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上一章:第9章 下一章:第11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两人三足这个游戏很受欢迎。

裴灼看见其他几位男老师玩的不亦乐乎,自己和陆老师绑在一起靠的太近,反而窘迫的说不出话来。

他有些心虚,以至于不太好意思伸手抱住陆凛的腰。

陆凛只当他没接触过这个,耐心地教他该怎么同步往前跑。

裴灼全程低着头,尽可能的不去注意自己腰间温热的手掌。

两人三足需要把两个人的腿绑在一起,所以胳膊会被挤占空间,一般都是互相搂住对方来保持平衡。

陆凛带着他往前走了几步,感觉裴灼有些心神不宁。

“还好吗?”

“快学会了,”裴灼注视着路面上喷绘的数字,不好意思道:“有点怕等会给陆老师拖后腿。”

“怎么会。”陆凛眼神温和了许多:“裴老师过来玩就很好了。”

他们扶着对方慢慢地走了半圈,渐渐有了默契。

其他几个学生叽叽喳喳的围在旁边,挥着小旗子笑着加油。

到了比赛时间,八组老师一块站在起跑线前,副校长笑着鼓励了几句,一抬手开了发令枪。

裴灼赛前还有些走神,听到枪声时立刻进了状态,和陆凛一起同步往前跑。

他们被绑的很紧,但脚步一致节奏平稳,跑速爆发时能完全跟上对方。

“陆老师冲鸭——”

“裴老师加油加油加油!”

一百米不算远,赛道两侧的欢呼声呐喊声听着有些模糊。

裴灼一手扣紧了陆凛的肩,眼睛里只有终点线的浮绳。

男人步调很稳,更多时候是压着步子带着他跑。

他们两从出发的那一刻就完全领先,速度快到远远地甩开其他老师,全程没有任何停顿和磕绊。

在快要过线的前一刻,裴灼一脚不小心踩空,踉跄着就要失去重心。

“您慢点!”旁边的体委声音扬高了八度:“别摔着别摔着!”

裴灼在失重感来临的那一刻慌乱到脚步出错,下意识地闭上眼。

陆凛径直用手臂扣紧他的腰,稳稳的半抱着他过了线。

然后顺着惯性又接连跑了好几步,才把裴灼从怀里放下来。

一班的学生们冲过来抱他们两:“老师我们第一耶!!”

“老师你刚才好险啊,得亏没有脸着地摔一跟头!”

裴灼没想到陆凛臂力这么好,站稳以后还心有余悸。

刚才如果连带着陆老师一块摔下去,恐怕他们都会受伤。

陆凛蹲下来把绳子解掉,起身帮裴灼拧开一瓶水:“缓一下。”

“谢谢。”裴灼失笑道:“刚才是我的问题。”

体委和班长一人递了块干毛巾过来,他们两人擦干了汗,顺着树荫回休息区。

“裴老师跑得很好。”陆凛站在向阳的外侧,陪着他慢慢走:“是我脚步错了,抱歉。”

体委在旁边一脸欣慰。

陆长官平时虽然有点凶,但是这时候为了班级主动背锅,一看就是好同志。

裴灼还在想刚才那一下沉着有力的拥抱,没发觉他在安慰自己。

按照陆凛的这个臂力,把自己整个抱起来都估计没问题。

那岂不是可以……

他呼吸一停,几不可闻的咳了一声。

“怎么说咱也是第一啊。裴老师您是没看到,隔壁班美术老师都滚到草里去了。”班长疯狂吹彩虹屁:“裴老师跑起来都特好看,陆长官拿一等奖奖金请老师喝奶茶吧!”

“奶茶好像不够,”陆凛停下脚步道:“一顿饭怎么样?”

裴灼看向他,发觉男人眼神很认真。

“好啊。”他笑起来:“说定了。”

等陆凛走了,霍鹿才悄悄凑过来,拉着裴灼去看他们打篮球。

“你可真行啊。”她促狭的眨眨眼:“被陆长官抱着感觉怎么样?”

“光顾着跑了,我都不好意思抱他。”裴灼叹了口气:“倒是白得了一顿饭。”

操场上的太阳很毒,四处几个大喇叭不厌其烦的读着加油宣言,让温度更像蒸锅里涌动的水。

他们进了体育馆之后找了个僻静的地儿,远远地等着看比赛。

“话说回来,”裴灼想起了什么:“陆凛以前谈过吗?”

“没,我打听过。”霍鹿小声道:“没有前男友,也没前女友,和大家平时不近不远。”

“我感觉他好像是直的,”裴灼有些苦闷:“他抱着我走的时候,情绪都没怎么变。”

“哥你这就没有自信了吗。”霍鹿一脸警惕:“当初你还说要人家来追你,这才过了多久。”

话音未落,换好球衣的陆凛从不远处路过,遥遥地看了他们两一眼。

兄妹两同时冲着他挥了挥手,陆凛点了个头,径直进了人群。

霍鹿跟招财猫似的不住挥手,等陆凛人影都不见了才停。

然后扭头就开始笑。

“我觉得他已经对你有意思了。”

“人家搞不好只喜欢异性。”裴灼垂着眸子道。

“不,你没发现吗哥,”霍鹿拉着他往反方向看:“男更衣室在那边。人家是绕了一圈路假装从咱这边过,其实根本不顺路。”

什么?

