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上一章:第2章 下一章:第4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晨读时间是从早上七点十分到七点四十,老师往往六点半就要到校,提前准备好了再进去领读。

裴灼一般五点半醒,吃个早餐遛遛狗,然后步行去学校。

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

他去的路上带了一把伞,进办公室以后,特意拿出来放在抽屉里,用钥匙锁好了才走。

早上只是飘了些细雨,陆凛在操场跑了两圈,擦干汗去教室备课。

第一节是语文,他可以在后排改试卷,等晨读完就准备上课。

裴灼捧着书一步步的慢慢走,在成列的桌椅间徘徊。

“We’ll see if he's clever as a wolf.”

学生们跟着一起大声朗读:“We’ll see——”

比起中文的字正腔圆,英文发音曲折迂回,细碎的音节搅在一起,容易变成含混的絮语。

裴灼握着书缓步逡巡,清沉的朗读声带着一种电影旁白的质感。

低回,清晰,仿佛在诉说着一个故事。

是标准的牛津腔。

“It's amazing how much pleasure you get out of the simple things in life,especially if you can't have them for a while……”

有些学生在偷偷吃早餐,一瞧见他晃过来了,忙不迭把三明治小煎饼塞回课桌里,抓紧了书跟着大声读:“It's amazing——”

老师似乎并没有看见,经过时脚步不停,只余下淡淡的海洋调香气。

小女生红了红脸,把那半截煎饼塞到了桌膛的最里头。

陆凛坐在最后一排改着卷子,不知从哪一段起,开始在脑海中跟着他一起读,连节奏也渐渐开始同步。

改一题,读一句。

改一行,再读一句。

婉转轻缓,从容不迫,每一个音节的发声都是享受。

“We’ll see……”他低低的重复了一句,声音几不可闻。

等早读结束,裴灼和课代表交代了一声等会的课前准备,抱着书出了教室。

陆凛起身走了过去,站在了刚才他久立的讲台前,不自觉地闻了一下。

似有若无,浅浅淡淡。

语文课上完,赵老师拎着三角尺进来准备上课。

老赵个子很矮,恐怕连一米六都不够,是个很风趣的中年人。

他一进来,好些学生就凑过来跟他说笑话,陆凛在讲台旁和班长说了几句话,转身准备离开。

“对哦,你们感觉裴老师怎么样?”赵老师大大方方的问道:“他人挺好的哈。”

“裴老师就是我男神!”数学课代表一脸梦幻。

“对——男神男神!”

“呵,”赵老师摸了摸光头,扭头笑着看了眼陆凛:“你们以前男神不都是陆长官?”

陆凛冷着脸没说话。

好几个学生怂了,强行改口圆场,还有几个继续坚持己见:“裴老师他能脱口朗诵莎士比亚——而且笑起来特别好看!”

赵老师笑着给陆凛留面子:“没事,反正是我老赵垫底。”

“赵哥我是你死忠粉!”

“赵哥下回考试简单点成不成!”

……还是作业布置的太少了。

陆凛跟老赵点了个头,转身走了出去。

在见到裴老师之前,他很少,也可以说从未见到过这样的男老师。

不阴柔,不娇气,独活了一份从容和随性,给自己和他人都留了充足的空间。

陆凛在走回办公室的路上,不自觉地又开始想和他有关的事情。

他在很长时间里,只觉得香水是独属女性的东西。

浓烈,侵略性强,有时候开会时坐久了,会被熏得脑袋发胀。

但裴老师的存在,就和他身侧的香气一样。

浅淡从容,似有若无。

让人觉得很舒服。

裴灼中午带霍鹿出去吃了个饭,挑的是附近的小日料馆。

霍鹿算是这一届最年轻的班主任,性子活泼跳脱,但清楚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

她先关心了下他在一班里融入的怎么样,有没有碰着什么麻烦,又问了问最近过得是否还好,老爸老妈都很想他。

等一圈话都回来,才绕到八卦上头。

“你……这两天跟陆长官处的怎么样啊。”

裴灼扫了一眼包间紧闭的门,慢条斯理地尝着唐扬鸡块:“没怎么处。”

没有私下联系,没有闲散交流,也就是下午分零食的时候,也会顺手给他一块。

“啊?”霍鹿一脸失望:“哥,你之前咋跟我说的。”

“急什么。”裴灼看了一眼窗外阴沉的云,给她又续了一杯清酒。

“第一次接触,要让他先主动。”

他查过了会议表和晚自习表,老天给的契机也刚刚好。

正到了下班的时候,外头的小雨就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

办公室公用的伞被借走了好几把,最后一把折叠伞孤零零的竖在墙角里。

小黄也没带伞,一想到还要回家做饭,心里有点急。

“裴老师,”他试探着问道:“您带伞了么?”

