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上一章:第28章 下一章:第30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等春游结束,期中考试赶着就过来了。

不管进入哪个环节, 老师都会比学生提前半截开始准备, 不光要备着考试前后的流程,还得提前想好各种意外的处理措施。

裴灼当初决定教高中就是担心小孩儿们出事, 偶尔碰到小学生初中生时都提着心眼, 不敢放松。

不过等真的工作以后, 才发现其实没太多差别。

早恋的蹦迪的在校外和人打架的, 还有跑到莲花池和北海公园里游冬泳的,春夏秋冬都有操不完的心。

这次是全市统考, 老师们早早地就被送去区里开会, 教室里摄像头全都开好严阵以待, 盯着有没有监考违规玩手机看书。

等期中考九门结束, 学生们一哄而散回家放假,他们还得留下来改卷子登成绩,不敢有半分掉以轻心。

“这次阅卷要抽样调查, 校领导会看, 区领导也会看, ”英语组长叮嘱道:“你们改卷子的时候都仔细着点,别胡乱批个分数就完事,听见了吧?”

阅读题和选择题都可以靠机器扫描判定, 作文这一场还是要对着卷子拿红笔改。

裴灼原本有心和陆凛亲近亲近,谁想到五班的钱老师病了, 临时又分了一拨卷子过来,他面上从从容容的应了, 心里叫苦不迭。

一班被他和陆凛管得很好,两个老师都赏罚分明,各个细节引导了一年,运行的很顺畅。

班里学生的字都有练过,有些学生闲暇时间多,跟裴灼学着练了一手改良版的铜版印刷体,每个字母都清晰优美,好看到连赵老师都跟着夸。

还有些学生没时间练,也听了他的话开始写圆圆的字母,不仅排列在纸上憨态可掬,阅卷的时候也是一目了然。

陆凛帮他续了杯热茶,拿着卷子端详了一会儿。

“左边这摞归一班,右边是五班,对不对?”

裴灼揉着鼻梁,声音透着疲乏:“五班好些学生的字真该练练……像是鸡爪子在沙地里刨出来的。”

这不是他自己班学生,卷面分得收着扣,主要是找语法和叙述的问题。

看得时间一久就容易眼花,看着头疼。

裴灼接了陆凛递来的茶,吹了口气道:“陆老师那边改完了?”

“嗯,作文很好改,不用细读。”

陆凛工作经验比他丰富,做事很有技巧。

他帮着把室内光线打亮了些,温和道:“英语组那边还在开会,裴老师不要急,累了就休息一会。”

裴灼道了声好。

他两杯茶喝完反而更困,索性趴在桌子上,晒着午后的阳光先补个觉。

这一觉又静又沉,缓了不少神。

再醒过来的时候,裴灼听见了沙沙的笔声。

他揉了下眼睛,突然发觉手肘旁边的两摞答题卡不见了。

“陆……”

裴灼转过身的时候,一眼就看见陆凛在低头改卷子。

“还有半个小时上课,再睡会。”

男人没有抬头,红笔一转打了个分。

裴灼以为是自己睡糊涂了,拉着办公椅靠近他的办公桌,瞧见他确确实实在帮自己改英语试卷。

“我会被组长发现的吧,”他支起身子拿了两张改好的答题卡,话头停住。

批阅方式、英语笔迹、打分习惯,全都和自己一模一样。

这两张混进一班其他的答题卡里,连自己估计都认不出来。

“五班本来就学生多,十一班的老师还临时请了病假去做手术,”陆凛笔尖不停,继续改着学生们的作文:“我帮你也是应该的。”

因为裴灼是优先改五班答题卡的缘故,陆凛已经帮他改到了一班,偶尔停顿一下。

“语文作文写得挺好,怎么英语没开窍。”

裴灼还没睡醒,趴在他的对面看他改,半晌道:“陆老师写的英文真好看。”

字体仿的很像,但透着冷峻。

陆凛处理起这些事,游刃有余到有点性感的地步。

他翻阅着班里学生的作文,裴灼趴在旁边看他。

“……语法都没学会,”男人低声道:“上课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裴灼伸手接了那一张答题卡,瞌睡醒了一些:“这一段知识点我还没讲。”

陆凛把答题卡放了回去,给他推了一盒饼干。

“裴老师吃点东西。”他顿了顿,又道:“不是你的问题,以后班里上课纪律还是要整顿下。”

裴灼笑着应了声,趴在旁边又眯了一刻钟。

窗侧微微开了条缝,风里散着楼外的玉兰花香,让他睡的很放松。

他们刚刚互通了心意,还没来得及出去约会,就被连环的工作扣在了学校里。

先是春游,又来期中考试,连阅卷都花了三四天。

等这些都告一段落,就已经到了四月中旬。

周五刚过了一半,办公室里的老师就已经归心似箭,比学生们还盼着放假。

“我家里的猫都快不认识我了,”韩老师喃喃道:“周六周日都没得休息,我眼角连着长了好几条细纹……”

“撑住撑住,”张姐打气道:“下午四节课一结束咱就解脱了!”

