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上一章:第19章 下一章:第21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陆凛回去的当天晚上,做了很长的一个梦。

不是梦的内容长,是每一个瞬间都很长,像是电影里的慢镜头。

他不知道这是梦,昏昏沉沉的瞧见裴灼坐在自家的沙发上,在帮自己收拾着散落的啤酒罐。

陆凛走过去唤了裴灼一声,那睫毛纤长的男人仰起头望着他笑。

香水的味道若隐若现,角果藻,琥珀木。

陆凛眸子一紧,伸手握住了他的肩,凭着本能用力吻了下去。

裴灼整个人都被压进沙发里,身体下陷指节颤抖,呢喃的声音仿佛在邀请更多。

他便给他更多。

把全部都给他。

再醒过来的时候,男人一言不发的抽纸把床单擦了一遍,顶着清晨五点半的太阳开始洗衣服。

那个梦大概是因为压抑太久的缘故,后半程放纵到了极致,连带着哭腔的鼻音都很清晰。

陆凛索性把所有没洗的衣服都用手搓了一遍,然后擦桌子扫地拖地板,等一切忙完以后冲了个澡,出浴室一看才七点半。

男人盯着时钟看了好几秒,有些烦躁的坐回了沙发上,半天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没放假的时候,他和裴灼一周可以见五天,周末的两天虽然也有些漫长,但也能算给了短暂的时间去等待下一次的见面。

等待会让再见到他时的心情变得更加快乐,哪怕过程枯燥也很值得。

这个寒假好像突然把裴灼从他的生活里剥了出去,两人成了平行线上的路人,毫无关系。

陆凛忍不住把那个梦的细节又回味了一遍,心里觉得空落落的。

今天是放假第一天,他就已经想约裴灼出去了。

不仅是想约裴灼出去,还想现在就给他发微信,给他打电话。

他察觉到自己内心的急切,简直像个沉不住气的毛头小子。

男人看了一眼时间,七点三十二分,距离开学还有二十九天。

他掏出手机打开微信,先是故作镇定的把所有家长消息都回了一遍,同事们的无聊对话也全部都翻记录看完,最后指尖一滑,回到了和裴灼的聊天界面。

半天都没有打一个字。

……可不可以问你,你希望我们几天见一次面?

你……开始想念我了吗?

裴灼玩手机游戏玩到凌晨一点才睡,第二天一觉睡到九点半,还觉得可以再眯一会儿再起来做饭。

阿毛叼着绳子眼睛亮亮的在床旁边看他,伸出爪子扒拉着床单。

裴灼翻了个身,意义不明的发了个鼻音,半睡半醒地打开了手机,直接看陆凛给自己发消息了没有。

没有,很好。

他松了口气,揉揉眼睛起身去换衣服遛狗。

裴灼从前也被追过好几次,但最后都没成。

有的男人电视剧看多了,喜欢欲擒故纵,还喜欢模仿霸道总裁,动不动就是“嗯?”。

这种他不喜欢,哪怕长得再好看,多相处一段时间以后还是觉得不合拍。

还有的男人哪里都好,体贴耐心风趣幽默,偏偏像个情窦初开的大学生,粘人太紧。

早安晚安每天都发,吃了什么饭要说,去见谁要说,连啃苹果被硌到牙了都要跟他撒娇。

裴灼当时看到那条微信,毫不犹豫的就把那人给拉黑了。

这还没开始谈恋爱,就简直跟养了个儿子似的,肉麻不肉麻。

他想和更成熟自持的男人交往。

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独立生活,不要把爱情当成唯一的消遣。

于是有独立生活的裴灼跟霍鹿约了下午一起打网球,把狗收拾好之后径直开车去了百万庄图书大厦。

那边闲书没有西单的多,但是考试用书很全,他想找找有没有更合适的教辅。

寒假一到书店的小孩儿就特多,全都或站或坐的在角落里蹭书看,空气里散着奶茶的味道。

裴灼上电梯时忽然听见了熟悉的声音,第一反应是自己打游戏打出幻觉来了,怎么好像陆老师也在这里。

等他走上了二楼,目光就像有自动导航一样看了过去,发现陆凛真站在那。

书店里带着孩子买书的家长多,人声本来就嘈杂。陆凛好像刚好接了个电话,在远处背对着他和谁聊天。

男人今天穿了一身纯黑的大衣,银扣泛着冷冽的光,让人想起民国时期的军官。

裴灼在电梯口被小孩撞了一下才发现自己又看着他发呆,两三步绕到旁边的隐蔽区域,忍不住躲在书架旁边悄悄看他。

陆凛还在打电话,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裴灼开始犹豫要不要等会过去给他打个招呼。

他旁边的小孩抱着一套卡通漫画欢呼一声,开始缠着家长求他买。

一来二去裴灼什么都没听见,却看见男人往远处走去,显然是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把电话打完。

他忍不住想电话另一端到底是谁,侧过身想跟过去,又觉得自己太孩子气了一些。

我最近怎么就这么双标呢。

裴灼反思了两秒钟,瞧见面前有两条路。

一条路是该干嘛干嘛,把教辅买完开车找霍鹿打网球。

第二条路是假装无意跟陆老师偶遇一下,很无辜的冲着他笑。

“陆老师,你也在这里?”

