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上一章:第1章 下一章:第3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陆凛虽没答应那一句,但还是礼貌性的照顾了。

第二天裴灼再来上课的时候,发觉后排的空桌上坐了一个人。

陆凛没有抬头看他,只如往常般改着作业,刚好有小组长拿着课本找他背书,便边听边改。

裴灼扫了一眼后排,转身看向黑板。

课代表正擦着黑板,慌慌张张道:“老师,您退一点,我怕这灰溅您衣服上。”

九月刚入秋,天气有些凉,他穿了件宽松的T恤配衬衫,看起来柔软又干净。

裴灼应了一声,退了两步去看那没擦完的半面板书。

上一节是语文课,讲的是柳永的词。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

班主任的这一手字,极好。

虽然是用粉笔写的,但疏密得当,风神俱全。

一横一竖都像是仿了宋朝的风骨,每个字都写得沉着痛快。

明明人不在这,但撩的他心里有些痒。

裴灼有些走神。

这男人又出众又沉闷,怎么有点想教坏他。

想听他失控的喘息声,灼烫指腹在自己的背脊上一笔一划。

上课铃忽然响了。

裴灼收了神,声音清冷如常。

“上课。”

“起立——老师好——”

这一节是语法课。

他只当后排并没坐着旁人,该如何教便如何教,不曾多看陆凛一眼。

学生们有时听得不大明白,举了手一问,裴灼便随手板书,又举了数个例子清晰解惑。

陆凛正批着作业,随意的抬头望了一眼。

裴老师的花体字很好看。

典雅流畅,排版清晰,写的像黑板上有三线格。

他一抬头,刚好裴灼写完转过身来,与他的视线有短暂的交汇。

“所以在时态上,要注意……”

那人似乎并没有看到他,眼神并没有停顿,继续看着学生往后讲。

教室里很安静,根本不需要班主任镇着规矩。

陆凛收回视线,笔尖在学生鬼画符一般的诗文默写上停了一会,半晌没有往下改。

出于班主任的责任,他应该和新老师简单介绍一下情况。

比方说晨会和周会,还有月考总结一般什么时候交。

他没有发觉自己在因为他发呆。

——或者跟他介绍一下健身房和医疗室的位置?

一恍神的功夫,下课铃响了。

裴灼不紧不慢的布置完作业,笑吟吟道:“晨读的听写成绩出来了。”

学生们纷纷捂心口:“老师我们昨天晚上背了好久!”

“合格率百分之八十二——”他抱着书道:“作业减半。”

“噢——耶!!”

“裴帅哥我们爱你!!”

学生们站起来活动聊天,陆凛抱着没改完的作业本往前走。

他刚穿过半个教室,张老师拎着卷子风风火火的就走了进来,一见着裴老师就凑过去找他聊天。

“小裴,你听说楼上那间空教室——”

陆凛脚步一定,抱着作业出了教室。

这个念头有些多余,不谈也罢。

他路上没走几步,又碰着了陈主任。

“小陆——我上回把小裴的微信号发你了吧?你记得拉他进群啊。”陈主任五十多岁,走起路来虎虎生风:“这小裴可是精英讲师,头回来一中哪儿都不熟,你得多照顾照顾!”

陆凛应了一声:“会的。”

“怎么老是板着个脸,你忘了——上回有老师以为你对人家有意见,还悄悄来问我怎么回事来着。”陈主任啧了一声:“多笑,多笑啊,我先走了。”

陆凛道了一声陈主任再见,看了眼瓷砖墙上映着的自己。

面无表情,严肃认真。

他盯了一会儿墙,扭头走了。

笑什么笑。

裴灼虽是对陆凛上了心,也不多询问接触,回了工位就备课看书,到了下午就给老师们分点蟹黄瓜子小青豆,存在感控制的恰到好处。

手机在下午三点亮了起来。

一条微信好友申请,备注是陆凛。

语文组都在开会,看来某个正经人在悄悄玩手机。

裴灼含着笑把手机放下,继续敲键盘,只当做没看见。

他留心着班里上次月考的成绩,做了个有针对性的教学方案,把配套的习题也改了改难度,改完了打印好,便连着U盘一起拿去给教学组长过目。

老教师虽然跟他不熟,但相当赏识他策划执行的速度,还拉着他展望了一下来年高三的美好未来。

等老头絮絮叨叨的讲完,就到了下班的点。

裴灼回办公室收拾好东西,拎着包就准备开车回家。

他下楼时刚好遇到陆凛,两人都客气的点了个头。

擦肩而过的时候,香水似有若无。

陆凛怔了一下,走了几步,回头又去望消失的背影。

角果藻,琥珀木。

很好闻。

裴灼住在学校旁边的小公寓里。

一中本来就是帝都赫赫有名的名校,学区房早就炒到了天价。

裴爸爸心疼儿子,手一挥就给他又在这边买了套高档小区精装房,权当送儿子去享受生活。

一个人住的好处,是来去自由,空间阔绰。

只是屋子里总是暗着,有时候太冷清。

好在他还养了只爱摇尾巴的斑点狗。

钥匙还没拧动,门口就能听见窸窸窣窣的挠门声。

裴灼开了门,笑着任由狗狗扑到自己怀里。

“阿毛,想我了么?”

