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上一章:第26章 下一章:第28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他们像是一对结伴迁徙的南雁,从一家去往一家, 停留片刻与家长们道别, 在繁华热闹的街区里继续徘徊。

裴灼只开了两段路,陆凛便觉得过意不去, 给他买了袋猕猴桃可丽饼, 让他坐在副驾驶上安心吃东西。

“陆老师, ”裴灼浅浅啃了一口, 若有所思道:“怎么感觉这手段跟哄小孩似的。”

陆凛打着方向盘道:“我侄女确实吃这一招,买点好吃的就乖乖坐着去了。”

裴灼也大方, 自己一口递给他一口, 两人穿过三条街的功夫就把这饼分完了。

“陈察他们家小区在华联对面, 我有个朋友以前也住在这。”裴灼指路到一半, 忽然道:“哎,你说咱们俩像不像过年的时候去各家亲戚拜年的……”

说了一半又停了。

陆凛知道他隐掉的下半截,一时间心情很好。

“的什么?”

裴灼把头扭到一边:“我没说。”

陆凛笑着挠了挠他的下巴。

他们一人拿着学生档案袋, 一人拿着高三说明资料袋, 确实正儿八经是去家访的。

真进了高三以后, 光是家长会都估计能忙到喉咙说哑。前期工作做的越妥帖细致,以后家长配合度高,他们也方便。

陈察他们家条件很好, 不光每幢楼配备着24小时轮值的保安和管家,电梯门旁边的蝴蝶兰都是新开的满天红。

裴灼拿着地址单和陆凛按了下门禁, 学生匆匆接了电话,声音有点慌乱。

“陆老师?你们来了?”

他的声音几乎被背景音盖掉, 有歇斯底里的痛骂声传了过来。

“你没事吧?先开门,我们上去。”

那学生迟疑了好几秒,还是给他们开了门。

两个老师匆匆赶了上去,发现不是家长在打孩子,是家长在互殴。

也不是真刀真枪的打,就是一边痛骂一边冲着对方砸东西。

砰的一声扔过去一把剪刀,嗖的一声丢回来一个遥控器。

客厅里狼藉一片,抱枕花瓶乱糟糟的堆在地上。

裴灼陆凛都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第一时间把陈察拉到了旁边。

少年发育的很好,个子都快蹿到一米九,神情漠然。

那两个家长本来不想把这些丑态暴露在老师面前,可眼见着老师来都来了,索性强拉着他们申冤诉苦,非要评个不是出来。

“陆老师,我这十几年一个人拉扯着我们家察察长大,发着高烧都车接车送他放学,”女人哭的妆都花了,声音尖利:“这狗娘养的东西在外头天天跟一群不三不四的鬼混,这几天回来衣领上还有别的女人烫过的头发!”

“什么叫你一个人拉扯的?”男人气的脸红脖子粗,索性把火气都把爆了出来:“这些年你给这个家挣过一分钱吗?家里吃的喝的什么不是我买的?连洗碗的保姆不也是我挣钱雇的吗?!这些年你洗过一件衣服吗?!”

女人发出野兽中枪般的悲怆哭音,后退几步道:“行,真有你的,真有你的!”

陆凛没有过去拉架,简短清晰道:“您两位先平复下情绪,我们带孩子下去散散步。”

裴灼搭着少年的肩就把他带了出去,关门的时候里头传来更加激烈的对骂声。

少年低头回了同学两条微信,仿佛门后还在撕扯的人与自己无关。

陆凛看着电梯楼层变化的数字,也没有和他聊这件事。

“吃晚饭了吗?”

“没吃多少,刚喝了碗汤就开始摔筷子砸碗了。”陈察手机一翻塞回校服袖子里,冷冷道:“也不知道是摔给谁看。”

裴灼走了会神,突然道:“我想起来了,这家小区东门有家铁板蒜蓉蛏子很好吃,你去不去?”

学生点头:“我请你们。”

裴灼啧了一声:“行,就当是提前收教师节礼物了。”

比起高档小区的清幽寂静,还是大排档里有人间烟火气。

灯绳灯箱跟圣诞树似的胡乱闪烁,红配绿其实看着挺丑。

一大帮打着赤膊的大叔大爷在碰杯胡侃,厨子当街哐当着铁锅在炒肉丝面。

他们挑了个小桌子坐下,点了几盘烧烤,还要了一瓶鲜榨西瓜汁。

陆凛借着去洗手间的功夫默不作声的把账结了,回来时陈察刚好掏出手机:“老师,咱拍个照吧,这事我能跟班里吹好久。”

裴灼往旁边让了让,给他倒了杯西瓜汁。

“这有什么好吹的。”

“您两位不像吃烧烤的人啊。”学生也乐了,没心没肺道:“陆长官瞧着是吃机关食堂正经酒局的人,您看着是只去西餐厅的,坐这儿我都觉得好玩。”

“这是偏见。”裴灼大大方方的拉着陆凛和他合影,刚好服务员端蛏子过来,锡纸上油花乱冒。

等吃的差不多了,陆凛才问出了口。

“你对以后,是怎么打算的?”

