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5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温郁在飞机上偶遇十年前的初恋,发现他全然变成另一个人,又骚又坏。

而且身份还是数学老师。

而且还是即将和自己同班的数学老师。

裴灼还是跟着他走了。

他不知道他会把自己带到哪里,也不知道在校外会发生什么。但是这种被支配的感觉……很好。

陆凛开着车穿过两条街区, 把他带到了一家很僻静的日料店里。

虽然是工作日, 但也有很多人过来吃饭喝酒,一楼散座基本没有空的。

服务员和他很熟, 打了声招呼带着他们去了二楼的雅座。

北京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 哪儿商圈都贵, 餐厅其实也没多大。

两个人脱了鞋坐在小包间里, 墙上绘着海潮红日,角落还放了一瓶梅枝。

餐品很快上全, 服务员笑着说了声用餐愉快, 仔细的把木门关好, 留他们两人在榻榻米上相对无言。

远处有潺潺流水, 还有模糊的说笑声。

桌下空间很小,但刚好可以放下双腿,一起安静的吃个饭。

陆凛没有开口, 而是拿了清酒瓶倒了一盏朝香白鹤。

第一盏是给他自己的, 倒好以后放在自己坐着的左侧。

第二盏是给裴灼的, 倒好之后仍然放在了左侧。

“裴老师,过来坐。”

裴灼正垂着眸子看他倒酒时曲起的指节,在听见这句话时怔了下, 犹豫了几秒。

这里本来就空间有限,如果两个人并列坐在一排, 难免会有肢体碰触。

陆凛也不催他,指尖却覆在第二盏的杯沿上, 缓缓的刮了一下。

“不想喝酒么?”

裴灼缓缓起身坐了过去,和他陷在了同一处,肩膀也靠在了一起。

听话的感觉也很好。

他接了那杯酒,唇印在指腹擦过的地方,把一整杯慢慢喝完。

陆凛起身帮他把餐具归置好,又帮他往瓷白小碟里倒酱油。

裴灼没怎么动筷子,喝了两口汤以后停了下来,搅着汤勺半晌道:“陆老师突然用香水了。”

陆凛抿了口酒:“嗯。”

“陆老师好几天都没有和我说话。”

“也不肯看我。”

陆凛放下了酒杯,侧眸看他:“生气了?”

裴灼想了想:“也没有,就是有点慌。”

陆凛没有说话。

封闭性强的包厢很给人安全感,也不怕有同事突然闯进来。

裴灼放松了一些,任由自己靠着他的右臂,过了一会儿又道:“陆老师的香味……很好闻。”

不喷也好闻。

陆凛坐在原处,目光垂在两人搭在桌沿的手背上。

他们的手靠的很近,只要再挪一寸就可以覆上。

“我是想冷一冷你。”

裴灼笑着点了下头,忽然道:“今天早上那个动作,可以再来一次么?”

陆凛呼吸微沉,重新把他圈在了自己的怀里。

空间豁然开阔,他们两人却靠的很近。

裴灼重新被拥进他的胸膛里,又开始觉得脸颊发烫。

他有些笨拙的直起身子,把脸颊埋进了陆凛的颈窝里,轻轻嗅了了一下。

白兰地,沉檀香,还有一味和他身上一模一样的琥珀。

陆凛任由裴灼把自己整个人都埋进了自己的胸膛,却不肯伸手抱住他的腰。

“裴老师,”他简短道:“猎物是不会自己送上门的。”

裴灼半是埋怨半是不满的哼了一声,抱着他不肯松手,把脸又贴近了一些,低头嗅他的味道。

仿佛是叼着诱饵不肯放的一尾狐狸。

他们两人在这一点上都很相似。

生涩,贪婪,不肯被控制,又沉迷被控制。

裴灼一蹭他,两人的脖颈便碰到了一起,光滑细腻的皮肤贴合摩挲,用再敏感不过的神经交换着彼此的温度。

陆凛叹息一声,仿佛是妥协般的伸手搂住了他的腰肢。

裴灼很轻,抱起来也软,像是整个人都窝进了他的风衣里。

男人伸手轻抚他的头发,声音温柔。

“那天在上早自习,我在带着学生们复习古诗。”

