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上一章:第7章 下一章:第9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裴灼想了好几种答案,不好意思问陆凛到底撤回了什么。

他不知不觉地睡着,手里还握着手机。

睡着时裴灼梦见陆凛在抱着自己,迷迷糊糊的就信了。

男人的胸膛宽阔温热,依稀还能听见起伏的呼吸声。

陆老师,再抱抱我。

……喜欢你。

再睁开眼的时候,裴灼发觉是被子裹的有点紧,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原来是在做梦。

他扶着额头坐了起来,脸颊开始发烫。

听见了响动声,阿毛用脸拱开卧室门,叼着牵引绳跑了进来,一脸期待的望着他摇尾巴。

“好,等一下。”裴灼还没完全睡醒,揉着脸颊点开了微信。

聊天停留在昨夜。

「对方撤回了一条消息」

阿毛汪了一声,转头把早就舔干净的食盆叼了进来,脚爪踩在木地板上吧嗒吧嗒的响。

真是越来越没出息了。

“……你拿回去。”裴灼翻身下床:“去阳台等。”

他在遛狗时还在回味那个梦。

沿着小区跑完两圈,心态才渐渐放平。

撩陆老师这件事,再心动也不能乱。

一乱就容易把自己框进去,得不偿失。

然而一进学校就开始犯错。

明明今天是语文早自习,但裴灼抱着书就推门走了进去,发觉教室里寂静一片,学生们都在闷头默写古诗词。

他的视线刚好对上讲台旁沉默的男人。

陆凛一言不发的点了个头,裴灼也微微颔首,拿着书去了后排。

等坐到桌旁,他才反应过来等会一二节都是语文课,他不需要坐在这等。

裴灼低着头佯装在修改教案,心想自己真是睡昏了头。

笔尖在一行行英文上悬停许久,半晌补了个句号。

要是真的被陆老师抱一下,怕是连课都讲不好了。

他煎熬的等了四十分钟,早读结束时随意找了个话题叮嘱了课代表几句,好像是特意为了这事才来的教室,顺手接了今天刚收上来的一沓卷子,从后门回了办公室。

陆凛一上午都有课,下午要去参加市里的调研考试,一整天都不见影。

裴灼有几分心神不宁。

他自己装的从容淡定,对方也不冷不热,好像事情就僵在这,连句号都没有。

等晚自习快结束的时候,陆凛才出现在窗边。

裴灼正在给学生们放《悲惨世界》当课后补充,他坐在后排跟着看了好一会电影,忽然觉察到窗外有人在望着自己。

一转头,就又望见了陆凛。

普尔特尼桥在夜色中被月色镀上一层银灰,歌声在长风中渐行渐远。

男人微微颔首,眼眸在夜色中犹如寒星。

陆老师……是特意回来见我的?

裴灼怔了一下,正想起身出去,却看见班长一路小跑出现在了窗外,把刚写完的日志和报告交给了他。

他们两人简短的交谈了几句。

陆凛从包里拿出了两份表格递给了她,侧眸望了裴灼一眼,提着公文包转身离开。

原来是有事交代,不是为了看我。

裴灼有些落寞的坐了回去,托着下巴继续看电影。

他忍不住在脑海中为了那两次颔首做阅读理解题,做了一半觉得自己太多情,摇摇头笑了一会。

电影放了一半,晚自习的铃声响了起来。

课代表自觉地过去关电脑,室内灯轮次亮了起来。

学生们飞快地收拾书包,好几个已经把手机都拿出来,一手回着短信一手往包里塞卷子。

“哎哎都别走,”班长抱着报名表蹿到黑板前:“下周有秋季运动会,大家记得提前想想报名的事情!”

班里轰的一下炸开了。

“那岂不是两天都不用上课了耶!”

“这回两千米别叫我啊,不跑不跑不跑。”

大伙儿闹哄哄的在教室里开会,裴灼和课代表一块把作业抱回办公室,一个人开车回了家。

他路上忽然想起来什么,握着方向盘轻轻叹了口气。

明后天是周六日,见不到陆老师。

……今天都没和他说话,好可惜。

裴爸爸难得周末不出差,周五的晚上就在微信群里招呼着要包饺子。

兄妹两跟哄小孩似的应了好几声,紧接着群里又连着多了四五条长达一分半的语音条。

裴灼把手机开了功放,一边听爸爸啰啰嗦嗦地讲他投的哪个基金又赔了,一边给阿毛剪指甲。

斑点狗并不是很配合,一会儿想舔他的手,一会儿歪着脑袋乱动。

“然后老胡他们说,我当初就该跟他们一块买申科的股票,”老头子拿着手机讲的唾沫横飞:“我买基金还不是听了你张叔的话,哪想得到会套成这样啊。”

语音条哔的一声,传来霍鹿懒洋洋的声音:“爸,你这话留到酒桌上跟人家碎碎念得了,咱聊点别的成吗。”

“明天早点过来啊,帮你妈和面,早点包完饺子早开饭。”裴爸爸想了想又发了一条:“你哥在学校里怎么样啊?跟同事们关系好不好?”

