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胡主任这会儿脾气上来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瞪着方丽道:“你要搞清楚你的工作是什么, 你的责任是什么!”

“别说实验的领导不在这里,他就是在这, 我也一样要这么讲, ”他严肃道:“你是老师, 你就该把心思放在教书育人上。”

“私人事情, 不管是离婚还是和谁处关系,这都不是拿来打压侮辱别的老师的理由!”

方丽先前被陆凛敲打过, 虽然知道这胡主任脾气又爆又烈, 这会儿也被训得两眼发直, 哆嗦道:“我……我……”

“我警告你, 也警告陆老师,”胡主任太了解这种人该怎么教训,直接看向陆凛, 半真半假的敲打道:“这种与教学完全无关, 还八字没有一撇的事情, 以后不要拿到我办公室来给我增加负担!”

陆凛弯腰鞠躬,语气惶恐:“对不起胡主任,我考虑不周。”

方丽这会儿也慌了, 连连摆手:“是我,是我没有想清楚, 我走!”

“老师清誉不是你发泄愤怒的工具。”胡主任把那叠写满淫词亵语的荒唐证据摔回她手里:“方老师,你是外校老师, 你的家事更与一中无关。”

“以后如果再有这种事,我不介意和你们校长聊聊,现在的教师风纪都是怎么回事!”

方丽吓得又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慌乱擦脸,把散落满地的纸哆哆嗦嗦的捡了起来,不敢跟他再多说一句话。

她当惯了高高在上的老师,和本校领导胡搅蛮缠也是常事,现在没被惯着反而吓得直哆嗦。

方丽一脸狼狈的跑出了学校,路上引得好些学生诧异回头,还以为是哪个学生家长崩溃了。

她走了没多久,裴灼上楼找教务处帮霍鹿请假。

胡主任刚好和陆凛从办公室出来,见到他时招了招手。

“裴老师,你来了正好,进来坐。”

陆凛前面全都算到了,没算到他会提前回来。

他皱了下眉,不着痕迹地帮忙挡了一下:“裴老师是不是还在处理霍老师那边的手续?”

“耽误两三分钟,没事。”胡主任拉着裴灼回去坐下,把装着碎玻璃碴的簸箕放到旁边,气势又收敛回慈和的状态:“小裴啊,你的事情,我和陆老师都知道了。”

裴灼猛地抬头,眼睛一瞬失神。

他嘴唇发白:“知道什么?”

陆凛当着胡主任的面不好抢话,心里有些焦灼。

“今天那个方老师过来了,拉着我们两个急急忙忙的说了半天话,”胡主任安抚道:“先前我还奇怪,这么好的老师怎么实验肯放人,原来都是乌龙。”

裴灼还在看陆凛,手指握得很紧。

“这个方丽呢,她举报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是无稽之谈,你不用管。”胡主任想喝口茶润润嗓子,发现杯子刚才被自己给砸了,只能起身拿纸杯倒水。

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裴灼看向陆凛,眼眶已经红了。

“你都知道了?”

陆凛深呼吸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刚才也了解了情况,你也不用担心别的,这方老师啊虽然是很冲动,但是陆老师把她拦住了,先安置到五楼耐心劝导了半个多小时。”胡主任解释道:“后来拦不住了才来我这的。其他老师都不知道,以后也不会有人传这些事情。”

“裴老师,你以后安心教书,什么都不要怕。”

“这里有我们相信你,学生们也相信你。”胡主任和蔼道:“就这样,我还要去开会,具体你跟陆老师了解一下?”

“……好。”

胡主任出门前一拍脑袋,又匆匆转回来从书柜里摸出个新的保温杯。

“这儿还有个,刚好用新的。”他熟练地洗杯子泡茶,临走前摆摆手道:“都是小事啊,别紧张,过去了过去了。”

胡主任走了之后,裴灼坐在位置上微微发抖,不肯抬头看陆凛。

陆凛知道他想到别处去了,轻声唤道:“裴老师……”

裴灼仿佛触电一样地站了起来,匆匆道:“对不起,我一个人冷静一下。”

话还没说完就推门往外走。

陆凛追着他回了办公室,可办公室里坐满了老师,完全不适合谈这种事情。

裴灼完全陷在当初被那对夫妻侮辱谩骂的状态里,想想之前的那几幕都气的发抖,转身又去找别的避难处。

陆凛径直握住他的手腕:“跟我过来。”

校医室门开着,房医生正准备锁门:“哎?陆老师裴老师?”

“裴老师脚腕扭伤了,我扶他过来。”陆凛和房医生很熟,接了他的钥匙道:“你先去忙,我晚点把钥匙还你。”

“好,我还得去一趟海淀,那你们先敷药。”

等医务室的门关好,陆凛拉上全部窗帘,房间立刻暗了下来。

裴灼不肯和他独处,拧开门就要往外走。

陆凛一手按住他的肩把他压进沙发里,声音很冷:“裴老师在躲我?”