“读的那一句,刚好是沅有芷兮澧有兰。”

“你就刚好站在教室外面,在和程老师说话,笑起来还是那么好看。”

他的指节微扣,缓缓梳着裴灼的头发。

“学生们在看书,我在看你。”

“那时候我在想,不要再冷你了,哪怕是放下书出去见你也好,只说一句早上好都行。”

裴灼抱紧了他的腰,舒服的又哼了一声,用手掌感受着男人紧实的腰际。

他幻想了许多次这样的场景,如今终于被陆凛完整满足,惬意的不想出去。

醇厚的男性气息像笼子一样把他扣在这里,他心甘情愿。

“我是故意的。”裴灼小声道。

陆凛俯首吻了下他的额头,声音里带着纵容。

“我知道。”

裴灼动作一顿,趴在他的怀里仰头看他。

他本来想问陆凛几句。

你都知道什么了,陆老师?

是从我进学校第一天起,就知道我对你的隐秘心思,还是其实从头到尾都洞若观火,只是在纵着我而已?

可真抬起头时,他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想越过咫尺去吻他的唇。

裴灼往前倾,陆凛却抬起一指挡在他们两之间,无声地凝视着他。

像在等一句确认。

裴灼失笑,低头吻了一下他带着薄茧的指腹,声音低哑。

“裴老师愿意让你放心了。”

愿意做你的恋人,愿意做你的爱人,也愿意被你悉数占有,什么都不要剩下。

陆凛抱紧了他的腰,移开了那碍事的手指,俯身深深的吻他。

他们两人都是第一次接吻,最开始不得章法,急促却又生涩。

浅浅的碰触唇瓣,亲吻唇角,闭上眼不要再管外面世界的一切。

酒香与琥珀香交缠徘徊,最终融作一处。

然后试探着打开牙齿,把更隐秘的地方暴露给对方,唇舌交缠舔舐,像两只原始的兽。

裴灼被亲的忍不住低低呜咽,却不肯松开他讨一句饶,反而和他靠的更紧,指节都在用力。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们在不断地引诱和控制着对方,因为欲披上迷惑难懂的甲,又因为爱露出毫无防备的心。

莫名笃定着自己不会被对方伤害辜负,在这个游戏里乐此不疲。

吃饭,饮酒,诉说,询问,都不重要了。

他们不知道自己亲吻了对方多少次,好像可以永远这样下去,不用再走出这个狭小的包厢,也不用停下来。

亲一会儿缓一口气,抱着对方磨蹭碰触,再扬起头浅吻深吻,无休无止。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单调的初始铃声连着响了四五下,他们还在十指紧扣,唇齿交缠。

裴灼发出模糊不清的一声低哼,把桌上的手机递给了他。

陆凛把他捉在自己的怀里不肯松手,就着这个姿势接了电话。

“小陆啊,在外头吃饭呢?我在办公室没找着你人。”陈主任道:“首师大那边有教授过来开讲座,下午四点半,你记得过来啊。”

裴灼已经滑到了他的大腿上仰躺着,好像有些醉。

“这教授可厉害了,写的好几本书我看你还收藏了来着,”陈主任想起了什么,又道:“你去的时候记得把裴老师带上,人家这才来学校半年,还是需要你多照应。”

陆凛用指腹轻挠着裴灼的下巴,注视着他眯着眼的惬意样子。

“嗯,我多照顾。”

等电话挂断,他俯身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下午有讲座,我们还要回去。”

裴灼低低的呜了一声。

陆凛觉得有些好笑,用手掌覆着他的侧脸。

“从前没想到,原来裴老师喜欢撒娇。”

