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一早,陆凛把杜仲带去了办公室, 把打印好的表单交给了他。

男孩在看见贫困生几个字时还有些胆怯, 低着头说话,声音有点小。

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人, 隐私保护的很好。

陆凛讲完了申请流程, 平静道:“现在好好读书, 以后就可以永远离开这个词。”

杜仲握紧了那薄薄的几张纸, 深呼吸道:“老师,我好好学。”

谈话之际, 门口被敲响了两声, 他们同时转身过去, 竟看到了昨天那个昏睡到不省人事的中年男人。

杜爸爸今天过来时显然记着拾掇下自己的形象, 可他穿着的最好一件衣服也领口松垮,边缘还冒着线头。

“陆,陆老师啊, 不好意思。”他有些拘谨的走了进来, 站在杜仲旁边道:“我昨天记错时间了, 还以为你们是周四过来,刚好工友们又叫我去喝酒……”

陆凛听着他的解释,留着神给杜仲多写了一行备忘。

男人虽然慌乱拘谨, 但态度是好的。

他昨天睡醒时吓了一跳,在好多年没干干净净的家里呆呆坐了半天, 还以为自己回到还没和老婆离婚的早些时候。

小孩在背对着他做作业,听见响声时指了指厨房, 说他煮好了面条,盛起来就可以吃,还是热的。

男人下意识地看家里亮堂堂的每个角落,看见那些酒瓶和包装盒都不翼而飞,茶几上还压着五块三。

“爸,睡醒了么?”

“醒……醒了。”

他好像被猛地当头棒喝,麻木的情绪开始分解崩离。

“这些年是我太失败,没有做好本分。”杜爸爸一手抄着孩子的肩,弯着腰跟陆凛道歉:“还让你们老师来照顾这些,是我们不好,真是麻烦您和裴老师了。”

陆凛站起来伸手拦住,另一只手把表单交到了这父亲的手里。

“餐补和奖学金都可以争取,其他事情我已经和杜仲说过了。”

“好的好的,”杜爸爸笑的尴尬:“谢谢您!真的特别谢谢您!”

等父子走了,裴灼才端着保温杯进来。

他刚刚拜托爸爸把阿毛接走,放在他那边养一个月。

“今晚去哪几家?”

陆凛望着他笑:“西三街。”

春游的批示下来,说是这周六统一去大学观摩旅游。

裴灼上完课刚好是中午,陆凛拿着通知单吩咐班长发下去,其他人接了单子一看,忍不住小声吐槽。

“我听说隔壁学校去的是欢乐谷哎……”

“没让咱们去八大处爬山就不错了。”

“老师,我们这周六是去哪个大学啊?”左小叶好奇道:“清华北大?人大?”

她不问还好,一问旁边几个性格跳脱的学生就跟着唉声叹气:“去都去了好几次了……没意思。”

陆凛没有正面回答,简单道:“年级统一安排统一接送,不用考虑太多。”

他把学生们安抚完,转身随意道:“裴老师,走吧,吃饭去。”

裴灼应了一声,把教案放回包里,跟着他走了出去。

下楼以后转弯往远处走,竟不是去食堂,而是往停车场。

裴灼呼吸一跳,感觉自己像是被诱拐过来的无知同学,望了眼远处道:“又出去吃饭啊,陆老师?”

陆凛开了车门,神色自然:“不是还欠裴老师一顿饭么?”

“上次还过了。”裴灼有意逗逗他:“前天刚吃过日料,陆老师忘了?”

“那就再欠一顿。”陆凛依旧很正经:“最近记性不好。”

裴灼笑着进了车。

这一次是去吃江南小菜,同样去的也是小包间。

裴灼一边看着服务员上汤上菜,一边感叹陆凛这班主任的位置是真方便。

他完全清楚自己每周有几节课,哪几天下午闲着没事,又有哪几天是忙得连聊天的空闲都没有。

两人在一个办公室,和对方都是知根知底。自己节奏松紧被摸的清清楚楚,只管享受就是了。

等菜上齐,服务员道了声用餐愉快关上了门。

工作日这家店没什么客人,别说包厢,连大厅里都安静的没什么声。

裴灼心里又是一跳。

他悄悄看陆凛的表情,对方径自起身给他盛了碗鱼头豆腐汤。

“看我做什么?”陆凛抬眉道:“裴老师太瘦了,要多吃点。”

裴灼其实也饿了,瞧见奶白的鱼汤都觉得开胃,接过小瓷碗说了声谢谢。

然后开始规规矩矩的吃饭,就是心里悠悠叹了口气,觉得有点可惜。

陆凛其实吃的也不多,更多时间是在帮他夹菜。

等十五分钟用餐完毕以后,裴灼抿了口柳橙汁,满足道:“吃饱了,谢谢陆老师。”

陆凛撑着额头看他,慢条斯理道:“饱了?”

