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上一章:第16章 下一章:第18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陆凛哑然失笑,知道裴灼是拿之前那句错话揶揄自己。

他抬头的时候,裴灼正望着镜子,两人在镜中对视一眼,像是忽然拥有了同一个秘密。

“陆老师睡右边就好。”

两人默契的上了床,熄灯同眠,没有再遐想更多。

虽然距离很近,但内心刚刚都被满足过,此刻一闭眼就能睡的很安宁。

陆凛最初在宿舍睡惯了单人床,后来自己租了房子也睡姿固定,很少乱动。

但裴灼习惯了双人大床,难免会多滚两圈。

他半夜醒过来的时候,发觉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转了一圈,鼻尖刚好隔着睡衣碰到了陆凛的背脊。

此刻正是深夜,屋子里寂静一片,只有两人浅浅的呼吸声交错起伏。

男人身材精瘦,脊线犹如长龙般触感清晰。

裴灼在这一秒睡意完全醒了,又不敢乱动,鼻尖保持着原来的位置,只要再一伸手就可以抱住他的腰。

陆凛也醒了,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一点若有若无的温热触碰。

如果是没有穿睡衣,反而不会有这么暧昧。

鼻尖的微微碰触先是蹭到睡衣上,再隔着纯棉的睡衣传导到他的背脊上,像无意又像在暗示,让陆凛不得不调整睡姿以掩盖某处的异样。

裴灼佯装着还在熟睡,重新翻身背对他,脑子里原本坚定的立场开始动摇。

但他更希望这个礼物来的再晚一些。

带着浓烈爱意的深吻和拥抱会让人更上瘾,过程也会更酣畅,带着一种全然与性无关的心意相通,而这是单纯的肉丨体丨快感永远都无法给予的。

他和陆凛现在还谈不上爱,只能算迷恋和喜欢。

即便如此,也已经很让人享受了。

男人坐了起来,抱着枕头被子翻身下床,径直去沙发上睡觉,把整张床都让给了他。

裴灼暗暗松了口气,索性在被子里抻开了胳膊腿,毫无防备的再次睡着。

一夜好梦。

第二天两个人都起的很早,早到楼下的自助餐厅刚刚开门,服务生还在穿梭往来着端菜煮咖啡。

霍鹿睡前忘了拉窗帘,一大早被氙气灯般的阳光晒醒,短发扎了个小辫便踩着拖鞋下来找东西吃。

她瞧见裴灼已经坐着切煎蛋了,随便挑了几样也端着盘子坐了过去。

“哥,你和庄老师住一块还习惯吗?”

裴灼任由她叉走自己盘子里的枣糕,简短道:“我昨晚和陆凛一个房。”

霍鹿保持着伸手叉糕的姿势,一脸震惊:“你这是蓄谋已久啊?”

“李老师和他老婆吵架了,晚上找我们换房间。”

霍鹿终于把手抽了回去,已经完全顾不上好奇李老师家的婚姻危机,压低声音问道:“有这么巧的事儿吗……那你们昨天晚上……”

“他睡的是沙发。”

霍鹿失望的哦了一声,心想这两男的不会是不行吧。

正聊着天,陆凛端着托盘走过来,俯身给裴灼端了一碗刚煮好的三鲜河粉。

“之前在食堂看裴老师喜欢吃这个,”他解释道:“和上次一样,半勺醋一勺葱,不加香菜。”

裴灼笑着说了声谢谢。

霍鹿再次震惊:“陆,陆长官?你怎么了?”

陆长官睡了一晚上沙发睡到人格错乱了?!

裴灼喝了口茶:“陆长官在追我。”

陆凛:“嗯,我在追他。”

霍鹿捏着白煮蛋接近一分钟都没想起来要敲壳,临放到嘴里才想起来哪里不对:“啊……”

陆凛看向她,探究道:“霍老师很反感吗?”

“不反感,不反感。”她呆呆摇头:“我回家就去倒背出师表。”

上午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回去的时候。

两人因为不同组,上车时排队隔着很远。

霍鹿借着找裴灼借充电宝的机会,压低声音道:“要不你和陆凛坐一块,拿我当幌子就行。”

裴灼伸手把她拉进了队伍里:“你跟我坐一块。”

旁边的英语组老师还以为他们是小情侣,笑着让开了些私人空间。

“啊?”霍鹿有点紧张:“哥,当电灯泡是要遭天谴的!”

大巴缓缓开门,人群陆续向前。

霍鹿跟着裴灼去坐了后座,路上还讪笑着跟其他英语组的陌生老师打招呼。

等两个人坐下,她便贴到窗户旁边去找陆警官,小辫子都快竖起来了:“……我是得罪你了还是怎么,将来我还要去语文组混的啊。”

“你怕什么。”裴灼戴上了一只耳机,把眼罩也拿了出来:“该吃吃该喝喝,别把薯片渣弄到我腿上。”

“这不是重点,”霍鹿坐了回来,声音跟蚊子似的:“你真打算让他追你?”