大狗昂头汪了一声,用长长的鼻子蹭他的掌心。

“等一下啊。”他任由它在自己身边拱来拱去,先换鞋放好了东西,给它开好了主食罐头,然后转身换了一身运动装。

狗狗嗷呜一声吃的啧啧有声,尾巴跟风扇似的使劲摇。

裴灼给自己做了个金枪鱼沙拉,吃完洗碗就带着阿毛出去散步。

刚下电梯,霍鹿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哥——”她叫的又亮又脆:“咱这学校怎么样!”

她在三班当班主任,这两天实在太忙,都没空找他一块吃饭。

裴灼跟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关系一直很好,牵紧了绳带着狗狗绕着草坪兜圈。

“挺不错的,我很喜欢。”

霍鹿嘿嘿一笑,神神秘秘道:“内陆老师你见着了吧——我当初一瞧见他,就觉得这人肯定特对你胃口。”

裴灼假装没听懂:“陆凛?”

“别装了!哥诶我的哥,你是不知道,这陆老师简直是一中的高岭之树,好些人明着追都没法让他笑一下。”霍鹿握紧电话,在沙发上打了个滚:“深沉禁欲款的——是不是特别帅。”

她原先还可惜哥哥在实验教书,没法过来发展一下奸情,这回真是天时地利人和了。

裴灼笑着应了一声。

“那你准备出手么?”霍鹿精神了:“你想怎么追他?”

“嗯?”裴灼脚步一停,随手把路边的空瓶子捡起来扔垃圾桶里:“为什么不是他追我?”

“哈?”霍鹿愣了下:“这么自信的吗?”

她哥这些年是不缺人追……可是那闷石头能冲人主动给个笑都不错了,还主动追人?

得了吧……陆老师要是主动追她哥,她能给学生们表演一回倒背出师表。

这事压根就不可能。

“就这样,先挂了。”裴灼掩唇打了个哈欠:“在遛狗。”

“行行行,明儿见。”

等电话挂掉,他带着阿毛绕着小区跑了几圈,回家之后又做了半个小时器械练习,拉伸十五分钟然后洗澡。

擦着头发再出来,便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裴灼坐回沙发上,用脚背蹭了蹭抱着球打滚的斑点狗,终于拿起了手机。

然后点了通过。

裴灼性子开朗温和,微信头像是自己大学时的自拍,笑的青涩纯粹。

如今二十七了,再笑都没当初那种感觉,这头像他一直舍不得换。

陆凛的头像是一个毛笔写的陆字,端端正正很有气势。

裴灼随意的回了一条就把手机扔到一边,开始看上回没读完的《双城记》。

晚自习是语文考试,大伙儿埋头奋笔疾书,没人注意隐隐的手机震动声。

陆凛停了笔,点开看了一眼。

「不好意思,刚刚忙完。」

他回了一个嗯,把裴灼拉进了班级群和年级群。

很快有老师冒头打招呼,还发猫头表情包卖萌。

陆凛点开了裴灼的头像,又端详了一会。

看起来比现在更年轻一些,像是二十出头时照的。

裴灼生得确实好看。

一双眼睛温润含情,模样瘦削白净。

照片中那轻抚唇侧的长指微微曲起,有种隐秘的诱惑感。

陆凛下意识地点了一下保存。

他点回小图时怔了一下,又翻出了手机相册,把那张自拍删掉了。

保存陌生人的照片,不太妥当。

……总该回应一句什么。

陆凛编辑了一条信息,写了一半又删掉,索性直接把年级会议日程表发给了他。

对方在五分钟后回了个谢谢,然后再无他话。

裴灼的心态很好。

他第一眼就对这个男人有好感,但不急着去了解他。

甚至不去问一问学生们为什么叫他陆长官。

等一整本《双城记》看完,他开了音响开始听广播,铺了垫子跟着做瑜伽。

呼吸,伸展,放松。

十一点一到,裴灼准时打开被窝,往里面喷三下宝格丽海蓝。

然后在香氛中安然入眠。

热门小说香水,本站提供香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1章 下一章:第3章
热门: 揣着崽就不能离婚吗? 军门之废少逆袭 锦衣行:秉刀夜游 师兄为上 鬼咒 骑士风云录 墨道归元 阴阳禁忌 魔幻异闻录 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