赵老师把数学作业往前一推,瘫在椅子上长叹一口气:“下周还有家长会。”

办公室的老师们同时停了一下,紧跟着默契地聊起了周末去哪放松放松。

家长会又是一仗,四舍五入便是大型挑刺质询现场。

大部分班主任都是摆出威压镇场,先入为主的把很多琐碎问题挡在外面。

……不然到了半夜估计都没法走。

裴灼还在改英语作业,突然被张姐拍了拍肩。

“裴老师这么好的青春年华,是跟着咱们这些中年人一块淹在办公室啦。”她开玩笑道:“周末跟心上人出去约个会?听说最近有几个爱情片很好看啊。”

裴灼下意识地想看一眼陆凛,还是很自觉地忍住了没有回头,笑着转移话题:“张姐去看了?”

“哎,我们家那位哪还记得这些事,能跟我一块做个饭就不错了。”

他不得不加入这场对话,听其他几个女老师聊起了七年之痒。

一边听一边想身后陆凛的神情,以及那男人此刻在想什么。

等放学铃声终于响起,楼上楼下都迸发出开闸般的喧哗人声,一帮孩子背着书包乌泱泱的往外跑。

其他老师也渐渐打着招呼离开,叮嘱他们把门锁好再走。

裴灼点点头,感觉自己又要开始脸红了。

这是他和陆凛确认恋爱之后的第一个周末,也不知道陆老师会怎么安排。

男人刚回班里发完通知单,回办公室时顺手抄了把扫帚帮他一起做卫生,还记着把绿植搬回避雨的位置。

裴灼思绪飘的飞快,表面还是在专心打扫办公室角落。

“晚上去吃越南菜,怎么样?”陆凛问道。

“嗯,好。”

两人收拾好办公室,一块开车去了西餐厅。

周末哪儿都人多,大厅里坐满了人,到处都是张望的眼睛。

甜蔗虾,牛腩煲,椰奶饭。

陆凛似乎天生知道他的喜好,连选的酒都很准。

十有八成是霍鹿那个小丫头片子被收买了。

裴灼低着头把餐食吃完,还记着给蔓着剔透翠色的米卷拍了张照。

男人抿了口酒,温声道:“吃饱了?”

裴灼听见这三个字,心里跟着一跳。

“嗯。饱了。”

陆凛早已买过单,起身道:“我送你回家?”

“……好。”

他们再次回到车中,汇入夜幕下拥挤的车流里。

裴灼坐的很规矩,心里还在想该不该邀请他在家里坐坐。

要是太热情,好像又会显得急不可耐,不够稳重。

晚高峰从下午四点半能一直持续到晚上九点半,车流行进迟缓,半晌都不肯往前挪一寸。

车里很安静,只有广播主持人在毫无感情的念着晚间新闻。

“据本台消息报道……”

裴灼侧头看向陆凛,发觉他在望着远处的车流。

陆凛发觉他在看自己,缓缓侧过头望他的眼睛。

裴灼下意识的想要避开对视,男人却俯身贴近,给了他一个无声又漫长的吻。

时间好像又停了下来。

车窗外霓虹招牌连如悬空的灯墙,纵横车流停留在各自的喇叭声里,只有他们在安静亲吻,一次又一次交换呼吸。

先是侧倾着脸庞闭眼浅吻,再搂着对方的脖颈唇齿缠绵。

呼吸急促,鼻音呜咽。

差一点错过迟来的绿灯。

陆凛不得不中断这个吻继续开车,打着方向盘还抽空看裴灼。

“我刚才在想,要怎么开口才显得自然一点。”

裴灼还没有被亲够,歪在他的肩上靠着慢慢看城市夜景,声音懒懒。

“开口说什么?”

“不想回家了。”陆凛看着前方,声音沙哑:“想和你过周末。”

“周五,周六,周日,都想见你。”

“每天都想见你。分开一会儿都舍不得。”

裴灼靠着他,闭上眼慢慢道:“陆老师好心急啊。”

男人呼吸停了几秒,有些歉疚:“是我不好。”

“你说你这么心急,是不是喜欢我?”

陆凛这才听见他语气是在开玩笑。

他本来有些慌乱,觉得是自己没有跟对节奏,都开始想接下来该怎么道歉补救。

可裴灼就是这样的人,一句话能让他仿佛掉进冰窟里,一句话好像又能点燃他的血液,给他飘飘然的快乐。

“是啊。”陆凛低低道:“裴老师,好喜欢你。”

热门小说香水,本站提供香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28章 下一章:第30章
热门: 国家之子 最完美的女孩:未来的我 龙穴 每天都怕被大BOSS灭口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窗帘后的男人 渣过我的人都哭着跪着求原谅 神秘的白牡丹 成为百亿富豪后我被千亿少爷求婚了 汉尼拔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