裴灼侧身顺着她指的方向看,下意识地在人群中找那个穿着黑色球衣的男人,又再次去找他刚才出现的地方。

陆凛已经进了前锋位置,脖颈修长目光如炬,在灯光下肤色泛着冷白。

他在和其他几个老师交谈战术,十指虚握着篮球,侧影俊朗英气。

好些学生挤在前排咔嚓咔嚓拍照,捂着脸窃窃私语,笑的特别开心。

裴灼观察完进出口位置,心里松了一口气。

“回头请你吃火锅。”

“好嘞,后街那新开了一家九宫格。”霍鹿当惯了狗头军师,一边调着手机焦距拍照,一边小声八卦:“陆老师以前跟黄老师最熟,听说有两回还是去黄老师家过的年。”

“也不合适啊,”裴灼觉着这事有些奇怪:“黄老师结婚好几年,小孩儿都有了。”

难道和家里关系不好?

“听说他爸是特有名儿的一个老教授,圈子里有人认识,”霍鹿收了手机,也跟着:“估计是有什么隐情,不好说。”

陆凛上半场打完,简单擦了下汗,发觉裴灼还坐在霍鹿身边。

一男一女坐在角落里说着话,靠得很近。

他远远地望了一眼,发觉自己对这件事有些在意。

……裴老师谈不谈恋爱都是私事,关注他做什么?

男人看向场中滚落的篮球,转移注意力去听远处的广播声。

过了三五分钟,他还是忍不住抬头,往那边又看了一眼。

霍鹿倾着身子给裴灼看右手的指甲,两个人在边聊边笑。

陆凛收回目光,眼神暗了一些。

运动会开完之后,年级上下表彰一通,先是按着班级排名发了奖金奖状,私下又给老师们一人奖励一张西单图书大厦的购物卡,说是季度考评福利。

陆凛主管一班的事情,去教务处时顺带替办公室里其他老师领了卡,一张张的发了下去。

等发到裴灼这里,他脚步顿了一下。

运动会之后,陆凛都没有再去找裴灼聊过天。

他不清楚裴灼是否在谈恋爱,只是隐约觉得裴老师对谁都是一样的亲近,心里不太舒服。

具体为什么不舒服,他不愿意往深处想。

陆凛把卡放在了裴灼桌上,一言不发的准备离开,目光却落在了指尖握着的银色零件上。

搭错了,这个三角应该放在对侧。

他四五天都没有和裴灼接触,对方也安之若素,好像根本不在意先前约好的那顿饭。

陆凛开口想说句什么,眼睛落在那搭错的零件上,皱着眉说不出口。

裴灼还没完全弄懂这小钳子怎么用。

他瞧见陆凛在办公桌前站了许久,客气地道了一声谢:“放这就行,我瞧见了。”

男人又站了一会,半晌低声道:“裴老师,你搭反了。”

裴灼抬起头望他,神情无辜:“哪里?”

陆凛一言不发地拉过凳子坐在对面,接过尖嘴钳帮他改底座。

裴灼瞧着陆凛生闷气的样子,忍不住开始笑。

他先前还没底气,发现陆老师绕远道在篮球馆里看他和霍鹿,又因为这事刻意疏远自己好几天,心里渐渐踏实。

他不怕陆凛生气,只怕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注意过自己。

陆凛把两个插件调换了位置,看裴灼笑的眉眼弯弯,声音沉了几分。

“裴老师在笑什么?”

“可以买书了,心情好。”裴灼撑着下巴看他,说话时尾音微微上扬:“陆老师先前不是说,要奖励月考进步大的学生么,周末要不要一起去西单?”

这是裴灼第一次主动邀请。

陆凛一看见他的笑,就想起来他私下也是这样对霍鹿的,心里有些抗拒。

裴灼见他犹豫,慢悠悠又道:“陆老师不喜欢和我出去玩么?”

他的声音一直很好听,清澈温和,听着让人动心。

陆凛又看了他一眼,低头继续拼银塔。

“我只有周六有空。”

“那就周六。”

陆凛放下钳子,声音很平淡:“不带霍老师一块去?”

裴灼望着他长长地嗯了一声,像是回答,又像是邀请。

“对,只有我们两个。”

热门小说香水,本站提供香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9章 下一章:第11章
热门: 一遍老爷 消失的爱人 鹰坟 凤逆天下 蓝色骇客 鬼谷尸经 巴蜀图语3:大禹地宫 不死武尊 遵命,女鬼大人 强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