其实这句话,他们一般是问家长,很少问孩子。

不是不尊重学生的选择,是在大部分情况下,家长都有领导欲和控制欲,而且很喜欢把孩子前三十年甚至前五十年都规划的清楚明白。

学生坐旁边表达几句,会被训斥别乱插嘴,小孩懂个什么。

学生好教,家长不可能教,他们已经习惯了。

陈察擦了擦嘴,还给他们递了两张纸巾。

“我想好了。”男孩一开口,眼神都透着冷静清醒:“他们俩打了十几年,以后也好不到哪去。”

“我要考的远远的,出国读大学,不在这呆。”

裴灼沉思道:“那要现在开始准备了。”

“嗯,班都报好了。”陈察利落道:“我要出去读金融,读完了直接留在国外,他们俩在北京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边说还边掏出手机,给他们看自己找中介拟的时间规划表和大学意愿清单,样样都清楚明白。

陆凛颔首:“我找时间和你家人好好谈谈。”

裴灼笑道:“流程我熟,有不懂的随时问我就好。”

他也不多干涉他的选择,就拿着点菜单的背面写现在不同国家的招生政策,以及讲金融系突出的几个重点大学。

陈察听得很认真,还记着把他写的东西都拍下来,往备忘录里记着重点。

裴灼指点了几句,把自己的微信号留给了他。

现在的小孩和他们那个时候不一样,零花钱充足资讯丰富,活的早熟又通透的也不少。

现在带着走几步,后面都能自己飞了。

“确实,估计高三得麻烦您,”男孩也笑的大大方方:“我口语不行,英语作文问题也多,提前谢谢裴老师啦。”

正聊着电话响了,是那两个家长终于吵完清醒了点,窘迫的跟陆凛道歉赔不是。

他们把小孩送了回去,按着流程把该询问和解释的事情讲了一遍。

两个家长虽然都洗过脸了,神情还是有点狼狈不太自然。

一问学业,什么都知道一点,什么都不太明白。

家长会再三讲过的课程和考试安排,这时候不得不再解释一遍。

“你好好听着,别玩手机,”女人一脸惶恐的拍着小孩:“老师说的这些都可重要了,你知道不知道?”

陈察点了点头,陪着他们俩在旁边枯坐。

家长们其实心里也慌,私事家事乱做一团,也知道高考这事是人生第一大关卡,轻慢不得。

他们顾不上什么面子,大小细节问来问去,生怕漏掉一点信息。

相比之下,十七岁的陈察坐在旁边慢悠悠地喝着茶,早就把前路后路都看的明明白白,这会儿只是陪着他们俩走个过场。

等陆凛他们起身告退,陈察爸妈追到了电梯门口,满脸尴尬的又跟他们道歉。

“我们不离婚,也是为了这孩子,盼着他好。”

这说辞他们带每一届都能听见好多次,这时候也跟着点头,程序化的安慰了几句。

等再开着车往回走,陆凛看着夜色道:“现在的学生……其实也挺幸运的。”

“是啊,可以走的路很多。哪怕爸妈糊涂着,也能自己想明白将来要往哪去。”裴灼靠着他慢慢道:“我们那时候能拨号上网都不错了,高考志愿还是翻着本子研究怎么填。”

车停在了十字路口,空无一人的宽阔街道上蹿出了一只流浪狗,在湿淋淋的马路上踩着路灯灯光跑远了。

“裴老师为什么选择做老师?”

“唔,觉得这个职业很安宁。”裴灼靠着陆凛的肩,看着远处,忽然咳了一声,开始说惟妙惟肖的翻译腔:“有那么一群小孩子在一大群麦田里做游戏。”

“几千几万个小孩子,附近没有人,没有一个大人,我是说,除了我。我呢……”

红灯跳成绿灯,轿车缓缓前进。

陆凛开着车一路右转,望着远方悠悠接道:“我呢,就站在那混帐的悬崖边。我的职务是在那儿守望。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奔来,我就把他捉住。”

裴灼转头望他,笑意加深:“我是说孩子们都在狂奔,也不知自己是在往哪儿跑。”

“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

“……我只想当个麦田里的守望者。”

热门小说香水,本站提供香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26章 下一章:第28章
热门: 阴师人生 星舞九神 人偶馆之谜 轩辕诀4:傲绝天下 追踪师:隐身术 造化炼体决 二律背反的诅咒 乌鸦的拇指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