!

这一回她终于不敢再说什么,飞奔着推开门,砸门离开。

“这……”陈奶奶迟疑说,“小小姐想要为少爷过生日也是一时好心……虽然也太不长心了。”

司易思看着离开的俞霖玫,对陈奶奶说:“我的父母是02年去世的,而我所谓的妹妹今年十六岁,03年出生。”

“陈奶奶,你说她是我哪门子的亲生妹妹?从石头缝里头蹦出来的吗?”

陈奶奶手中的动作停止了下来,已然怔住了。

而俞霖玫急匆匆跑出门去,低了头咬牙切齿的对自己脑海里的辅助系统说:“你怎么不告诉我我那个该死的爹妈是今天死的!”

辅助系统无机质的声音传来,无端让俞霖玫感觉到了它对自己的嘲笑。

“系统只提供最基础的资料,深层资料需要宿主自行挖掘。”

“且百善孝为先,宿主应该称呼俞先生俞女士为父母,不该使用任何侮辱性的话。”

俞霖玫握紧了拳头:“那什么破爹妈,破坏了我计划还想让我尊敬他们?!”

“那是宿主没用。”

辅助系统无波动的开口。

热门小说系统教你做人[快穿],本站提供系统教你做人[快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系统教你做人[快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175章 狩猎之都(十八完) 下一章:世界除我都重生(二)
热门: 测谎 阴缘不断 心理追凶:罪有应得 阴缘伞 穿越后所有看不起我的人都来宠我 恶魔的泪珠 我的灵异档案 七夜之真相疑云 七宗罪3:肢解狂魔 阴阳:特殊案件调查科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