在学生们面前清冷温润,私下却是这样的性子。

裴灼握着他的手,用脸颊去蹭他的掌心,不愿再遮掩那些。

昏暗封闭的小空间让人觉得安心,让人什么都不想往深处思索。

他们花了接近两个小时才把这顿饭吃完,临走出包厢时又抱着缠吻,像是跑出来偷情的高中生。

等再走出餐厅的时候,外面街道上明日高照,四处都亮堂堂的灿烂一片,行人拎着购物袋手提包往来穿梭,世界又变成了从前的样子。

两人上头时都是真上头,一坐回车里重新成为这个真实世界里的一份子,又觉得有些恍惚。

裴灼坐在副驾驶理着衣领,在回学校的路上侧头看了一眼陆凛。

已经变回陆长官了,神情冷淡疏离,在看着路况专心开车。

刚才那一个接着一个迷乱的吻,好像跟他们半点关系都没有。

裴灼缓了一会儿也准备进状态,忽然慢悠悠的唤了一声陆长官。

陆凛侧头看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裴灼也跟着笑,笑完恢复成平时正经的工作状态里,和他一前一后回了教学楼。

距离不近不远,好像只是普通同事。

临走上三楼的时候,陆凛停了一下,回头看他。

“裴老师。”他想伸手再碰一下他的脸,还是把手管住了。

“晚上可以去你家一趟么,有事想和你认真谈谈。”

“嗯,好。”

两人上了三楼,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各自被淹没在喧闹的人流中。

陆老师是班主任,开会之前要先回一班整顿纪律例行巡查,然后和年级那边统筹下个月的安排。

裴老师是英语老师,要去批改卷子,去跟教学组长汇报进度,还要和老师商谈下次公开课的细节。

刚好老赵今天临时有事,匆匆忙忙的跑来找他。

“裴老师,我媳妇儿要生了,二胎!”中年人这会儿说话时脸上都是汗,手里拿着盖好章的空白换课条:“你跟我换两节课行吗,我得赶紧走了,谢谢谢谢!”

“没事,你先走,手续我来帮你弄。”

老赵如释重负的往外跑,跑了一半才想起来胳膊上还圈着个三角板,拿下来往办公室一扔人就没影了。

裴灼签好单子按时过去上课,一开门瞧见学生们愁容惨淡,眨眨眼道:“这节课上英语。”

“不是数学考试吗?”坐在前排的学生登时满血复活:“不考试了?”

“估计这两个星期你们都见不着赵老师了,”裴灼道:“把数学书收回去,今天讲第三单元。”

大伙儿欢呼一声,教室里的烦闷气息一扫而空。

临上课前,裴灼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陆老师刚才来过么?”

“来过,然后跟着陈主任走啦。”学委接话道:“陆老师今天可高兴了,跟我们说话全程都在笑,我们班上好几个女生都在偷偷拍他。”

能不高兴么。

裴灼点点头,开始给他们写板书,听着电脑的开机启动音乐揉了下脖子。

现在是两点,还有两个半小时才能见他,还有四个小时才能下班回家。

怎么还没有放学呢。

谈恋爱归谈恋爱,上课归上课。

裴灼重新回了老师状态之后,继续跟他们推语法重点,连带着把之前讲的知识点又给他们过了一遍。

虽然一班是精英班,但偏科的孩子其实也多。

有的数学回回考满分,英语能及格都是谢天谢地。

有的英语作文写得和母语一样好,偏偏搞不定化学,能让小黄老师改卷子的时候一个劲的摇头叹气。

裴灼把PPT里先前出过的那几道题展示出来,按着上次测试的分数单点名字:“周俱,这道题选什么?”

一个大男生腾地站了起来,晃悠了两下开始挠头。

“……就按照刚才讲的知识点来解题。”

周俱点点头,旁边的学生们都跟小蛇似的在给他嘶嘶声报答案。

裴灼只当没听见,又问了一遍:“选什么?”

“C,”男孩慌张道:“选C!”

裴灼心想这位估计是又偷摸着睡觉去了,揉了揉眉心道:“我刚才讲时态的时候,是怎么说的来着?”