这郎有情妾有意,还墨迹个什么,直接干柴烈火得了啊。

裴灼好奇地看了她一眼:“不然呢?”

“什么不然呢?”霍鹿满头问号:“你喜欢他,他喜欢你,故事不就结束了吗?”

“那也要看值不值得喜欢,还要看这人够我动心多久多深。”

霍鹿撕开奇多嘟哝了句什么,吃着零食开始专心听耳机里的有声书。

陆凛上车时,一眼就看见裴灼在后面已经睡着,旁边还坐着霍鹿。

他不得不和小黄坐在一起,听了一路新奶爸育儿心得,中途侧身往后看了几次。

小黄敲了敲他的腿:“出息出息,人家就坐在后头又不会丢。”

陆凛抿了口水继续看窗外一晃而过的风景,假装无事发生。

心却好像被什么钩着,一直在往后飘。

说是要追,可等他们真的回学校以后,一桩桩事情就连着涌了过来。

学生们为了考试自发自觉地做题,错题册的任务布置下去以后答疑人数不断增多,午休时间都有同学过来问题目。

裴灼想了想又出了套类似的卷子给他们摸底,上课时难得拖堂两回,把语法重点讲了又讲。

几个单元的重点词汇需要重新过一遍听写,作文也要再加强训练几回。

从早自习到晚自习几乎是一晃而过,时间流速快到像按了加速键。

裴灼周三才把阿毛接回家,狗子不但被带去上上下下洗的喷香,脖子上还戴了个黑色蝴蝶结。

阿毛一见裴灼来了,臭美的挺着脖子给他看,尾巴摇的飞快。

裴爸爸站在门口给他递了一盒番石榴,习惯性唠叨:“你在学校里盯着点你妹,都当班主任还是不稳重,昨天回家蹦蹦跳跳的像什么样子。”

“好,我跟她说声。”裴灼牵着狗挥手:“您早点休息。”

裴爸爸作势关门,关了一半神神秘秘道:“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裴灼乐了:“还没,怎么了?”

“气色挺好,心情也不错。”裴爸爸眨眨眼:“挑个成熟点的啊,回头带给我瞧瞧。”

他带着狗和水果散步回家,先回书房做工作计划表,接着回手机里家长们留的几十条微信,一一安抚完了才开始看教学参考。

阿毛就趴在他脚边的小毯子上,睡着睡着开始打呼噜。

第二天再去学校的时候,英语组长找了过来。

“小裴啊,我才知道阅读题也是你出的,组里给你的任务是不是太重了?”

裴灼没想到老组长这么关心自己,笑着道:“没事,已经弄完了。”

“下学期开始就是市里统考了,咱也能轻松点。”组长想起了什么,利落道:“还有几份报告和课件你不用做了,我交给小苏小方他们,你好好休息几天。”

“行,谢谢您。”

组长临时给他减负,手里的活儿骤然少了大半,下午也可以早点回家。

裴灼回到空无一人的办公室,算了算自己空闲的时间大概有两个小时。

可以去找陆凛,可以坐在后排假装批作业,其实是在听他讲课。

裴灼一想到那男人念诵诗赋时的低沉声线,忍不住泛起笑。

他咳了一声,把这些念头和愿望都抛到了脑后,翻出先前没看完的杂志慢悠悠的往后看。

陆凛连着几天都没有和裴灼说上话,因为是班主任的缘故脱不开身,即使是自习课也要坐在教室里监考。

他批了几行卷子,忍不住看向窗外,想等那人不经意的路过这里,好多看他一眼。

从前总是能瞧见裴灼的时候,很少去仔细望他的眉眼。

等没机会看见了,反而想念的紧。

明明几天前还同桌吃过饭,现在却遥远的像是隔了好几个星期。

一直到放学铃声响起,学生们纷纷交了卷子冲去吃饭,窗外也没有出现过那个人的影子。

陆凛的心落得低了一些。

他在学校停留到十点半,算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人。

等开车回家,洗漱洗衣都结束之后,男人躺在床上握着手机,看着那个头像输了一行字,想问问他今天过得怎么样。

不……这个开场白不够好。

那跟他说,明天要降温了,注意保暖怎么样?

显得啰嗦,也不好。

陆老师给自己交的这份试卷连着画了几个叉,可心里还是渴望着和他说说话。

十一点二十五,他困的快要睡着了。

『裴老师,晚安。』

过了半分钟,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好梦。』

陆凛漂浮不定的心忽然定了下来。

就好像只有等到这两个字出现,这一天才算是正式结束。

男人又看了一遍这条回复,握着手机沉沉睡去。

窗外刺骨寒风呼啸不停,全都与他无关。

热门小说香水,本站提供香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16章 下一章:第18章
热门: 七人环 冷案重启 魔天记 被告 真灵九变 使徒:迷失者的续命游戏 孔雀祭 人道至尊 我的未婚夫白狐大人 灵异怪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