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裴灼再睡醒的时候,觉得整个世界都是亮的。

其实早上五点半天还没有全亮, 窗外夜色蒙蒙亮, 云雾中隐着一轮模糊的毛月亮。

可一想到自己已经开始恋爱,就好像一切都改变了一样。

他早早洗漱好遛了两圈狗, 然后在清晨的冷风里一路小跑到了学校。

门卫还没睡醒, 嘟哝着一边揉眼睛给他开门。

“是我起早了。”裴灼跟大叔道了声谢, 拎着包走了小半截路, 想起什么似的抬头看了一眼。

办公室的灯已经亮了起来。

他放轻了脚步,屏住呼吸上了楼, 在窗口不出声的看。

陆凛在打扫办公室, 两个保温杯都已经泡好了茶, 是他喜欢的祁门群芳最。

裴灼瞧了好几眼, 重新恢复一脸淡定的样子缓步进门,点头道:“陆老师早上好。”

男人应了一声,转身去摆弄绿植, 给老赵养的吊兰浇水。

裴灼放好东西, 走到他身后轻轻抱了一下, 亲了下陆凛的脖颈道:“陆老师在不好意思?”

他发现他们两人都有点这样。

感觉上来的时候热烈到一接吻能连着亲半个小时,一回过神冷静下来又收的有点拘谨,两种状态能一天切换好几次。

陆凛捉住他的手背吻了一下, 声音有些不确定。

“我今天没有喷香水。”

裴灼忍不住笑:“又不是因为你喷了香水才喜欢你。”

陆凛和他一起把那几盆多肉放到向阳的位置,看着窗外操场上晨跑的学生道:“那裴老师喜欢我喷吗?”

“喜欢的。”

“不喷呢?”

“也喜欢的。”

陆凛转身看他, 继续往下问:“谈恋爱的时候,裴老师喜欢我来主导吗?”

“喜欢的。”

“我被动些呢?”

“也喜欢的。”

裴灼回答到这里, 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我这人挺奇怪,对不对?”

就是都很喜欢。

“我今天起床的时候,”他摆正了文竹,用纸巾把边缘溅出来的细土一点点擦干净:“第一个念头是,我开始和陆老师谈恋爱了,真好。”

男人怔了一下,停下动作认真道:“我也是这样。”

他顿了几秒,觉得有些可惜。

“本来想约你一起去看电影,但是这个月都要去家访学生,抱歉。”

裴灼忽然想起来班主任之前被叫去开会就是因为这个,好奇道:“我可以一起去吗?”

陆凛摆了摆手:“是个苦差,裴老师回去休息吧。”

班主任这种位置看起来威风潇洒,其实和做医生差不多,鸡毛蒜皮的事情什么都要管,碰到奇葩家长的概率很大,两边都吃力不讨好。

裴灼眨眼道:“陆老师怕给我添麻烦?”

陆凛本来想说是,凭借多年的做题直觉感觉这不是正确答案,还是决定保持沉默。

“我以前也做过班主任,有经验的。”

陆凛很听他的话,转身把家访表拿了出来。

“上次家长会,有几个学生的家长没出席,我准备优先去看看这几个孩子的情况。”

年级安排这件事,其实也是在为高三做准备。

大部分孩子都有父母照应着学业和生活,唯一要操心的就是怎么离手机远一点,合理安排时间学习和休息,不要熬夜看小说玩游戏。

但也有些孩子有额外的负担,需要通过走访才能了解具体的情况。

裴灼出于谨慎,还是和年级主任报备了一声。

“裴老师能帮忙那太好了,”胡主任精神道:“车票油费咱们年级给报销啊,餐饮费也报的,你们刚好吃个夜宵放松一下!”

裴灼签完了知情同意书和登记表,胡主任接过纸嘿嘿一笑:“一般家访都是两个老师,以前陆老师是和老赵去,但是老赵回去陪媳妇儿生娃去了,我还发愁怕他累着。”

班里一共有四十个学生,每天家访两三个,这个月内就能完成任务。

下午五点半一到,陆凛拎了车钥匙,带着裴灼出了学校。

裴灼心细,趁着下午没课做了一张地图。

四十个地址被标注在不同城区,还按着远近划分好了组,每个组的笔迹颜色都不一样。

等红灯的时候,他把这张彩印的地图拿给陆凛看。

男人凝神看了一会,变绿灯时亲了下他的脸,继续往前开。

裴灼把地图收好,慢条斯理道:“你又在想事情,想了还不肯告诉我。”

“嗯,是在想。”陆凛打着方向盘道:“在想怎么没有早点追,裴老师实在太可爱了。”

裴灼笑起来:“是该好好反思下。”

前两户家访都很顺利。

住的离学校近的家庭,大部分都是租了学区房,或者家产丰厚在这儿早早就买过了房子。

家长们热情洋溢的端来水果热茶,不住地拦他们两留下来吃饭。

“真不用了,谢谢哈。”

“那您两位路上注意安全,辛苦辛苦!”

