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上一章:第17章 下一章:第19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工作一多,日子就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高二上学期的期末考试。

他们提前了时间,让高三师生有更充裕的场地和时间来模拟高考。

高二用内部自己出的卷子,监考安排也简单随意,还没有那种严阵以待的紧迫感。

裴灼瞧见监考表时忍不住笑了一会儿,转头管理好表情,再去一脸平静淡定的找陆凛。

对方看见他时扬起了手里的表单:“裴老师和我一起监考英语。”

“嗯,去开会吧。”

于是从开会到确认场地,再到第二天一起去教务处领试卷袋,裴灼都名正言顺地跟在陆凛身后。

他走路一向不紧不慢,陆凛虽然没有回头看,却也能控制好步伐的间断。

有时候刻意的走慢一些,两人便是并肩同行,在空无一人的长廊上漫步而过。

即使没有聊一句话,心里也有一种奇异的满足。

考场上学生们都坐满了,临考只剩十五分钟还在翻笔记和单词本,像集体抱佛脚现场似的嘴里念念有词。

裴灼敲了下桌子,陆凛就把气场悉数放了出去。

他一皱眉,一帮小孩就忙不迭把书包本子装好放到前排,坐的笔直等着发答题卡。

裴灼忍着笑给他们展示试卷袋上的密封条,心想一班有陆长官镇着,怕是连着军训了三年。

讲台只有一个座位,裴灼坐在前面,陆凛便坐在后面,两个人遥遥相对。

等英语听力放完,答题卡被收好封存,学生们开始埋头做笔试部分,寂静的考场里只剩下沙沙的翻页声。

按照规定,监考老师不能玩手机,不能看书,要在这坐满两个半小时。

但是可以在教室里转悠,以及看看其他老师在做什么。

窗外明红鹅黄绽放的星星点点,裴灼便对照着在草稿纸上画几枝梅花,画了一会儿觉得不好看,转而托着下巴看台下的学生。

大部分都在快速答题,有几个对着选项紧张到开始啃笔。

他眉眼泛起笑意,起身绕了两圈,最后停在了陆凛的身边。

陆凛在默诗。

草稿纸上的钢笔字工整排列,字迹骏迈飘逸,句号也写得好看。

小梅枝上东君信。雪后花期近。

问谁同是望花人。赚得小鸿眉黛、也低颦。

裴灼没读懂这诗的意思,皱着眉想了一会,忽然瞧见陆凛不知什么停了笔,还看着他笑的忍俊不禁。

裴灼怔了怔,反应过来自己恰好是低颦的那个人。

他瞪了陆凛一眼,索性拉了个凳子过来,坐在桌旁继续看陆凛默诗。

男人也不拘谨,笔尖一转开始写《饮水词》,字字犹如墨梅绽枝盛放,一啄一掠风骨尽显。

裴灼悄悄扬起头看他。

陆凛眉浓眸深,不说话时整个人像极了名字里的那个凛字,侵略性和压制性一览无余。

裴灼看了两眼便偏头去看教室里的学生,心脏跳得有些快。

他第一眼扫过去还没发现什么,再扫第二眼时忽然目光一定,感觉哪里不对。

其他人的卷子,都规规矩矩摆在中间,即便是摊开了垂下来,也是为了方便自己作答题目。

可是有个叫孙颇的学生不仅卷子全都往左侧偏,坐姿也像避着什么。

陆凛停了笔也看向他,准备起身过去。

裴灼心里警觉,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让他别动,放轻脚步靠了过去。

那学生还在闷头写题目,根本没听见后面的动静。

裴灼两三步走到他身边,径直拉开了右侧虚掩的卷子,一眼就看见了课桌上用铅笔密密麻麻抄下的单词。

“你起来。”他平静道:“出去。”

孙颇下意识往后一缩,身体往前扑想护住卷子。

裴灼动作比他更快,一手抽走他的答题卡,一手掏出手机对准桌子照证据。

学生已经傻掉,等他连着拍了两张才想起来出事了,慌不迭伸手又去抢。

“别动。”陆凛从后面把孙颇架住,低喝道:“跟我出去。”

裴灼把照片发到陆凛手机上存档,帮着把这学生的试卷全部收走,示意不远处巡逻的小黄过来帮忙。

那男孩一走出教室就开始哭,红着眼睛一个劲鞠躬。

“老师对不起,那是我复习的时候没擦干净,我没作弊,我没有……”

“叫孙颇对吧?”小黄带着他去政教处:“别考了,你这科已经作废了。”

“老师您别这样,”男孩慌着想求情:“这是误会,您听我解释。”

裴灼让陆凛跟着他们过去,自己返回那学生的座位上俯身再度确认,心里忍不住叹息一声。

抄的全是他上次听写的错词。

上课教的常用作文句式抄了几行,还有不同短语的区别和用法,刚好有两三个猜中了题目。

他以前就觉得这学生成绩不稳定,单元测试成绩时高时低,还单独问过是不是哪里一直没学懂。

……怎么就动了这种歪心思。

后半程都是裴灼一个人监考,学生们也没见过这阵仗,大气都不敢出的匆匆写完交卷子,出了教室才迫不及待的和同学聊刚才发生的事情。

等试卷袋呈交给教务处,裴灼才转道回了办公室,刚好跟匆匆赶来的孙颇父母打了个照面。

孙颇本来臊眉耷眼的站在旁边没说话,一见爸妈来了就开始抹眼泪。

“怎么回事?”孙妈妈急的声音都拔高了好几度:“陆老师说你作弊了?!”

