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的鲁鲁修】 第八章 离别

上一章:【叛逆的鲁鲁修】 第七章 谈判 下一章:【叛逆的鲁鲁修】 第九章 极北之狼王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随着双方加码一天天的接近,日本灭亡之日也进入了倒计时。我想了想,也稍微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两个大国坐在谈判桌上一合计,夹在中间的小国就给人家卖了。找谁说理去?

  算了算了,世界上这样的事情还少么。有那闲功夫的话,还不如仔细分析分析柯内莉亚那个女人。

  那女人看起来还真是个M。前些天被我虐了一顿之后还不死心,天天缠着我找揍。什么人哪。我哪来的那么多闲工夫?!中华联邦一天多少大事等着我去解决呢。

  于是,等到后来柯内莉亚一找我,我就躲到天子那里去了。而这个小萝莉对我的到来欢迎的很。原因是我年纪大了,要忙的事情越来越多,渐渐地已经很少来逗她玩了。

  柯内莉亚每次见到我和小萝莉一起的时候都会觉得压力很大。讪讪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也就躲过去了。只是在这之后,我想要离开皇宫回去办公室,却多了点困难。

  眼看着拉着我衣角泫然欲泣的小萝莉,我也觉得压力很大。心里一软,想着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我也就要会东北去了。再见到小萝莉却不知道是何年何月的事情了。便不再忙着工作上的事情。决定多陪她一段时间。

  这样一来二去,柯内莉亚也明白我是故意躲着她。公主脾气一上来,便再也不找我了。等到我在见到她,已经是双方谈妥了条件,布列塔尼亚使节团准备回国的欢送宴会之上了。

  作为名义上的谈判代表,我若是不出席实在说不过去。就这么着,我被柯内莉亚逮到了。

  等到宴会正式开始之后,公主殿下先是那眼神吓走了想要围过来的双方谈判人员,紧接着把正准备逃走的我抓了回来,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屋顶的琉璃瓦上。开始谈心。

  “你很特别。”这是柯内莉亚跟我说的第一句话。之后猛的灌了半瓶不知道从哪里顺来的五粮液。

  “不知道为什么,在你身边我总是能放松下来。”这是第二句。紧接着又是半瓶。

  大概是因为我强的离谱,所以有安全感吧。

  紧接着就是一段柯内莉亚的单人独白。无非是自己有多么多么苦恼,别看布列塔尼亚公主的身份那么高贵,可实际上却是危机四伏,皇子公主之间争权夺利,更是为了能继承皇位明争暗斗。自己身处其间只觉得如履薄冰。不得不用沉浸在战斗之中麻醉自己啊。之类之类的。

  我一听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倒是可以拿来利用利用。我一开心了,便出声安慰了她几句。没想到一下子把这个铁血公主给说哭了。

  酒精作用之下,这个刚满二十岁的公主殿下显得明艳动人。我暗地里吞了下口水,不知道怎么的,就想到了郭奉孝那个混蛋当年跟我说的话了。

  说不得,这件事情好好谋划一番,便是一桩天大的机缘。想当年跟父亲开玩笑,说联姻就要学奥地利。这才几年啊,上天就真的给了我个学习的机会。不错不错。改天去布列塔尼亚逛逛,顺便向那个蛋黄卷皇帝求个亲。

  想必那个皇帝也会满意的。我现在的身份地位勉强配得上公主。而他将女儿嫁出去之后还能在中华联邦多个奥援。说不定还能成为插手中华联邦的借口。当然,反过来对我来说,这何尝不是个插入布列塔尼亚的机会呢?

  到那个时候就看谁更狡猾一点了。至于爱情什么的……切。

  眼看着这女人不知深浅,一口气灌了一瓶白酒下肚。我嘿嘿嘿嘿的笑了笑,倒是没向奉孝那样下作。只是凑过去嗅了嗅味道,还好,没有西方女性浓烈的狐臭味。酒香混着处女幽香,味道倒是蛮好闻的。

  勉强凑合吧。只是年龄有点大。

  我这么想着,也学着她的样子躺在了瓦片上,眼睛一闭开始睡觉。

  ※※※

  第二天清晨,倒是柯内莉亚先起来了。回想起自己昨夜酒醉,好像说了不少不该说的话,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眼看着躺在她身边的小正太,却是有些苦恼。

  她这么一折腾,倒是把我也给吵醒了,一边揉着眼睛一边爬起来,看着她一脸苦恼的样子说道:“你在想什么呢,柯内莉亚姐姐。”

  柯内莉亚一听我的称呼,便有些奇怪,当初我们两人不对付的时候,我是直呼其名的。等到两人关系缓和了。我便在她名字后面加了公主两个字。至于叫她姐姐,却是昨天晚上合计了之后想到的。

  “不,没什么。”柯内莉亚听着我这么叫她,没来由的脸上一红。心里便有些软化了。这几天处下来,我给她留下的印象相当不错。勇武,睿智,爱国,博学,温文尔雅……这样的男子便是布列塔尼亚也少见的很,唯一遗憾的是年龄稍微小了点。和自己的弟弟鲁鲁修差不多大。

  想到自己的弟弟。公主殿下又是一阵心痛。暗地里埋怨自家父皇发动战争把弟弟给坑了。如今前线传来的消息自己弟弟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说不定已经遇难了。