学委就差大声把笔记念出来,这会儿举着手脸都憋红了。

男孩嗫喏道:“那,选D?”

他座位旁边报答案的好几个同学一脸恨铁不成钢。

“你坐下吧。”裴灼把书一卷,换了根蓝粉笔把黑板板书重点圈了出来。

答案是A。

“其实作业也好,考试也好,只是为了确认你们能把考点和知识点记下来。”他慢慢道:“如果是作业太多,晚上写不完犯困,以后可以跟我说,我们适当调整一下。”

周俱一脸窘迫的看着他,校服袖子里的手机轮廓若隐若现。

裴灼心里跟明镜似的,也没有当即点出来,继续按着进度往下上课。

等两节课结束,他抱着东西回了办公室,刚好听见老师们也在抱怨。

“这都快升高三了,怎么还在玩手机啊。”

“我刚抓着一个上课看小说的,劝也劝不了,说多了人家还嫌烦。”

张姐见裴灼来了,打招呼道:“裴老师回来啦?我刚才还才经过一班,瞧见你在上课来着。”

旁边的老师继续往下说:“最近是不是有什么手机游戏挺火的?我看那些孩子一个个被迷得五迷三道,听说七班有个学生一冲冲了好几千块。”

“几千块?”张姐也愣了,条件反射道:“现在菜价油价都这么贵,几千块能过多久日子啊?”

裴灼把文件袋收好,关上柜子道:“小孩如果花的是真钱,心里估计舍不得。”

“但是手机上那些都是数字,也就不觉得贵。”

“可这都快高三了……”

“咱这么教不是办法,回头拜托陆长官凶他们一顿得了!”

“哈哈哈是个法子!”

往常裴灼做事情都算是自扫门前雪,今天听见他们一聊,心思又落回了陆凛身上。

还没等他想出个解决办法,隔壁组的老师过来敲门:“都收拾下准备去开会了啊!人家邢教授已经到礼堂了!”

老师们齐齐应了一声,说笑着往楼下走。

裴灼跟在他们身后,走了几步发现陆凛从楼下往上来,两人视线刚好碰见。

陆凛给他递了个眼神,顺着潮流也调转方向往下走,显然是来接他的。

两人一块进了礼堂,裴灼和其他老师一一打了招呼,同陆凛坐在了第四排。

他说起了刚才的事情,陆凛凝神听完点了个头。

“昨天有个学生在数学课玩手机,被我叫到办公室去了。”他拧开矿泉水,顺手递给了裴灼:“结果那学生问我,说学数学到底有什么用?”

裴灼接了水抿了一口,听着他继续往下讲。

“他问我,说毕业以后还用得着三角函数吗?买菜坐公交有人会问双曲线定理吗?”陆凛语气平淡,没有半点被冒犯后的愠怒:“我当时想了很久,让他先回去冷静一下,恢复好情绪再和我谈。”

裴灼想了一会,无奈道:“他们没到这个年纪,说什么都是虚的,没法听进去。”

“其实我想了个办法。”

陆凛靠近他了一些,侧耳说了几句。

裴灼听完眼睛亮了起来:“这主意好,陆老师是怎么想出来的?”

“下班回家的时候偶然看到,很巧。”陆凛顺势便靠着他坐,两个人挨的很近,像是准备一起看电影。

“如果年级批下来,下个月就可以去了。”