孙颇没答他的话,对着裴灼一鞠躬:“裴老师我真的知道错了,您就放过我吧好不好?”

话里话外就是认了,他也知道教室装了摄像头。

孙爸巴掌一甩就要抽小孩的脸,被裴灼一手拦了下来:“别打孩子。”

“该打!这瘪犊子就是欠揍!”孙爸骂完还觉得不解气,狠狠剜了一眼孙颇又看裴灼:“您就是一班的新英语老师吧,我上次家长会看见过您。”

“他这做错事,您打他也行,骂他也行,千万别取消成绩,”孙爸满脸都堆着笑,旁边的母亲跟着难受:“小颇初中就拿过全国数学竞赛的奖,偏科成这样将来得靠自主招生拉分,人家大学肯定得查高一高二成绩,这节骨眼上求您千万别跟这孩子一般见识。”

孙颇红着脸抽噎道:“裴老师求求你了,我重考行不行。”

裴灼没想到这一家人红白脸唱的比戏台子都好,正想张口说话,却被陆凛拉住了手腕。

陆凛一个侧身把他和孙家人挡开,淡淡道:“这事是我抓的。”

“按照校规,第一次不处分不记过,但成绩已经作废了。”

孙爸本来主动挑了个软柿子捏,这时候也急了,对着陆凛道:“陆老师,我们也算认识两年了,这小孩以后要考清华北大,不能出这个事啊。”

“孙先生,”陆凛气息一沉,目光锐利:“这事按在我这里,就只是口头警告。”

“您如果想找政教处或者年级里头说理,就是全校通告批评和撤销历史荣誉。”

“这孩子我教了两年,教的是要尊重规则尊重对手。”

“他现在知错认错,就该知道后果都是自己选的。”

孙妈妈气得直跺脚,觉得这老师像块石头:“是不是你们看错了啊?万一是别的学生在桌子上乱涂乱画要害他呢?!我们家小孩好乖的,他不会做这种事情!”

裴灼被陆凛挡着,索性给陆老师的保温杯续上热茶,转身塞回他手里。

“有监控,你们可以查。”

一听见监控两个字,那对父母面面相觑,同时心虚道:“这不是在聊监控的事情!”

“各个学校自主招生参考的东西不一样,有些大学不看历史成绩。”

裴灼站在陆凛的身旁,声音风淡云轻。

“但要是你们现在就让他觉得,犯什么错都有家里人能帮忙弥补挽救,以后……”

以后两个字迟迟没有下文,听得孙妈心里发怵。

后路被陆老师堵死,前路被裴老师吊着,她连孩子上绞刑架的恐怖场景都能脑补出来了。

单是一个老师挡着,他们夫妻两都能软磨硬泡磨一下午。

问题是这两个老师把前后挑明,站在一块根本没法往下说。

她转身和孙爸交换了一个眼神,长长叹了口气。

一班已经是师资最精英的地方,当初挤破头才终于让孩子进来。

万一得罪这几个老师,以后就算孩子转学了也是亏的。

“我们回去就教育他,一定好好教育,”她一把拉过孙颇跟着鞠躬,背影透着辛酸:“是我们家长……没教好。”

孙爸还些有不甘心,被女人一个眼神收拾了,也跟着弯腰赔罪。

“老师,您以后多担待,给你们添麻烦了。”

小孩没想到爸妈真的就这么认栽,鞠躬完愣了半天,像是心里长期以来的幻想突然碎了。

等这一家人颇为狼狈的离开以后,裴灼才松一口气。

小孩犯浑是常有的事,带过两届就见怪不怪了。

聪明起来是真聪明,糊涂的时候早恋打架作弊干什么的都有。

就看这节骨眼上有没有人帮着拉一把。

得亏这两家长还能讲讲道理,没把事情弄成鸡飞狗跳的闹剧。

“咱还挺默契。”他拍了拍陆凛的肩,转身开电脑准备阅卷。

陆凛顺手拿了他的保温杯去续热水,半晌看着饮水机笑了起来。

热门小说香水,本站提供香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17章 下一章:第19章
热门: 殉罪者:一切心理罪,都是人性罪! 何如 凶宅笔记(心宅猎人原著小说) 罪恶天使 美漫法神 晚钟教会 我在动物世界玩逃生 天空之蜂 不死武皇 帝御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