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的鲁鲁修】 第九章 极北之狼王

上一章:【叛逆的鲁鲁修】 第八章 离别 下一章:【叛逆的鲁鲁修】 第十章 真·魔王诞生之日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正如同医生所说的那样,父亲没有熬过今年的冬季。在临死前一再要求臣僚们好好的辅佐我之后,便在重臣与子嗣的注视下,安然辞世了。至此,我便接过了父亲的官职与地位。成为了东北军区三军总司令,东北总督,世袭魏国公,中华联邦曹氏士族的族长。

  当年,我十一岁。

  大概是现今世界年龄最小,而职位却最高的未成年人了吧。我这样自嘲。

  三个月的丧礼过后。如我所料的,族内的白痴们坐不住了,预备着要召开宗族大会,以我的年龄作为突破口,限制我的权利。

  真是可怜的家伙啊,因为身处东北,所以没能听到我的赫赫凶名吗?先为这些家伙默念一遍往生咒好了。

  还有一点,我可不喜欢被人指着鼻子骂了,之后才做出反击。

  在这之前把他们都宰了好了。机会我可已经给你们了哦。我已经忍了三个月了。

  当年在雒阳攒下的班底到现在发挥了作用,两千名内务部的特别行动部队在个晚上,把整个哈尔滨掉了个个。所有与此次阴谋相关的人,从地位最高的曹氏长老,到端茶倒水的心腹小厮一起掉了脑袋。只是一个晚上,我在哈尔滨的名声便已经和雒阳差不多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彻底击垮了所有反对者之后,第二步便是控制东北军的军权了。好在东北军区在曹氏掌控之下上千年。士兵们对于曹氏的忠诚度很高。当然,或许他们对于我这个未成年的小孩子还心存疑虑。不过很快,很快这群家伙就会见识到了。

  一个强势的,铁腕的,能力高超并且极为年轻的领袖。在他的带领下整个东北地区将会焕发出无限的生机与活力。成为我征服世界宏伟计划的最佳基地。

  哦,后半段无视就好。

  至于少数被宗族之内其他人买通了的家伙,嗯,杀掉吧。再怎么说,也要安插一些自己的心腹嘛。这样一来,即使其他军队会因为我年龄而心存疑虑。我的手里也能有一支勉强能用的军队。

  勉强,能够吞掉整个西伯利亚。

  于是在曹孟德掌握整个东北军区的第二年,中华联邦罕见的不宣而战,八十万精锐沿着欧亚铁路桥一路向西杀了过去。

  军队数量虽然不多,却配备里总共一万架名为“雪狼”的雪地专用机甲。(拉库夏塔终于服软了。在一年前拿出了这份明显是讨好我的机架设计图,而我也稍微的提高了一点点点点她的待遇。)

  同时,联邦选择的时机也相当不错,正好是EU好不容易结束了长时间的争吵。最终决定向北非增兵,双方在阿拉曼战线上发生了极为激烈的战事之后。

  EU精锐几乎全部投入了阿拉曼战线。单靠俄罗斯一线边境的守备部队,根本不是配备新型机甲的东北军对手。西西伯利亚仅仅抵抗了两天,便闪电般的宣布易手。

  等到留守西线的老将库图佐夫好容易组织了一支勉强像样的军队之后。东北军已经连克鄂木斯克,叶卡捷琳堡,秋明等重镇。兵临莫斯科郊区。眼看着火炮能打到克里姆林宫了。

  好在库图佐夫算是个有担当的家伙。算计到了我军补给线拉得过长。冬季来临等等困难,狠下心来一把火烧掉了整个莫斯科。紧接着带着他手下的酒鬼兵不知道撤到哪里去了。

  这样一来,便换成我犹豫了。本想占领了莫斯科之后凭此条件与EU谈判的。我的要求并不过分哦。只是想要他们把整个西伯利亚都割让给我罢了。却没想到,库图佐夫那个老混蛋倒是狠心。把我的战略目标一下子毁掉了。弄得我倒是有些进退不得了。

  我在前线等了将近一个月,也没有等到情报人员关于那群酒鬼兵下落的回报。眼看着天气越来越冷,我麾下将士家乡东北,虽然也算是苦寒之地,可是比起西伯利亚来就算是小巫见大巫了。虽然军备物资充足,每天却还会有几个意外冻死冻伤的倒霉鬼。这样拖下去实在不是办法。

  这一天夜里,我正在吃晚餐。心不在焉的啃着手里的速冻罐头鸡。这时候本家分支夏侯氏的年轻小将,按辈分分是我族弟的夏侯敦跑了过来,向我问今晚哨兵的口令。当时我正在嚼鸡肋,没工夫搭理他。就随口说了两句鸡肋,鸡肋。结果这小子跑出去就说,今晚的口令是鸡肋。

  有个叫杨修的小参谋自作聪明。听到这消息之后便告诉别人说准备回老家了。听到的人自然不信,就去夏侯元让那里告他假传军令。元让就把他叫过来准备批评一顿。

  结果这小子嘴巴一歪就说出一通歪理来:“以今夜口令,便知魏公不日将退兵归也:鸡肋者,食之无肉,弃之有味。今进不能胜,退恐人笑,在此无益,不如早归:来日魏王必班师矣。故先收拾行装,免得临行慌乱。”

  元让一听,这小子说的好像有点道理诶。就到我那里去打听。我一奇怪为毛我随口说个口令,你就会联想到退兵上去。明明是劳资在吃鸡肋这才说出来的。便把话告诉了他。之后让他揍那个叫杨修的参谋一顿,叫他今后别再胡思乱想。好好地做参谋这个有前途的职业。