邢老师刚好走上台,灯光暗了下来,大伙儿开始纷纷鼓掌,一块听老教授分享经验。

一个半小时不长不短,但老教授是大学通用式的对着PPT念稿子,听久了容易困。

裴灼扫了一眼邻座老师玩的手机游戏,掩着唇打了个哈欠。

陆凛还在做笔记,条理清晰还备注了索引。

裴灼看了一会,在黑暗中悄悄把手从风衣下摆伸了过去,覆在了他左手上。

陆凛动作不变,右手还在写资料备注,左手却徐徐张开,回扣住他的手。

两人都指节修长干燥温暖,就这么不声不响地在黑暗中交握着,很久都没有松开。

裴灼握着他的手继续听讲座,偶尔用指腹挠一下他的掌心,两人短短对视一秒。

有喜欢的人……感觉真好。

等讲座结束,学生早就走完了。

教育局这几年管得越来越紧,不让学校开晚自习和周末补课。先前高二高三还有师生自发的晚自习,从这个学期开始也全部取消,五点半一到准时放学。

这对老师们而言当然是个好事,能早点下班回家休息,不用拖到大晚上的再一个人回去。

但是高二高三的家长们叫苦不迭,只能再匆匆的把孩子们带到别的补习班里去上课。

裴灼收拾好东西准备走,被陆凛叫住。

“裴老师,你先回去,我等下拿好东西过来。”

他站的很近,声音只有他们两人听得见。

“你先在家里等我,好不好?”

裴灼不知道他要谈什么,很听话的点了点头。

刚好回家收拾下屋子。

他开车回家时哼了许久的歌,还记得停在小区门口买两袋水果。

阿毛被象征性的带下楼溜了一圈,玩的还不够过瘾。

裴灼家里向来很干净,他有打扫屋子和经常通风的习惯,其实现在就已经很好了。

裴灼把客厅和门灯都打开,屋子里一下子亮堂堂的,像是在等着谁回来。

他想了一会儿,把多余的鞋子都收回了鞋柜,其他桌子上的杂物也全部收纳,房子登时和样板间一样,上下都挑不出毛病。

阿毛跟着呼哧呼哧到处跑,尾巴乱摇。

“等会儿哥哥来了,你不能乱蹭人家,听到了吗。”

“汪!”

裴灼找了块热毛巾,把它脖子脑袋爪子擦了个干净,蹲着继续叮嘱道:“也不能冲过去就舔人,懂点事。”

狗狗又汪了一声,凑过来嗅了嗅他的手。

裴灼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身上味道不对,拉过衣领嗅了一下。

今天中午在陆老师怀里打滚来着,现在全身都是他的味道,自己还没反应过来。

……得亏办公室其他几个老师心大,没发现哪里不对。

以后要不都用同一款好了,就当是朋友之间互相推荐。

正胡乱想着,楼下的门铃声响了。

陆凛拿着一个文件夹站在楼下,在分辨率很差的电子屏幕中依旧上镜。

“裴老师晚上好。”

“晚上好。”他匆匆道:“我下来接你。”

其实不用接,之前教师信息登记的时候,陆凛就知道他住在哪栋哪户。

但是裴灼憋了一下午,这会儿连鞋都没心思换,踩着拖鞋就坐电梯下去。

叮的一声大门打开,像是礼物盒子包装打开,两人重新见到对方。

电梯门再关上,连楼层都来不及按,就又抱在了一起,睫毛相碰浅浅啄吻。

裴灼被他搂着摁下楼层,突然想明天请假不上班。

不光是明天不想上班,后天大后天也不想上班。

先前故作淡定不在乎了太久,这会儿所有的喜欢和迷恋都在不受控制的释放,让他脑子里完全无法想其他的事情。

陆凛把他抱得很紧,临开门前还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我养了一只斑点狗,叫阿毛。”裴灼打开了门,狗狗规规矩矩的坐在门口,对着他们两人汪了一声。

陆凛换好了鞋,跟狗狗打了个招呼。

阿毛拘谨的让他摸了摸头,坐姿非常端庄。

“对了,陆老师想和我谈什么?”裴灼给他倒了一杯水,示意他去沙发上坐。

陆凛等到他也坐下来之后,才把文件夹重新摆了出来,慢慢开口道:“聊我们。”

裴灼坐直了些:“好。”

“裴老师。”陆凛说这些话的时候,还是有些羞赧。

“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热门小说香水,本站提供香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5章
热门: 黑暗馆不死传说 七宗罪13:碎尸疑云 酒神(阴阳冕) 迷色莲花村 绝世药神叶远 杀人奇面馆 废铁abo 前妻修罗场 巫域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