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上一章:第3章 下一章:第5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是语文早自习,第一节 课是英语。

裴灼这两个星期瞧见陆老师在后头坐了几回,这一次悄悄也坐在了最后一排,示意课代表把作业抱过来。

他从前也常坐这种地方,和同事们都处得很熟。

可一想到前头念书巡游的是疏离沉静的陆老师,心里有些热。

陆凛只当他是为了等会上课方便,并没有思索太多,一如既往地带着学生们读诗。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

不同英语需要处处矫正发音,语文只需要起一个头,学生们就会摇头晃脑的尽数跟下去。

等旧诗读的差不多了,陆凛再带着他们一句一句的读预习内容。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

学生们跟合唱团似的高低起伏不平,还有的在悄悄补作业。

“薄雾——”

裴灼坐在最安全的观察区域,每次等陆老师走的远些了,会不着痕迹地望一眼他的侧影。

越看越觉得喜欢。

陆凛平日不苟言笑,读诗文时会因着意境变化语气,在慷慨激昂和悲切深沉间无缝切换,咬字如金玉铿锵而鸣。

裴灼改着完形填空,勾了几笔有些走神。

这男人真正经。

穿衣挽袖一丝不苟,晨读时背脊也挺得笔直。

穿衣服如此,脱的时候恐怕一样,得曲起指节把扣子一颗颗拧开。

先是锁骨,再是胸膛,还有紧实的小腹。

陆老师说情话的时候……也是这样咬字的么?

裴灼随手又打了一个勾,托着下巴慢慢比对着答题框里的ABCD。

想听一听陆老师的语文课。

单独给他一个人上也行。

不穿衣服上也行。

陆凛转了一圈,不知不觉便走到了裴灼的面前。

后者感觉到了什么,抬着眸子浅浅一笑。

眼神清明澄澈,像是下过大雪后的夜空。

等几节课陆续上完,裴灼抱着教案回了办公室,正巧大伙儿凑在一块聊闲事。

“陆老师,”他随口道:“周六有空么?请你吃个饭?”

陆凛坐在朋友身边喝茶,点头应了一声。

“那回头微信联系。”

坦坦荡荡大大方方,倒是把先前隐秘的亲近感消了个干净。

这一忙就从周二忙到了周五。

学生们有准备竞赛的,有生水痘请假的,上头的检查抽查也是一波接着一波,到了周五晚上都没个消停。

虽然是英语晚自习,由裴灼给学生们补补语法的易错点,但陆凛碍着进度不得不提前把卷子批改好,在晚自习结束时吩咐那几个不及格的再去把作文重写一遍。

时间一到,学生们一哄而散,在夜色里像一群欢快的小乌鸦们回了家,校门外的吵闹声隔着几百米都可以听着。

裴灼收拾好了东西,跟着陆凛一起下了楼。

其实再过十几个小时,他们就又要在餐厅见面了。

校工眼瞅着学生们跑干净了,哐当把楼梯口的灯尽数熄掉,半层楼还没有走完就已经暗的看不见五指。

裴灼下意识地扶着栏杆,脚步没有停顿。

视觉一失去作用,听觉就会变得很敏锐。

他听见了陆凛的呼吸声,以及他自己的。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下扶梯,在黑暗□□享着同一片寂静。

安静是一种很奇妙的氛围。

两个人处在同一片安静里,就好像忽然有些能懂对方。

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感。

裴灼走了几步,忽然开始想陆老师听不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

如果听得见,又会想些什么?

等走出教学楼一后,光亮又洒了进来,指引着他们走向大门和停车场。

——刚好又是同路。

陆凛在想要不要顺路再送他一程。

大概没必要,不用太刻意。

他想了一刻,耳侧听见了另一辆奥迪的解锁声。

“先走了,”裴灼挥了下车钥匙:“陆老师明天见。”

“嗯。”陆凛应了一声。

他启动了自己的那台车,半晌没有开出去。

手机翻到了微信的那一页,一点便进了裴灼的主页。

每天都有一条琐碎的日常,简单自然。

今天的还没有更新。

陆凛单手握着方向盘,把手机熄了屏,又打开看了一眼。

裴老师的头像再度被点开,眼睛笑的睫毛微翘。

陆凛的指尖在保存两个字上悬了许久。

不合适。

他按灭了手机,径自开车回家。

裴灼遛完了狗,发觉有个父亲的电话没有接。

他索性在小区里再喂一圈秋蚊子,把电话拨了回去。

电话很快通了。

“小灼啊,”裴爸爸拖长了声音:“我听鹿鹿说,你在新学校都适应的挺好?”