  想到这里,公主殿下平日里的军人作风不知道抛到哪里去了,像个小女孩似的哭起来。

  好机会。

  这时候的我无比的感谢,因为自家的萝莉爱哭,所以养成的带手绢的习惯。便把手绢递了过去。之后双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公主殿下也不客气的瞬时倒在了我怀里。

  耶,计划通行。

  ※※※

  公主殿下最后还是走了,走之前我与她定下了今后回访布列塔尼亚的约定。算是有了个良好的开局。不知道是哪个人跟我说过:好的开局就是成功的一半。我一直牢牢地记在心里。

  在中华联邦停止了供应之后,少了专用的放射性燃料。所有机甲都成了废铁。帝国的攻势再次变得势如破竹。日本军队节节溃退。

  让我稍微在意的还是那个叫藤堂的小中佐——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功勋显赫的中级军官的官职竟然一点都没升。由此也能看出日本政府的腐朽程度——这家伙在没有机甲掩护的状态下,竟然还没有吃什么大亏。甚至还抓住机会打了几个漂亮仗。人才啊。可惜不是属于我的人才。找个机会灭了他好了。

  虽然早有准备,但是日本灭亡的时候,我还是吓了一大跳。那个玄武首相竟然被自己十岁的儿子给杀了。奉行强硬抵抗政策的首相挂掉之后,日本军队顿时土崩瓦解。绝大多数都自动投降当了俘虏。只有少部分坚持着,在深山老林里打游击。却都成不了气候。

  更让我吃惊的是,那个朽木朱雀杀死他父亲的理由,竟然是认为自己父亲的抵抗政策使得日本人民遭受了苦难。

  “那个,仲德,你确定这小子不是个白痴么?不抵抗,难不成老老实实的做亡国奴,三等公民编号者?”当时我就这么问分管情报的程仲德。

  程昱的脸色也古怪得很,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对我说道:“情报应该没有问题。那个叫朽木朱雀的小子看起来的确是这么想的。”

  啧啧啧,还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不过这种极品奴才长到了日本倒不算是怪事。算日本人倒霉吧。

  还有就是富士山爆破的计划只成功了一半。在执行过程中,周边的守军被帝国军击溃了。当时的帝国军里面倒是有个果断的家伙,马上调来了大量的液氮。总算保住了富士山的一半。这家伙或许马上就要发达了吧。叫什么来着,嗯,橙子?

  由于布列塔尼亚使团的缘故,本来应该在年末回到东北的我,今年的新年仍然是在雒阳过的。老不死的知道过完年之后我多半就要走了。也有些依依不舍。却没有理由硬把我留下。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便是父亲的身体真的不行了。医生甚至断定他活不过今年年底。我若是不回去的话。东北那边说不得会产生多大的动荡。老不死的可不想失去东北军这支强大的外援。

  和普通的小孩子没什么两样,天子也很期待着过年,准确一点说,是期待过年时候的烟火和糖果。至于压岁钱却是不可能有的。

  那么,稍微买个小物件哄哄她好了。也算是临行的鉴别礼。

  带着这样的心思,我将一块花了五块钱从路边摊上卖到的玛瑙坠子送给了小萝莉。毫无物价观念的小萝莉当时就笑成了一朵花。只是,当我说出过了年我就要离开之后,她又哭的跟什么似的。让我很是花了一段时间把她哄好。又做了今后每年新年的时候都回来看她这样的约定。才算把小萝莉哄好。

  陪着萝莉过了上半夜,等到下半夜萝莉实在熬不住了之后,我这才悄悄拿剪子剪掉了萝莉攥的很紧的衣袖。把萝莉递给了宫里的嬷嬷。走出去找老不死的告别了。

  夜空之下,老不死的房间内却只点了一盏昏暗的油灯。暗淡灯火把老不死的衬托的格外落籍。听说了我是来告别的之后。老家伙倒是没有什么表示。略微慰问了几句,又塞给我一个红包说是压岁钱,之后就叫我退下了。

  “等一下。我记得,你对于剑道很感兴趣,是吧。”正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老不死的又把我叫住了。“那边有我收藏的一柄剑,叫做倚天的。放在我手里也不过是好看罢了。喜欢的话就拿去吧。”

  倚天剑么?听上去不错呢。我走过去,从剑匣中拿出了倚天,之后抽了出来。在昏暗的灯光下,长剑显露出无比唯美的纹理。整个剑身更如同秋水一半闪闪发亮。

  “是一柄宝剑啊。”我感叹了一声。之后收剑回鞘。冲着老不死的拱了拱手。

  “这大概是义父送给我的东西中,最珍贵的一件了。”我称赞道。没想到老不死的没搭理我。只是缓缓地摇了摇头,之后挥了挥手,把我赶了出去。

热门小说无限之野心,本站提供无限之野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无限之野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叛逆的鲁鲁修】 第七章 谈判 下一章:【叛逆的鲁鲁修】 第九章 极北之狼王
热门: 战天 欲望·金钱·谋杀 无尽剑装 历史的尘埃(死灵法师的仆人) 谋杀禁忌 辽东轶闻手记:纸人割头颅 怒江之战1 魔域 寻秦记 查尔斯街