裴灼看着他,笑容苍白:“那人是怎么跟你形容我的?”

“荡/妇?”“滥交?”“不知廉耻不配做老师?”

陆凛的手指扣紧了他的肩,压着情绪道:“裴老师不相信我?”

“那你会相信我吗?”裴灼积压许久的怒气和惧意同时爆发出来:“你知道她是怎么跟我前同事说我的吗?她当着整个办公室的人说我有艾滋病,说我在夜店里卖——”

陆凛在他说话时在关门落锁,没等后续说完转身就压着他深吻,两手钳制着他不让他再往外逃。

他强迫他停止回忆恐惧,把所有神经和情绪都转移到这个吻上,和他唇舌深入十指紧扣,和他在昏暗封闭的医务室里吻到仿佛时间都跟着颠倒。

裴灼先是想躲开他,渐渐不由自主地扣紧了他的脖颈,双手插进陆凛的发间把距离压缩到最短,吻他的时候如同想要被解救的溺水之人,在竭力地获取着氧气。

陆凛也不知道自己亲了他多久,等确认他不怕不逃了,才半是哄劝半是安抚的唤他名字,断断续续的吻裴灼的额头和脸颊。

“不怕了,不怕了好不好?”

裴灼绷着情绪道:“我根本不怕她。”

“想不想哭?”陆凛把他抱在了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背:“裴老师受委屈了,哭一会好不好?我看不到的。”

“难过的时候哭出来会好很多,男人一样可以哭,我看不到的。”

裴灼拧着他的衣服不肯松力,过了一会儿却开始闷声颤抖。

陆凛感觉到自己胸前的衣服被无声浸湿,伸手顺着他的头发,把乱发一缕缕抚顺,抚着他后背绷紧的脊线,轻轻道:“宝贝……我在呢。”

裴灼还把脸埋在他胸膛里,感觉自己有些失态,这时候胡乱擦着眼睛:“你叫我什么?”

陆凛也觉得脸上有点臊,还是认认真真又唤了一声:“宝贝。”

他从前觉得这两个词太肉麻粘腻,平时看见电视剧里有情侣这样称呼,一向是面无表情的换台。

可真抱着裴灼看着他委屈又恐慌的样子,却只想用这样笨拙直白的方式安抚他。

裴灼扬起头,哭起来都眼尾泛泪脸颊微红,有种不合时宜的好看,脆弱到让人只想把他捧在心口宠着。

“不行,你声音大一点。”

陆凛叹了口气,拿纸巾帮他把泪擦干净,抱着他俯身靠近耳侧,周身冷厉气息收了个干净,只剩一腔温柔全都给他。

“……宝贝。”

次次字字都是真心。

等裴灼冷静下来了,他才和他讲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讲自己是怎么分析和思索对策,方丽又是如何被一句句给套进去的。

陆凛说话做事都会挑重点找关窍,平时处理班务和工作都有条不紊,安抚情人时也懂他想听哪些事。

“然后胡主任气到摔杯子,把她劈头盖脸的吼了一通,她是哭着跑出去的,好多学生都在看这人是谁。”

“胡主任警告她以后不要再来无事生非,否则就直接找实验的校长责问他们是怎么管的老师。方丽当时就吓坏了,摇着头一个劲保证再也不来这里,还跟我们道歉。”

裴灼蜷在他的怀里,听了半晌道:“你没骗我?”

“怎么会。”陆凛低声道:“我心疼你啊。”

“我就知道霍鹿那丫头有问题……”裴灼深呼吸着:“我陪她在妇科门诊坐了一上午,别人还以为我们是等着产检。”

他摸索着站了起来,叹了口气道:“我一听说方老师单独见你了,好像神经都突然断掉,背后都在发冷。”

虽然知道按照陆老师的眼界和心智,都应该能分析出来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可一想到有人冲到自己恋人面前说这些恶心事,裴灼就觉得自己命脉软肋全都被攥紧了,刚才在听见胡主任说那几句话的时候连呼吸都有些跟不上。

还好她找的是陆老师,还好陆老师把事情都挡走了。

陆凛还坐在沙发上,心平气和道:“要不要再抱一会儿?”

裴灼低低应了一声,重新跪坐回男人的大腿上。

他把身体的重量全都交给他,脸埋进他的颈窝里。

深呼吸,缓缓放松,任由薄荷的清冷味道连同男人的臂弯一起把自己紧拥。

再抱一会,就一会儿。

热门小说香水,本站提供香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热门: 异世丹厨 在反派家里种田[星际] 北洋夜行记 布谷鸟的呼唤 百合花房秘语 逆十字的杀意 歌剧魅影 人皇纪 史上最牛掌门系统 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