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他们不知什么时候滚到了餐桌上。

陆凛撑着双手把他圈在怀里,叼着他领口的扣子一颗颗的咬开, 眼神侵略露骨。

裴灼就喜欢看他露出这种眼神。

把内敛深沉的外壳都尽数剥开, 最好再把那些正经严肃都统统忘掉。

裴灼在见陆凛第一眼的时候,就想引诱他, 然后一点点的教坏。

于是此刻唇齿深入, 长腿交叠。

欧式胡桃木长桌是深黑底色卷草纹银边, 裴灼躺在上面便像是落在了画框里, 连纤细的腕骨都在撩拨陆凛的神经。

时间流速开始加快,空气越来越灼热。

一切都热烈直白, 恣意到像野兽在尽情的享用猎物。

低低呻丨吟长长叹息带着尾音, 十指紧扣到几乎要嵌进去。

陆凛话很少, 额角有汗不断凝结滴落, 只扣紧他的腰深深吻他。

半真半假的讨饶撒娇被悉数以唇封缄,血液沸腾肌肤滚烫。

再结束的时候,裴灼被抱进了浴缸里, 声音轻软。

“慢点放, 陆老师。”

“腿酸。”

陆凛帮他拿来了浴巾和睡袍, 其实还是有点上头。

他一言不发的帮他揉着小腿和腰侧,缓了好一会儿才让声音褪掉欲望:“弄疼你了……对不起。”

裴灼懒懒地靠在浴缸旁边,任由他帮自己洗着头发和脖颈。

陆凛见他又没声了, 心里涌上些不安,也不好意思问他。

“原来陆老师也有凶的时候。”裴灼趴在他的手边, 侧着头给他看肩侧的吻痕:“还咬我。”

男人小心的帮他揉着肩头,低声道:“没控制住。”

“我好喜欢。”裴灼望着他笑, 睫毛上还挂着水珠:“凶一点多好。”

他一开口,陆凛心里的渴望就又被点燃,只深呼吸一口气继续帮他洗着头发,尽力保持着冷静。

裴灼惬意地哼了一声,偏过头伸手去碰他的脸,好像声音都湿漉漉的。

“陆老师,不和我一起洗么?”

两个男人一个二十八一个二十六,在家里一块胡闹了三天,哪儿都没去。

本来还买了换洗的衣服,结果连着穿了三天睡袍。

再到了星期一的早晨,才好像是终于记起来自己是谁,要回到社会去扮演哪个角色。

裴灼睡到了六点,闻见了厨房传来的香味。

陆凛把姜丝鱼肚汤煲好,正在切着小葱。

裴灼换好衣服去洗漱梳头,阳春面刚好端上桌。

“陆老师,”裴灼对着镜子打领带,侧头悠悠道:“你这样我会上瘾的。”

“那刚好。”陆凛在帮他摆筷子:“我已经上瘾了。”

裴灼拎了另一条领带走过去,陆凛往后退了一步。

“……我自己来。”

“为什么?”

陆凛偏过头,有些窘迫:“今天要上班,你……先别碰我。”

昨天前天都放纵的太过,随便碰一下都好像是暗示。

裴灼又往前走了一步,把自己的领带拴在了他的脖子上。

“不听。”

“陆老师自己忍忍吧。”

两人拿着公文包开车出门,重新回了学校。

路上开始下淅淅沥沥的小雨,空气湿润清新。

守门的大爷正吃着油条,笑呵呵的跟他们问好。

吻痕都被遮挡干净,没有人知道这个周末发生过什么。

陆凛拎着书去准备早自习,裴灼第一节 在一班有课,坐在后排改小山般的作业。

两个人隔着很远,一早上连视线交流都没有。

陆凛上完早读就径自出门开会,裴灼拿着书去讲台上课,也没有回头看看那人的背影。

可心里就是感觉他们在当着全班学生的面偷情。

又罪恶又快乐,哪怕压抑到什么接触都不存在,也仿佛是还在放纵自己。

霍鹿一连三天都没瞧见亲哥在家庭群里发条微信,遛阿毛散步的时候又看见楼上灯是亮的,心里就知道这回估计是真成了。

她久违的松了一口气,开会时瞧见陆凛时还小声问了个好。

语文组这学期转移到二楼开例会,位置就在楼梯口旁边。

“那么在讲到这一节古文的时候,我们要注意引申材料里——”

一个女人徘徊在窗外,像是在找办公室的位置。

霍鹿第一眼没看清是她,等那身影又晃过去的时候猛地一震,脸色都跟着变了。

“小霍?”组长敲了敲桌子:“走神了?”

“彭老师,我突然肚子特别疼,”霍鹿临时捂着小腹强行表演,一手还抓着陆凛:“估计是早上吃的东西不干净,您让陆老师送我去医务室成吗?”

彭老太太不放心道:“要不要直接去医院?我帮你请假?”