家长一路把他们送到小区门口,也跟着感慨:“为了这臭孩子我们付出太多了,小时候哪儿这些规矩啊,还得跟着陪读。平时上班隔着老远,光是坐地铁就得一个小时。”

“也是为了孩子,都不容易。”

等汽车再次发动,陆凛算了下时间,感觉时间充足,还能再走访两家。

裴灼用手机比对着地图的位置,感觉哪儿不对。

“杜仲他们家好像是住在棚户区?”

“哪条街道?”

“猫眼胡同旁边。”

陆凛应了一声,调转车头开了过去。

北京很大,各种元素堆砌在一起,有种违和又融合的感觉。

摩天大厦外隔一条街就是老胡同口,穿过长巷能瞧见民国名人故居,路口的老樟树活了好几百年,如今依旧枝繁叶茂。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胡同里安静到能听见蛐蛐叫。

裴灼怕被学生看见,没有牵陆凛的手,只是靠的很近。

两人在迷宫般的胡同里按着导航连着拐了几个弯,终于再次串了出去,找到了那个棚户区的位置。

这一片都等着拆迁等了好几年,是乱糟糟的城中村。

碎玻璃片和垃圾袋堆积的满地都是,道路狭窄泥水遍地,按摩店的灯光泛着暧昧的粉红色。

这里的房子都是低矮的平房和瓦房。

小胡同里的人虽然住宿条件不好,但都带着本地人的自信,其实日子过得都挺顺快。

一部分外来人口则蜷缩在比平房还要简陋的小区域里,天蓬上压着塑料纸和石头。

陆凛握着裴灼的手腕,带他趟过了瓦片斜翻的泥水路口,数着门牌号找到了杜仲的家。

刚才给家长打电话没人接,虽然是早早的确认过,但这时候可能不在。

裴灼敲了敲门,侧耳听见了细碎的跑动声。

“杜仲在不在?”

他对这个学生记得很清楚。

刚开学那会儿,他上课发言声音很小,说话时带着房山地区的口音,头发剪得不是很整齐。

“杜仲?”

铁门被嘎吱一声打开,灯光映的纱网门满是灰尘。

“裴……裴老师?”学生有些惊慌:“您也来了?”

他急促的拿衣角擦了擦手,给他们开了门。

进去还没走两步,里头就传来了浓厚的霉味和酒味。

一个中年男人横着睡在沙发上,肚皮外露口涎四流,汗衫上都泛着酒渍。

男孩拘束的说了不好意思,匆匆去洗瓷杯给他们倒水。

裴灼皱眉叫住了他,问道:“你平时在哪里学习?”

“在这里……”杜仲指了指电视机旁边的角落。

陆凛走了过去,伸手按了按书桌。

桌子脚缺了角,松开手以后还在微微摇晃,像个不堪重负的老人。

中年男人梦呓着翻了个身,完全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陆凛问道:“垃圾桶和簸箕在哪里?”

杜仲有点慌乱:“老师,您不用帮我们收拾的。”

裴灼已经把扫帚找了出来,又找了块干抹布。

“就是过来帮你的,不要怕。”

他们带着这孩子把家里的杂物能扔的扔能收的收,书桌上堆积的易拉罐和酒瓶全都拎出去卖给收破烂的,还得了五块三。

学生窘迫极了,可背影也透着一股如释重负。

陆凛帮他把全是灰尘的台灯和旧桌子重新修好,被呛得连着咳了好几声。

裴灼站在旁边帮忙拍着背,又道:“再打桶水来。”

他们连着清了六七袋垃圾,其中大部分都是那父亲扔在墙角的酒瓶易拉罐,少部分是吃完没有扔的方便面盒。

等一个半小时过去,家里虽然灯光昏暗,但好歹四处都规整干净,通风以后空气好了不少。

“这才像个家。”裴灼拍了下陆凛的肩:“走,我们买电灯泡去。”

“刚才出去丢垃圾的时候顺手买了。”陆凛从兜里掏出纸盒,找了个凳子去换灯泡。

裴灼在旁边扶着他的腿,顺口问了下杜仲的情况。

母亲离婚后就很少回来了,父亲平时对他并不怎么关心,工作完基本上都是喝酒度日,很少清醒。

“他打你么?”

“不打,就是偶尔会吐,我帮着擦干净就好了。”小孩已经习惯了这些事,说出口时也不觉得委屈,但看着两个老师还是有些内疚:“给你们添麻烦了。”

陆凛跳下凳子,去把灯光按开。

客厅里便亮堂堂的一片,哪儿都照的很清楚。

“现在申请贫困生都有身份保护,不用担心其他人知道。”陆凛平静道:“这件事我来帮你处理,不用多想。”

学生点了点头,小声道:“谢谢陆老师,谢谢裴老师。”

“高三快到了,以后就安心学习,有困难随时和我们说。”裴灼把抹布拧干,最后一处窗子也完全推开,让恣意清凉的风灌了进来。

“不慌,老师们在呢。”

热门小说香水,本站提供香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热门: 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邪少药王 但丁俱乐部 仙羽幻境 从天而落 黑铁之堡 洪荒大天尊 402女生寝室 我作天作地,全世界却都喜欢我[快穿] 在反派家里种田[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