  于是元让回去之后,就按军法揍了杨修四十军棍。

  元让刚一走,我想了想这事情还真是好笑,原来上位者只是无意间做出些事情来,就能引起下面人的各种联想。看起来今后行事要稍微有些顾忌了。嗯……等等,撤退,我好像想到了个好点子了。

  三天之后,果然如同小参谋杨修所说的,我下了撤退的命令。暗中却调遣了重兵埋伏在撤退路线的两侧。

  在得到东北军撤退的消息之后,EU高层总算松了口气。要知道刚刚下定决心投入全部力量,要与布列塔尼亚一决生死的EU。可实在拿不出多余的军队抵抗中华联邦的入侵了。

  当然,他们根本不知道,这次行动的参与者只有我东北军一家罢了。余下的中央宦官集团能控制的军队,仍然部署在南方,与分裂势力的加盟国部队对峙着。

  EU高层甚至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准备答应布列塔尼亚所提出的苛刻条件,割让整个非洲。之后调遣部队回防欧陆了。却没有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却主动撤退了。

  EU内部开始大肆宣扬此次“胜利”。诉说在EU议会高层的带领下,与中华联邦侵略军的战争中取得了决定性胜利,恢复旧有疆土指日可待。而真正的功臣库图佐夫却被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同时EU高层严令库图佐夫迅速出击,收复失地。根本不顾及库图佐夫所说的:敌军并未受到致命创伤,如此撤退多半有诈。这样的良言。反而讥笑库图佐夫是个老糊涂蛋,被中华联邦的毛孩子吓破了胆。

  同时,EU高层又把之前丢掉了西伯利亚地区的罪名全都加到了库图佐夫头上。声称他要是不接受命令的话,便二罪并罚。让他上军事法庭。反正想要接替他职位的人多得是呢。绝对不愁找不到人选。

  老将军在EU高层那里受了天大的委屈。本来就一大把年纪了,又受了这样的刺激,当时就差点没背过气去。心里想着,要不是你们这群混蛋把精锐部队全都派去了北非战场。我至于找不齐兵马和那个毛孩子死磕吗?有了功劳是你们的,败仗的责任却全都推到我身上来,卧槽这事情放谁身上谁受的了。

  老将军又盘算了一下,要是真的不接受命令的话,不但自己要遭殃,等高层派个空降将军过来,没头没脑的一下子跳进敌人包围圈里去。死的不还是自己的兵么。罢了罢了,这一条老命大不了就交待在这里好了。只盼着有万一之想,上帝保佑能够顺利击败中华联邦。哈利路亚。

  老将军画了个十字,之后传令全军出击。

  眼看着这班罗斯酒鬼兵战战兢兢缓慢推进。我就知道想要伏击这支军队是不可能的了。不过无所谓了。对面不过三十几万边防二线部队。机甲也只是配备了一千架。便是硬碰硬也是我赢。

  不过,那个老将军倒是有点可惜了。勉强也算是个对手了。可惜摊上了混蛋上级,还不是一个,而是一群。这样一来想不死都难。

  哎,我一边感慨着,一边传令全军掉头灭了丫的。

  老将军的指挥水准不错。在完全居于劣势,又被我军包围补给不畅的条件下,还坚持了三个月的时间。到最后因为心力交瘁挂掉了。他这么一死,接任的副总司令却是个没担当的废物。直接下令投降了。

  自此,整个俄罗斯境内再无成建制的敌军部队。EU腹地彻底呈现在了我的面前。EU上层这回可慌了神了。赶着忙的又准备和布列塔尼亚签订条约。

  正当EU高层又为了是否与布列塔尼亚签订合约而争论不休的时候。我放出的消息又一次把他们砸晕了。想必布列塔尼亚的苛刻条件。我的条件自然更为优越。只需要割让整个西西伯利亚,以及中西伯利亚即可。双方新的边境线为乌拉尔山-乌拉尔河-高加索山脉-黑海,这条欧亚分界线为准。

  这样一来,在感情上更偏向欧洲联盟的EU。对于割让“亚洲地区”便没了那么大的心理负担。相对于西伯利亚苦寒之地。非洲这块遍地是宝的大陆自然更有价值。在简单的谈判过后,EU答应了这样的条件。

  双方还以此为基础,签订了针对布列塔尼亚的密约。EU联邦甚至为找到了这样可靠的盟友而欢欣鼓舞。自我安慰着只是割让了一块毫不重要的蛮荒之地,就能拉拢到强大的盟友,他们实际上赚到了。

  而中华联邦内部,对于此次大胜自然是欢欣鼓舞。天可怜见,联邦已经上百年没再有过开疆拓土的事情了。

  这样一来,老不死的说话的底气也足了许多。无论如何他毕竟代表着中央政府。而南部那帮王八蛋却是集体失声,像是哑巴了一样。报纸上连篇累牍的都是报告此次胜利的宣传。印独越独缅独的言论全部消失。

  作为此次胜利的主角。我同样得到了极大地荣誉。联邦的官方报道已经把我抬到了千古军神的地位之上。极北之狼王的称号一时间在联邦南北迅速传播开来。

热门小说无限之野心,本站提供无限之野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无限之野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叛逆的鲁鲁修】 第八章 离别 下一章:【叛逆的鲁鲁修】 第十章 真·魔王诞生之日
热门: 樱花厉魂 凶案影像 与影后闪婚后 肖申克的救赎戏 邪恶催眠师2:七个离奇的催眠杀局 所有人都想杀我证道[穿书] 手工帝大师兄日常 死亡面孔 蒙娜丽莎的微笑 剑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