然后刚好可以出去吃个饭,附近好像还有电影院。

人不能只有爱情,要过得独立一点。

裴灼想了想,还是绕了一条道过去跟他偶遇。

一路上还随手拿了两本书,假装低头在翻看。

余光中那个身影越来越近,十米,五米,两米……

裴灼低着头看书与他错身而过,在等那人唤一声‘裴老师’。

那人没有。

裴灼怔了一下,走了几步停了下来,见那人还在打电话,根本没有看他一眼。

玻璃墙映出那人的侧影,根本不是陆凛。

刚才看那一身纯黑大衣还利落潇洒像民国军官,现在看见是个路人,又土的像是农民工进城。

裴老师扭头就走,伸手敲了下自己的脑袋。

一天到晚想什么呢。

结果连着五六天下来,剧情的走向都和他曾期待的那样,不急不慢小火慢熬。

陆凛有给他发过微信,但也只是简单聊几句就停,距离不近不远。

既没有问他最近在忙什么,也丝毫没有要出去约会的意思。

裴灼在床上抱着手机看了好久,心里又开始恼他。

这人真是不解风情,闷得像块石头。

该不会是……已经看上别人了吧?

或者是家里有人安排相亲?

正胡乱想着,屏幕忽然亮了起来。

陆凛:裴老师,明天晚上有空看音乐剧么?朋友刚好送了两张票。

裴灼抓着手机腾地坐了起来,把旁边趴着睡觉的阿毛都吓了一跳。

他才不信刚好这两个字。

他勉为其难的矜持了五分钟,时间一到就把消息回了过去,矜持的很程序化。

“有空的,去哪个剧院?”

对方很快把票务信息发了过来。

保利剧院,明晚七点半,《月亮与六便士》。

那个剧裴灼早就去看了两遍,连歌词都记得清清楚楚。

“好,到时候见。”

窗外又开始下鹅毛似的大雪,屋子里很暖和。

裴灼连着挑了好几件羽绒服,找了件看起来腰细的,又开始从十几条围巾里找最合适的那一条。

等全套穿搭配完,天还没黑。

要等到明天晚上才可以。

裴灼抱着四五条围巾坐在穿衣镜旁边,瞧见镜子里的青年表情有些懊恼,忍不住笑。

怎么就放寒假了呢。

寒假怎么这么长。

约的是晚上七点半,两个人都是六点半到,下车没多久一眼看到对方。

陆凛本来想买两杯热饮等他,真见到裴灼已经到了,暗暗谴责自己来的不够早。

他刚好站在长阶下,便等着裴灼遥遥过来。

一边等一边忍不住看他,看了一会儿觉得自己下流。

裴老师的腰真细。

裴灼这回怕自己又认错了,都没好意思伸手打招呼,等走近了确认是陆凛,心里才松一口气。

两人遥遥对视了一眼,同时心想几天不见,怎么又变帅了。

昨天下了一夜的雪,台阶上的冰没有化干净,剧院方虽然铺上了厚厚的红毯,可因为还在下雪的缘故,还是有些打滑。

陆凛帮他掩好了散开的围巾,很自然的伸出了手。

“地上路滑,要不,裴老师挽着我上去?”

裴灼想了想,把自己的皮手套解开扣子卸下来,整齐叠好了放进口袋里。

然后把光裸的掌心覆在了他的手上。

陆凛呼吸跟着一跳,抬眸深深看了他一眼。

裴灼不敢接他的眼神,佯装在专心走台阶,抬着头全程向上看。

阶梯确实滑,他走的不是很稳。

虽然裴灼一路上都戴着手套,可指尖掌心都是凉的,相比之下,陆老师的掌心都有些灼烫了。

男人握紧了他的手,带着他一阶一阶的往上走。

不远处有一大家子人在热闹交谈,还有黄牛在前后晃悠着卖票。

两人有意无意的十指交扣,细密的掌纹摩挲交错,连指尖都贴在了一起。

淡淡的香水像细密的雾,沾在他们的掌中,落在陆凛的心上。

陆凛心想自己今晚回去,估计又要做梦。

得做一晚上。

热门小说香水,本站提供香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19章 下一章:第21章
热门: 必须找到阿历克斯 湖畔 将夜 灵堂课室 恐怖广播 新疆探秘录之独目青羊 崛起诸天 爱伦·坡惊悚小说选 凡人修仙传 牧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