“嗯,同事们都很好。”裴灼道:“周日回来看您。”

“你说你跟鹿鹿这都是着了什么魔,家里头有公司没心思接,非要去当老师。”裴爸爸半真半假的抱怨了一句:“我在这怎么也打拼了半壁江山——”

“得了,您忙了大半辈子,这几十年就没睡过一回踏实觉。”裴灼把阿毛从电线杆旁边拽开,示意它去树下自行浇灌:“人各有志,也强求不来。”

“行,周日回来,你霍姨等着给你炖猪蹄海带汤。”

裴灼笑着应了声,对着电话亲了一下。

“多大人了,别整这个。”裴爹话里嫌弃,其实挺受用:“挂了啊。”

等回了家之后,他牵着阿毛洗刷了大半个小时,然后把自己从头到尾拾掇了一遍。

餐厅选的是小区附近的地儿。

吃川渝菜太辣,满头是汗看着狼狈。

不能碰鸡翅小肋排之类的东西,吃相没法雅观。

想来想去,还是牛扒店最好。

裴灼挑了套森绿配淡白,照例往被子里喷了三下宝格丽海蓝,窝进去睡的特香。

两个人第二天都提前十分钟到,正好在门口碰见了。

陆凛的衣橱大概率只有风衣和白衬衣。

这半个月下来,裴灼见他穿过驼色石色深灰色,连着七八种款式。

衬衣永远都熨的一丝不乱,有时候连风衣扣都悉数扣上。

他们客气的打了个招呼,两分钟就点完了单。

陆凛开车过来的,裴灼也就不为他推荐酒品,随手从包里翻出两本杂志,笑着给他也递了一本。

“你看起来,不太喜欢闲聊。”

意外的体贴。

陆凛眉毛一抬接了月刊,发觉是介绍音乐剧和话剧的热门杂志。

裴灼翻到上回没看完的那一页,继续安心专注的往后读,把两个人的距离框定的恰到好处。

既不是刻意熟悉热络的普通朋友,也不是出来聚餐的普通同事。

很安静,很特别。

陆凛喜静,但很少能遇到像裴灼这样沉得下心的人。

从前父母有安排过几次相亲,也有和朋友们一起出去聚餐过。

基本上每一次都聒噪的让人头疼。

他先是观察了一下,确认裴灼确实在专心看书,并不是刻意避让自己,才继续去翻感兴趣的专题板块。

以至于牛排烤好的时间都好像太快了一些。

“这杂志有点冷门,”裴灼有些怀念:“高中那会还是十二块一本,现在又涨价了。”

陆凛忍不住笑了起来:“是啊,涨了好几次,最开始只要八块钱。”

裴灼第一次见这男人笑。

所有的距离感、威严都顷刻消散,眉眼却更显浓烈。

不笑也帅,笑了更帅。

裴灼被撩的有点意乱,托着下巴示意他尝尝这儿的肋眼牛排。

话题匣子好像突然就打开了。

他们先是聊今年刚刚去世的老话剧演员,又提到《屋顶上的小提琴手》,然后转回了托尼奖的预测结果。

陆凛很绅士,会主动起身给他递纸巾续甜酒,谈到喜欢的作品时眼神变得很温和。

他看的杂,裴灼也看的杂,刚好什么话题都可以接上。

于是又从《Q大道》聊回张渠的《踩水舞》。

这一顿饭吃的简单朴素,单早已提前埋过,两个人虽然并肩行路时距离不近不远,却好像熟悉对方了很多。

陆凛知道他住在这附近,临走出餐厅时问了一句。

“我送你回去?”

“不用,谢了。”裴灼扬了扬手:“回见。”

又把那刚刚萌发的两分亲切感收了回去。

陆凛立在原地,见裴灼一个拐弯就消失在视野里。

他等了一会儿,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热门小说香水,本站提供香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3章 下一章:第5章
热门: 陛下每天都在作死[穿书] 霜寒之翼 异闻档案 杀神 魔兽战神 横刀立马 缥缈·阎浮卷 居心叵测 迷心罪 不灭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