裴灼扬眸一笑:“您拿吧,我有的。”

“成,那您走的时候关好门。”

“嗯。”

他看了一眼表,又等了六分钟。

语文组的会差不多开完了。

他拿起包走下了楼,抬头侧望,刚好看见陆老师推门走了出来。

裴灼垂了眸子,抱着包缓步走进了雨里。

雨不算大,但走进去没一会儿,就可以淋湿头发。

陆凛原本打算上楼找年级组长说件事,一低头见裴灼站在雨里,转身就去办公室里把伞找了出来。

……怎么也是新来的老师,总该照顾一下。

“裴老师,”他两三步就追上了他,又唤了一声:“到伞下来。”

裴灼脚步一顿,柔软的碎发垂落下来,还在滴答的落着水。

陆凛原本想的是把伞借给他,自己回去找组长谈教改的事。

他脚步一定,看见了裴灼脸颊和睫毛上挂着的水珠,鬼使神差的又改了口。

“裴老师住在哪里?”陆凛往前走了一步,只当自己顺路回家:“我送你回去。”

“锦缘路。”裴灼有些抱歉:“不好意思,我忘了带伞。”

开车过去只需要五分钟,很近。

陆凛嗯了一声,举着伞带他往停车场走。

单人伞并不算大,陆凛看见他已经被淋湿了大半,把伞又往他的方向偏了一些。

手背便离裴灼的耳侧更近了一寸。

裴灼被淋的有些冷,耳朵尖都是红的。

好在车停的位置很近。

一进车里,上下暖气涌流而出,外头的雨下得更大了一些。

淋漓的雨丝落在挡风玻璃和车窗上,犹如碎珠垂帘散落。

裴灼窝在副驾驶上,接过陆凛递来的纸巾,把额侧指尖的水珠一点点擦干净。

陆凛随手打着方向盘倒车变道,载着他驶入涌动的车流。

他很少开车载人,一时也无话可说,便开了车载广播。

低沉温柔的女声在唱着英文歌,在雨天听着有些暖。

男人开车的时候总是很性感。

掌控,驾驭,有力量感。

换挡,打方向盘,甚至是抬头望着红绿灯的样子,好像都能平添几分迷人。

裴灼看他的次数很克制,全程只瞥了两眼侧脸。

薄唇微抿,像是在等一个吻。

他没有同陆凛攀谈,只静静地坐在副驾驶上,等差不多快到了,才终于开口道了声谢。

陆凛把自己的那把伞递给了裴灼。

“陆老师还有伞么?”

“地下车库,不要紧。”

裴灼接了伞,低头望着伞笑。

陆凛侧头看了他一眼。

“给陆老师添麻烦了。”

陆凛说了一句不麻烦,但车后传来喇叭的长鸣声,把他的话盖了过去。

等长鸣响完,裴灼转身欲走,临开门时又回头望了他一眼。

“陆老师,等天晴了,我请你吃饭。”

陆凛应了一声。

裴灼前脚举着陆老师的小黑伞回了家,后脚电话就打了回来。

阿毛绕着他的小腿转着圈圈,还把毛绒球叼过来找他玩。

“厉害啊裴哥——”霍鹿在阳台上抽着烟道:“刚开完会,我就瞧见人陆长官主动给你打伞去了?”

裴灼挑了块干毛巾擦脖子,去浴室铺了张浴缸套子,往里头放着热水。

“嗯,我欠他个人情,下回还。”裴灼私下里说话很随意,声音慵懒还带着尾音,听得有些勾人。

霍鹿早就对她哥这德性见怪不怪,啧了一声道:“那你慢慢回味,我先挂了。”

“你等一下。”裴灼试了下水温,把水龙头又拧了两下,坐在浴缸旁慢悠悠道:“有点事想问问。”

吃饭,不是为了单纯填个肚子就走。

是为了让对方看看,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你们语文组的陆老师,平时是个什么样的人?”

霍鹿又抽了一口烟,搓了搓指尖道:“挺古板,对你胃口。”

“他上网少,不玩梗,还问我弹幕是什么意思。”

裴灼眯着眸子笑。

性子单纯好啊。

谈恋爱的时候,就可以一点点的教坏。

“平时不打游戏,不跟我们开黑,没事看书练字,周末会去看话剧和音乐剧。”

裴灼意味深长的嗯了一声。

“——你不也三天两头去保利剧院么?”霍鹿啐了一口:“我怎么就碰不着对胃口的男人。”

“还有呢?”裴灼继续收集着情报,单手拧开盖子,往热气腾腾的浴缸里倒了些精油:“其他的爱好?”

“哦,有一个,我想起来了。”霍鹿琢磨道:“他喜欢搭模型,上回搭了个岳阳楼,还是会发光的那种,后来好像是送给班里进步最大的学生了。”

“这个不错。”裴灼颔首:“我等会去下单个埃菲尔铁塔。”

“你得了吧。”霍鹿道:“上回我教你叠个千纸鹤教了三个小时,你先挑战点低难度的。”

“谁说我想自己弄了?”裴灼用脚尖拨了下水面,看着荡漾起的涟漪眸子一眨:“当然是等陆老师教。”

热门小说香水,本站提供香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2章 下一章:第4章
热门: 闪苍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恶魔书 剑逆苍穹 魔鬼小说 仙路争锋 温暖的人皮 暗杀1905 大结局 九焰至尊 盗贼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