裴灼把指甲剪放回抽屉里,用湿纸巾把狗爪和自己的手分别仔细擦了一遍,拿起手机道:“挺好的,已经习惯了。”

第二天再见面,霍鹿提着一袋卤好的猪尾巴,裴灼给霍姨带了一束鲜切的唐菖蒲。

两人刚好在电梯前碰了面,霍鹿眯眼一笑:“哥,那棵高岭之树开始追你没?”

裴灼随手帮她拎了包:“你猜。”

老头已经在餐桌边开始忙活了,鼻尖额头上都沾了点面粉,瞧见孩子们先后进了门,拿擀面杖敲了敲桌子:“去洗手,果盘是我刚切的,赶紧吃。”

“爸,我给你带了酱尾巴。”

“猪耳朵呢?”

“店里卖完了。”

“你少吃点,”霍姨横了他一眼:“血脂高还管不住嘴。”

老头嘿嘿一笑:“我闺女疼我,没办法。”

裴灼洗干净了手,坐在桌旁帮忙剥蒜。

他手笨,千纸鹤学了好久,转头就忘得一干二净,饺子先前试了好几回,个个包的跟馄饨一样。

霍鹿一坐下,就跟餐桌上开了条流水线似的,捏褶添馅一气呵成,还有功夫和裴灼闲聊。

“运动会听说老师也要参加啊。”

“别了吧。”裴灼挑眉看她:“这种事交给黄老师他们,我帮忙递个水就行。”

“年级主任开会时不是说了吗,”霍鹿在椅子上坐直了,手头飞快地捏着褶:“增强体质,人人有份,偷懒怠工要点名批评的。”

“你三年不去一回健身房,得露怯了吧?”裴爸爸看热闹不嫌事大:“这得扣多少奖金啊?”

“我昨儿晚上就报名了,”霍鹿脆生生道:“踢毽子,我能一口气九十八个,就不带怕的。”

裴灼眨了下眼:“真要报名啊。”

“一人至少一项,”霍鹿一脸同情:“你估计跑不过那几个莽的,人家徐老师上回撒丫子跑的可狠了,大背心浸的前后都是汗。”

裴灼把蒜碗递给霍姨,擦擦手给陆凛发了条消息。

霍鹿凑过去瞧:“我裴哥不会要抡铅球吧。”

“团体项目,混一下得了。”裴灼把手机放到一边,也往手心里涂了点面粉捻了块饺子皮。

霍姨跟裴爹动作同时停了动作,一块看着他的手。

裴灼有点气:“你们忙你们的。”

“不忙不忙,”裴爸爸摇头:“你包你的,我们就看看。”

裴灼心想家里那埃菲尔铁塔到货以后,他连说明书都没太看明白,怎么也得先练习一下,舀了一勺白菜猪肉馅就往皮里填。

“多了。”霍鹿摇头:“你少塞点,等会煮的时候得散成一锅汤。”

裴灼一撇勺子,裴爹也摇头:“这也太少了,全是皮儿怎么吃。”

“别打击人家积极性。”霍姨弯着腰手把手教他:“放这么多,然后从这捏褶,往里头挤……对就这样。”

裴灼跟幼儿园小孩儿似的在那做手工,先是跟着霍姨捏了个像模像样的,隐约觉着自己找到感觉了,又拿了张皮重捏了一个。

霍鹿看着那烧麦似的四不像啧了一声:“这就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正聊着天,裴灼手机又亮了起来。

陆凛回了个好,给他安排了一个摇长绳的活,轻松简单方便交差。

裴灼一瞧见他给自己发消息,眼神都带着笑,擦擦手拍了一张白瓷盘里的饺子发了过去。

一长溜白净又秀气,连褶儿都好看。

陆凛回的很快。

「裴老师手艺不错。」

霍鹿噗嗤一笑:“哥,你这可是借花献树了啊。”

裴爹还在拌另一盆饺子馅:“什么树?”

“桃花树,”裴灼收了手机,慢悠悠叹了口气。

“春天还早,且等着开呢。”

热门小说香水,本站提供香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7章 下一章:第9章
热门: 强蚁 酸:一个太监的皇帝梦 穿成反派后我渣了龙傲天[穿书] 吸血鬼日记5:回归-暮色降临 死对头他超甜的 机械末日 想和校草分个手[穿书] 至尊修罗(修罗神祖) 我穿越成一个国 殉罪者:一切心理罪,都是人性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