“没事没事,估计吃点药就行了,”霍鹿已经起身了,匆匆忙忙跟其他老师鞠了个躬:“不好意思啊,嘶,疼得不行。”

等她把陆凛带出了会议室,转头就拉着男人往楼上走。

“快点快点,出事了。”

“陆凛我来不及解释了,那个穿鹅黄色裙子的女人你看到没有,一定要把她赶走,绝对绝对不要让我哥看见她。”

他们两人刚一上三楼,那女人刚好回头,霍鹿嗖地就蹿下楼梯,没让她看见自己。

陆凛皱着眉没回头看霍鹿去哪,打量了眼这女人的样子。

衣着讲究还带着首饰,但眼窝深陷形容憔悴,精神状态看着并不好。

还没等他开口,那女人就急急走了过来,问道:“你是一班的老师吧?是班主任?”

陆凛嗯了一声,往后拉开距离:“什么事?”

“走,你跟我去办公室,我有事要跟你讲!”女人露出几近疯狂的表情:“你们班那个英语老师——”

“办公室已经锁了,您和我上楼谈可以吗?”陆凛打断道:“您是学生家长?”

“不是,我是老师,我和你一样是老师。”女人神神叨叨道:“你们一班那个英语老师,他啊……”

陆凛的手机震了两下。

霍鹿:陆哥我去诈病把我哥引开,有什么事晚点解释,你赶紧把这尊神请走,别听她一句鬼话!

他收了手机,引着女人去了五楼。

“我是一班班主任,有事您找我,我来负责。”

“您怎么称呼?”

“方,我姓方,叫方丽。”女人随他去了小会议室,唰的就掏出了一摞文件:“我是实验的老师,是你们班那个裴灼的前同事!”

“我跟你讲,这种贱货就不能留在你们学校教书!”

陆凛心里一沉,接了她手中的东西。

“隔壁办公室有老师病了正在休息,他怕吵,您声音小一点。”

方丽见他像是个好说话的人,忙不迭点点头,压着声音道:“我告诉你啊,你们班那个叫裴灼的,以前是我们学校的。”

“他是个同性恋,同性恋!”

这三个字她生怕他没听清楚,咬的又重又深。

陆凛翻了下她打印出来聊天记录和通话记录,两三眼看完问道:“还有呢?”

“同性恋怎么能教学生啊,摸过的粉笔那都是要传染艾滋病的啊。”方丽的声音猛地拔高,又在看到男人冰冷视线时急急降了下来,指了指隔壁道;“有老师生病,我知道的我知道的,我声音小一点。”

“您还有什么要说的?”

“这个姓裴的,他下贱□□,他勾引我老公你知道吗?”

陆凛淡淡地翻了两页照片:“这些电话都是您丈夫打给他的,他都没有接。”

“那怎么了?我丈夫还不是被他勾的五迷三道的,”方丽失控道:“他跟我离婚了,我拖了一年多,他还是要离婚,说自己根本不喜欢女的!”

这女人刚刚被断了关系,说话颠三倒四,情绪完全崩溃。

“要不是他,我老公怎么会天天夜夜给他电话发短信,像被下了迷药一样?”

“不,就是他给我老公下了迷药,下了蛊!”

陆凛哪怕还没听完全部,就已经知道了裴灼离开实验的原因,这时候只觉得心疼他。

“你别说是我老公单方面的啊,我也想过是不是我男人疯了去乱招惹别人,”方丽重重地敲了两下桌子,把几张照片拖了出来:“你看看你看看!”

“这个裴灼,他不光是戴耳钉啊,他还喷香水的啊。”

“哪个老师可以喷香水见学生的?哪个老师上课还让戴耳钉您说说?”

方丽生怕这班主任不配合自己把这妖里妖气的英语老师赶走,这会儿满脸堆着笑开始恭维着又是捧又是踩:“陆老师,但凡是个正经老师,教书育人的料,那都跟您一样,正正经经不苟言笑,您说是不是?”

“这戴耳钉喷香水,一看就不是个好人啊。”

“同性恋怎么能教书呢,这绝对是不行的啊。”

陆凛的手机又响了两下。

裴灼:鹿鹿病了,我陪她去趟医院,午饭不用等我。

他回了个好,把手机放回了兜里,重新看向眼神狂热的方丽。

“方老师,您一定很委屈。”陆凛不着痕迹的套着话:“刚离婚了?”

方丽一听见这两个字,眼泪簌簌地就开始往下掉。

她妆容精致衣服昂贵,看着却像个疯子。

“是啊,要不是那个贱货勾引我老公,我老公怎么会急着和我离婚啊。”

“我二十岁出头就开始做老师,都不好意思上班的时候喷一次香水。”

“他可是个男人啊,怎么敢骚成这样?”

热门小说香水,本站提供香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热门: 阁楼里的女孩 圣狱 怨气撞铃 穿成暴君的御宠 Z的悲剧 盘龙 嗜血法医·第2季 鲁班的诅咒 流星之绊 婚久必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