“嗯。菜品都选的很好。”裴灼怕他不信:“我平时就吃这么多,再来几勺就不舒服了。”

“饱了就好,”陆凛笑道:“到我怀里来。”

裴灼呼吸一停,还是轻轻点了点头,自己靠了过去。

他还没有完全靠近他,就被捉着腰际被带进了怀里,下一秒又被雄性荷尔蒙完全淹没。

陆凛胸膛宽阔有型,哪怕穿着最古板的衬衣扣子悉数系紧都性感。

何况他衣品一向都很好,不打眼不迂腐,沉着中透着利落。

裴灼陷在他怀里嗅了一下,忽然道:“陆老师身上好香。”

“今天没有喷香水。”

“我知道,就是很好闻。”

他感觉腰侧的怀抱在微微收紧,抬眸唤了一声陆老师。

“什么?”

“你已经两天没有亲过我了。”

陆凛被他这么一撩连呼吸都乱了,扣住裴灼的后脑勺深深吻了下去。

他们刚刚喝过冰橙汁,舌与齿都泛着凉却触感滚烫,绵长的呼吸相互裹挟着一起往下坠,像是终于被解禁了什么般在交缠追逐,又亲的裴灼喘息细碎缓不过来。

甜的。

男人安抚般地吻了下他的额头和睫毛,低声道:“再来。”

裴灼驯服的扬起头,被他叼着唇舔舐摩挲,两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十指相扣紧密无缝,连拥抱都像要融化进对方的身体里。

等这个吻结束,裴灼被他搂着缓气,半晌嗯了一声。

陆凛本觉得不够,还在轻抚着他垂落的发,准备等会再好好亲一会。

“裴老师在想什么?”

“在想那些早恋的学生。”裴灼回忆着之前看到的那些片段:“天台,操场角落,小树林,空教室。”

“好几个我们本来可以偷偷去的地方,都被他们给占了。”

陆凛若有所思:“是该去巡查下纪律。”

“别,你拉的仇恨已经够多了。”裴灼指尖一旋解开了他领口的第一颗扣子,慢悠悠道:“陆老师每次把领子系的这么紧,看起来太正经。”

“正经不好么?”

“好,”裴灼解开了第二颗扣子,侧着脸吻了下他的喉结:“方便挡吻痕,也方便我乱来。”

男人握紧了他的手,理智剩的已经不多:“下午还有课。”

“嗯,晚上还要去家访。”裴灼又亲了一下,察觉他和过电一样呼吸急促时开动作一顿,想了想起身欲走:“陆老师不喜欢这样,那我以后避开。”

陆凛捉住手腕把他带回了怀里,声音低哑:“再亲一下。”

两人没羞没臊的在包厢里过了个中午,临下车前还亲了两下。

再回到阳光下融入人群之中,十分钟前的记忆开始变得不真实。

学生们刚睡醒午觉,在一窝蜂的冲向小卖部。

两个男人逆行往前,一左一右。

小孩们在叽叽喳喳的高声谈笑,他们两人不动声色,平静的和其他老师打招呼。

他们共同守着一个秘密,任由那秘密在胸腔中翻滚灼烫。

一分开就是一整个下午。

陆凛在四楼上课。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

裴灼在二楼开会,听组长讲该怎么改教案。

“第四单元的教学重点,我们应该放在倒装句九种分类的讲解和思辨上。”

楼上楼下的读书声在春日中轻快明朗,教学楼外的法国梧桐绽了新叶,随着长风款摆轻摇,犹如绿云般给整栋楼投下一片碧影。

到了晚上,他们两人一块在食堂简单对付了一下,照例继续去漫游家访。

“要不我来开车吧。”裴灼知道他下午连着有四节课,接了车钥匙道:“你去副驾驶坐好。”

陆凛听话的应了,等裴灼上了主驾驶,倾身过去帮他系安全带。

带扣啪嗒一声锁紧,两人默契的接了个吻,启动车子往远处开。

正是下班放学的晚高峰,天色将暗未暗,远处的晚霞连成一片,像是酡红的醉颜。

裴灼开车很稳,载着他往远处走,还记得开车载广播听歌。

陆凛就靠在旁边休息,安安静静地望着他。

裴灼按着记忆变了个道,发觉他还在看自己,抬手用掌心蹭了蹭他带着些胡茬的下巴,像是在安抚自家阿毛。

“又不是明天见不到了,舍不得眨眼睛啊。”

陆凛靠着枕垫,缓缓道:“今天是和裴老师恋爱的第三天。”

“总是觉得,好像是恋爱了三年。”

有十分亲切,百般珍重。

热门小说香水,本站提供香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热门: 古怪的乘客 九阳踏天 北方夕鹤2/3杀人事件 吸血鬼日记2:斗争 那条龙又亲我QAQ 困兽 一剑凌尘 厌魅·附体之物 遗族 我的邻居是妖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